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八十五章 贪婪的代价!


    好可爱的小狐狸!

    紫墨只觉得自己心跳加快,小脸滚烫,整只狐都晕晕呼呼的,好像喝醉了酒一般。小说

    难道,它恋爱了吗?

    好奇的它,曾经问过紫魄恋爱是什么感觉,记得紫魄就形容过这些特征!

    而现在,这些特征它无一例外的全都出现了,这就是恋爱的节奏啊!

    没想到会在这里找到自己心上人的紫墨,想到这些,小心肝又狂跳了几分,脸上表情也更加羞涩。

    不过这个时候,还没有人或兽注意到它的异常。

    紫魄、紫沧、水云都做了自我介绍,轮到紫墨的时候,紫墨都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傻站着。

    还是紫沧推了它一把,它才猛然回神,然后不好意思的看着众人:“我叫紫墨!大家好,岳母好!”

    岳母?!

    听到这两个字,众人惊悚了!

    这只狐狸是在叫谁啊?

    “你…叫谁岳母呢?”看到那只黑色大狐狸一直羞涩的低着头,冰娆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并忍不住问道。

    听到冰娆问话,紫墨不得不抬起头,小脸红红的看着冰娆重复道:“岳母好!很高兴见到你!”

    是应该叫岳母没错吧?它听到小黑狐管这位叫麻麻!

    顿时,冰娆各种凌乱、石化、僵硬,总之,她整个人感觉很不好!相当不好!

    不用说,冰娆也看出来了,这货,看上她家染儿了!可染儿才多大点啊!你都…这么老了!

    难道想玩养成吗?

    媳妇要从小养成?

    冰娆觉得,她今天三观要崩!

    而众人听见紫墨叫冰娆岳母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怪异感觉,这是女儿要被抢的节奏吗?

    目露凶光的怒瞪着紫墨,肖敬等人觉得,小染儿要被狐给叼走了!

    紫墨不知众人为何突然对它凶狠起来,但它根本无暇顾及,一双含情脉脉的黑眸,只是眨都不眨的盯着染儿瞧。

    染儿也在看着它,根本就没听懂它的话。

    冰娆见状,实在忍无可忍了!

    今天,她多了个儿子也就罢了,至少是别人送上门的,她没损失。但儿子的事还没搞清,她又多出个便宜女婿,这可怎么破?

    女婿这种东西,都是来抢女儿的?

    冰娆觉得,如果让她用便宜儿子来换女儿,那她可不干!

    正所谓,吃啥也不能吃亏,她家的女儿坚决不外嫁!要想娶她家女儿,只能入赘!

    不对!不对!

    染儿还小,她想这么多干嘛?

    感觉跑偏的冰娆,赶忙将自己的思绪拉回来,并将眸光再次放到紫墨身上。

    这只狐狸,实力还可以,就是…有点老!

    冰娆不知不觉的,便以一个丈母娘的心情,开始挑未来女婿的刺了!

    不过,很快她便又察觉到自己的错误!

    这货,不是她家女婿啊!

    啊啊啊!

    她这是要被逼疯的节奏啊!

    整个人都感觉糟透了的冰娆,抱着魄儿和染儿,如幽灵般,木然的离开紫衡怀抱转身就走。

    “媳妇、岳母…”见岳母抱走了心爱的小媳妇,紫墨伤心的在后面叫着。

    听到这话,冰娆走得更快了!

    没听到!没听到!这货绝不是她家女婿!

    “岳母是不喜欢我吗?”等看不到冰娆的背影了,紫墨才伤心的自言自语道。

    “行啊!跑我家找媳妇来了,嗯?还看上了我家染儿?”紫衡在边上,似笑非笑道。

    “老大,我恋爱了!”紫墨不好意思道。

    “恋你个头!我家染儿也是你能打主意的,你个老牛吃嫩草的家伙!”紫衡怒道,然后抬起在钳子,对紫墨就是一顿揍!

    紫墨也不反抗,媳妇的家人嘛!就得哄着啊!

