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炼金大陆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出濯
次日,荣升阁,千手殿。
  
  张长夜看着一脸呆涅的关谷雨,皱着眉头道:“关大师,我这把武器...”
  
  关谷雨机械性的点点头,木愣的拿过武器,毫无感情的问:“你想要如何?”
  
  张长夜心说:这关谷雨,应该是没能拍到他想要的东西。而且我看他的情况,恐怕就是明神后期,就差临门一脚的主。所以,他想要的东西,八成就是那个魂晶。不过我并不关心这些,我关心的是,他的状态,实在太差了,恐怕会把这武器炼废了。
  
  想着,张长夜道:“你这个状态,我实在不放心。这样吧,如果你能把我这把武器,好好的按照我的图纸,给打造出来,那我就告诉你,那个卖渡魂茶的人是谁,你可以在哪里找到他。”
  
  此话一出,关谷雨猛然抬起了头,看着张长夜。
  
  面对这样的眼神,张长夜坦然一笑,道:“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如果你答应,就给我好好的干,不允许你出现一丁点的差错。等你打造好我需要的东西了,我验好了货以后,我就给你指一条明路。”
  
  关谷雨伸出瘦骨嶙峋的古铜色左手,道:“把你的图纸给我,我现在就做。”
  
  张长夜看着忽然来了精神的关谷雨,将放在袖子里的图纸,递了过去,道:“你看看,能不能做。”
  
  关谷雨拿过图纸,大概看了一遍,随后道:“这不需要太久,你们跟我来。”
  
  说着,关谷雨就拿着那把武器,带着张长夜和蒙未寒,来到了一个工作台。
  
  张长夜看着关谷雨,心说:不是说,匠人的工作室,都是秘不见人的吗?怎么这个关谷雨就这么带我们进来了呢?难道他还怕我们跑了不成?
  
  思考间,关谷雨双手已经动了起来,只见关谷雨左手一动,将他系挂在腰间的一个口袋打开。
  
  而随着口袋打开,顿时有一股炽热的火焰,自口袋中跳跃而出,一跃来到了不知何时,关谷雨已经展开了的一张卷轴上面。
  
  关谷雨一边介绍一边道:“这叫做锻巻,是专门用来续炼粗胚的,而你的要求,仿佛也就是改变一下外形,和加上几个凹槽和刻线,这其实也就是续炼粗胚。所以这很简单。”
  
  说着,关谷雨双手又一动,顿时那从口袋中跳脱出来的火焰,炸裂开来,一瞬间就把锻巻淹没。
  
  关谷雨从容的取过张长夜的武器,又确认了一遍图纸后,手一扔,就把武器扔到锻巻之上。
  
  关谷雨双手握住熊熊燃烧的锻巻,就那样习惯性的默默闭上了眼睛。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很快,那武器的外形,终于出现了一些肉眼难见的改变。
  
  关谷雨道:“武器成了型以后,就再难改变了,除非破而后立。然,破易而立却难,所以,你最好再确认一下,到底有没有什么需要改动的,比如说,刀身之上,是否需要镌刻一些字什么的,还有,这把刀的名字,你决定叫什么?”
  
  张长夜想了想,道:“刀身上没有需要刻的了,至于说他的名字,嗯...这我的确忽略了。不过,我这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叫什么比较好,不如,就请您老人家,为我这武器,提个字罢。对了,我的器魂,前身乃是邪器之魄,而如今,他已经被净化了。”
  
  关谷雨一听这话,心里就是一愣。因为,邪器的器魂,基本上是无法取出来的。要知道,这邪器的器魂,与其说是器魂,更像是诅咒。而诅咒的凭依,就是那邪器本身。而张长夜竟然能把这样的器魂取出来,不仅如此,还将其净化了!所以说,张长夜的来历必然不简单。
  
  想到这,关谷雨不由的仔细的思考了起来。
  
  思考了片刻,关谷雨道:“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妖。不如就叫出濯吧。”
  
  张长夜听着名字,点点头,道:“不错,不愧是锻器大师,这么快,就能想到这样一个名字。”
  
  说着,张长夜将手里准备多时的封魂珠,递给关谷雨。
  
  关谷雨一看那封魂珠,又愣住了。因为,这封魂珠的模样,实在有些奇怪,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封魂珠里有两个魂!
  
