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铁血抗日 > 第三一一章 忧愁的一天
    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合击德州扑空,不但让寺内寿一和冈部直三郎的战略图谋落空,另一个问题、也就是解决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独立混成第三旅团的补给问题,就又摆在了寺内寿一面前。
  
      寺内寿一刚说完“要是这样就好办了”,门外就响起了报告声,值班参谋送来了第五师团师团长安藤利吉中将、第十六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中将、独立混成第三旅团旅团长佐佐木到一中将分别发来的电报,无一例外,全都是要补给的!
  
      第五师团的补给本来不存在问题,但因为第十六师团、独立混成第三旅团、以及在陇海路的混成第三旅团、混成第十三旅团原来是通过天津的塘沽港接受补给,运到德州后储存转运,八路军又占了德州,断绝了他们的补给,没办法,华北方面军一面从本土申请调运补给,一面把第一军储存的第五师团、第十师团的补给匀给他们,包括同样被掐断补给的驻守徐州的第一一四师团和独立混成第五旅团的补给,也都是这样匀出来的,暂时维持着。
  
      杉杉元卸任陆相前,已经逼着内阁首相近卫文磨给华北方面军再次大规模补给了,但需要时间,最起码得等到轮船把补给运到青岛港,再经过胶济铁路运到济南,然后才能分别运送给各部队。
  
      有些补给,是从伪满洲国运来的。但由于津浦铁路不同,还得提防八路军的袭击,日军不得不采取笨办法,从大连船运青岛,同样需要经过胶济铁路运到济南,再分送给各部队。
  
      原本还想着攻占德州后,能抢回来一部分储存在德州的补给物资呢,最不济也能解决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的吃饭问题,没曾想八路军连德州城墙都拆了,哪里还能给日军留下一粒米、一斤面么!
  
      不光是没有米面,连水井里都投进了死狗死猫,这么热的天,小鬼子想喝口甘甜的井水都办不到,不得不去运河边弄水喝!
  
      气势汹汹杀进德州城的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和跟在第十六师团屁股后面的独立混成第三旅团,五、六万人马,在德州城找不到吃的、喝的,一下就傻眼了,只能发电报向寺内寿一要补给了!
  
      不光是吃的喝的,坦克、装甲车、汽车,都是费燃油的玩意儿,没有燃油就成一吨废铁了。日军第五师团是机械化师团,车辆那么多,需要的柴油、汽油多了去了。再加上第十六师团的坦克、装甲车、汽车,全都是油耗子,都眼巴巴地等着补足油料呢!
  
      日军大本营为了发动徐州会战,准备了很长时间,才把补给运到华北。没想到八路军突然攻占了德州,把储存在德州的补给全都运走了,小鬼子的后勤贮备体系全被打乱了!
  
      补给也不是没有,而是正在运往青岛的路上!
  
      冈部直三郎做事精细,看过电报后,就命令值班参谋给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独立混成第三旅团发报,让他们准确上报现有的弹药、油料、食物可以满足几天的作战需要!
  
      值班参谋去后,寺内寿一恨恨地说:“这个萧四明,绝对是个毒瘤,不采取手术措施摘除就不行!他偷袭正太路测石站,卷走了军列上的全部补给物资,炸毁洮河铁路桥,导致正太路停运;他偷袭太原机场,导致临时航空兵团得紧急补充飞机、飞行员、塔台指挥人员、地勤人员和航空弹药、航空油料、机场设施。他偷袭寿阳县城,导致第109师团第36旅团的储存补给全部被抢,方面军不得不给第36旅团紧急补充;他偷袭连镇,连皇军的战车、装甲车都敢抢;特别是这次攻占德州,给皇军造成的损失最大!那么多的武器弹药、油料、药品、大米白面、牛肉罐头,全都落到了八路军腰包里。要是任由他这样打下去,不但华北方面军会变成穷光蛋,还会拖累大日本帝国的经济崩溃!萧四明不除,方面军永无宁日!”
  
      寺内寿一就是寺内寿一,不愧是日军巨擘,终于看出了萧四明打仗和别的将领打仗的不同,发现了萧四明打仗缴获大的特点。
  
      萧四明就是要给日军放血,到最后,非让小鬼子变成穷光蛋不可!
  
      河边正三建议司令官阁下下决心,命令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合围津浦路东的冀鲁边地区,就算不能歼灭萧四明部,也要把他们赶到渤海里去喂鱼!
  