    看到紫墨这愿打愿挨的模样,钟伯等人都备感无语,不过,他们觉得,染儿有个同一颜色的伴也不错,遂默认了紫墨这货的存在。

    得到了媳妇家人的认可,紫墨兴奋的心都要飞扬起来了。

    这时,感觉被冷落、不甘寂寞的小奶娃又跳出来刷了把存在感。

    “你们好,很好高兴认识你们,我是麻麻的儿子!”

    紫衡等兽看着突然出现的小奶娃,还自称麻麻的儿子,都倍感诧异。

    你麻麻是哪个?它们又不认识,跟它们说啥?

    “我麻麻是冰娆。”看出六兽想法,小奶娃主动道。

    “谁?”紫衡脸色剧变,并一把拎起眼前奶娃,火大质问!

    它肯定是听错了!

    这娃不会是小娆儿的!

    “冰娆,你的主人,冰娆是我麻麻!”小奶娃见紫衡不肯承认这个事实,只好无奈的重复着。

    “这不可能!”紫衡一百个不信,它跟小娆儿认识十多年了,都没听说小娆儿有娃!

    难道说,小娆儿趁它前往虚妄森林的这段时间,偷偷找男人生娃去了?

    脑补过度的紫衡,想到有这个可能,心都拧巴了!

    “小娆儿,你怎么能背着我找野汉子!呜呜…还弄出了个娃!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我不要活了!”紫衡突然嚎啕大哭,它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接受不了小娆儿身边有野男人啊!

    嘤嘤嘤,小娆儿怎么可以背叛它!小娆儿是它滴!

    紫衡嚎着的同时,还到处找地方要自杀!

    看着明显受刺激的紫衡,钟伯等人脸都有些黑了。

    你家生个娃,用不了一个月?

    尼玛!兽兽制造个孩子,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但紫衡显然陷入了自己的误区拔不出来!

    当找到院中一棵巨树后,它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根绳子,将绳子绑到树杆上,它就要抹脖子上吊。

    众人见到这一幕,又集体黑线,搞什么灰机?那么细的绳子,禁得住你吗?

    果然不出众人所料,紫衡几只爪子刚一离地,那条吊着它的细绳就啪达一声,断掉了。

    伤心的坐在地上,紫衡再次嚎啕大哭,呜呜…想死咋就这个难呢?

    “老大,节哀吧!”紫魄走到紫衡身边,安慰着。

    “嗯嗯,节哀吧!我是麻麻的儿子,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你就算自杀死了,我也是麻麻的儿子啊!”小奶娃见状,笑眯眯的迈着小短腿,跑到紫衡身边提醒道,心里却忍不住暗想,还是麻麻这边有意思啊!瞧,多热闹!跟唱大戏似的!

    “哼!我不死了!我干嘛要死?我才不会便宜了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鬼!告诉你,就算你是小娆儿的儿子,我在她心里也是最受宠的那一个!”紫衡恶狠狠的警告着小奶娃。

    “真的吗?我看未必吧!”小奶娃明显不相信紫衡的话。

    “咱们走着瞧!”紫衡火大吼道,争宠模式全面开启!

    说完,它气哼哼的走掉了!

    它得找个地方,疗疗受伤的玻璃心,呜呜…小娆儿怎么会有娃呢?

    紫衡离开后,被丢在原地的四兽,都跟个小可怜似的站在原地,满脸的不知所措。

    老大抛下它们走了,它们怎么办?

    钟伯头痛的扶额,然后把它们送到了冰娆的院子。

    四兽正式在柳宅落户了。

    肖敬等人也从柳妖精那里知道了四兽的等级,郁闷的直无语。

    什么时候,九级灵兽也跟大白菜似的,遍地都是了?

