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七十七章 想死,想活?


    冰娆闻言挑眉,她一个人怎么了?一个人难道就不能出去了?

    下一秒,冰娆伤心的扑到正黑着脸坐在客厅的钟伯怀中,略带哽咽的道:“爷爷,这位大叔是在威胁我吗?呜呜…我好害怕!”

    “别怕,爷爷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额头滑下几滴冷汗,但钟伯还是尽力的配合孙女。

    见到这一幕,柳成冷笑:“冰娆,这个时候你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在你将冰家、范家的小姐丢进大明湖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怕?在你将我的琴儿绑在大明湖边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害怕?我不妨告诉你,你的所作所为已经惹恼了冰家和范家,现在,他们要求我柳家把你交出去!”

    “不过,姑奶奶不允许我那么做,所以,你的事以后我就不管了,希望你运气好,可以逃过那两家的追杀!”顿了下,柳成才继续道,然后又深深的看了几眼冰娆,他才气哼哼的转身离开。

    由管家陪着走到门口的一路上,郁闷的柳成便话唠的愤愤不平问道:“你说姑姑到底怎么想的?为了一个没什么血缘关系的人,居然连我的话都听不进去了!该死的冰娆将琴儿吓成那样,难道我这个当爹的还不能给女儿报仇了?”

    管家抬头看看柳成,淡淡道:“柳家主,你想给女儿出气,尽管出手啊!主人又没拦着你。”

    “……”柳成被狠狠一噎,他不是怕姑姑生气嘛?要不,以为他不想啊!

    “对了,你帮我再跟姑姑好好说说,只要她肯把那两只小狐狸上交给柳家,我会尽量斡旋,帮她向冰家和范家求情保住冰娆的,怎么样?”做了个深呼吸后,柳成才继续道。

    “柳家主,我只是个下人。”管家语气依然平淡如水,心里却在鄙视这道貌岸然的柳成,呸!什么东西吧?想趁火打劫?

    “管家,你就不必谦虚了,你虽然是个下人,但我知道,你在姑姑心中的地位,比我这家主都高,有时候你说话甚至比我这个家主都有用!而你也是柳家人,自然也希望我们柳家能蒸蒸日上吧?”柳成语重心长的道。

    “柳家主,我当然希望柳家好,可我觉得你想多了,两只小狐狸而已,起不到那么大的作用!”管家又看了眼柳成,才道。

    “谁说的?那可是两只高阶灵兽,完全可以成长为九级!如果我们柳家再多出两只九级灵兽,那样我们柳家在十大家族之中的排名就又可以提前了,这不是很好吗?”柳成激动道。

    “但那两只狐狸是冰娆小姐的,主人可做不了主!”管家提醒。

    “哼!什么冰娆的?一个黄毛丫头能有本事收服两只高阶狐狸?管家,你就别骗我了,我知道那两只狐狸肯定是姑姑送给冰娆的!姑姑也真是偏心,宁可把那么好的灵兽给外人,也不给柳家人!你说,姑姑这不是胳膊肘儿往外拐吗?”一想到这个,柳成的火气便又上来了。

    管家不吱声了,并暗自腹腓,柳家主,你真想多了。再者,就算那两只狐狸真是主人的,凭啥就非得给你柳家?

    可以说,管家十分不喜欢柳成这自以为是的做派,平时不见得对主人多亲近,一有好处的时候就蹦出来了,这次,居然还想趁火打劫抢夺人家的小狐狸,什么人吧?

    管家内心极其鄙视柳成,不过,他自是不会将自己心里想的这些说出来。

    就在这时,管家看到他们面前不远,正有一只磨盘大的螃蟹在用钳子跟他打招呼,顿时,管家心里一惊,青云想要干嘛?

    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柳成,管家见他并未发现前面有危险,遂又没话找话的跟他闲聊起来。

    聊着聊着,一道震耳欲聋的惨叫冲天而起!

    管家被吓了一跳,这声音,真是有够惨的。

    然后,他低头。

    看到柳成倒在了地上,一条裤腿上已经染满了鲜血。

    默默的同情了下柳成,管家给青云使了个眼色,示意它快溜。

    青云略带得意的扬扬钳子,然后逃之夭夭!

