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 059婚礼进行时
    ()网上的人通过团长的直播,看到了声势如此浩大的一个场面,一个个都巴着手机等着待会儿团长发的后续,当然,他们更星网看到的是顾溪桥出来的场景。移动网
  
      他们没有看到真正的现场,仅仅是看到了几张照片就是如此的心惊,此时正在现场的基本上都是身份不凡的,一个个都不敢喘气地看着来往的人,政界的商界的军界的势力界的一个都不少。
  
      就这一场婚宴,似乎已经变成了实力中心,基本上有名望的都来了。
  
      有些坐在坐席上的的金融人士看到满满堂堂的人,心里都是惊讶着,除了国家台经常出现的那几个人,其他人他们都是没有见过,有的甚至没有听过,但是不妨碍他们内心的忐忑。
  
      两边第四桌的人仅仅是坐着,周身都笼罩着一层令人恐怖的气息,加上前几日顾溪桥宣布的那个消息,让普通人不由不怀疑,这些人是传说中势力界的人物。
  
      这样一想,他们立马坐直了身体,眼睛也不敢乱看。
  
      楼上,顾溪桥坐在休息间里,站在她身后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性,她拿了睫毛膏,本来是想要给顾溪桥刷一下睫毛,但是待顾溪一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看着对方现场浓密的睫毛,半晌后叹了一口气,“顾,你睫毛已经够长够密了。”
  
      最后她给顾溪桥涂了淡色的眼影,“顾,你的脸真的是我们这一行最爱的一张脸,难怪程导他们经常说你是上天赏饭吃。”
  
      做为国际上有名的化妆师,她的眼光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一眼扫过去就知道顾溪桥的脸型,无论什么妆容都能适合,可塑性很强。
  
      顾溪桥只是淡淡地勾起唇角,没有说话。
  
      她看起来很淡定,一点儿也不像是今天摇结婚的人,化妆师看到她这样,有点儿奇怪,不过没有多问,很快眼影就画好了。
  
      化妆室站到一边,开始看向自己的杰作,这么一看,反而是愣了。
  
      顾溪桥没有注意到她,而是在脑中跟叽叽沟通。
  
      “叽叽,查得怎么样了?”
  
      叽叽的身形投映在她的精神海里,桥美人,地下的煞气在波动,我不确定能坚持多久。难得,叽叽的声音这么严肃。
  
      “能等得到我跟江哥哥出来吗?”
  
      桥美人,这是系统的终极任务。叽叽放下了手中的平板电脑,它抬起头,仿佛这样就能跟顾溪桥对视一般,我不知道古武界跟这些普通人能坚持多久。
  
      “这样啊……”顾溪桥靠在椅背上,摸着下巴,沉默了半晌,直到萧云等人推门而入。
  
      “二桥,你这补妆补的时间太……”她本来是想想说顾溪桥补妆的时间太长了,可是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这么愣在了原地。
  
      听到她声音的时候,顾溪桥就已经回头了头,萧云这时候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美色逼人,连见惯了顾溪桥美色的她一时之间都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萧云身后的几人看到她愣了一会儿本来还想问一句,在看到顾溪桥的时候,到嘴边的话语忽然就吞入了口中。
  
      “下去吧,”到最后还是萧云先反应过来,她本来就是顾溪桥的伴娘,“再不下去我看你们家江先生要放冷气吧整个大厅里的人呢都要冻死了。”
  
      听到萧云的声音,顾溪桥一怔,然后默默起身跟着萧云出去。
  
      楼下,江舒玄站在红毯边缘,他穿着定制的礼服,微微低着头,看着手腕上的表,一张清俊冷然的脸只露出了棱角分明的侧颜,周围无数人投来目光,却没有敢接近他的一米范围之内。
  
      上午九点五十八分。
  
      婚礼准时进行,时间一到,楼梯口就有一束聚光灯打下来,众人便看到了缓缓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女子。
  
      她穿着雪白的婚纱,细纱轻盈,尾摆不长,但还是拖到了地上,随着她的步伐而飘动着,每一步的飘动,都仿佛是牵动着众人的心,她的眉眼极为精致,尤其是经过了化妆师的修饰,整个躁动的大厅瞬间就变得安静下来。
  
      江舒玄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异样,他抬起头,看着楼梯的方向。
  
      向来平静无波的脸上也有些怔然,她很少会化妆,即使是化妆也只是淡妆,这一点,江舒玄知道。
  
      今晚的顾溪桥无疑是画着精致的妆容,看众人的反应就知道顾溪桥是适合这样的妆容的,往日里看她,是一股清透的明丽,让人一眼不忘的那种,而今天,看到的是一张盛世美颜。
  
      乌黑的头发被挽起,露出白皙的脖颈,淡色的薄唇被图上了颜色略深的口红,此时的她褪去了青涩,一抬手一投足都能牵动人心。
  
      江舒玄此时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着,一下一下。
  
      挽着顾溪桥的是一位眉眼温润的男子,是百里彬,这也是百里彬自己要求的。
  
      “舒玄,桥桥,就交给你了。”百里彬看了眼顾溪桥,又看了眼江舒玄,然后艰难地将顾溪桥的手放到江舒玄掌心。
  
      江舒玄感觉到手心一暖,然后看着顾溪桥,她的眸子正好也看向他,一双眼眸黑白分明,清可见底。
  
      江舒玄脑袋中没有其他的想法,只觉得脑袋有点儿疼,脑海中一道红色的身影闪过,只一瞬,他却觉得过了很久很久。
  
      “我会的,你放心。”江舒玄慢慢收紧了手,将顾溪桥的手紧紧握在手心。
  
      郑重而又严肃。
  
      百里彬点头,他又看向了顾溪桥,才刚刚认下她没有多久,百里家一大家子的人都是无比的心疼她的过去,只是还没来得及做更多,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变成了别人家的。
  