    之后的一周。

    冰娆算是处于了水深火热之中。

    一只想打自家女儿的狐狸,成天围着女儿转悠,让她防不胜防也就罢了,紫衡和那小奶娃是只要有机会,就必须争宠。

    而且,从知道有小奶娃的那天时,紫衡就成天拟态窝在她怀里,小奶娃虽然也想往她怀里爬,但她的怀抱,明显都被几只小兽给霸占了,没有一点他的位置,因此,他只能相中了冰娆的大腿。

    就这样过了一周,冰娆抓狂了。

    见状,几只兽兽和小奶娃也只能见好就收,真惹恼了冰娆,对他们可都没有好处啊!

    如此,冰娆的生活才总算恢复了正常。

    过上一段清静日子后,某天,管家又来禀报,有人找!

    一听这三个字,冰娆整个人感觉又不好了。

    最近,为嘛总是有人找她?

    她都有点被找怕了。

    但怕归怕,她还是得去瞧瞧是谁找自己。

    到了客厅,冰娆看到了四名男子。

    其中一名年纪稍大,约有五十上下,另两个三十岁左右,最小的那一个,应该还不到二十岁。

    而且,这四人,模样极其狼狈,衣服上还染有血迹,看着好像被人追杀了似的。

    “主人好,我们是来向您报到的。”

    这四人,正是紫衡在虚妄森林里给冰娆收的仆人。

    其中三个,是詹奎、苗林、廖远,最年轻的那个,是詹奎的儿子,詹峰。

    听到这四人的话,冰娆明显有些受惊吓!

    哪里冒出来的四个人,居然叫她主人?

    这事吧!紫衡回来的时候,本来就想告诉她的,但因为突然冒出来个小奶娃,让紫衡产生了危机意识,因此,它就顾不上别的,只一心争宠了。

    如此,冰娆直到见到詹奎四人前,都还不知道自己多了四名仆人!

    詹奎见冰娆很惊讶,还以为自己叫错了人,遂小心翼翼问道:“您是冰娆小姐吗?”

    “我是!”冰娆肯定点头。

    “那就没错啊!我们三个可是发了血誓的!”詹峰纳闷道,主人怎么会不认识他们呢?

    “呃!”冰娆愣了愣,居然还是发了血誓的仆人,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不过,她对眼前的几人,到是挺有亲切感的,难道这就是血誓的关系?

    就在冰娆胡思乱想的时候,紫衡的声音突然传进了客厅。

    “你们来了!好久!”紫衡略为不满道。

    “路上遇到点事,耽搁了。”詹奎有些不好意思道。

    看到紫衡,詹奎更加肯定,他们没来错地方。

    “什么事?有人找你们麻烦吗?”看到詹奎四人的模样,紫衡猜测着,然后,它又转头看着冰娆道:“小娆儿,他们是我在虚妄森林里给你收的仆人!”

    “你出去一趟,到是做了不少的事。”冰娆扶额,她真心想说,紫衡你太能干了点吧?出去不到一个月,你就弄回四只九级灵兽,外加一位灵皇、两位灵王,还有一个灵师,你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可以想象,别人家的兽,肯定没紫衡这么能干!

    但她也想象得出来,弄回这么多的人或兽,这家伙肯定没少坑蒙拐骗!因为,这是它的专长!

    “嘿嘿!”听见小娆儿夸奖,紫衡难得的羞涩了。

    这时,冰娆也将目光转到明显有些拘束的詹奎四人身上,淡淡问道:“遇到麻烦了?”

    “是我们原来的佣兵团,知道我们要退出后,想除掉我们。”詹奎脸色有些不自然,做梦他也想不到,这一路上,他们四个居然差点死在自己效力了数年的佣兵团手上。

    “这只是原因之一,那帮混蛋更多的是为了詹大哥手里的人参!”廖远愤恨道。

    “人参?莫非是我给你们的那根吗?”眨眨眼,紫衡了然道。

    “就是那根!”廖远点头。

    “你们还没吃完啊?”紫衡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

    廖远泪奔,大哥,咱们不是兽啊!那么大的一根人参,哪能真当萝卜吃?

    除了给小峰治病用了些,余下的他们都珍藏着呢,就寻思着啥时候找个丹师帮他们炼制成丹药,这样的话,以后外出带着也方便,关键时刻还能救命!

