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九仙图 > 第二十四章 可敢下来受死
    凌尘嚣张的看着凌仙,脸上带着不可一世的神情。
  
      他自小备受宠爱,资质亦是不俗,再加上已经被确定为下任族长,所以很自然的便养成了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性格。
  
      在他听到凌仙看穿了沧浪剑诀的事后,第一时间的反应便是不信。他主修的就是名震青城的沧浪剑诀,因此这部剑诀在他心里的地位很高,他甚至的狂妄的认为,沧浪剑诀便是修仙界最强的剑诀!
  
      然而,随着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凌仙大破沧浪剑诀的事,他又亲自去找那些亲眼目睹的人一一查证后,才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那一天,他的自信心支离破碎。
  
      而当他了解到凌白只将沧浪剑诀修炼到第二重境界时,他的自信心又愈合了。
  
      在他想来,就算凌仙真的破了沧浪剑诀,那也只不过只区区二重境界的剑诀罢了,没什么了不起,他可是已经将这部剑诀修炼到了第六重境界,威力是第二重的十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故而,凌尘一心想找凌仙的麻烦,想证明沧浪剑诀不可能被一个区区炼气五层的修士所破,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嫉妒的心理。
  
      一直以来,他都是凌家的天之骄子,被老一辈寄予厚望,被年轻一辈尊崇敬仰。
  
      然而,凌家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能够看穿沧浪剑诀的天才,这几天,他耳边听到的,都是那些夸耀凌仙天赋卓越,悟性奇高的赞美话语,心中自然满是嫉妒,嫉妒凌仙一战成名,嫉妒凌仙天资绝世。
  
      那种从天堂跌落地狱的落差感,让他这从小备受宠爱,听惯了那些赞美话语的他,如何能受得了?
  
      因此,才有了当下的一幕。
  
      他要在凌家所有人的面前,证明自己比凌仙强,让那些赞美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上,让所有人都围着自己转。
  
      凌仙看着满脸轻蔑的少族长,摇头道:“不好意思,我不打算参加比武。”
  
      “你说什么?”凌尘一怔。
  
      “我说,我不打算参加比武。”凌仙重复了一遍,声音比之前大了一点。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围观的人都不禁为之一愣,旋即一片哗然。
  
      “他说什么?不参加比武?”
  
      “听错了吧,身为凌家子弟怎么会不参加比武,要知道今年的奖励异常丰厚啊。”
  
      “依我看,他要么是自觉修为不高,怕丢了面子,要么就是是怕了少族长!”
  
      “哈哈,一定是这样,少族长修为高绝,他是一定怕被打得下不来台!”
  
      听着耳边的非议声,凌仙微微皱眉,不过他不屑于解释,因为他根本就不把眼前这所谓的少族长放在心上。
  
      他志向远大,在那万丈云端之上,可不像凌尘的目光如此短浅,居然会将沧浪剑诀当成一部至强法诀的凌尘,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听听他们说的,你肯定是怕了本少主,废物就是废物!”凌尘满脸不屑,以为他怯战了。
  
      凌仙神色平淡,不打算与他多说废话,淡淡道:“随便你怎么认为。”
  
      “哈哈,凌仙,就算你不参加比武,本少主也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仅要让你在凌家所有人的面前颜面尽失,还要废掉你的修为,让你做回那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凌尘狰狞一笑,说出的话可谓是恶毒之极。
  
      凌仙无意与他相争,他却是不依不饶,不仅要让凌仙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地自容,还要出手废掉他的修为,让他做回凡人!
  
      好狠的心思,这样的人也配做凌家的下任族长?
  
      凌仙目光一冷,正欲施展出无敌法相,一巴掌拍死凌尘,却忽然听到一道大喝声传来,犹如平地惊雷一般响起。
  
      “时辰已到,比武开始!”
  
      三长老凌天傲从高台上飘然而下,他一挥袖袍,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落在地面上,道:“凡是参加比武的子弟,来这里抽取对战号码。”
  
      “哼,你等着,本少主一定会让你好看。”凌尘心里构想着那个恶毒的计划,转身走上演武场。
  
      其余凌家子弟排起长队,依次走上演武场,从那个方盒子里抽出一个木质令牌,因为此次参加比武的人只有四十八位,所以上面写着从一到四十八的号码。
  
      很快,四十八的人皆是抽完了号码,相互询问着相熟好友的号码,遇上强敌的忧心忡忡,遇上弱者的则是大呼幸运。
  
      “很好,我想规则无需我赘言,你们都很清楚。”三长老扫了一眼场下精神饱满的凌家子弟们,满意的点点头,笑道:“现在,我来说一下你们很关心的奖励,今年比武的奖励异常丰厚,想必你们已经有所耳闻。”
  
      “比武第一名,奖青城秘境令牌一块,六成凝气丹三枚!”
  
      “比武第二名,奖青城秘境令牌一块,沧浪剑诀前三重的修炼法诀!”
  
      “比武第三名,奖青城秘境令牌一块,两千块灵石!”
  
      “比武第四到第十名,各奖励四成固本丹一枚,四成凝气丹一枚!”
  
      下方的凌家子弟听到这么丰厚的奖励,饶是早有耳闻,此时也不禁激动起来,一个个目光炽热的望着三长老,卯足了劲,想争一争前三的排名。
  
      就连那三位平日不缺修行资源的嫡系子弟,也不禁心神摇曳,秘境令牌倒没什么,即便他们一时大意,夺不到前三的位置,家族也会偷偷给他们送过来,真正让他们感到激动的,是六成凝气丹三枚,六成培元丹三枚!
  