      按照常理,河边正三分析的没错,萧四明部放弃德州是在情理之中的,但他不可能放弃冀鲁边根据地。再说了,萧四明部的兵力在那里放着的,也就是四个正规团、三个地方独立团。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以及配属他们指挥的独立混成第三旅团、铁道第三联队、冀东警备队、刘佩臣部,都曾程度不同的遭到过他们的袭扰,说明萧四明部在骤遇重兵压境之际,反应迅速,边打便撤边收拢部队。
  
      消灭八路军东进先遣支队是既定目标,既然合击德州扑空了,就应该立即对萧四明部盘踞的冀鲁边区实施重兵围攻,彻底消灭之!
  
      问题是寺内寿一、冈部直三郎上当上怕了,想的多了,他们弄不清萧四明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这决心自然就很难下了。
  
      要是重兵围攻冀鲁边区再次扑空的话,堂堂大日本陆军大将寺内寿一大将的脸往哪儿搁?
  
      再说了,大军未动粮草先行,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独立混成第三旅团都嗷嗷叫着要补给了,先得解决了这难题不是?
  
      几万大军的粮草供应是大事儿!
  
      看德州城的光景,八路军肯定也在冀鲁边区实施坚壁清野了,万一大军找不到足够的粮食,这仗就没法打了。
  
      寺内寿一正在斟酌的时候,值班参谋就又喊报告进来了,送来了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独立混成第三旅团的电报。
  
      这三支部队的情况不同,第五师团返回济南时就得到了部分补充,在青岛上船时又得到了补充,弹药充足,药品不缺,需要补给的是油料好口粮。油料不用说,因为他们是机械化师团,车辆多,耗油量大,只要一展开行动,油料就得源源不断的供应,单靠他们自己的辎重联队携带的油料,无法维持长时间作战需要。口粮呢,因为第五师团在青岛上船时,是按7日份量携带的口粮,在海上漂了两天,在塘沽登陆后直到攻进德州,又用了三天时间,部队携带的口粮只剩两天的了,满心指望到德州后,能缴获大量的米面油呢,谁知道扑空了,第五师团师团长安藤利吉中将就要求方面军给第五师团至少紧急补充7日份量的口粮。
  
      第十六师团的情况就比较严重了,他们参加徐州会战后就没有修整过,攻占商丘后又奉命北调,油料、弹药、药品、口粮全部告罄。幸亏在泰安紧急补充了一部分,但那都是从第五师团、第十师团的补给中匀出来的,远远不能满足连续作战的需要。
  
      骄横的第十六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甚至在电报中说:“我不知道哪里能够找到大米、白面,也不知道明天的早饭吃什么!”
  
      独立混成第三旅团情况比第五师团差、比第十六师团好,他们是新组建部队,徐州会战时就是跟在第五师团屁股后面打露水,由于第五战区主力提前突围,他们基本没打仗,是跟着旅游了一圈。所以,弹药足够、药品足够,却的也只是燃油和口粮。
  
      这种电报看着就让人心烦!
  
      可惜的是,身为大军统帅,寺内寿一就是再心烦,也得耐住性子把电报看完,还得回电指示怎么办!
  
      好在日军在平津地区储存有武器弹药、油料,粮食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怎么运到德州去!
  
      寺内寿一把目光转向了华北方面军临时航空兵团司令官徳川好敏中将,语调中多了几分亲切的意味:“德川君,必须给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和独立混成第三旅团运送补给了。这个任务咱时间只有拜托德川君了。要出动所有的运输机,向德州紧急空投一部分油料、弹药和粮食,满足他们两日内的作战需要。其它的,方面军会组织船运、公路运输,向前线运送补给的!”
  
      徳川好敏刚才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这会儿听寺内寿一说的亲切,啥也不顾了,直接就是一个立正、一声“哈伊!”
  
      “哈伊”完,徳川好敏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嗫嚅着、战战兢兢地报告说:“司令官阁下,北支那方面军临时航空兵团也需要补充补给了。连续作战,油料和弹药消耗很大。”
  
      不等徳川好敏说完,寺内寿一的脸就板了起来,直接打断了他,冷冷地说到:“这个不要和我说,去和陆军省、参谋本部主管的局长、科长们说。我不听这些,我要的是你的战机随时能够起飞,随时能够执行作战命令!”
  
      徳川好敏楞了一下,有点畏惧地看了一眼寺内寿一,赶紧又“哈伊”了一声。
  
      寺内寿一这才挥手让徳川好敏离去。
  
      徳川好敏一走,副参谋长河边正三就又重提刚才的建议,请求命令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重兵围攻冀鲁边。
  
      这次,河边正三为了增强说服力,竟然说,八路军肯定是把从德州偷走的军火、油料、药品、粮食全都运回了乐陵、庆云一带,只要重兵围攻冀鲁边,抓获八路军的干部和士兵,不愁找不到这些物资的去处。
  
      这个说法引起了冈部直三郎和喜多诚一的共鸣。两个老鬼子鼓噪起来了,都建议重兵围攻冀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