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九仙图 > 第七十八章 礼物


    短短一天之内,青城局势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巨变。

    先是方齐两家联手进攻凌家,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凌家即将覆灭时,一个名为凌仙的少年横空出世,力挽狂澜,先斩方明远,后败齐修缘,转眼之间,两家人马尽数伏诛。

    两家留守在府中的修士也被凌家众人斩杀殆尽,当然,也有几个闻风而逃的漏网之鱼,不过即便有余孽逃走,也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从此,青城再无方齐两大家族,原来三足鼎立的局面,成了一家独大,以前依附在两大家族羽翼下生存的中小型势力,见局势瞬变,全部见风使舵,改换门庭,转投到凌家门下。

    凌氏家族的风头一时无两,可谓是显赫至极。

    一门双筑基!

    单单这五个字,就足矣震慑整个青城,甚至连受命于大秦王朝的城主府都无法抗衡。

    要知道,筑基强者可不是随处可见的炼气修士,据天机阁统计,平均十万个修士里面,才会诞生一个筑基强者,由此可见,筑基期有多么难以突破。

    而凌家,却是独拥两大筑基强者,其中一位,更是连叶啸天都自叹不如的青城第一强者,有如此强者坐镇,凌家想不风光都难。

    虽然经此一役,凌家元气大伤,仅剩下不到一百位的族人,但是战果却堪称辉煌,不仅得到了方齐两大家族世代积累的巨大财富,而且将两家的地盘也据为已有,可以预见,凌氏家族的未来必将是一片光明。

    何况,现任族长凌天擎是一位英明的领袖,趁着凌家子弟并肩作战,培养出袍泽情谊之际,他将活下来的旁系子弟全部纳入嫡系,并且声称,从今以后,凌家上下一心,不分主次。

    这一英明举措,得到了凌家上上下下的一致首肯,就算某些人不同意,也不好在这个享受胜利的喜悦时刻拆台。

    因此,尽管凌家众人仍然沉浸在亲友死去的悲伤中,但是整体却呈现出欣欣向荣之意,不难想象,当凌家走出阴霾时,无论是实力,还是凝聚力,都会远胜从前。

    自从凌氏家族接收了方齐两家的地盘后,每天登门拜访的人络绎不绝,礼物都可以堆积成一座小山,而这些人大多是来拜访凌仙的,谁让他已经成为青城第一强者,而今年只有十五岁!

    如此惊艳的天资,如此强大的实力,难以想象,他未来的成就会有多高!

    因此,自然有的是人上赶着谄媚,不求这位新晋强者对自己多加照拂,只要能让他记住自己,那么即便送再贵重的礼物,也是值得。

    兴许这一面之缘,日后便有可能救命。

    此刻,便有一绝美女子正坐在凌仙的家中。

    正是宫锁心。

    她容颜绝美,巧笑倩兮,一双勾心夺魄的丹凤眼紧紧盯着凌仙,眼波流转间,风情万种,魅惑天成。

    凌仙坐在椅子上,望着对面那个妖娆万千的女子,淡淡一笑道:“让宫总管见笑了,我这陋室一向无人问津,因此连杯清茶也没有,还望宫总管见谅。”

    “我看你才是说笑了,堂堂可斩筑基的强者居住在此,谁敢说这是陋室?何况在这青城中,有谁敢对你不敬,何来见谅一说呢?”宫锁心玉手一撩垂至额前的青丝,动人的风情,令百花黯然,明月失色。

    “依我看,宫总管便不怕我。”凌仙摇摇头,这句话倒不是客气之语,当他化身结丹期强者,大闹奇珍阁时,便发现此女对自己并无畏惧之心,可见她的来头不小。

    宫锁心莲步轻移,凹凸有致的惹火娇躯走到凌仙面前,而后低下螓首,在他耳边轻轻一吹,吐气如兰道:“小女子的确不怕你,不过床上,我可就怕的不行了。”

    凌仙眉头一皱,小腹仿佛有一团邪火升起,好在幻境百年,让他对女色这方面的抵抗力增强了不少,倒也不至于面红心跳,只是仍旧有些不习惯。

    “宫总管请自重。”

    淡淡一语,凌仙手臂轻轻一震,一股无形的波动扩散开来,宫锁心黛眉微蹙,不着痕迹的化解这股劲气,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后退几步。

    “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宫锁心娇嗔一声,虽是斥责之语,但她说话的神态,却未见半分怒气,反而流露出一丝诱惑。

    “说正事吧,我这个人喜欢开门见山,宫总管此番前来,不单单是为了送我贺礼而来吧。”凌仙轻声说道。

    “凌大强者果然慧眼如炬。”宫锁心吹捧一句,嫣然笑道:“不过这事不急,你先看看我的三样贺礼再说。”

    说着,她一挥衣袖,桌子上的第一个玉盒缓缓打开。

    一股芬芳的奇异药香扑鼻而来,晶莹的玉盒里放着一株状若灵芝的蓝色灵药,一丝丝寒意弥漫开来,整个空间的温度骤然降低。

    “咦?”

