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九仙图 > 第十二章 打脸


    夜凉如水,月朗星稀。

    正厅内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凌仙身上,有惊讶、有茫然、有不屑、也有一丝讽刺。

    他们虽然境界不高,多数是九品丹师,只有两名花甲之龄的老者为八品,但是放在类似于青城这样的小城里,也算得上是享誉一方的丹道妙手,今日受叶啸天之邀前来。十几个人凑在一起也没有办法解决那种奇毒,所以他们自然不相信凌仙能有什么办法,确切的说,是他们是不相信会有七品以上的炼丹师驾临。

    叶啸天“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急切道:“阁下当真有办法救治小女?”

    凌仙轻轻点头,一袭黑色长袍罩住身体,镇定而又从容,那股由内而外透露出的强烈自信,感染了叶啸天,让他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希望。

    “叶城主请放心,这位大师丹道造诣之高,乃是青衣生平仅见,我相信他一定可以治好幽兰的。”林青衣明媚一笑,令在场所有人的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艳,那种美,惊心动魄。

    尤其是先前那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望向她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炙热与淫邪。

    “想不到小小的青城,还有这等绝色,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待会一定要把她掳走。”青年暗暗想道,舔了舔嘴唇,明显是纵欲过度的苍白脸上,闪过一丝**裸的占有欲。

    “林大师你来了。”叶啸天神色一喜,问道:“不知这位大师名讳?”

    “这位大师不愿意透露姓名,但是青衣可以担保,他绝对可以解开令千金所中的奇毒。”林青衣话语铿锵,掷地有声,一个能炼出八成药效的灵丹,且拥有至宝神火的炼丹师,怎能不让她信服?

    凌仙微微一怔,他没想到,林青衣居然会对他如此推崇备至。

    “幸好,我拥有的神火乃是专克邪毒的焚邪神焰,不然今日你我可都要丢脸了。”暗暗一叹,凌仙心中涌现出一股暖意,被人无比信赖的感觉,真的很美妙。

    听到了林青衣这位八品炼丹师的保证,叶啸天神情激动,这一刻他不是整个青城最尊贵最强大的男人,而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他望着看不到容貌的凌仙,急声道:“这位大师,请您一定要治好小女,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在下会尽力一试,叶城主请带路吧。”凌仙开门见山。

    “好好,大师请跟我来。”叶啸天右手平伸。

    “慢着。”

    一道轻慢的声音突然响起,说话的是那个青年男子,他名叫王辰,并不是青城人,而是恰好路过此地,乃是一名九品炼丹师。在这十几位年纪普遍很大的炼丹师中,也算是鹤立鸡群了,因此很自然的生出一种优越感,加上有一个强大的师尊,在当地被称为丹道天才,所以养成了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性格。

    “你有何事?”叶啸天虎目一冷,他对这个倨傲无比的年轻人没有好感,但也不得不承认,最起码这十几位炼丹师中,他还算是有点本事,至少暂时抑制住了毒素的蔓延。

    “叶城主,令千金的毒素已经蔓延全身,在下方才用师传秘法暂时压住,如果此时被一个没有能力去除毒素的人惊扰,那令千金会立刻毒发身亡,你确定要让这样一个藏头露尾,身份不明的人断送令千金最后一线生机么?”王辰高傲的看着凌仙,目光中带着轻蔑与一丝不满。

    “是啊,叶城主,我们十几个人也没想出办法,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能有什么本事?”

    “就是,我看啊,八成就是来碰运气的,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有办法?令千金危在旦夕,请叶城主三思啊。”

    “而且听这声音,还是个小孩呢吧,懂什么炼丹啊,真是笑话。”

    另外几个炼丹师的眼中也都闪过一丝敌视,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总之就是不想让凌仙给城主千金解毒。

    这些人的心胸都很狭隘,他们无法去除城主千金的毒素,已经让他们很丢脸了,并且夸大其词,说别的炼丹师也没有办法。然而这个时候,凌仙却出现了,并且说自己有办法,那岂不是在说他们的无能?

    这自然也就引起了这些人的敌视,他们自己做不到的事,便不希望有人能做到。

    至于城主千金那一条鲜活的生命,他们一丝一毫也不在意。

    “这……”叶啸天有些迟疑,王辰说的话正中他的下怀,他的确不敢拿最疼爱的女儿的性命来赌。虽然他对林青衣的力荐是很信服的,但是凌仙颇显稚嫩的声音,与这身遮遮掩掩不以面目示人的装束,多少也让他有一点疑虑。

    “叶城主,这位大师只是声音显得年轻,丹道造诣绝对没话说,青衣相信他。”林青衣厌恶的看了王辰一眼,她本就冰雪聪明,稍微想一想,便明白了这些人的想法,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怒气。

    凌仙也明白这些人那种自私自利的想法,怕被他真的医好城主千金,打他们的老脸,因此才百般阻挠,不顾城主千金的死活。

    “一群无能之辈,自己做不到的事,就怕被别人做到,落了自己的面子,真是无耻之极!”凌仙怒火中烧,冷眸一一扫过这群人,杀意在沸腾。

    冷漠的声音响起,毫不留情的揭开了这些人的真实想法,让他们不由得恼羞成怒,一名中年男子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凌仙,讥笑道:“你说谁是无能之辈,在座的皆是一方大师,受人尊崇,倒是你,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怕是心怀不轨吧。”

    凌仙气愤难平,冷笑道:“一群老糊涂,平日里养尊处优,作威作福,关键时刻一点用也没有,堪称废物中的废物,自己不行就乖乖闭上你们的狗嘴,竟然还阻拦我去救人,真是败类中的极品,人渣中的至尊,简直不配称为丹道中人,我羞于你们为伍!”