    “你给他们人参了?”听到双方谈话,冰娆无语问道。

    “给了一根!”紫衡诚实道。

    廖远一听,心却不由得下沉,完蛋了,他这等于是出卖了紫衡啊!毕竟,那人参是紫衡私下给的,主人不会生气吧?

    “猪脑袋!给他们一整根,这不是在害他们吗?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么大的人参,是个人都会想要抢!”冰娆轻斥道。

    “呃!是他说要给儿子治病,我见他在虚妄森林里采到的那根雪参又太小,就给了他一根,也是想他快些把儿子病治好,好来给小娆儿你跑腿嘛,我哪里想得到这么多!”紫衡委屈道,并指着詹奎控诉。

    詹奎黑线,怪他咯?

    不过,听紫衡和冰娆说话的语气,他们也清楚冰娆并没有因为紫衡给他们人参而生气,如此,他们就放心了!

    “好在有惊无险,我们现在已经没事了!”怕冰娆真的怪罪紫衡,詹奎连忙道。

    “怎么没事?瞧瞧你们现在的模样,唉呀呀!真是狼狈死了!”紫衡满脸不悦,然后又道:“你们佣兵团名字叫啥来着?我去给你们报仇去,丫的!敢伤我小弟,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天下佣兵团!”詹奎额上黑线又多了几条,看样子他们前佣兵团真没入了这位的眼啊!他在虚妄森林的时候都说过一次了,这位愣是没记住。

    “位置!”紫衡又问。

    “赫连城!”詹奎不敢隐瞒紫衡,只能如实相告。

    “好!本皇就去趟什么赫连城,给你报仇去!”紫衡拍着胸脯保证,说完,就走了。

    詹奎想住叫它,可紫衡走得太快,一眨眼,就没影了。

    “冰娆小姐,您看这可怎么办?”詹奎有些不安,小姐会不会怪他们事太多啊?

    “它想去就去吧!”冰娆不以为然的道。

    “可天下佣兵团并不好惹啊!”詹奎有些担心道。

    “他们不好惹,难道我就好惹了?”冰娆冷笑,敢欺负她的人,不欺负回来怎么行?那可不是她的风格。

    压根没想到冰娆会这样说的詹奎四人,也听出来了,这是冰娆小姐要纵容自己的兽兽给他们报仇啊!这样的事实,令四人心中微暖!

    但天下佣兵团可不是普通的小佣兵团。

    想到这儿,詹奎忙道:“冰娆小姐有所不知,天下佣兵团乃是两大王级佣兵团之一,所以天下不但人员众多,并且实力强悍!”

    “王级佣兵团?那他们有几位灵尊?”冰娆淡淡问道。

    “五位,正副团长,还有两名长老都是!”詹奎如实相告,并补充:“灵皇也有数千人!”

    “这样啊?”冰娆沉思了下,又问:“他们总部位于赫连城,是十大家族之首的赫连家族所在的主城?”

    “正是!天下佣兵团背后,正是赫连家族!”詹奎点头。

    赫连家族?

    冰娆寻思着,在她已经得罪了冰家、范家、柳家之后,她要不要这个时候在去得罪赫连家族呢?

    但她还没想清楚,就见包子慌慌张张的跑来客厅。

    “娆儿,不好了,紫衡它们要去灭掉天下佣兵团了!”包子边跑边叫,吓得小脸惨白。

    “我知道了。”冰娆淡定点头。

    “那、那你怎么不阻止?”包子着急道。

    “阻止?”冰娆脸上挂着问号,她一向都任由自家兽兽随意发挥滴!

    “阻止它们去招惹天下佣兵团啊!那可是两大王级佣兵团之一!你懂不懂两大王级佣兵团在佣兵界的意义?得罪了他们,我们在佣兵界的日子会很难混滴!”包子急得直喘粗气,等到把自己想说的说完,他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娆儿的这些兽,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天下佣兵团也敢去灭?

