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九仙图 > 第三十四章 怒发冲冠


    午后的太阳洒落刺眼的光芒,给这个不大的院落里镀上了一层金色。

    庭院里,凌虎看着凌仙手中的似金非金,似铁非铁的令牌,问道:“这是什么?”

    “秘境令牌。”凌仙淡淡一笑。

    “这就是传说中的秘境令牌?”凌虎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是啊,送你的。”凌仙很随意的将秘境令牌扔了过去,吓得凌虎手忙脚乱,小心翼翼的接过令牌,埋怨道:“哥,这可是秘境令牌,五年才开启一次,一次只有五十块,很珍贵的,万一掉地上摔坏了咋办?”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接住。”凌仙道。

    “哥,这块秘境你怎么来的啊?”凌虎问道。

    “这便说来话长了。”凌仙将上午发生的事,从不打算参加比武,到凌尘嚣张跋扈的挑衅他,再到少族长之位被废,最后领取第一名的奖励,原原本本的对他说了一遍。

    凌虎时而愤怒,时而惊叹,时而惋惜,好半晌才从多样化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快意道:“废的好,活该,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老是欺负我们这些旁系子弟,什么东西。”

    “他犯了众怒,被废实属正常。”凌仙感慨一声,叮嘱道:“你这几日便勤加修炼,争取在秘境开启之前,把修为提高到炼气五层,这样也算有点自保之力,不然身处秘境中,难保不会出点意外。”

    “哥,这个我不能要,你比我更需要它。”凌虎推拒道。

    “我还有一块,不必和我客气。”凌仙心头微暖。

    闻言,凌虎双眸一亮,放下心来,嘿嘿笑道:“哥,那我可就不客气了,青城秘境啊,我还从来没有进入过呢。”

    凌仙点点头,望着满脸兴奋之色的凌虎,神情忽然变的严肃,沉声道:“说说吧,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凌虎一怔。

    “没有在奇珍阁买到灵丹的事。”凌仙双眼一咪,道:“别和我装糊涂,也别想隐瞒我,那会你说灵丹从总部送来,暂时还没有到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的异常,这件事也许是真的,但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哥……”凌虎一阵迟疑,低下头,躲闪着凌仙迫人的目光。

    凌仙眉头一皱,道:“抬起头来看着我,说!”

    “哥,我不能说。”凌虎连连摇头,神情中满是苦涩。

    凌仙心头一沉,浮现出一个不好的预感,冷声道:“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要怕,天塌下来有我给你顶着!”

    凌虎沉默片刻,想起那一幕幕备受屈辱的画面,双眸仿佛欲喷出火来,咬牙切齿道:“哥,是那个王八蛋管事,我去够买比回春丹更好的灵丹的时候,他和我说有,但是青城的奇珍阁暂时没有存货,需要从总部运来,但是却让我先把灵石给他,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把两万块灵石都给了他。”

    “可是等到第二天我去找他的时候,他先是推脱我说还没到,接着是闭门不见,最后竟然派人打了我一顿,威胁我说,若是再敢找他,或者是把这件事说出去,他就派人杀了我!”提起这些事,凌虎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刻冲进奇珍阁,把那个混蛋大卸八块。

    他脱去上衣,只见精壮的上半身青紫一片,伤痕累累。

    “好,很好。”凌仙眸光一片冰寒,彻底动了杀意。

    人渣!

    败类!

    这不仅是贪墨两万块灵石的事,更关乎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先是花言巧语,而后是强取豪夺,若是他没有办法医好虎子娘,或者是他来晚了,那虎子娘岂不是会因此而丧命?

    “贪墨你的救命灵石,断绝你的最后希望,这种人,该死。”凌仙怒发冲冠,杀气腾腾道:“那个王八蛋叫什么名字?”

    “秦广之。”凌虎下意识的回答,不过话说去就后悔了,急忙道:“哥,他是奇珍阁的管事,你也知道,奇珍阁在青城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没有一家势力敢招惹这个庞然大物,你可千万别冲动!”

    “冲动又能怎样?”

    凌仙心头一暖,明白凌虎一开始坚决不说,是担心自己听后不顾一切去找那个混蛋,蚍蜉撼树,白白断送了性命。

    不过此人,他已经在心里下了必杀的决心,寒声道:“区区一个奇珍阁的管事,这种事他明显不是第一次干了,若是不除掉他,以后不知道要有多少底层修士为之遭殃,甚至是丧命,何况,你咽得下这口气?”