      为了这次比武,家族可以说是下了血本,六成药效的凝气与培元两种丹药,他们从小到大,也不过是一年才能分到一颗,而这次,却一下子就拿出了六枚,怎能不令这三人激动?
  
      而凌仙却是微微撇嘴,有些无语。
  
      青城秘境令牌?
  
      他早就有了。
  
      六成药效的凝气丹?
  
      他闭着眼睛都能炼制出七成药效的,稍微用点心,八成也只是手到擒来!
  
      这难道也叫丰厚?
  
      当然,对那些凌家子弟来说,的确是够丰厚的,可是对他来说,实在是激不起哪怕一丝的兴趣。
  
      “好了,话不多说,比武正式开始!”三长老微微一笑,道:“抽取到一号与四十八号的人,请到一号擂台,抽取到二号与四十七号的人,请到二号擂台,依次类推。”
  
      他的话说完,演武场下的凌家子弟或是一脸悲色,或是跃跃欲试,走上了属于自己的擂台。
  
      第一局比武正式开始。
  
      二长老的女儿,夺冠大热门凌菲就在第一局中,只是还未等她走上擂台,她的对手便直接弃权认输了,搞的台下准备看热闹的凌仙郁闷不已。
  
      她成了第一局比武中最快胜出的人。
  
      接下来,另外五座擂台也是很快的便分出胜负,胜者神采奕奕,败者愁眉不展。
  
      第二局比武随之展开。
  
      这一次,另外两位嫡系子弟皆在其中,凌战的对手有炼气五层的修为,若是没有遇上他,那应该能夺得前十的名次,可惜在第二局中便遇上了凌战,勉强坚持了十回合,便被凌战一拳轰下擂台。
  
      而少族长的对手,如第一局的凌菲一样,连面都没有露,便直接弃权了,留下凌尘神色傲然的留在场上,接受一道道目光的注视。
  
      那副耀武扬威的样子,看的凌仙摇头失笑,对手主动认输,固然是自觉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有必要如此得意么?
  
      真正的强者,不会因对手不战而逃感到骄傲,只会感到羞耻。
  
      羞耻与那种怯战之人对决!
  
      初选很快结束,二十四个人进行下一轮的角逐,从十二人逐渐减到六人,再从六人减到三人,剩下的刚好是那三位夺冠大热门,先是凌菲对战凌战,这一场倒是有些看头,双方皆是炼气六层的修为,家底亦是不弱,因此打的非常激烈,最终走炼体之路的凌战更胜一筹。
  
      旋即,凌菲对战凌尘,这一场,她自知不敌凌尘,因此敷衍地打了几回合,便落落大方的直接认输,屈居第三。
  
      接下来,便是最终的冠军争夺战!
  
      但是凌仙却无暇观看,他在人群中搜寻着凌虎的身影,一开始他以为凌虎会参加比武,可是等到现在,也没有看到他现身在擂台上,于是他又将目光放到那些没有参加比武的观战人群中,可是仍然没有发现凌虎的身影。
  
      “他怎么会没有来参加比武?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皱起眉头,凌仙有些担心,按说凌虎应该不会错过这次比武,尤其是在自己还特意交代过他,一定要夺得秘境令牌。
  
      八成是出了什么意外。
  
      “当时,我应该跟着他一起去购买灵丹才是,难不成是被人发现了他身上的巨额灵石,被劫持了?或者,是大娘出了什么事?”凌仙胡思乱想,没有心情继续看热闹了,急切的朝着凌虎的家走去。
  
      然而,他才刚迈出一步,便被一个身影拦住了去路。
  
      正是凌白。
  
      他一脸怨毒的看着凌仙,讥讽道:“哎呦,破了沧浪剑诀的天才这是要逃跑么?少族长可是说过了,他要让你在全族人面前颜面无存,你能逃到哪去?”
  
      “不关你的事。”凌仙不想与他纠缠。
  
      “怎么不关我事?”凌白嘿嘿一笑,道:“少族长之前交代过我,如果你要逃跑的话,让我务必拦住你,而且,我也很想看你全族人面前无地自容的样子,啧啧,一定特别精彩!”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赶紧给我滚开!”凌仙冷喝一声。
  
      “我偏不滚,我要看着你被少族长羞辱!”凌白笑得很可恶。
  
      凌仙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那道充满杀意的目光,让他打了一个冷颤。
  
      就在这时,一阵欢呼声响起,这届家族比武的第一名已经产生,凌尘动用修炼到六重境界的沧浪剑诀,击败了不善防御的凌战,夺得比武第一的宝座。
  
      他傲然的站在一号擂台上,享受着连绵不绝的欢呼声,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如果想让我在全族人面前无地自容,此刻是最好的机会……”凌仙双眸一闪,明白了凌尘所说的要让自己颜面无存是指什么,若是在这个万众瞩目的时刻,他向自己发出挑战,而自己却败了,那么的确可以令自己身败名裂。
  
      果然不出他所料,凌尘双眸中闪过一丝阴谋即将得逞的得意,轻蔑地望着台下的凌仙,高喝道:“凌仙,你可敢上来一战?”
  
      欢呼声戛然而止,演武场上先是寂静了几秒,而后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凌仙,有期待,也有怜悯。
  
      “果然如此,既然你不知好歹,那便休怪我将你打入深渊。”
  
      凌仙神情平静,一道犹如万年寒冰的森然杀意,伴随着他冰冷的话语,轻轻传出,瞬间将所有人的激情点燃!
  
      “你可敢下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