      本来他还想叮嘱一句,可是在看到江舒玄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之后,后面的话都没有再说了。
  
      从小跟江舒玄长到大的,他自然是知道江舒玄这个人有多么冷,即使是舒晨他们,也对这个儿子没辙。
  
      现在看江舒玄对顾溪桥的态度,这就是最好的证明,百里彬敢打赌,以后他们家就是顾溪桥说一江舒玄就不会说二,这样一想,百里彬忽然觉得有点儿诡异的期待,嗯,应该是想对江舒玄说,你也有今天?
  
      连带着心里那种不舍的情感也冲散了不少,百里彬看着顾溪桥脸上的笑容,虽然很淡,但是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百里彬站在原地,看着两人一步一步,朝红毯的方向走去,红毯两边坐在桌子边的人全都站起来,看着这一幕。
  
      顾溪桥被江舒玄牵着,走向了红毯铺着的高台,一时之间,感慨万分。
  
      她微微侧着头,看向身边站着的人,依旧是冷峻的轮廓,只是往日锋锐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柔和。
  
      一时之间,两人的过往在脑子中一幕幕闪现着,恍惚间犹如一场梦境,在她重回的那一天,根本就没有料到,这个在路上撞到她的人,将会是陪伴她一生的人。
  
      江舒玄拿起了萧云端过来的戒指,珍重而又严肃地将戒指套在她手上。
  
      没人知道,整个过程中,他心跳如雷。
  
      顾溪桥只是浅浅地笑着看着他,然后拿了另一枚戒指,将其套在他的手上。
  
      给他戴上戒指,顾溪桥手还未放下,就被他紧紧握在了掌心,高大的身影慢慢倾身,一张俊脸在眼前放大。
  
      他的眼眸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她,只是不断地靠近,两人呼吸交缠,他的唇慢慢贴上她的,这个时候,来年个人都能感觉到心猿意马的心跳仿佛在一个频道。
  
      周边的人似乎是安静了一下,然后瞬间热情高涨。
  
      激烈的掌声自底下响起。
  
      两方父母都上台,唐雁翎看着顾溪桥,然后拿起了话筒,“我以为第一次婚礼发言,会是我的儿子,可没想到,竟然是桥桥。应该是她太小了,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多留她几年,她这个人,实在太让人心疼了。”
  
      说起这个的时候,唐雁翎眼框发红,第一次看见顾溪桥的时候,她就特别喜欢她。
  
      然后认回了家中,像她这般年纪的女生都是活泼可爱,她却成熟地令人心疼。
  
      “在座的,有很多都是冲着她来的,有这么一个女儿,我是自豪的,”唐雁翎的目光在歪国人的那桌扫了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了顾溪桥,“桥桥,舒玄,我只希望你们俩好好的,最少能好好过完今天。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幸福。”
  
      这三天,唐雁翎知道了江舒玄跟顾溪桥所面临的一切。
  
      古武界、势力界、世俗界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两人身上。
  
      似乎是那些人将所有人的生死存亡给两个年轻人背负,想到这里,唐雁翎眼眶又红了。
  
      能力越大,背负的就越多,了解的越深,就知道这两人于多不容易,这两人每天都淡淡的,似乎什么事都不能打到他们,只是所有人都能看到,压在两人身上的重担。
  
      唐雁翎把舒晨想说的都说了,到最后,舒晨也没什么要说的,只是看着顾溪桥,“桥桥,谢谢。”
  
      顾溪桥抬头看着舒晨,不知道对方在谢她什么,她的脑子转了好几圈,也不明白唐雁翎说什么,最后糊里糊涂被塞了一堆的红包,然后又被江舒玄逮到楼上换了敬酒服。
  
      敬酒服是红色的简洁的霞帔,鲜亮的红色,金丝勾勒的祥云裙摆,将她一张脸衬得犹如玉色。
  
      她出来的时候江舒玄已经换好了衣服,正靠在门边等她出来,一看到她出来,一双眼眸就这么看着她,一瞬不瞬,他的眼眸犹如冰山上的雪,反射着冷冽的光芒,然而却没有一点儿的冷意。
  
      连频频回头的服务生,都能感觉到他眸中的缱眷柔情。
  
      “走了,”顾溪桥轻轻笑了一下,“他们该等急了。”
  
      江舒玄闻言却不反应,只是从背后抱住她,将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让他们等着。”
  
      顾溪桥没办法,只好拖着他走。
  
      两人在走廊上磨磨蹭蹭。
  
      这时候,楼梯上上来一道身影,挺拔俊秀,他看了眼两人,俊眉微挑,“我怕我再不上来,你们一天都下不来。”(http://)《豪门重生盛世闲女》仅代表作者一路烦花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