    随后,管家才关心的低下身子询问:“柳家主,你这是怎么了?走路怎么如此不小心啊?”

    “我、我被只螃蟹给夹了!该死的!管家,这路上怎么会有螃蟹出没?”柳成痛得单手扶住自己的伤腿,然后另一只手去储物戒指中取疗伤丹药。

    拿出丹药后,柳成想要打开瓶盖,谁知却用力过度,连瓶带盖一起掉进了旁边的池塘里。

    见状,管家早在心里笑翻了!

    哈哈!活该!真解恨啊!

    管家腹腓着,并跟木桩子般站在边上陪着。

    “管家,你没听到我的话吗?路上怎么会有螃蟹出没?”见管家不吱声,柳成生气的再次追问。

    “本来就有啊!那些螃蟹都是冰娆小姐养的,原本,它们就喜欢在路上晒太阳,是你自己走路不小心差点踩到人家,不然它们根本不会夹人,至少,我就从来没被夹过。”管家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柳成听完,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他自己不小心?是吗?是吗?

    “快去给我拿点疗伤丹药!”气急败坏的柳成,不想在提螃蟹的事,并怒吼着吩咐管家。

    “我马上就去。”管家说完转身就走。

    柳成一边扶着自己的伤腿,一边坐在原地等着。

    可等了许久,都不见管家回来!柳成心中火气又涨了几分。

    该死的!取个疗伤丹药需要这么久?

    此刻,柳成心中怒火熊熊燃烧,偏偏此时太阳又很晒,没多久,他便感觉口干舌燥,都快要被烤成人干了!

    可是偏偏姑姑这里仆人很少,以至于他原地坐了很久都不见一个人影,只有几只螃蟹在他不远处爬来爬去!

    柳成简直都快要被气死了。

    而这个时候管家在做什么?

    他正坐在自己的房间,吃着清凉的西瓜。

    青云则坐在他对面,一人一蟹热火朝天的聊着。至于柳成,早就被他们给抛到脑后去了。

    冰娆也早就知道了柳成的惨状,并通过爷爷清楚了柳成来这里的目的,不过,她现在还没打算过去慰问,就让他在晒会儿太阳吧!

    哼!敢打她家小狐狸的主意,她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就这样,冰娆、冰溪坐在自已院子的亭子里吹着小凉风,吃着水果,然后在时不时的听自家兽兽汇报下柳成近况。

    看到冰娆、冰溪如此逍遥自在,包子大为惊奇!

    当然,他更没想到的是自己这小学妹居然如此会演戏,瞧瞧方才柳家主在的时候,她那柔弱无助的小模样,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

    如果不是他已然清楚了冰娆残暴的本性,只怕都要上当了!

    “娆儿、冰溪,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看柳成?”良久,包子忍不住好奇问道。

    “晚上吧!”冰娆淡淡道。

    “晚上?那柳家主岂不是要在太阳底下暴晒好几个小时?”包子同情道。

    “怎么,你心疼了?”冰娆坏笑道。

    “我心疼毛线啊!”包子一听,立即炸毛了!

    噗哧!冰娆忍不住笑了出来,并好笑的看着包子,她发现,没事的时候逗逗包子也蛮好。

    “娆儿,你太坏了。”看出冰娆的想法,包子郁闷道。

    “嗯嗯,坏就对了!”冰娆笑眯眯的回道。

    “娆儿,冰家和范家要对付你了,柳家虽然打算袖手旁观,但我觉得他们混水摸鱼的可能性更大,所以,你实话告诉我,你究竟害不害怕?”和冰娆闲逗了会儿,包子又一本正经的问道。