  可是,关谷雨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封魂珠如果有两个魂,那这封魂珠就一定是非常不稳定的。那样的封魂珠,别说是镶嵌在武器上,就算是平时拿着,都说不准会发生意外。
  
  不过想到,这封魂珠所封印之魂,乃是邪器之魂,关谷雨又觉得不是那样惊讶了,毕竟,邪器那是千姿百态的,有这样的形态,并不奇怪。
  
  思考了片刻,关谷雨手印一变,顿时那武器粗胚的模样,就开始迅速发生改变。
  
  改变之中,关谷雨看准了位置,手一引那封魂珠,就将封魂珠引在了刚刚变换好形态的剑柄处。
  
  与此同时,关谷雨拿出一张纸卷,大声道:“汝名出濯,乃此器之魂。”
  
  大声念完,关谷雨就将纸卷,直接扔进了熊熊烈焰之中,烧了个干净。
  
  而就当那纸卷烧成灰的瞬间,出濯忽然散发出了一道耀眼的红光,紧接着,就有一个浑身漆黑的巨兽,领着一个瞳孔赤红的小女孩,出现在出濯的一边。
  
  关谷雨一看这状况,当时脑袋就当机了。
  
  张长夜笑着看着那小女孩,道:“原来,你是这个样子的。”
  
  小女孩见张长夜笑,他也跟着笑了起来。可这一笑,可把关谷雨吓了一跳!因为,这小女孩的嘴,咧的太大了,都快咧到耳根了,而且,小女孩眼睛里的红光,也实在太亮了,而当这一切,都出现在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的脸上的时候,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邪异。
  
  就在关谷雨还在愣神的时候,那小女孩忽然就冲着张长夜扑了过去。
  
  一边同样在发呆的蒙未寒,在见到那小女孩的忽然扑来,下意识的就要出手。
  
  这时候,张长夜伸手一拦,道:“这孩子的契约,我可得好好应付。蒙姐你不要出手,否则兴许会牵连了你。”
  
  说着,张长夜直直的伸出手去,同时灵力一刺,将手指刺破,张长夜道:“吾名张长夜,即你之主人。”
  
  一边说,张长夜一边按照龙王教给他的,在空中用血,画出了一个符号。
  
  小女孩见了符号,多少有些不情愿。
  
  不情愿过后,小女孩就只好接受了这个契约,吸吮住了张长夜按在那契约上的,破开的手指。
  
  吸/允了片刻,那小女孩的身形叫渐渐消失了,而与他一起出现的那巨兽,也跟着逐渐消失了。
  
  “噗”一声,出濯落地,刀身直插进土里,只余刀柄。
  
  直到这时候,蒙未寒和关谷雨才反映了过来。
  
  而反应过来的关谷雨,第一时间问张长夜:“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会拥有双生之魂!”
  
  张长夜摇摇头,道:“虽然你有些见识,但是,这却不是什么双生之魂。至于这到底是什么,我劝你还是不要多问的好。”
  
  一句话,就把关谷雨噎在了那里。因为他是真的想知道,但是,他又吃不准,张长夜不让他问,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他知道了以后,又会被怎么样。
  
  看着关谷雨吃瘪,张长夜道:“对了,之前答应你的事,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了。你要找的人,就是我。”
  
  关谷雨听了又是一愣,心说: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会有这些东西?!
  
  心里虽然在发狂,可是他真的还需要一些阳寿。
  
  关谷雨道:“那...不知道你还有没有...”
  
  张长夜反问道:“我看你的状态就知道,即便你有了那些东西,恐怕你也成不了。不过我姑且先问一句,你为什么要突破?是为了什么更高的境界?”
  
  关谷雨一听这话就知道,张长夜是有的。于是关谷雨叹了口气,连连摇头,道:“不是的,我真的不是因为怕死,或者说达到什么更高的境界。我只是想再活几年,找一个能把我这一身手艺,全部传承的弟子。唉,不瞒二位,其实我自己早就知道,我大限将至。所以这些年,我就一直想找个能传承的手艺的人,但是,我在这茫茫人海中,找了足足三年,却没能找到一个我能看得上的,要知道,我们手艺人,最不想见到的,就是我们的手艺失传啊。唉!”
  
