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九仙图 > 第八十二章 女儿心


    “你,喜欢我么?”

    故作平静,实则紧张的话语缓缓响起,为这片如诗如画的景色,平添了一丝柔情。

    微风轻拂,柳枝摇曳,湖泊荡漾,美人,忐忑不安。

    凌天香柔肠百转,鼓起莫大勇气,终于说出了藏在心底已久的一句话,她要在凌仙远行之前,问个清楚,弄个明白。

    喜欢或者不喜欢。

    如果喜欢,那么无论多久,无论多难,她也愿意等下去。若是不喜欢,那么无论多远,无论多苦,她,仍然要等下去。

    该来的终于来了。

    凌仙长叹一声,他听得出女子话语中蕴含的忐忑不安,也清楚自己不该拒绝,可他终究无法违背自己的本心,更无法欺骗眼前这个对他情深意重的女子。

    他喜欢她,却不爱她。

    沉默了一会,凌仙轻轻吐出两个字:“抱歉。”

    顿时,天空似乎暗了,空气似乎冷了,心,似乎也碎了。

    凌天香面色苍白,一颗芳心逐渐往下沉,娇躯也摇摇欲坠,似乎失去了站着的力气。

    凌仙一步迈出,瞬间来到她身边,一把搂住她即将栽倒的娇躯,关切道:“你没事吧。”

    “没,我很好。”凌天香双眸黯淡,失魂落魄,发现自己倒在凌仙的怀里,忽然发狂似的大叫:“我不要你管,放开我,你放开我!”

    凌天香情绪激动,一双粉拳疯狂地打在凌仙胸口,可是打着打着,又无力的垂落,哭喊道:“凌仙,我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凌仙一滞,手臂紧紧挽着她的纤细腰肢,却是说不出任何话来。

    不是一个人爱上另外一个人,那么另外一个人便一定要爱这个人。

    爱情,终究无法勉强。

    见心上人沉默不语,凌天香的心更冷了,她挣脱出凌仙的怀抱,一双红肿的妙目死死盯着他,冷淡道:“你走吧,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凌仙轻轻叹息,而后心念一动,一枚流光溢彩,散发出极强灵气波动的岫玉发簪陡然浮现,正是那枚可挡筑基初期修士全力一击的玉凤簪。

    此物乃是八品法宝的极品,堪称不可多得的奇珍。

    当凌仙见到这枚发簪时,便已经决定将它送给凌天香,虽说此时不是一个送礼物的好时机,但是错过今天,大概日后,就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了。

    “此物名为玉凤簪,只要往里面注入充足的法力后,便可以激发出一道防御罩,能够抵抗筑基初期以下修士的全力一击,在危难之际可以救你一命,你一定时刻带在身上,好好珍藏。”凌仙一挥衣袖,岫玉发簪化成一道流光,而后插在了凌天香的长发上,为她更添一丝美艳。

    凌天香芳心一颤,玉手轻轻抚摸着宝簪,俏脸忽然柔和起来,可是下一瞬,她的面色再度冰冷,一把将玉簪扔到地上,寒声道:“凌仙,我不要你的东西,你赶紧走,别让我再看到你。”

    “你……保重。”凌仙双眸一黯,望着俏脸含霜的凌天香,轻轻一声叹息,而后将地上的那个玉质人偶捡起,转身离开此地。

    此时此刻,若是无法接受,那么干脆利落的转身,是最好的处理方法,起码不会拖泥带水,为日后的再次伤害埋下伏笔。

    凌天香俏脸苍白,娇躯摇摇欲坠,她望着凌仙不见丝毫犹豫的背影,泪水终于决堤。

    其实她很清楚,凌仙多半不喜欢自己,可是爱这种情感太过复杂,明明清楚,但却仍旧不死心,明明知道话一出口,便是万劫不复之地,但她仍旧问了,宁愿让自己悲痛欲绝,坠入万丈深渊,也要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然而,当凌仙给出答案后,凌天香蓦然发现,她无法承受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她的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天塌地陷,彻底崩溃。