    更主要的是,娆儿还知情!

    嘤嘤嘤,他怎么会有这样一位胆大包天的学妹啊!

    包子觉得,这样刺激的事情多发生几次,他早晚会脑溢血!

    “为什么得罪了他们,我们在佣兵界的日子会很难混?”冰娆不懂,在她看来,一个佣兵团而已,在强大也不至于影响整个佣兵界吧?佣兵公会又不是他们家开的!

    只是赫连家有些麻烦!

    毕竟是东流云十大家族之首,底蕴肯定不是她能比得了的,真得罪了,让他们和冰、范两家联起手来,对她也没有太大好处,但她也不会害怕对方就是了!完全是想不想打的问题。

    唉!冰娆有些纠结!

    选择题,貌似好难!

    “脑残粉多啊!天下佣兵团乃是佣兵界大部分佣兵所向往的圣地之一,就连我,都是他们的粉丝,所以你应该可以想象,如果你真让紫衡它们灭掉了天下佣兵团,只怕会引起众怒,而这对咱们的佣兵任务会相当不利!毕竟,有难啃的任务时,咱们也是需要跟其他佣兵团合作的,如果因此找不到佣兵团合作,对我们损失会很大!”包子解释道。

    “可是他们欺负了我的人,如果我不欺负回来,岂不显得我很无能?”冰娆纠结道。

    “呃!欺负了你的人?他们欺负谁了?”包子好奇问道。

    “他们啊!”指着詹奎四人,冰娆回道。

    “娆儿,他们是?”包子看着詹奎四人,心里直诧异,这四个家伙哪里冒出来的?他怎么不认识?

    “紫衡给我收下的,还立了血誓。”冰娆淡笑着道。

    “……”又是紫衡?

    包子泪奔了,紫衡大爷,您老人家是不是太能干了点?您这样,会显得他们很没用啊!

    不过,包子觉得,他还是得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若是能不对天下佣兵团出手,那当然是最完美的,可冰娆真要给自己的属下报复,这他也阻止不了!

    “天下佣兵团对你们做什么了?”包子小心询问。

    “要杀掉我们!”詹奎解释,并将因由给眼前的小胖子解释了一遍。

    听完,包子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们…都是天下的人了,居然还退出?你们知不知道,多少佣兵挤破脑袋都想进入天下佣兵团?”

    “天下佣兵团,其实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般美好。”詹奎苦笑着道。

    “呃!那也有很多人想进的。”包子忍不住小声道。

    “你也想进吗?”冰娆清淡的声音响起,顿时,小包子一个激灵。

    “不想!是以前想过,现在完全不想的!我生是黑焰的人,死是黑焰的鬼!绝无二心!”小包子怕惹恼冰娆,连忙保证。

    冰娆似笑非笑,“想也没关系,大不了到时连你一起咔嚓了!”

    说完,冰娆转身走了。

    “小娆儿,我错了!不要这样对我!”包子闻言小脸煞白,他知道,娆儿肯定说到做到,呜呜…他在也不粉天下佣兵团了,从今天开始,他要粉转黑!

    随后,小包子追了出去。

    见冰娆离开了,那小胖子也离开了,被留在原地的詹奎四人,尴尬极了。

    他们怎么办?

    么人管他们了吗?

    “小姐吩咐我安排你们去休息。”这时,管家走进来,对四人道。

    “管家,紫衡它们…”詹奎小心翼翼的询问,不过,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被管家打断了。

    “它们已经前往赫连城了!”管家如实相告。

    “冰娆小姐没阻止吗?”詹奎不敢置信,他还以为冰娆刚刚离开,是去阻止紫衡等兽了,这下可怎么办?

    “没有啊!放心,紫衡它们很有分寸滴!”管家安抚道。

    可詹奎等人怎么可能放得下心,事情都是因他们而起,如果因为他们,让冰娆小姐同天下佣兵团以及赫连家结下梁子,他们会内疚一辈子的!