  张长夜一笑,道:“难道说,你就没有什么子嗣?”
  
  关谷雨无奈的道:“我的那些儿子孙/子们,根本就没有慧根,与其让我传给他们,让我的手艺慢慢堕/落,我宁愿不传!”
  
  张长夜看着这个倔老头,心说:这人倒是合我的脾气。
  
  转念一想,张长夜道:“对了,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即有人可以帮你,也可能有你想找的人。”
  
  关谷雨一听,忙问:“哪里?”
  
  张长夜道:“月影,一个在低阶王朝,侍水国的一个势力。”
  
  关谷雨嘴张了张,最后无奈的道:“那里怎么可能有我想找的人...”
  
  话说到一半,关谷雨忽然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关谷雨问:“你们是三生界的人?!”
  
  张长夜有些意外的问:“你知道?”
  
  关谷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蒙未寒,随后就想到了一些什么。可是很快,关谷雨的表情,就变得困惑了起来。因为,他得到的情报,和他现在看到的有点不对称。至少,关于对蒙未寒的描述,极其不对称。
  
  不过这些,关谷雨现在都不关心,关谷雨现在唯一关心的是,站在蒙未寒身边的人是谁。
  
  于是关谷雨问道:“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没听说过你的名号?”
  
  张长夜一笑,道:“你没听说过,倒也正常,。毕竟以前,我是那样的渺小。不过,我保证,再过一段日子以后,我的名号,你就一定听过了。”
  
  说着,张长夜拿出了一小包渡魂茶,道:“好了,既然你不愿意去,那我也不拦着你。不过,你的手艺,我还是很满意的,所以我就送你一点渡魂茶,至于你能不能成,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张长夜就将渡魂茶往桌子上一放,拿起出濯,就带着蒙未寒离开了。
  
  关谷雨看着二人离开的身影,忽然想起,就在前一段时间,有一个传言称,三生界因为一个女人,要和一个高阶王朝开战的事情。
  
  想着,关谷雨草草的收起了渡魂茶,就奔着卖消息的地方去了。
  
  因为他有一种预感,一种很强烈的,却让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预感。
  
  ......
  
  出了大北城,进了林子。
  
  张长夜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了出濯。
  
  看着出濯完美的刀身,流线型的纹路,张长夜是越看越喜欢。
  
  蒙未寒看着张长夜这把怪模怪样的武器,问:“这出濯...是一把刀吗?”
  
  张长夜点点头,又摇摇头,道:“蒙姐你说对了一半。”
  
  说着,张长夜的灵力,就注入到了缠绕在刀柄上的黑色缎带上。
  
  缎带一激活,顿时化作了韧性极佳的长杆,连接在刀柄的一旁。
  
  张长夜嘿嘿一笑,手一拉,顿时这一把古怪形状的大刀,分成了一把镰刀,一把大刀!
  
  张长夜手又一合,顿时双刀合一,化作了形状古怪的粗刃巨镰。
  
  张长夜再将灵力一收,顿时整把巨镰的把柄,又软了下来,化作缎带,缠绕在把柄上。再度化作一把刀背藏锋的大刀。
  
  把玩了片刻,张长夜道:“蒙姐,怎么样,我这把出濯,有些意思吧?”
  
  蒙未寒思考着,道:“如果只是单纯的变形的话,那我们三生界的炼器匠也能做,你又何必在这里花钱呢。所以,这出濯还另有乾坤吧?”
  
  张长夜毫不隐瞒的道:“的确,这把出濯,的确另有乾坤。只不过,这乾坤,要等我们到了荒境以后,你才会知道。”
  
  蒙未寒思考了片刻,并没有急着让张长夜说,反而是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因为蒙未寒有太多的期待,所以他并不差这一个了...
  
  ————————————————————————————————————————
  
  最近笔记本渡了个劫,被滚烫的咖啡清洗了一遍,然后...没有然后了...大家多担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