    所有人都是一愣,凌仙犀利的言语,令这些所谓的丹道大师面色涨得通红,有三分是因为羞愧,剩下的七分则是恼怒。他们平日里皆是一方大师,备受尊崇,何时受过这样毫不留情的指责?

    因此沉默了一下后,便是一阵铺天盖地的喝骂声。

    “狂妄!不当人子!”

    “老夫踏入丹道时,你还在你娘肚子里呢,竟然敢如此对我说话,真是气煞我也!”

    “藏头露尾之辈,也敢说我们是废物,老夫今日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让你懂得什么叫尊师重道!”

    “尊师重道?”凌仙不屑一笑,冷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说尊师重道?你要说尊老爱幼,我也许看在你们半截身子都埋黄土里的份上少说两句。真是好笑,低微的丹道本事,肮脏龌龊的德行,既无才也无德,废物一个,也配教训我?!”

    “你你你!”那位头发花白的炼丹师一连说了三个你,气的浑身颤抖,浑浊的老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不仅是他,另外那些炼丹师也是满身杀意,要不是碍于叶啸天这个筑基强者,恐怕他们早就动手了。

    感受到那股森然的杀气,凌仙神情愈加冰冷,胸中有一团怒火在燃烧,好一群所谓的丹道大师,完全为了自己的面子着想,不顾别人的死活,现在被自己一语戳破了心事,便恼羞成怒,居然对自己动了杀意?

    “真是一群人渣啊。”凌仙神色漠然,扫过那一张张丑恶的嘴脸,感叹道。

    王辰脸色一沉,阴森道:“有本事就亮出来让我们看看,别在这呈口舌之利。”

    他的话引起了这群人的共鸣,当下便是一阵叫嚣。

    “是啊,有本事你就亮出来,藏头露尾,只会叫骂,一看就是个没本事的人!”

    “就是,听声音就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也敢口出狂言?”

    “我们十几位大师都没办法解决的奇毒,你能有办法?纯属无稽之谈,真是可笑!”

    叶啸天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道:“这位大师,小女此时的确不宜惊扰,若是你……”

    “这可是你们求着我打你们的脸啊,不成全你们的话,那我也太不近人情了。”凌仙笑了,打断叶啸天的话,随即伸出右手,一团银白色的火焰自掌心处缓缓升腾。

    死寂。

    一片死寂。

    除了林青衣会心一笑,其余人的脸色全都变了,那些面露讽刺的炼丹师此时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盯着那团炽热的银色火焰。

    震惊,艳羡,贪婪,每个人的神情都不一样,但是无一例外,他们都被镇住了,脸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嚣张与嘲讽。

    “神火?”王辰满脸不可思议,望着那团银色火焰,眸中闪烁着震惊与贪婪。

    “看来你们只知道这是神火,却不知道具体是哪一种,真是没见识,也配称大师?”凌仙毫不留情的讥讽。

    王辰等人都快气炸了肺,面色涨得通红,但这次,无人敢说什么。

    “这是焚邪神焰,诸位应当听说过吧。”凌仙淡淡开口。

    “竟然是号称克制天下万毒的焚邪神焰?”

    “什么,就是诸邪辟易,万毒不侵的至宝神火?”

    一旁的叶啸天闻言,眸中闪烁着狂喜,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有救了。

    凌仙淡淡的扫过这群人,被他目光看向人皆是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

    “现在,谁还有异议?”

    无人回答。

    焚邪神焰一出,别说区区九品妖兽的毒,就是一品妖兽的毒,也不在话下。

    谁还能有异议?谁还敢有异议?

    但凌仙却不想就这么便宜的放过这群人渣,他看向满脸阴沉的王辰,嘴角轻轻扬起,笑得很灿烂。

    “我记得,刚才有人说我只会呈口舌之利,就是你吧。”

    王辰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道:“我承认刚才是我不对,但请阁下不要欺人太甚,我王辰也不是好欺负的。”

    “欺人太甚?”凌仙失笑着摇摇头,到底是谁欺人太甚?你们叫嚣着欺我就可以?

    “你们不是要我证明自己么,我想,单凭焚邪神焰还不足以证明我的丹道境界,那就再让你看看我的神魂之力。”

    凌仙双眸一冷,一股磅礴雄浑的神魂之力透体而出,犹如远古天尊觉醒,浩浩荡荡,震动八荒。

    不可抗拒,无法阻挡,所有人的面色皆是一白,身体不禁颤抖起来,在那股强横的神魂之力下,任何人都只能俯首称臣,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力。

    “砰!”

    神魂呼啸,震惊四野,包括王辰在内的炼丹师被这股神魂之力轰击在身上,全都飞出了好几米远,倒在地上连连咳血。

    叶啸天目露惊恐,哪怕他是筑基期的强者,在这股君临天下的神魂之力下,也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要不是凌仙没有针对他,恐怕此刻倒在地面吐血的人里,也会有他一个。

    “咳咳,好强大的神魂之力,你竟然是五品炼丹师?”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满心恐惧的望着凌仙,哆哆嗦嗦的说出了这句话。

    顿时,大厅内一片死寂。

    王辰更是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