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之利刃 > 第十章 金蝉脱壳
    王宸将林梦儿送到她所说的地点,然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廉价宾馆。

    在路上的时候王宸又拨打了好几遍黑子的电话,但依然是关机的提示音。

    就这样,王宸洗了一个凉水澡,便睡下了。

    早上八点钟,他起来吃了一些东西,便躺在床上开始思索如何更好的接近林梦儿。

    林梦儿是昨夜回家的,如果不出意外,现在林家已经知道了昨天发生的事情,以林家的能力来看,应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找到王宸的。

    “叮铃铃!……”就在王宸思索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拿起手机一看,电话号码是陈心怡的。

    此时接到陈心怡的电话,王宸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毕竟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太让人尴尬了。

    “喂。”最终,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王宸,你在哪儿?出事了。”刚接起,手机中便传出陈心怡焦急的声音。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王宸眉头一皱,正色问道。

    “黑子出事了……”陈心怡轻声说道。

    “什么?黑子怎么了?”王宸脸色一变,对着手机大声问道。

    “你还是亲自来一趟吧,我……不好说。”陈心怡告诉了一下王宸地址,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黑子……”王宸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便急忙离开了宾馆,朝着陈心怡所说的地址赶了过去。

    在路上,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当他来到那里的时候,看到停在周围的警车以及不停跑动的救护车时,瞳孔收缩了一下。

    “死了?”王宸下车,走到陈心怡身旁,咽下一口唾沫,问道。

    陈心怡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将头扭到一旁,这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儿,她跟黑子也算是同学一场,现在黑子出事,她的情绪也不好。

    “我去看看。”王宸深吸了一口气,便朝着不远处被白布盖着的三具尸体走去。

    “喂,你干嘛?”但就在王宸即将走到那里的时候,一名警察将其拦了下来。

    “哦,我是死者的朋友,我想……”王宸的话还没说完,那名警察便不耐烦的说道:“现在不能看,等法医验完尸吧,现场不能被破坏,我们需要采取样本。”

    王宸闻言,点了点头,回到了陈心怡身边,开口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应该是昨夜,我今天早上才接到的电话。”陈心怡轻声说道。

    “凶手呢?”王宸眼神冷冽了下来,不过冷冽的眼神中带着自责,如果自己早一步制止黑子的话,或许……结局就不是这样了。

    “还没有查出。”陈心怡望了王宸一眼,叹气说道。

    几个小时之后,警察局中,一名警察拿着验尸报告,对王宸还有陈心怡说道:“已经确定了死者身份,其中一人正是你们认识的张一春,不过他涉嫌黑势力,尸体暂时不能交给你们。”

    “人都死了,你还留着尸体干嘛?”王宸听到警察的话,皱眉问道。

    “这跟案件有关,属于机密,不方便跟你透露。”那名警察正色说道。

    “你……”王宸表情一怒,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陈心怡拦下,拉到一旁,说道:“现在先别管这个了,黑子干嘛想必你比我清楚,现在黑子出事了,他母亲绝对不能再出事了。”

    陈心怡的话落下,王宸瞳孔一颤,急忙朝着警察局外跑去,陈心怡随之跟上,两人一起朝着黑子的家里赶去。

    当来到黑子家里的时候,王宸才暗自松了一口气,黑子的母亲没事,不过她还不知道黑子的事情。

    “心怡,我求你一件事,别告诉阿姨黑子的事,这里有八百万,你委婉的交给她,然后把她转移到乡下吧,以你们陈家的能力,做到这个应该不难吧?”王宸拿出两张银行卡,递给陈心怡。

    “你哪来这么多钱?”陈心怡没有接取,诧异的望着王宸。

    “这是黑子的钱,显然……他一早就猜到自己的结局了。”王宸自责的瞥了一眼银行卡。

    “你早就知道他干嘛了?”陈心怡望着王宸问道,王宸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你知道他干嘛,为何不阻止他?他不是你朋友吗?王宸,这两年你究竟都去哪了?为什么变成这样了?以前的你,是肯定不会对朋友放任不管的!”陈心怡盯着王宸,问道。

    “我有我的理由,总之……我不会让黑子白死的!”王宸将银行卡放到陈心怡手中,便朝着吉普车走去。

    “你要去干嘛?”陈心怡对着王宸的背影喊道。

    “让黑子瞑目,让那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王宸双眼眯起,冷声说道。

    “你疯了?王宸,你给我回来!”陈心怡想要拦下王宸,但此时王宸却已经将车发动,离开了这里。

    王宸离开了,但却没有发现墙角处有一个熟悉的人影,这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理应死去的黑子,此时他望着王宸的吉普车,自语道:“抱歉了宸子,我这么做是有苦衷的,S市我会暂时离开,我们还会相见的。”

    黑子在S市虽然还不算大人物,但也有着很广的人脉圈,他收买了法医跟警察局的几个人,这也就是警察不让王宸看尸体的原因,以及那名法医说尸体是黑子的报告了。

    ……

    S市某个废弃工厂中。

    “飞龙哥,那个吉普车的车牌是假的!”一名黑衣人对着光头男说道,王宸肯定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他的车牌是假的。

    “混蛋!凌少交代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张一春那几个人处理了么?”光头男问道。

    “已经处理了,抛到江里了,今天被警察发现了。”一名黑衣人说道。

    “好,你让那几个参与此事的兄弟去外地躲躲吧,我们也得暂时躲躲,不然林家的怒火……我们承受不起啊!”光头男皱眉说道。

    ……

    S市的一座别墅里。

    “竟然都把算盘打到我女儿头上去了,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S市?跟我有仇的,应该只有那个飞龙了!”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寒声说道。

    “老板,小姐口中那个杀手……”一名穿着白西装的青年开口说道。

    “杀手?如果他是真的杀手还好,如果是有预谋的,又是想通过我家人来实现预谋的,我会让他死的很惨!”中年人冷哼一声。

    “需要我去解决那个飞龙么?”西装青年问道。

    “不,把他给我抓到这里,我要让他知道,也让整个道上的人知道,敢动我家人心思的下场是什么!”中年人眼光一寒,咬牙说道。

    “明白了,交给我吧。”西装青年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