    “当然咽不下!”凌虎一声大吼,脑海中闪过那一幕幕受尽屈辱的画面,双手紧握成拳,可是却又缓缓松开,无力的说道:“可是咽不下又能怎样?他是奇珍阁的管事,本身又是炼气八层的高手,我……没有办法。”

    他的胸口燃烧着无穷怒火,但心里却满是无奈与悲哀。

    修仙界本身便是一个没有法度、极端混乱的世界,一切的罪行都没有人会管,拳头才是最正确的真理,实力才是最可靠的保障。

    大秦王朝还好一点,毕竟是一个国家,有着一些基本的法律。但是,任何一个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存在着种种黑幕,毫无公道可言。

    一个是处于修仙界最底层的小修士,一个是奇珍阁权柄不小的管事,即便是告到城主那里,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处罚,最多是把灵石还给凌虎,而后第二天,凌虎便会成为一具死尸。

    这便是修仙界!

    混乱、残酷、冰冷、暴虐。

    一切的一切,都基于两个前提,有实力或是没实力,有实力的修士可以享尽世间的一切繁华美好,予取予求,而没实力的修士,那便只能麻木的接受着这个世界的冷酷无情,沦为草芥。

    “那不是理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有办法就去思考,没有实力就去修炼。”凌仙眸中闪烁着杀意,道:“在这样一个混乱的世界,不要把没有办法当成是一种自我安慰的借口,一旦你习惯了这种思维,你就会去顺从,去接受,那样你的人生,将是一片永无止境的黑暗。”

    凌虎心神一震,若有所思。

    永无止境的黑暗?

    他并不觉得凌仙说的话夸张,事实上,从小到大所经历的苦难,让凌虎一直觉得自己活在看不见曙光的黑暗里,有时候他也会想,自己能否有看见光明的那一天?

    “我理解你的苦衷,理解你的难处,但那,真的不是理由。”

    凌仙拍了拍他的肩膀,肃声道:“我辈中人,问的是大道,寻的是长生,纵使千难万险,粉身碎骨,也要逆流而上,勇攀高峰,若是因一点小挫折,便停滞不前,甘心顺从,那还修什么仙?干脆找个荒无人烟的山林隐居算了,一辈子死心塌地的做个废人。”

    “哥,你说得对,干他!”凌虎热血沸腾。

    “怎么干?”凌仙瞥了他一眼。

    “这……”凌虎一滞,张大了嘴巴,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凌仙轻叹一声,道:“我说这么多,只是告诫你千万别将心中不屈的火焰熄灭,不是让你只凭一腔热血,便以卵击石,跟比自己强大百倍的对手去拼命,明白不?”

    “这样啊,哥我明白了。”凌虎挠了挠头,他倒不是完全明白凌仙所说的话,毕竟他今年才十三岁,只是他坚信着,听凌仙的话绝对没错。

    “明白就好,不过这个人,我非杀不可。”凌仙眸中涌动森然杀意。

    他是真的动了杀心,那个叫秦广之的混蛋,不仅抢走了虎子娘的救命灵石,更是对凌虎进行毒打,还威胁他不许说出去,不然就要了凌虎的命,如此人渣,天理难容。

    “哥,他在奇珍阁里有些权利,否则不可能掩盖住他的罪行,你可千万不要冲动,我不想你出事。”凌虎黝黑的面容上满是担忧。

    “放心,我不做没有把握之事。”凌仙在心里构想着计划。

    “哥,你想到办法了?一定要三思啊。”凌虎急切说道。

    他对秦广之无比痛恨,这个败类夺走了他的希望,甚至威胁他的生命,若不是凌仙有办法治好他娘,那恐怕虎子娘此刻早已死去,而造成这样后果的,便是那个王八蛋,凌虎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只是,相比起凌仙的安危,他更在意后者,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凌仙出事。

    “你放心好了,我可不会为了这样一个人渣把自己给搭进去。”凌仙心头涌出一股暖流,沉吟道:“奇珍阁的确是一个庞然大物,势力遍布整个大秦王朝,在任何一座城池里都有分店,实力雄厚,强者如云,因此不可明目张胆的上门杀人,要师出有名才行。”

    “秦广之那个老王八蛋贪墨了我的两万块灵石,这还不算是师出有名么?”凌虎恨的直咬牙。

    “没有证据,奇珍阁在青城的总管不会相信你说的话。”凌仙皱着眉头,忽然一道灵光闪过,不禁笑道:“他不是贪么,那我就送上门去让他贪,不过我凌仙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贪的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