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之利刃 > 第78章 精忠报国
    “心怡,你去一下医院,让他们做个假牙,然后带着牙医一起过来。”王宸知道老人没有牙是很难嚼碎食物的,而且以张爷爷的财力也买不起假牙。

    “好,我顺便买点儿补品。”陈心怡笑了笑,朝着宝马车走去。

    王宸点了点头,搀扶着张爷爷朝着院里走去,村里围观的人也都散去了。

    “小宸啊,你这次回来是干嘛的啊?退伍了?”张爷爷虽然眼花耳背,但脑子却不糊涂,而且全村里只有他跟王宸爷爷知道王宸这两年参军去了。

    “没有,放了一个月的假,回来看看。”王宸笑着说道。

    “你是想进你家看看吧?”这里没有外人,张爷爷本来混浊的双眼清明了起来。

    “恩。”王宸如实回答,对于这个老人,他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钥匙在对面茶几的抽屉里,你自己取吧。”张爷爷用拐杖指着茶几,说道。

    “好,张爷爷您先在这休息会儿,我去看看。”王宸走到茶几前,拿出钥匙,说道。

    “去吧。”张爷爷应了一声。

    王宸转身朝着门外走去,然后来到了他家门前,大门是木门,锁都已经生锈了,他开了好几下才打开锁,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院里已经全是杂草了,推开房门,房间里的东西还在,只不过全是灰尘。

    王宸对着房间大体的瞥了一眼,发现床头上有一张黄纸,黄纸已经快被灰尘遮盖了。

    走到黄纸前,王宸将灰尘吹开,纸上写着四个大字,几行小字,是用毛笔写的。大字是:精忠报国!小字是: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那就要做到最好,无论如何,不要忘记初衷,军人的初衷就是……精忠报国!

    王宸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抹微笑,对着黄纸自语道:“不会的,不会忘记的!”

    将纸条收起,王宸对着几个房间开始检查,他在检查还有没有类似于纸条的东西,二十分钟之后,他检查完了,没有再发现任何东西。

    将门锁上,王宸回到了张爷爷家里,此时张爷爷已经沏好了茶,茶不是好茶,味道很苦。

    “喝点儿茶吧。”张爷爷坐在床头,指着茶几上的茶水说道。

    “恩。”王宸点头,坐了下来,将一个茶杯递给张爷爷。

    “看到你爷爷留给你的字了?”张爷爷接过,喝了一口,问道。

    “看到了。”王宸应道。

    “呵呵,他一开始就猜到你不会退伍了,因为你跟他很像,所以才留给你那些字。”张爷爷笑了笑,笑的很开心,眼神中闪烁着回忆。

    “张爷爷,能跟我说一下你们的故事吗?”王宸将茶水喝完,先给张爷爷满上,然后给自己满上。

    “你想听?”张爷爷慈爱的望了王宸一眼,笑着问道。

    “想。”王宸点头。

    “那我就说说吧,不然过几年就埋到棺材里了。”张爷爷将茶杯放在床头,沉默了下来,他在归拢思绪。

    就在这时候,陈心怡开车停在了大门外,带着一个医生走了进来,陈心怡手里还拿着很多补品,其中也有茶叶跟酒。

    “先补牙吧。”王宸对着张爷爷说道。

    “还补什么啊,别浪费钱了。”张爷爷说道。

    “都已经付费了,如果不补的话,就浪费了。”陈心怡莞尔一笑,说道。

    “好吧,那我这把老骨头就享一下清福,呵呵。”张爷爷笑了笑,配合起医生,很快医生便将假牙装上,然后离开了这里。

    “不喝茶了,换酒。”张爷爷将茶杯一推,对着王宸说道。

    王宸点头,将茶杯放在桌上,准备去拿陈心怡买的茅台,但却被张爷爷拦了下来。

    “不喝那个。”张爷爷说完,指着床下说道:“把下面那两瓶五粮液拿出来。”

    王宸愣了一下,按照张爷爷的吩咐从床底拿出了两瓶酒,酒瓶上全是灰尘,里面的酒水看上去都有些粘稠了。

    “这是建国时候的第一批五粮液,本来我跟你爷爷准备等你回来探亲的时候一起喝了的,但是你爷爷没等到那一天,今天就让咱们爷孙俩喝了吧,但是得给你爷爷留点儿,你走的时候给你爷爷浇在墓上!”张爷爷指着王宸手中的五粮液,笑着说道。

    “好!”王宸点头,去拿了两个小碗出来,对着陈心怡说道:“你先出去一下吧。”

    “恩。”陈心怡点头,准备离开。

    “不用了,坐下来一起听吧,权当一个故事了。”就在陈心怡要走的时候,张爷爷把她拦了下来。

    王宸对着陈心怡点了点头,陈心怡坐在了一旁的板凳上。

    将酒打开,倒满小碗,王宸坐在床头准备聆听,张爷爷喝了一小口,说道:“我比你爷爷早入伍两年,我俩都互相救过对方的命,但我只救过他一次,他救了我不下十次。”

    “那时候他刚入伍,是个愣头青,凭着一股热血,不怕死,每次战争冲在最前面的都是他!在一次战争中,他背部中弹,不过那时候的子弹打不死人,我们攻下地盘之后,我救了他一次。”

    “之后的战争里,我先后成了敌军跟以前国JUN的战俘好几次,都是你爷爷单枪匹马把我给救出来的!如果那时候有特殊兵种的话,我估计你爷爷可以成为第一任特殊兵种的训练人。”

    “战争结束之后,为了躲避文GE风波,我跟你爷爷选择了退伍,来到了这里隐居,一直到现在!但你爷爷身上的伤太多了,年纪一大加上旧疾,就这么走了!”

    “哦,对了,当时你奶奶还是我们整个军的军花呢!只不过她家里关系特殊,没有躲避过文GE风波,成了牺牲品。”

    张爷爷说的很简洁,大体概括了一下,也没有说他们当时的职位,不过王宸可以猜出,能在文GE里影响到的人,职位肯定不低!

    说到这里,张爷爷将碗里的酒饮尽,继续说道:“小宸啊,你爷爷给你留的那段话,也就是我想嘱咐你的话,作为一名军人跟中华男儿,不能忘记的就是那四个字,精忠报国!”

    “我明白。”王宸正色说道,端起酒碗,一口喝干,然后给张爷爷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