    就这样呆立了良久,凌天香从失魂落魄中回过神来,空洞的美眸也泛起一丝微弱的神采,她看着地面上那枚闪烁异彩的玉簪,俏脸忽然绽放出一抹明媚的笑容。

    小小翼翼的将玉簪捡起,凌天香用衣袖擦去上面的灰尘,而后插在自己的发间,望着凌仙消失的方向,玉手紧握成拳,仿佛誓言一般喃喃道:“凌仙,我不会把今生许给来生,你等着,当我再次出现在你面前时,我一定要让你为我倾倒。”

    ……

    走在去凌虎家的路上,凌仙心情复杂,百转千回。

    既有对凌天香的疼惜,又有对她的担忧,以及对自己的痛恨,但是,唯独没有悔意。

    他很清楚,自己对凌天香仅仅是喜欢,喜欢她的善良,她的温柔,但这绝非爱情,幻境百年时光,他唯一的一次动心,便是对那个城府极深,为达目的不择一切手段的虞舞袖。

    说不清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人都很贱,不懂珍惜深爱自己的眼前人,却偏偏,为了一个不值得留恋的人伤心欲绝,肝肠寸断。

    “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凌仙摇摇头,一声轻叹,而后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个哪怕穷其一生,恐怕也无法明白的道理,朝着凌虎家大步走去。

    此刻,虎子娘愁眉不展,看着一旁默然不语,情绪低落的儿子,道:“虎子,你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

    凌虎耷拉着脑袋,听到娘亲这么说,强打起一丝精神来,言不由衷道:“娘,我不喜欢她,你就不用为我操心了。”

    “不喜欢?”

    虎子娘被气乐了,虽然明知道儿子懂事,不想让自己为他的事忧愁,可是一看凌虎这副为情所困的模样,气便不打一处来,数落道:“不喜欢你能是这副模样?瞧瞧你现在的样子,为了一个女子,居然变得如此失魂落魄,你还是不是男子汉?一点出息都没有。”

    凌虎情绪低落,若是换做平时,也许还会反驳一下,可是此刻他没有任何心情,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宛若精灵一般的少女。

    就在半年前,他遇上了一个娇俏可爱,活泼善良的少女,名为凌柔,也是凌家旁系子弟,在相处一段时间后,凌虎不可抑制的爱上了她,幸运的是,此女也很喜欢他,两人便约定好,今生非君不嫁,非卿不娶。

    然而,此女的家世并不一般,她爹原是凌氏家族的一名执事,名叫凌天南,由于他在大战中表现突出,奋勇杀敌,得到了二长老凌天傲的青睐,这下便成了凌氏家族的新贵,以火箭般的速度迅速蹿升,如今已是所有执事的总管,地位仅此于长老。

    而凌虎有什么?

    要模样没模样,要修为没修为,要家世没家世,处于凌氏家族的最底层,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凌天南又怎会将女儿嫁给他?

    倒不是他趋炎附势,而是凌虎要什么没什么,因此凌天南不相信女儿跟着他,可以有一个好的未来。

    所以,他将女儿囚禁起来,不允许她与凌虎见面,可就在大战之后,凌虎劫后余生,实在是忍不住思念,悄悄地去看望凌柔,结果却被凌天南意外发现。

    原本,他很想凑凌虎一顿,但是碍于女儿的苦苦哀求,终究是心一软,告诉凌虎,要么带上一万块灵石来提亲,要是没有,那便有多远滚多远,今生今世,别再来纠缠凌柔。

    于是,便有了当下这一幕。

    凌虎愁眉苦脸,虎子娘心烦意乱。

    一万灵石,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就拿凌虎打工来说,他需要不间断的打工三十年,才有可能赚到这些灵石。

    三十年!

    等到他赚到这笔巨款,想必凌柔早已嫁为人妇,孩子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咳咳……

    如此巨款,这让凌虎如何不发愁?

