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之利刃 > 第79章 绑架事件
    王宸听张爷爷说了很多事情,午饭是一起吃的,陈心怡去村里的饭店里买的菜。

    喝着建国时候的五粮液,吃着小菜,聆听着老人的故事,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时候不早了,你们回去吧,另外这钱你们也拿着,我一个老头子用不着这些。”张爷爷指着皮包里的钞票,正色说道。

    “您自己买点吃的跟衣服吧。”王宸说道。

    张爷爷摇头,从床头下来,朝着一间黑乎乎的里屋走去,边走边说道:“小宸你有这份心,我就很满足了,你们给我买的东西我留下,钱拿走。”

    话语说完,老人进入了里屋,王宸点了点头,将皮包递给陈心怡,他知道老人的脾气,如果他再说什么的话,老人就生气了。

    没多长时间,老人从里屋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两把三菱军刺以及一个瓶盖大小的小盒子。

    “军刺是我跟你爷爷的东西,这两把军刺上沾满了敌军的血,杀了不止上百的敌军!今天我把它们交给你,我跟你爷爷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张爷爷走的很慢,一步一步的走到王宸身前,将两把闪烁着寒光的军刺递给王宸。

    王宸接过,对着军刺打量了几眼,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岁月并没有在这两把军刺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寒光……依然逼人!

    “这个东西你收好,当初为了这个东西,我跟你爷爷差点儿把命都丢了!但小宸你要记住,这东西时刻带在身上,不到万不得已,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要打开。”张爷爷面色严肃的将瓶盖大小的盒子递给王宸。

    “这是什么东西?”王宸接过,好奇的问了一句。

    “别管是什么东西,也压住你心中的好奇,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每一句话,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开!”张爷爷表情严肃的可怕,王宸还是第一次看到老人如此严肃的表情。

    王宸皱眉,望着手中的小盒子,点头说道:“我记住了。”

    “走吧,下次有假期的时候再回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张爷爷摆了摆手,转身背对着王宸。

    “那……我们走了。”王宸深吸了一口气,眸中闪烁着泪花,下次假期?就算有下一次的假期,老人还能等到那时候吗?

    “走吧,大男人的,别婆婆妈妈的。”老人说完,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眼角出现泪痕。

    他一生无子,没有后代,王宸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在另一个意义上,王宸也是他的亲人,也是他的孙儿。

    “走。”王宸拿上剩下的半瓶五粮液,拉着陈心怡的手,离开了这里。

    两人离开村庄之后,先去了一趟公共墓地,将那半瓶五粮液倒在了王宸爷爷的墓碑上,王宸跟墓碑说了几句话后,离开了这里。

    “我让我爸派人注意一点儿吗?毕竟老人年纪那么大了,万一有一天……”路上,陈心怡对着王宸说道。

    “好。”王宸点头,陈心怡说的很在理,天有不测风云,派人注意一点儿也好,这年头老死在家里,却无人知晓的孤独老人太多了。

    “你这身基础,都是两个老人帮你打好的吧?”陈心怡回想起往日,王宸好像从上学时期开始就很厉害,起码在打架上从没吃过亏。

    “恩。”王宸点了点头,眸中闪过回忆,说道:“村里穷,我家更穷,别人的孩子都有玩具玩,我没有,所以为了不无聊,爷爷跟张爷爷便让我打桩,教我打拳。”

    “初中的时候,学校在距离我家三公里的镇子上,我每天都是来回跑步上学!高中,距离我家更远了,十公里,我也是每天早起跑步上学,但久而久之的就已经习惯了!”

    话语落下,陈心怡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军体拳都是讲究实战的,特别是战争时期的军体拳,那简直就是为了杀人!王宸没参军之前,下手很没分寸,经常把人给打骨折或者重伤,但好在有张少云跟李臣飞,这两人给王宸添了不少窟窿。

    “叮铃铃!……”就在马上驶入市区的时候,陈心怡的电话突然响了,是陈母打来的。

    “喂,妈。”陈心怡按下接听键。

    “心怡,你在哪儿?”陈母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听上去很焦急。

    “我跟王宸在一起呢,马上就要进市区了,怎么了?”陈心怡听到陈母焦急的声音,皱眉问道。

    “你快回来吧,你爸出事了,我……我不知道怎么办!”陈母的声音中带着哭声跟无助。

    “我爸怎么了?”陈心怡一听,立即着急的问道。

    “回去再说吧。”手机的对话王宸也听到了,对着陈心怡说道。

    “妈,您等着,别着急,我跟王宸马上回去。”陈心怡说完,挂断电话,望着王宸说道:“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不会的。”王宸摇头,但心中的想法却相反,陈天雄是什么人?说他黑白通吃也不为过,这样的人既然出事了,那就肯定不是小事!

    十分钟之后,红色的宝马X6停在了陈家别墅门前,然后王宸跟陈心怡小跑着跑进了别墅。

    一进入客厅,陈母正焦急的在客厅里转悠,陈心怡问道:“妈,到底怎么了?”

    “今天中午你爸没有回来,我以为他很忙,就没怎么多想,但一个小时之前,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说是你爸在他们手上,如果一天内不给他们十亿,他们就撕票!”陈母无助的说道。

    “报警了吗?”王宸问了一句。

    “没有,他们说警方有他们的人,如果敢报警的话,他们会立即撕票!”陈母的声音带着哭腔跟焦急。

    “十亿么?好大的胃口。”王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眼眯了起来。

    “要不报警吧。”陈心怡对着王宸问道,陈母也望向王宸,现在她们能依靠,且又可以相信的,只有王宸自己了。

    王宸摇了摇头,否定道:“对方说他们有警方的人,这点儿我们不知道真假,所以不能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