    看出詹奎等人想法,管家笑眯眯道:“我家主人觉得,给赫连家族添点乱也好,所以,紫衡它们才去的。”

    想到这儿,管家都不由得同情天下佣兵团及赫连家族了,一下子去了八只九级灵兽,可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可赫连家族并不好惹。”詹奎惶惶不安道。

    “紫衡挖了天下佣兵团的墙角,与他们对上不是早晚的事吗?所以,你们就不要想太多了,咱家的兽,精着呢,绝不会吃亏。”管家保证。

    同时又相起自家主人在紫衡离开前说的话,打不是目的,捣乱才是王道!

    抱着这样的想法,紫衡等人肯定会贯彻执行滴!

    不得不说,管家真相了!

    原本,紫衡还真打算灭掉那天下佣兵团,但听说天下佣兵团是王级佣兵团,人很多又有后台,并不是轻易就能灭掉后,它立即改了主意!

    灭不掉,咱捣乱还不行吗?

    走前,它特意跟小娆儿要了几粒易容丹,就是为了捣乱的时候不被人认出来,免得给小娆儿惹来麻烦!

    所以说,它哪里有那么傻,还用真容去干坏事?

    这年头,谁没几张假面具啊!

    怀揣易容丹,八只兽兽兴奋上路了!

    经过长途跋涉,傍晚时分,它们才到了赫连城。

    依着习惯,几只兽兽先察看地形,然后紫沧带着它们直飞到天下佣兵团大本营!

    到了其大本营上空,八只兽兽二话不说,直接放技能!

    霎时,五颜六色的各式技能,飘荡在天下佣兵团总部周围!

    刹那间,天下佣兵团内部乱成了一锅粥!

    墙倒了,房子塌了,众多佣兵手忙脚乱、一窝峰的从里面往跑,还要躲避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灵技攻击!

    “是谁?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来天下佣兵团捣乱!”佣兵团团长,一名留着胡子的彪形大汉,双目龇裂的吼道。

    “嘿嘿,是你家爷爷啊!”吃下易容丹,变成了一头黑熊的紫衡,笑着道。

    抬头,看到天空中居然有一只体型极为庞大的麻雀,佣兵团团长黑线了。

    什么时候,麻雀居然也可以长这么大了?

    而且,他还看出这只麻雀实力很强悍!

    当麻雀发动攻击时,佣兵团团长深深的蛋疼了!

    丫的!九级麻雀?!

    这可能吗?

    麻雀,在鸟类中是最低等的存在,顶多一、二级,或者连灵兽都不是!但他眼前这只,分明就是九级的,这可能吗?这究竟是只什么鬼?

    天下佣兵团团长,名贺真。

    在佣兵界绝对是大名鼎鼎的人,地位也极高,可谓见多识广。但此刻所见到的一幕,完全令他三观崩塌了!

    眼前这八只兽,都是些什么鬼?

    两只麻雀、一头熊、一条壁虎以及四只专门用来食用的兔子?这什么组合啊?

    偏偏,这八只兽实力极强,简单过招之后,贺真就看出,这是八只九级灵兽!

    我去!

    贺真好想骂脏话!他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看到低的不能在低的低阶兽兽,修炼成九级?

    这绝不可能!

    就算这八只兽,修炼上万年,也绝不会成为九级灵兽,毕竟,血脉在那儿摆着呢!

    可现在这几只活生生,在攻击天下佣兵团总部的兽,又如何解释?

    贺真很凌乱,三观尽毁!

    而短短几分钟,天下佣兵团总部的佣兵们,就死伤无数!

    这样的事实,让贺真可不仅仅是蛋疼了!

    他全身都疼!气得眼睛都红了,更想吐血三升!

    什么时候天下佣兵团得罪了此等强敌啊!

    贺真百思不得其解,紫衡等兽也不会给他解释,只是不停的无差别攻击。

    “大家都撤退!不要与它们正面冲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贺真,连声大叫道,此时此刻,他郁闷的好想挠墙!

    因为,现在总部的灵尊,只有他自己,其他四位,要么任务,要么放假回家了!