    “我说不怕,你信吗?”冰娆淡定自若问道。

    “我当然信!”包子肯定道。

    “那你怕不怕?如果你跟我在一起,说不定会被牵连哦!”冰娆又问。

    “切!娆儿,你小瞧我?虽然包子我实力不怎么高,但咱智商高啊!真有敌人来,完全可以智取!”包子略带得意道。

    “那你打算怎么智取?”冰娆好奇问道。

    “嘿嘿,我找黑焰商量过了,让它派几条毒蛇在我的房间门口,若是遇到陌生人,不管是谁一律咬死!”包子兴奋道。

    “这主意到不错,可仅有几条蛇是不够的,要不要我在借你几只螃蟹和蝎子?”冰娆坏笑着问道。

    “这当然好了,不过,敌人的目标是你,所以,还是让它们留下来保护你吧!”包子想了想道。

    “我知道敌人的目标是我,可我怕他们杀不了我,用你来威胁,所以,你懂的。”冰娆眨眨眼,实话实说道。

    包子有些傻眼,呜呜…小娆儿,你这实话也太伤人了?

    有些受伤的包子,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也知道,娆儿的话十分有道理。

    “娆儿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不让自己成为他们威胁你的人质滴!”包子保证。

    “嗯,我已经跟爷爷借了黑焰保护你。”冰娆如实道。

    “黑焰保护我?娆儿,你真是太好了!”包子一听,更激动了。

    有九级灵兽保护,他还怕个毛线啊!

    更主要的是,如此高规格的保镖待遇,柳家主都未必享受得到啊!

    不过,想到冰娆的处境,包子还是颇有些担心的问道:“娆儿,关于冰家和范家,你有什么想法?总不能一直这样被动挨打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来多少人,我就杀多少人!”冰娆冷声道,她倒要看看,冰家和范家为了两个女人能舍得牺牲多少人来杀掉她!而这不外乎是一场实力的较量!

    冰娆说这话的时候,全身气势暴涨,这一刻,包子眼中的冰娆,如同来自于地狱的杀神一般令人胆战心惊!

    虽然说,包子并不清楚冰娆真正的实力,但他相信,冰娆既然敢这样说,那么,就是有必胜的把握,至少,不会像外人想的那般不堪一击!

    想到这些,包子都不禁精神大振、热血沸腾!

    等到了晚上,冰娆、冰溪和包子又特意去参观了下柳家主的现状。

    此时的柳家主,腿已经疼的没了知觉,而他经过了一下午的太阳暴晒,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欲睡,但每次当他想睡过去的时候,身边总会有一只螃蟹过来戳醒他,这样的状况,真是气得柳成差点吐血。

    被戳醒后,也是他最为精神的时候,所以那时他通常都会扯着嗓子嘶吼:“来人啊!帮帮我!”

    但效果甚微。

    冰娆三人到了柳成面前的时候,柳成又几乎睡了过去。

    这回,弄醒他的是冰娆。

    柳成一睁眼,就看到眼前有一位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一时精神恍惚的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美人,我这是到了哪里?”柳成梦呓般的喃喃道。

    冰娆黑线,这家伙被晒糊涂了?

    冰溪见年近五十的柳家主,有调戏自己宝贝妹妹的嫌疑,想都没想就一脚踹了过去,登时,柳成瞬间清醒过来。

    “冰娆!你怎么在这儿?”柳成不敢置信的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柳家主,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怎么不回家,躺在地上就睡着了?”冰娆绝美脸蛋上尽是疑问。

    “我、我被你养的螃蟹给咬了,冰娆!快把你那些螃蟹杀掉,不然,后果自负!”想到这个,柳成火气又上来了。

    “柳家主,除了后果自负,你还会说点别的不?”冰娆有些没耐心道。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知不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后果有多严重!”柳成瞪着眼睛吼道。

    “你是指把范柔和冰梅丢进大明湖?还是说我把柳琴儿绑在了大明湖边的柳树上,让鳄鱼陪着她?”冰娆云淡风轻的问着。

    “都有!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范家、冰家与我们柳家可是世交,你这样的行为,知道有多让我为难吗?不说她们,就算是对琴儿,你也不能如此做啊!琴儿好歹算你的姐姐,你怎么可以如此对待她?你知道,你把琴儿吓成什么样了吗?”柳成怒吼道。

    “柳家主,首先,范家、冰家与你们柳家是世交,关我屁事?其次,如果她们不先来招惹我,你觉得我会闲着没事去收拾她们?自己实力不济,还想找事,这能怪谁?第三,柳琴儿算是我姐姐?你没吃错药吧?记住,我只有一个哥哥,没有姐姐、更没有什么弟弟、妹妹!所以,少跟我套近乎!”冰娆声音冰冷的回道。

    “你、你…”柳成面对如此冷血又硬茬子的冰娆,一时有些傻眼,这是冰娆?那之前他见到的那个可怜兮兮、万分柔弱的女子又是谁?

