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九仙图 > 第十七章 震撼青城


    沧浪剑诀,乃是凌家至高御剑法门,在青城这一亩三分地,堪称无敌御剑术。然而,居然被一个旁系子弟,而且还是曾经无法修炼的凌仙看穿弱点,一招破去。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便传遍了凌家上上下下,就连城主府与另外两大家族也听闻了一丝风声。

    当时演武场上观战的人不少,因此凌仙大破沧浪剑诀的事,被传得神乎其神,听到此消息的人先是不信,在多番打探后,才逐渐接受了这一事实,然后陷入强烈的震撼中。

    无敌于青城的沧浪剑诀被破了,被一个公认的废物所破。不是那种以纯粹的修为或者法术所破,而是看穿沧浪剑诀的弱点,而后一招击破。这在凌家上上下下看来,无异于天方夜谭。

    修仙界的任何神通道术,都是大能之辈所创下,集无数前辈高人的心血结晶而成,哪怕是最低级的法术,其中也蕴藏了大道痕迹,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破去的。这需要高人一等的眼里,天赋卓越的悟性,以及一种传说中对法术达到融会贯通的境界才可以做到。

    以高等级的修为碾压,或者是更强大的术法击溃,那都不能称之为破了这种道法,只有看穿这种道法的最根本的弱点,而后破之,那才能够被人称之为击破!

    而沧浪剑诀,是一部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御剑术,凌家上代族长曾用它同时战败两名同阶高手,纵横青城,所向披靡,让另外两大家族的高手头疼无比,苦心钻研许久,却是仍然找不到它的任何弱点。

    然而如今,这部被奉为青城最强剑诀之一的秘典,却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修士轻易击破,这得多么高的悟性才能够做到?

    凌府最中央的院落中,一个中年男子正在书房里练字,他大约四十岁左右,身穿一袭月白色长袍,英俊儒雅,气度不凡。

    正是凌氏家族的族长,半步筑基修为的凌天擎。

    此刻,他凝全神于笔,聚灵气于胸,在宣纸上写下了一个字。

    忍。

    笔走龙蛇,遒劲有力,颇有大师风范。

    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字,这位凌家除上代族长外最尊贵的男人微微摇头,轻叹道:“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味的忍让,又怎能让我凌家在不久后的大战中安然无恙?”

    说着,他一挥手,宣纸上的忍字瞬间消散,却渐渐浮出另外一个字。

    战。

    龙飞凤舞,力透纸背,与忍字散发出的平和气息不同,此字一现,一股直冲霄汉的杀气瞬间弥漫开来,整个房间充斥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味道。

    “如何战?敌强我弱,无异于以卵击石,虽说可以搏一个一身傲骨死战到底的名声,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外人只会看笑话,骂你蠢,白白断送了我凌家的百年基业。”长叹一声,凌天擎剑眉紧皱,满面愁容。

    身为凌氏家族的族长,看似风光,权势赫赫,但那数百条人命的兴衰荣辱尽皆压在他一个人的肩上,沉重的担子,已让这位半步筑基的强者满心疲惫,早生华发。

    凌天擎是一位知人善用,通情达理的英明族长,他从小便展露出了过人的修行天赋,在二十四岁那年登上族长之位,十六年来勤勤恳恳,不辞辛劳,将原本在三大家族中整体实力最弱的凌家,发展成一个已不逊色青城另外两大老牌家族的势力。

    堪称一位不可多得的雄主。

    若不是因为把大半的时间精力放在治理凌家上,那他现在的修为就不会是半步筑基,而是一名真正的筑基强者。

    “大战将至,凌家如何自处,又该何去何从?”凌天擎眉宇间闪过一丝复杂的意味,苦涩道:“忍也不是,战也不是,难道凌家百年基业,就要毁在我的手上?”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风风火火的闯进书房,激动的叫嚷道:“大哥,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嗯?”凌天擎看着他一奶同胞的二弟凌天骄,疑惑道:“什么好消息,能让一向老成稳重的你,不顾礼仪,连大哥的房门也不敲,就这样毫无规矩的闯进来?”

    凌天骄毫不顾及那些平日里最在乎的繁文缛节,一把抓住凌天擎的手,大笑道:“哈哈,大哥,我凌家的至高秘典沧浪剑诀被人看穿弱点给破了!”

    “什么?!”

    任何人见到凌天擎的第一印象,都会觉得他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儒雅文人,但此刻他的脸上却满是震惊之色。

    怎么可能?

    我凌家的沧浪剑诀怎么会被人击破?

    “哈哈,我那会听到这个消息时的表情,和大哥你一模一样。”凌天骄洋洋得意,显然能够欣赏到,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的大哥这副震惊的样子,对他来说,是有多么难得的一件事。

    凌天擎震惊了许久,才缓缓回过神来,强压下这个令他心绪不宁的消息,沉声道:“二弟,你确定没有和大哥我开玩笑?沧浪剑诀真的被人看穿弱点,从而击破了?”

    “大哥放心,此事千真万确,我可不敢拿这么重要的事来欺骗大哥。”凌天骄收敛了笑容,认真说道。

    “千真万确……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凌家最强大的剑诀竟然被破了,难道是天要亡我凌家?”凌天擎失魂落魄,忽然想起了凌天骄那副惊喜的样子,怒骂道:“好你一个凌老二,沧浪剑诀被破,你居然如此开心,要不是我看着你长大,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另外两家的奸细了!”

    “大哥息怒,小弟怎么会是奸细?”凌天骄连连苦笑,急忙解释道:“我惊喜,是因为击破沧浪剑诀的人,乃是我凌家子弟,并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