    如此形势下,他这方实力大减,自然不敢跟紫衡等兽硬碰硬!

    “什么人,敢来赫连城闹事?”就在贺真愁眉不展时,突然,一道愤怒的声音传进他耳中。

    贺真定睛一瞧,是赫连家派人前来支援了!顿时,他心头一松!

    这下有救了!

    赫连家族居然大手笔的派了五位灵尊过来,在加上他们这边的人,战况貌似瞬间逆转!

    这回,贺真也不在要求佣兵们撤退了,并又大声道:“兄弟们,给这些兽兽点颜色看看!”

    “颜色?我喜欢紫色的,给我紫色的我就看!”紫衡笑着道。

    “我喜欢白色!”一直没吭声的银啸,淡淡道。

    “那我要黑色!”紫墨和紫魄异口同声。

    “我要蓝!”化身成大麻雀的紫沧,不甘示弱!

    水晶和水云相视一笑,“咱们是女孩子,记得给个好看的颜色!”

    兽兽们一个个的提着自己的要求,把在场的几位灵尊给气得脸都绿了!

    “攻击!”赫连家族一名灵尊下命令。

    “二长老,这可都是九级灵兽啊!真要攻击?”一老头问着下令的二长老。

    “你的意思?”二长老有些疑惑。

    “这么多九级灵兽,杀了怪可惜的,不如咱们在多叫点人过来,活捉吧!”那老头出主意道。

    赫连家二长老面对九级灵兽,何尝不心动!要知道,他契约的兽兽才八级,能拥有一只九级灵兽,简直就是所有修炼者的梦想,但,九级灵兽可不是那么好捉的!

    更主要的是,兽兽的战斗力也非人类所能比拟,真想活捉一只九级灵兽,不定要折损多少人呢!

    二长老犹豫了,并在心中权衡利弊!。

    说话的老头见状,继续道:“八只九级灵兽,如果能为我赫连家所用,咱们赫连家族,绝对有可能成为流云大陆上的第一家族啊!而且,以二长老在赫连家的地位,肯定能分得一只九级灵兽,我相信,这样的好事就是老祖宗知道了,也会赞同的。”

    “好,那你快些回去禀报老祖宗,顺便带些人手过来!”二长老被劝得心动了,吩咐着。

    说话的老头一听,立即转身走掉。

    他这一走,贺真郁闷了。

    能成为王级佣兵团团长,他绝对不傻,又怎么会看不出赫连家族这几位打的什么主意?

    说实话,九级灵兽谁不想要啊?

    可他真心不看好那些人的想法!

    要是只有一只九级灵兽,他百分百赞成抓!但这可是八只啊!

    八只九级灵兽联手,至少相当于近二十名灵尊的战斗力,而赫连家族,现在能一下子拿出二十名灵尊?

    做梦去吧!

    除非算上那些闭关的老古懂们,或许还有可能!但现在,真的只是梦啊!

    不过,贺真自知在赫连家族他人微言轻,所以,他对此保持沉默!

    而看到本想攻击的几名灵尊并未动手,还有一个老头鬼鬼崇崇的离开了,紫衡当即就感觉情况不对劲。

    “小心点,那老头应该叫帮手去了!”紫衡轻声提醒。

    “这是要抓我们?”水晶一听兴奋了!

    “应该是抓我们契约!”紫沧补充着,犀利的黑眸中闪过一丝讽刺。

    人类啊!就是这么的贪婪!

    可惜,碰到的是它们!而它们,也已经名兽有主了!

    它和紫墨的主人,是冰娆。

    紫魄和水云则认了冰溪为主!

    “他们一定会后悔自己有这样的想法!”银啸冷笑着,漂亮的蓝眸闪过一丝不屑。

    “看样子本皇要认真对待这次的战斗了!”紫衡也笑了,原本,它们只是想捣乱的,既然有人对它们产生了不应该有的想法,那它们也无须客气,反正,它们全都易了容,也不会有人知道是它们做的!