    还是说,冰娆被人调包了?

    可以说,一向被人捧惯了的柳成,十分不习惯有人这样对他说话,要知道,他可是柳城的主人啊!冰娆怎么敢?

    冰娆就敢!

    不但敢,还敢无视柳成!

    因为说完那些话,冰娆三人便又如来时那般,施施然的离开了。

    这时,柳成才反应过来:“冰娆,你别走!你别走啊!去给我取点疗伤丹药来!”

    可惜,冰娆三人已经走远了。

    隔天。

    吃过早饭,冰娆、冰溪和包子就打算去万煌学院报道了。

    柳妖精听说后,表示要跟着一起去。

    看了看奶奶,又看了看爷爷,冰娆忍不住叹气。

    “有我在,我就不信冰家和范家的人敢动手!”知道冰娆不想自己跟着,柳妖精遂主动道。

    “奶奶,我巴不得他们动手呢!”冰娆无奈道。

    “你这胆大包天的丫头,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还是说,你以为他们会明目张胆的动手?哼!世家人的手段,根本就不是你能想像的。”柳妖精咬牙暗恨道,可以说,她从来没像此时这般无力过,明明知道有人要对付自己的孙子孙女,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原本,她还想去冰家和范家威胁一番,但钟伯却不许她轻举妄动,还说他们只要静观其变就好,因为对方想杀掉娆儿,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

    话虽是这样,柳妖精也知道冰娆手里有银啸这个九级灵兽,可她就是不放心啊!

    现在冰娆又是这个态度,柳妖精真是愁死了。

    “柳妖精,娆儿、溪儿有分寸,你就放手让他们自己搞定吧!咱们要相信他们的能力啊!”钟伯接收到冰娆求助的眸光,跟着劝道。

    “唉!好吧!娆儿,那从今天起,就让水晶跟在你身边吧!”想了想,柳妖精又道。

    “奶奶,让水晶保护你就好,我不需要的。”冰娆拒绝道。

    “那怎么行,你身边只有银啸,奶奶怎么能放心?”柳妖精听完,不赞同道。

    “奶奶,我身边可不是只有银啸,还有紫衡、青云呢,你忘了?”冰娆笑眯眯提醒。

    唉!柳妖精又叹上气了,她想说的是,九级灵兽只有银啸啊!

    “行了,柳妖精。紫衡和青云的战斗力可非同小可,我相信,若是真有人想找不自在,那倒霉的肯定也不会是我孙女!”钟伯暗笑道。

    “你就真那么放心?”柳妖精瞪着钟伯,吼道。

    “有什么不放心的?孩子大了,总是要飞的,难道我还能把他们拴在裤腰带上,绑一辈子?”钟伯不以为然道。

    “可是,有人要杀他们啊?”柳妖精提醒。

    “像娆儿说的,谁杀谁还不一定呢!”钟伯自信满满,孙子孙女的能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你…”柳妖精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而冰娆、冰溪和包子则趁机溜走。

    路过院中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看到柳家主的身影,但却看到一条滴着血的小路,直达门口。

    “看样子柳家主自己爬回去了啊!”包子笑道。

    “嗯,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自己注意安全。”冰娆提醒,然后打开了大门。

    “小娆儿!”

    刚打开大门,冰娆就听到肖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而站在门口的,除了肖敬外,还有齐亚枫、连谨、白皓和商羽。

    “一大清早的,你们想吓死人啊!”冰娆打趣道。

    “就是,我这小心肝,现在还扑腾扑腾乱跳呢!都是让你们吓的。”包子也幽怨的附和着。

    “跳就对了,不跳你就得挂了!”肖敬鄙视道。

    “你们怎么来了?”冰溪也问。

    “陪你们去万煌学院啊!”肖敬理所当然道。

    “那就走吧!”冰娆淡淡道,并没有多说什么。

    众人一路走,谁都没有再开口。

    等到了万煌学院门口,肖敬才看着眼前破破烂烂的类似民宅的院子,惊讶问:“这不会就是万煌学院吧?怎么连个牌子都没有?”

