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九仙图 > 第十九章 凌虎的悲哀


    凌仙不是傻子,虽然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但那些坎坷的经历将他的心性磨砺的更加成熟,因此他大概知道眼前的这位凌大小姐,似乎已经对他暗生情愫。

    这也很正常,首先,凌仙的外形并不差,而且看起来稳重老成,比实际年龄要成熟不少,而且他还在凌天香最危难最无助之际,大发神威救了她,再加上当时凌天香并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两人从名义上来说,乃是姑侄,所以情窦初开的凌天香自然是对他暗生情愫。

    只是,两人的身份,毕竟是名义上姑侄,有违道德伦理,所以他无法接受。

    “还是算了吧,我对家族比武没兴趣。”凌仙淡淡一笑。

    凌天香美眸中流露出一丝失望,其实她自己也说不清对凌仙的那种复杂感觉,只是想见到他,想和他说说话,想和他在一起。

    所以,她一听到凌仙的消息,便急匆匆的跑来,邀请他参加比武,夺得秘境令牌,一是为了凌仙好,二则是她出于自己的私心,想要有一个和凌仙独处的机会。

    可是,现在却遭到了凌仙的婉拒,这让她在羞恼失落的同时,那颗初次萌动的心,也是疼得厉害。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勉强了,你前天在我危难之际挺身而出,这份恩情我不能不报,晚上在松鹤楼,我请你吃饭,聊表谢意,如何?”凌天香强压下内心的疼痛,不死心的问道。

    “不必了吧,要是按辈分来算,我还要叫你一声姑姑,侄子救了姑姑,这乃是天经地义,何来恩情?”凌仙暗自一叹,特意将姑姑二字咬的很重。

    “那……好吧。”凌天香心头一颤,她又怎会不知道二人的身份是姑侄?只是一直在逃避,不愿去想这个问题,此刻被凌仙点出,她才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轻轻叹息,她的俏脸上满是黯然,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三天后,家族比武就开始了,如果你改变心意的话,切记不要误了时辰,对你真的有很多好处。”

    凌仙点点头,示意自己记下了。

    “嗯,那我先走了。”凌天香勉强一笑,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来时满心欢喜,去时黯然神伤。

    凌仙望着她落寞的背影,摇摇头,轻叹一声:“家族比武,要不要去参加呢?”

    家族比武,乃是凌家一年一度的活动,前十名的奖励非常丰厚,举族上下的年轻一辈皆可参加,一些有天赋修为也不错的旁系子弟是为了夺得名次的丰厚奖励,也为了能得到家族的看重,而嫡传子弟,则是为了享受别人的敬仰,大出风头。

    而今年恰好赶上青城秘境开启,想必参加的人会更多,竞争也更激烈。

    想了想,凌仙还是决定不去参加了,秘境令牌他已经有了,不打算去出那个风头,何况以他目前的修为,也不见得能夺取第一,毕竟他没有修炼法诀,也不会什么法术,除非他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诛天下。

    “哥……”

    一道闷雷似的声音打乱了凌仙的思绪,听到这个声音,他的嘴角不禁扬起,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

    整个凌家,愿意亲切的叫他哥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幼与他一起长大,丝毫没有因他无法修炼而疏远他的凌虎,二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却比亲兄弟还要亲。

    推开门,果然见到院门外,站着的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

    他面容刚毅,身材健硕,看起来像是十**岁,但其实,他与凌仙同岁,只是因为他的身体又高又壮,所以看上去比凌仙要大不少。

    “进来吧,到我家你还客气什么?”凌仙看着眼前这个唯一的兄弟,微微一笑。

    “嘿嘿。”凌虎挠了挠头,憨厚一笑:“我刚才看见凌大小姐哭着从你家跑出去了,哥,难道那个传闻是真的啊?”

    “你小子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凌仙失笑一声,叮嘱道:“假的,不要和别人说她来过我这里,记住没?”

    凌虎嘿嘿一笑,黝黑的脸上分明写着不相信三个字,不过他一看到凌仙瞪了他一眼,立马说道:“记住了哥,嘿嘿,我不会乱说的。”

    凌仙点点头,道:“进来吧,随便坐。”

    “哥,我听说你能修炼了?而且还打败了凌白那个嚣张的家伙,破了家族的至高秘典沧浪剑诀?”一进屋,凌虎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怎么样,你哥我厉害吧?”凌仙嘴角含笑。

    “厉害!我就知道,哥乃人中龙凤,早晚会一飞冲天的!”听到了凌仙的答复,凌虎憨厚的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为凌仙一鸣惊人而感到高兴。

    凌仙心头一暖,想到这些年来,凌虎与他娘对自己的照顾,双眼不禁微微有些湿润,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说道:“虎子,谢谢,谢谢你和大娘这么多年来的照顾,从今天起,我凌仙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哥,你说的这是啥话?当年要是没有你将家族的抚恤金给我娘治病,那早就没有我娘了,我才应该对你说谢谢,你对我们一家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也还不完!”凌虎双眼红了,话语掷地有声。