    当然,压力最大的还是虎子娘,可怜天下父母心,她身为人母,却无法满足儿子的心愿,为他提供任何帮助,这让她满面愁容,满心无奈。

    “虎子,你跟娘说实话,你是不是非娶她不可?”虎子娘直视着凌虎,沉声道。

    凌虎低着头,黝黑的面容上闪过一丝迟疑,本想说不是,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个简单的字。

    “是。”

    闻言,虎子娘长叹一声,咬牙道:“既然如此,那娘就算不要这张老脸,也要我完成你的心愿。”

    “娘,你有办法?”凌虎的双眸中陡然迸发出一丝神采。

    “唉,没办法,但你哥肯定有办法,娘只能不要这张脸,去求你哥了。”虎子娘重重一叹,她本是个刚强的女人,不愿意欠任何人的恩情,可是看儿子这副郁郁寡欢的模样,她实在是万分痛心,只能违背原则,打算向凌仙求助。

    然而,正当她打算带着凌虎赶去凌仙家中时,却忽然听到一句轻叹声缓缓传来。

    “大娘,你有什么事让凌虎告诉我一声便好,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怎么能用求这个字?”

    下一秒,凌仙缓步走进屋子,看着愁眉不展的母子二人,眉头不由得一皱,道:“凌虎,出什么事了?怎么你和大娘愁成这个样子?”

    凌虎‘腾’的一下站起来,原本见到凌仙,他心头满是喜悦,可是听到凌仙这么问,双眸不禁黯淡下去,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

    见他沉默不语,凌仙双眼一眯,沉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说!”

    “还是让大娘来说吧。”虎子娘豁出去了,为了儿子的心愿,她宁可违背自己的原则,轻叹一声,把那些事原原本本的对凌仙说了一遍。

    眉头缓缓舒展,凌仙哭笑不得,调笑道:“我当是出了什么大事,原来是你小子看上人家姑娘了,结果老丈人不同意啊。”

    “哥……”

    见凌仙取笑自己,凌虎脸上露出一抹不好意思的笑容,像个大姑娘一样扭捏道:“他也没说不同意啊,只是让我拿一万灵石去提亲。”

    “那是他明知道你不可能拿得出来这笔巨款,故意在刁难你,看似给了你一丝希望,但却是让你坠入更大的绝望。”凌仙双眸一寒,冷哼道:“既可以不伤害自己女儿的心,又能够堵住悠悠众口,不让外人说他是势力小人,凌天南,你倒是打得好算盘。”

    幻境百年时光,让凌仙经历了世间的一切丑恶,也看透了一切的阴暗,所以他已经习惯,把人尽量往坏的方向去想。

    而事实上,凌天南的确是在刻意刁难凌虎,但是他本性并不坏,并没有凌仙说的那般不堪,只是站在父亲的角度,他不希望女儿嫁给一个没修为没家世的小修士。

    凌仙眸光犀利的看着凌虎,肃声道:“我问你,你真的很爱那个女孩儿?”

    “是的哥,我很爱她。”凌虎面色肃然,认真回答道。

    “你一个十四岁的小屁孩懂什么爱?”凌仙失笑一声,但却并非取笑,他听得出来,凌虎说话的时候没有半分迟疑,可见他的确很喜欢那个女孩儿,就算不是爱,就算仅仅是一时,但这也值得凌仙出手帮他了。

    修仙界的人普遍早熟,无论是心智还是身体,因此十四岁便成亲的少年,并不少见。

    “哥,你不也只比我大了一岁么?”凌虎小声反驳了一句。

    “我是只比你大一岁,但是我可不像你,这么小就想女人了。”凌仙一乐,拍了一下他的头,道:“好了,这件事哥帮你,前面带路吧。”

    然而,凌虎却是一阵迟疑,瞟了一眼娘亲,道:“哥,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我……”

    “废什么话?你跟我老客气什么?”凌仙瞪了他一眼,而后看向虎子娘,道:“大娘,你也别想太多,我什么性子你清楚,不是那种富贵了便忘本的小人,因此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千万不要客气。”

    虎子娘慈爱一笑,道:“哎,大娘知道,虎子,凌仙既然说了,你就痛快带路,不想娶媳妇了?”

    听到娘亲发话,凌虎黝黑的面容笑成了一朵花,双眸中也重新焕发出了神采。

    “你小子啊。”

    凌仙无奈地摇摇头,双眸闪过一丝冷意,道:“走吧,哥带你提亲去,我倒要看看,他家到底有多不凡,连我弟弟也不放在眼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