    凌仙眉头一挑,原本他对宫锁心送来的礼物并没有多大期待,可是感受着这股强烈的灵气波动,便知道此药的品级不低,颇为贵重。

    “凌大强者见多识广,想必一眼便认出了此物的来历,小女子就不浪费口舌介绍了。”宫锁心抿嘴一笑,美眸中闪过一丝得意。

    她自幼与各种天地奇珍打交道,深知此药的生僻,即便是一些见识不浅的炼丹师,也未必能认出此物,而一个十四五的少年,就算实力很强,也不可能认识此物。

    所以,她才故意说出那番话,为的便是将凌仙一军,算是小小的报复他一下。

    凌仙眉头皱起,心知这是宫锁心在报复自己方才以法力震退她的事,失笑着摇摇头,心说你要是考我别的,也许还能让我出丑,可是我身具遍识百草丹心,岂会被灵药方面的知识难住?

    “千年寒芝草,年份一千八百年,属于七品中的顶级灵药,药性霸道,一般生长于至寒之地,不过在某些极热之地,也有可能会诞生出此药。”

    丹心给出的介绍在凌仙脑海中闪过,他的眉头缓缓舒展,望着身边的绝美女子,似笑非笑道:“原来是千年寒芝草,多数生长于极寒之地,不过在极炎之地也偶有出没,眼前这一株居然已经生长了一千八百年,让宫总管费心了。”

    宫锁心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讶,没有料到凌仙不仅认识千年寒芝草,而且居然可以准确的说出此药的年份,这可不是寻常修士能够做到的,即便是整天与药草大交道的炼丹师,也不一定能够做到。

    她又怎会知道,拥有遍识百草的凌仙,可以说得上是一本最丰富完整的灵药教科书,天下任何一种灵药,都在他的认知内,想要在这方面难住他,那无异于得道飞升,而且是在仙界关闭,不允许任何修士飞升的情况下。

    不过她的场面功夫颇为厉害,讶然之色一闪而过,而后便露出一个钦佩的笑容,道:“凌大强者果然见多识广,小女子就知道难不住你。”

    “此物价值不菲,宫总管真舍得送我?”凌仙玩味道。

    “那是自然,此药就算再贵重,也比不上我对你的一番情意啊。”宫锁心深情地望着眼前少年,那副柔情似水的模样,若是让外人看到,恐怕真的会以为凌仙与她有什么关系。

    “好了,这第一样我就收下,看看第二样吧。”凌仙摆摆手,双眸中闪过一丝期待。

    宫锁心妩媚一笑,道:“好,必定不会让你失望。”

    说完,她打开第二个玉盒,一片色彩斑斓的光芒顿时荡漾开来,闪耀在整间屋子,炫目的光芒让凌仙双眼一眯,心头的期待越发浓郁起来。

    光芒闪耀,神华冲霄,一片绚烂过后,只见一枚手掌长的岫玉发簪躺在玉盒中,它通体洁白无暇,造型精美,顶端雕刻着一条仙风,栩栩如生,活灵活现,流转着一丝极强的灵气波动。

    “这是……法宝?”凌仙讶然道。

    “不错,此物名为玉凰簪,乃是一件八品的防御法宝,它里面有一种奇妙的阵法,当修士往里面注入充足的法力后,便可以抵抗住筑基初期的强者全力一击,可以说是一件出色的保命法宝。”宫锁心缓缓介绍,此物的珍贵,即便是她也会感到肉痛。

    可是为了让凌仙帮助自己做一件事,她不得不忍住心疼,下足血本。

    “可抵抗筑基初期的强者全力一击?”

    凌仙眉头一挑,颇为惊讶,八品法宝已经足够珍贵,而一件能够抵挡筑基初期修士全力一击的防御法宝,更是稀有奇珍,可以称得上是价值连城。

    “你确定,此物可以抵挡筑基期强者的全力一击?”

    “那是当然,如果你不信的话,尽管试试看。”宫锁心含笑点头,而后取出玉簪,激发了它的防护罩。

    顿时,一层乳白色的光幕瞬间浮现,将她玲珑有致的娇躯包裹住,一条栩栩如生的火红凤凰围绕着她缓缓游走,玄妙非常。

    凌仙来了兴致,体内的法力澎湃而出,尽数轰击在了光幕上。

    轰!

    一声巨响,震动四周。

    凌仙的修为已至炼气圆满,虽然比筑基初期修士的法力稍微逊色一分,但是也差不了太多,然而他这一击,却是未能奏效。

    宫锁心毫发无伤,笑吟吟的望着凌仙,道:“怎么样,此物的防御力不错吧,就算是在奇珍阁内它也可以排进前十,极其珍贵。”

    “果然不错,看来你并未夸大其词。”凌仙满意的点点头,沉吟片刻,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你说此物需要修士往里面充足法力后,才可以展现威能,那它需要的法力是多少?”

    “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不过的确很重要。”宫锁心笑靥如花,道:“此物只需要炼气六层的全部法力即可,不过由于它里面的阵法在激发一次后需要温养,所以一天最好使用一次,若是使用两次以上,那么它便会碎裂。”

    “原来如此,不过即便一天只能用一次,也算得上是一件重宝了。”凌仙一招手,岫玉发簪顿时飞入他的储物袋,笑了笑,道:“那此物我便收下了,看看第三件贺礼,是否能继续带给我惊喜。”

    “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宫锁心妩媚一笑,而后缓缓打开第三个玉盒。

    顿时,九彩升腾,光芒刺眼,一道极强的灵气波动扩散而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