    “好,我们兄弟之间不说这个,大娘的病情最近怎么样?”凌仙问道。

    闻言,凌虎神情顿时变得黯然,耷拉着脑袋,不言不语。

    “到底怎么样,快说!”凌仙心一沉,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凌虎沉默片刻,低声道:“本来我娘不让我告诉你,怕你担心,可我这心里憋的难受。我娘的情况……不太好,她只是个凡人,身子骨本来就虚弱,再加上拖的时间太久,前两天大夫来看过,说已经病入膏肓,药石罔效了。”

    “药石罔效了么……”凌仙眉头紧皱,他自幼父母双亡,是凌虎的娘一直照顾着他,给予了他一丝家的温暖。只是凌虎娘的身体素来不好,在他七岁那年,更是患上了一种顽疾,由于家里没有灵石看病,才一直拖到了现在。

    “是啊,一开始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我娘告诉我,就是没救了的意思。”凌虎低垂着脑袋,流下两行清泪,整个人充满了悲伤。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长叹一声,凌仙亦是满腹悲伤,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虎子,你先别难过,大娘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度过这道难关的。”

    “还有什么办法?”凌虎尽管才十四岁,但是一向坚强,是个铁打的汉子,可现在却是忍不住泪流满面,他硕大的拳头攥紧,又无力的松开,失魂落魄的喃喃道:“三年前,大夫说如果有一枚回春丹的话,那就能治好我娘的顽疾,这几年我拼了命的给人打工,赚取灵石,就是想买一枚回春丹治好我娘的病,可是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攒够灵石,而我娘却已经病入膏肓,回春丹也不管用了。”

    “丹药……”一道灵光闪过,凌仙欣喜道:“虎子,我想,也许我有办法。”

    “你有办法?”仿佛落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凌虎猛地抬起头,噙满泪水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

    凌仙用力地点点头,沉声道:“有,既然三年前,大夫说回春丹有用,那么现在,只要有效果比回春丹更好的灵丹,那就一定可以救好大娘。”

    “对啊,哥,还是你聪明,我这脑袋就是个摆设,太笨了。”凌虎一拍脑门,腾地一下站起身,哈哈大笑了起来。可是下一刻,他便失魂落魄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悲哀道:“有能治好我娘的灵丹又能怎样?一枚回春丹,我存了三年的灵石都买不起,更别说是更好的灵丹了。”

    他刚毅的面容充满无奈,往日的坚强统统化作软弱,健硕的身体仿佛有千斤重担压上,无力的蜷成一团,双手抱头,嘴里反复念叨着‘没有灵石’,‘可恶’这一类的话。

    这就是穷人的悲哀。

    在这个曾经连永生都可以做到的世界,区区一种凡人的顽疾算的了什么?只可惜,凌虎没有灵石,买不起救命的灵丹。

    他的天赋其实很好,只是因为娘亲的病,不得不去给人打工赚取灵石,耽搁了许多时间,不然他现在的修为不会只有炼气三层。

    “给我站起来!看看你现在颓废的样子,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铁打的汉子么?这么多年你都熬过来了,现在有了希望,你怎么反倒怂了?”凌仙眉头一皱,恨铁不成钢的道。

    “哥!那不是希望!那他妈是绝望!一颗回春丹都要三千块灵石啊,比它更好的灵丹那得多少灵石?我起早贪黑三年了,也只攒下了一千五百块灵石,剩下的你让我去哪弄啊……”凌虎声嘶力竭的大吼,吼到最后,却变成了悲伤的低吟。

    “谁说没有灵石?你没有,我有!”凌仙淡淡一笑。

    “什么?!”凌虎猛的抬起头,双眼死死地盯住凌仙,急声道:“哥,你真有?不要骗我。”

    “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你看这是什么。”凌仙一挥手,足足两万块灵石摆在地上,闪烁着一片迷离的光晕。

    凌虎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座灵石堆积而成的小山,目光中有震惊、喜悦、不敢置信等情绪。

    “啪!”

    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巴掌,凌虎喜极而泣,犹如中了邪一样,呆滞的喃喃道:“不是做梦,这是真的,好多好多的灵石……娘有救了,有救了。”

    “足足两万块灵石,怎么样,哥没有骗你吧。”凌仙看着他充满喜悦的黝黑面容,内心有一种复杂的情绪滋生,有喜悦,也有骄傲,喜悦的是有了这些灵石,大娘不会再受病痛的折磨,凌虎也不必再起早贪黑拼命挣灵石,可以安下心来,好好的修炼。

    骄傲的是他终于有能力帮到自己在意的人,让自己想要守护的人过上好日子,有资本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安身立命。

    那种感觉,真的特别美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