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一章 暗杀


    黑暗中,顾小召睁开眼。

    一旁的木窗半开着,银色的月光透窗而入,落在榻侧的墙壁上,留下了一块不规则的白色光斑。

    又是那个梦!

    无边的血海,青色的巨狼虚影闪现,伴随着一阵阵惊雷声,数不尽的黑色闪电连环劈下,一座小小的山峰在无尽虚空中在血海里沉浮飘荡,山峰周遭,金色符文闪现,将黑色闪电挡在外面……

    他坐在峰顶仰头望天,身边是一块巨大的石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他心中满是愤怒和哀伤。

    最后,映入眼帘的是无尽的黑暗,漩涡一般把他深深吸入的无尽黑暗。

    然后,他就醒了。

    有记忆以来,他每天都要做这个梦,才开始的时候,梦境比较模糊,最近几年,真实得和现实世界没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

    他找不到答案。

    长呼出一口气,顾小召想要翻身起来。

    然而,腰部刚刚一动就刺痛无比,下半身就像是不属于自己的,别说弹身起来,就算是稍稍挪动也不成。

    怎么回事?

    像是被人下了药?

    深吸一口气,顾小召运转内息,然而,真气堪堪行至后腰雪山处就受到了阻滞,根本无法下行。

    的确是被下了药!

    谁?

    究竟是谁?

    这里是蜀国巴南郡梁津县的滴水观,背靠十万横断山脉而建,乃是整个巴南郡西南部最大的武道修行圣地。

    在自己身边,父亲顾铨安排有三个同龄少年,他们住在一侧的厢房。

    平时,身为伴读弟子的三人轮流着陪着自己,须臾不离左右,饮食之类的也都要让他们先尝试,这般严密的防护下,竟然也会被下药?

    只能是内鬼!

    自己中的应该是一种叫迭迭香的迷药,那东西无色无味,是滴水观的弟子专门用来对付凶兽的玩意,时间越长,效果越是霸道。

    迭迭香的功效只有一种,那就是用来麻醉神经,它能隔断神念和身体之间的联系,轻者麻痹,重者昏迷。

    这玩意很难检测,少量服用,有着制造幻觉的作用,若是下在菜汤里面让人喝下,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

    必然是内鬼!

    只有内鬼才知道从未进山和凶兽搏杀的自己,手里没有迭迭香,自然也没有解药。

    顾小召微蹙眉头,轻轻吐出一口长气。

    那个下药的人并不知道,迭迭香对自己的作用不大,对于麻醉神经之类的药物,自己有着一定的免疫力。

    所以,自己现在清醒着。

    深吸一口气,顾小召闭上双眼,将焦虑不安等情绪摒除,然后,在有节奏的呼吸吐纳中,在识海里观想一轮明月。

    这门功法乃是梦中所得。

    准确地说有记忆以来,他脑中便有了这门功法,是一篇短短数十字的口诀,观想的时候反复默诵,当有奇效。

    此功法名为无限万象通明录,如今,他所知道的经文乃是功法的前篇,叫做明心见性篇,分为上下两部,明心篇,见性篇。

    此时,他仍然卡在第一道门槛,明心篇。

    这门功法直接作用于心神,迥异于这方世界的玄功秘法。

    在此方天云界,多以修炼自身肉体为主,名为武道秘传。

    顾小召也有修炼武道秘传,然而,无论是滴水观的玄功,还是千年世家顾氏门阀的传承,他都很难修炼到高深境界。

    如今,十七岁的他的武道修为不过是锻骨初段。

    练皮锻骨,易筋洗髓,这是炼体境的四个层次,也是武道入门的四个关卡。

    三个同龄人和顾小召一起开始习武,如今,进境最慢的顾大忠都是易筋巅峰,速度最快的顾闯已然是洗髓大圆满,只差一步便能踏入下一个境界,炼气境。

    只有跨入炼气境,才算是真正的武道中人。

    如今,炼体境的他们不过是武道学徒罢了!

    修为如此孱弱,这也让顾小召沦为了很多人的笑谈。

    滴水观下院每三年收一次徒弟,顾小召已经进来七年有余,武道修为甚至不及前一年才进来的某些十一二岁的天才门徒。

    在整个下院,他的名气非常响亮,可谓十年难得一遇的废材。

    对于众人的不屑,顾小召全然无视。

    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他修炼的无限万象通明录明心篇虽然进境缓慢,却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够壮大神魂,增强神念,也就是所谓的精神能力。

    相比同年龄的武徒们,顾小召的神念要强大许多。

    这也是他中了迭迭香却仍然能醒来的缘故。

    默念经文,观想明月,有白色光华从月中洒了下来,混杂在真气中,驱动着真气在经脉内艰涩的运行,其间,白色光华不时把某些淡紫色的斑点驱除和消融,如此,花了比平时好几倍的功夫,真气堪堪运行了半个周天。

