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之利刃 > 第80章 四个新手
    “那该怎么办?”陈心怡一边安抚着陈母一边问道,将其拉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对方说怎么交易了吗?”王宸望着陈母问道。

    “还没有呢,他们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说完就挂断了。”陈母如实回答。

    “那他们肯定还会打来的,等吧。”王宸说到这里,紧接着问道:“他们打的哪个电话?把电话给我。”

    陈母将自己手机拿了出来,递给王宸,王宸接过,将手机放在了桌面上。

    “就这么盲目的等?”陈心怡对着王宸问道。

    “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如果我们把电话打过去,主动权就在他们手里,等他们把电话打来,主动权我们就占了一半!”王宸说道。

    话语落下,客厅里一片寂静,落针可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一个小时之后,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号码是公用电话的号码,对方很谨慎,王宸可以确定。

    “喂。”按下接听键,又按下免提键,王宸对着手机说了一句。

    “钱准备好了吗?”对方直入主题的问道。

    “一天时间准备十亿,好像不太现实吧?银行也不会给办理的。”王宸说道。

    “你是谁?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我记得陈天雄好像没有儿子吧?难道你是警察?”对方听到王宸的声音,语气冷了下来。

    王宸听到这句话,知道对方肯定把陈天雄的底细打听清楚了,动手之前也是摸好了点之后才动手的,不然陈天雄那么多保镖,他们怎能得手?

    “没错,我不是陈叔叔的儿子,但可以算是女婿。”王宸继续说道,希望可以从对话中得到更多的消息。

    “我他妈管你是谁,明天晚上如果凑不齐十亿,就等着给陈天雄收尸吧!还有,别跟我说银行不给办理这种话,以陈氏的影响力,取个十亿还是可以的!”

    王宸闻听此言,笑了笑,说道:“好,我们尽量去办,但我如何知道陈叔叔是否安全呢?然后钱取出来之后,怎么交易呢?要知道十亿现金的话……可是很大量的。”

    这句话落下,对方显然在思考这个问题了,王宸双眼眯了起来。

    “这点儿你不用管,等会儿我们会给你一个答复的,至于明天如何交易,明天再通知你。”对方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后不久,陈母手机上多了一条彩信,彩信上是照片,照片是陈天雄的。照片中陈天雄被绑在一根石柱上,从场景来看……应该是废弃工厂。

    “怎么样了?我去取钱吗?”陈母坐不住了,起身对着王宸问道。

    王宸看着照片,笑了起来,摇头说道:“不用取了,这明显是新手,尽管他们很谨慎,但还是露出了很多马脚。”

    “什么意思?”陈心怡跟陈母相视了一眼,皱眉问道。

    “你们见过绑匪发照片的吗?只是在电视里见过吧?真正的绑匪……是不会这么幼稚的,因为照片有暴露的危险,而且这张照片已经暴露他们位置了!”王宸指着手机上的照片,说道。

    陈心怡跟陈母对着手机上的照片查看,但她们没有看出什么来,毕竟S市的废弃工厂没有十个也有七个了。

    “阿姨,帮忙查一下这个公用电话的地址,顺便连上一次的号码也查一下,这对于您来讲,应该不难吧?”王宸起身,对着陈母说道。

    “好,好……”陈母点头,拿起手机朝着一旁走去,拨下一个号码。

    几分钟后,陈母走了过来,说道:“两个号码都是公用电话,虽然不是一个号码,但地方……是一个地方,北二路的青华街!”

    “北二路吗?”王宸自语了一声,笑着说道:“我知道是什么地方了,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我经常跑步经过那里,北二路只有一个废弃的化工厂,距离青华路只有千米之远。”

    “王宸,你确定他们只是新手?我们报警吗?”陈心怡起身问道。

    “不用,我去一趟就行了,报警的话……以陈叔叔的身份,传出去的话影响太大了。”王宸正色说道。

    “可是……”陈母想要说些什么,毕竟这关乎着陈天雄的安全问题,在她的目前思维里,她还是相信警察多一点儿。

    “不会有问题的,我保证!”王宸正色说道,他不相信警察,不过并不是信任的问题,而是能力问题,对于一个特种兵来讲,王宸有着十足的把握,但如果警察加入的话……这个把握会降低。

    “这……”陈母还是有些不放心,想说些什么。

    “妈,我也相信王宸。”陈心怡将陈母打断,望着王宸正色说道。

    “车钥匙给我,一个小时之后,我回来。”王宸露出微笑,对着陈心怡说道。

    陈心怡将车钥匙递给王宸,王宸拿上之后,朝着门外走去。

    ……

    与此同时,北二路的废弃工厂里,陈天雄被绑在石柱上,但他的脸色如常,没有丝毫的惧怕。

    “你……你放心,钱到手我们会放了你的,但你最好别报警。”工厂里有四个带着黑头套的男人,手里拿着菜刀、西瓜刀,从其穿着上来看……像是民工。

    “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知道会接受什么样的刑罚吗?想必你们很清楚我是什么人,敢绑架我……你们还是第一批!”陈天雄望着四名大汉,神色自若的说道。

    话语落下,四名大汉沉默了下来,眼神中好像有些惧怕。

    这时候,一名年纪大一点儿的汉子走了出来,说道:“算了吧,别为了我一个人把大家都给连累了,毕竟大家都有家庭。”

    “说啥呢?都到这一步了,怎么撒手?咱们蹲了一个月的点,不就是为了等今天吗?等啥时候钱拿到了,咱们一起出国,然后把侄女的病给治好了!”另一个大汉说道。

    “那也用不了十亿啊,我听别人说那个病一百多万就可以治好了!”年纪大一点儿的大汉说道。

    “咱们绑架了陈天雄,如果不出国的话肯定会被抓的,再说了,十亿对这些富人来讲只是一个数字!”大汉反驳。

    “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陈天雄的女婿说十亿现金的数量好像很大啊!”打电话的大汉插了一句。

    “……”话语落下,四名大汉齐齐一呆,这么一算,十亿数量好像真的很大,除非用卡车拉,但他们去哪儿弄卡车呢?

    陈天雄听着四名大汉的对话,有些苦笑不得,这几个人连十亿现金是多少都不知道,就这么绑架了自己,然后要出了一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