    “我觉得,咱们现在就可以出手了,难道还等着他们找人来?”想了想,水晶道。

    “嗯!先杀了这几个打我们主意的家伙!”紫衡发狠道。

    紫沧闻言,徐徐落下。

    霎时,紫衡、紫魄、紫墨、银啸、水云就冲了出去,它们的目标,正是在场的五位灵尊,包括赫连家留在原地的四位以及贺真。

    紫沧和水晶,则联手逐个攻击。

    它们最先攻击的目标,就是赫连家的二长老,紫衡也在对付那二长老,如此就形成了三兽联手的局面。

    赫连家二长老见状,气得直接喷出一口老血!

    不带这样欺负人滴啊!

    原本,兽兽的战斗力就在人类之上,现在,对付他的九级灵兽居然有三只,这还让人活不?

    “快来支援我!”情急之下,二长老大叫,同时顿觉大腿一痛,这才发现,在他稍稍分神的当下,腿居然被只兔子给挠了…

    也不知道那兔子爪子怎么那么锋利,挠在他腿上的爪子,差点没把他小腿给扯断,这样的事实,令差点成了残废的赫连二长老,真是吓得心惊肉跳。

    挠了他的,是变幻成兔子的紫衡。

    事实上,对于这一爪子,紫衡真是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变成了兔子,钳子居然不好用了,不然,它那一下非把这老头腿夹断不可!

    现在看二长老一瘸一拐的,紫衡真心不待见。

    随后,它专门攻腿!

    二长老让紫衡的战略部署气得又连连吐血三升,下盘不保,头顶还有两只麻雀对他扑、抓、挠、啄!

    短短数分钟,二长老身上就鲜血淋淋,惨不忍睹了!

    又与二长老恋战了会儿,三兽刹那间同时出击!

    “啊!啊!啊!”连声惨叫之后,二长老眼珠子被水晶利爪抓了出来,头盖骨让紫沧给击碎,双腿则被紫衡砍断!

    成了血人倒在地上的二长老,气绝身亡!

    随后的十多分钟,兽兽们又联手做掉了赫连家族的另外三名长老,那三名长老,死的速度更快,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交待了小命!

    这时,唯一活着的灵尊,只剩下贺真了!

    看着将自己包围的八只兽兽,贺真苦笑,现在死的轮到他了吗?

    “这家伙交给你们了,我去杀点佣兵!”紫衡可没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既然都杀了好几个灵尊了,那些小喽罗自然也不能放过呀!

    说完,它直接朝着早已让它们的凶残给吓得血色尽失的佣兵们跑了过去。

    “不要啊!”贺真心痛的滴血。

    啪!紫墨一巴掌拍到贺真脸上,并吼道:“要不要,不是你决定的!”

    “我们天下佣兵团哪里得罪你们了,你们为何要来袭击我们?”面对穷凶极恶的几只兽兽,有些绝望的贺真,忍不住问道。

    “看你们不顺眼,行不?”水晶坏笑着。

    赫连家族的那老女人,和主人可是有仇的,而对于能给主人解恨的事情,水晶很乐意去做!

    “……”噗!贺真闻言,气得直接喷了好几口老血,这理由,真够肆无忌惮的!

    “来了好些人,咱们快撤!”突然,紫衡跑了回来,并提醒众兽。

    兽兽们一听,毫不恋战,一兽一脚的揍晕了贺真后,它们直接跳上紫沧的背,由它载着离开了赫连城!

    等赫连家族的灵尊前来支援时,看到的就是伤兵满地,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而家族的几名灵尊,都已没了气息!

    “该死!谁和我们赫连家族有这么大的仇啊!”一下子死了四名灵尊,赫连家主脸色煞白,心疼又愤怒的直接吐了一口老血!

    “家主,贺真团长还有气。”这时,有长老提醒道。

    “快救!”赫连家主命令。

    等贺真醒来,看到自己佣兵团死伤无数,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惜,思来想去,贺真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得罪了谁!

    很快,赫连家族遇袭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流云大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