    这时候,下肢有了些许的感觉,顾小召睁开眼。

    对方既然下的是迷药,必定有着后手。

    须得应付这后手。

    他用双手撑着床板,缓缓挪动身体,将身下的瓷枕靠墙放好,稍微抬高了脑袋和肩膀,姿势变得比较容易发力,接下来,探手从床板下的暗盒里掏出一把匕首,随后闭上眼睛,微微眯着,就像是熟睡了一般,呼吸细长。

    一炷香之后,咿呀一声,房门被轻轻推开,月光将一个人的身影投到了墙上,晃动着,就像是索魂的鬼怪。

    保持着呼吸的节奏,顾小召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瞄。

    虽然有月光,室内仍然稍显昏暗,那个人的容貌顾小召看不太清楚,然而,即便只是匆匆一瞥,他仍然认出了那人。

    那是他的三个伴读弟子之一,顾闯。

    顾闯是顾家的家生子,他的母亲曾经是顾小召的奶娘,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之间的关系也不错。

    在三个伴读弟子中,他和顾闯关系最好。

    顾飞扬太过骄傲,顾大忠太过愚笨,唯有顾闯为人聪明,却谨守着下人的本分,所以,两人基本上是须臾不离,一起在滴水观下院的双照堂修行。

    他为何要背叛?

    顾小召想不明白,他的心隐隐作疼。

    银色月光中,顾闯摇摇晃晃行来。

    他的呼吸很是急促,脸上的表情非常紧张,脚步也有些虚浮,似乎是有些犹豫不决,几乎是慢慢挪到了床前。

    “少爷,不要怪我,我不想的……”

    他小声嘟哝着,声音颤得厉害。

    随后,他低下头,双手颤抖着拿起散落在一旁的棉被。

    是想把自己闷死吧?

    如此,就不会留下痕迹?

    真是天真!

    就在顾闯低下头,双手堪堪拿起棉被一角的时候,顾小召左手在床板上一按,上半身像弹簧一般猛地弹了起来,右手的短匕从下往上猛地插入顾闯腰间。

    “啊!”

    中刀之后,顾闯忍不住痛呼出声。

    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兀然响起,惊起了屋檐下睡着的雀鸟,顿时,有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响起,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动静。

    殷红的鲜血箭一般从腰间的伤口飞溅而出,溅了一床。

    “你……”

    顾闯双目圆睁,松开棉被,右手成虎爪之势,向顾小召当头抓下。

    气血运行之下,鲜血从腰间的伤口再次飞溅而出,足有一尺多高,使得他气息不够圆满,再加上仓促之间使劲,力道也没有使足,这一招势大力沉的云龙探爪也就变得虚浮无力,徒有其形。

    顾小召的左手向前一探,抓住顾闯的手腕,往下顺势一扯。

    一个酿跄,顾闯扑在了榻上,随后,顾小召的左手向前一移,准确地按住了顾闯的脑袋,将他按在榻上,一时间让他动弹不得。接下来,右手握着匕首在那厮的脖颈上轻轻一划,划破了大动脉。

    鲜血飞溅而起,沙沙作响。

    “咯咯……”

    顾闯发出奇怪的声音,身子像是被钓上岸的大鱼,挣扎着从床边滑落,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他抬起手,无力地捂着脖颈处的伤口。

    “娘啊……”

    声音出口,身子扭动了几下,随后,无声无息。

    冷冷地瞧着木榻下的那具尸体,顾小召面无表情。

    他心中五味杂陈,无数陌生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一时间很难说清,这是他第一次杀人,杀的还是曾经的亲密伙伴。

    然而,他并没不适的感觉。

    所谓情绪,不管是正能量的情绪,还是负能量的情绪,他一样也有,然而,他却不会被情绪所支配。

    一直以来,他都有一个梦想,要想成为诸天万界唯我独尊的最强者。

    与其说是梦想,倒不如说是执念。

    当他每天晚上被那个噩梦纠缠的时候,他就产生了这个执念,这个不得不完成的执念,若是不能完成,念头就不通达,人生便是痛苦,充满了心魔。

    他知道,要想成为至高无上的最强者,要想登于九天之上,这一路上,不知道要杀多少人,可以说神座之下皆是尸骸。

    在他心中,容不得半点软弱。

    做了几个深呼吸,待双臂有了力量,顾小召撑着双手从榻上翻了下来,勉强靠着木榻坐下。

    身下是一团没能干涸的血泊,他没有丝毫在意。

    在顾闯的腰侧掏了掏,将那厮的百宝囊取下,扯开捆着百宝囊的丝索,将其打开,把里面的物事倒了一地。

    不一会,顾小召就在那些瓷瓶中寻到了迭迭香的解药,随后,他打开瓶盖,将瓶中的解药服下。很快,一股热流便从腹中升起,随着几个呼吸,全身上下都变得热烘烘的,将那种冰凉无力的感觉渐渐驱散。

    恢复正常之后,顾小召缓缓站起身。

    瞄了一眼顾闯的尸体,他的目光冰冷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