    “谁说没牌子?这么大牌子你看不见?”肖敬话音刚落,一道不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然后他就看到自己面前已经站了一个脏兮兮的老头。

    顺着老头指的方向,肖敬望去,才看到破旧的大铁门后,立着一块牌扁,上面手写了四个大字‘万煌学院!’

    这也太简陋了点吧?

    肖敬十分无语。

    “小丫头,一千只飞天猪抓够了吗?”随后,不在看肖敬,火院长双眸放光的盯着冰娆道。

    “够了。”冰娆点头。

    “好!好!我就知道你们兄妹能力出众,我果然没看错人啊!”火院长十分开心道。

    “院长,我的蛇也抓够了。”见自己被漠视了,包子只好自己出声。

    “哟!小包子,好久不见你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喂蛇了呢!”火院长貌似才发现包子似的,恍然道。

    “……”包子无语,有你这样诅咒自己学生的吗?你才喂蛇了!你全家都喂蛇了!

    包子很气愤,甚至期待起院长即将受到的待遇,但愿院长可别让他失望啊!

    随后,包子闷不吭声的将自己的近十万条蛇交给了火院长,火院长一瞧,当即眉开眼笑,还特意夸奖了包子:“小包子,干得不错啊!”

    包子羞涩回应,心道,笑吧!一会估计你就笑不出来了!

    很快,交了任务的冰娆、冰溪和包子,便拿着新的任务,打道回府。

    当然,他们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在暗中观察起火院长的一举一动。

    甚至为了怕被老奸巨滑的火院长发现,几人还特意易了容。

    而火院长,在拿到了一千只飞天猪和近十万条蛇后,就直接离开了万煌学院。

    冰娆等人不知道这老头想去哪里,但无论他去哪,他们都得跟着。

    出了学院后,手里有货的火院长,便直奔一家高档酒楼。

    “这是?”包子诧异了。

    大清早的,就要去这么高级的酒楼吃饭吗?

    “紫衡,去打探下。”冰娆心里已然有数,不过,还需要证据。

    片刻后,紫衡回来了,小脸上满是愤怒。

    “小娆儿,那臭老头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拿着咱们抓的猪和蛇去卖!不过,他们的价格貌似没谈拢,现在那老头要离开了!”紫衡汇报道。

    “卖?真是太过份了!”包子一听,顿时怒火中烧!他为了抓蛇、养蛇,冒着危险在虚妄森林里一呆就是好几年,可那死老头,居然拿着那些蛇去卖?

    包子觉得,自己纯真的心灵受到了伤害,如果说,原本他还对揍院长有些过意不去,但现在,他完全没有了内疚的心情!这老头,真是太欠教训了!

    “娆儿,咱们现在就去揍他吧!我忍无可忍了!”包子握紧拳头,火大道。

    “想揍他还不容易?”冰娆坏笑着,并小声对众人耳语了几句。

    众人诧异的看着冰娆,这主意,实在是…

    “还愣着干嘛?体力活可是需要你们做的,还不快去?”冰娆看着一动不动的肖敬等人,笑着提醒道。

    “好吧,我们现在就去。”肖敬无奈道,小娆儿竟然让他们去找个麻袋,然后把那老头再给绑回到万煌学院,唉!他可是头一次做这种背后打闷棍的事啊!不过,想想还是挺让人兴奋滴!

    趁着肖敬等人去把火院长绑来的工夫,冰娆、冰溪和包子又慢悠悠的走回了万煌学院。

    在学院门口等了会儿,肖敬几人就鬼鬼崇崇的抬着一个麻袋跑了过来。

    将手里的麻袋丢到地上,肖敬给了冰娆一个完成任务的胜利手势,然后,冰娆又给哥哥、包子使了个眼色,三人便毫不客气的对着麻袋一顿拳打脚踢。

    原本,麻袋里的火院长已被肖敬等人给打晕了过去,但这一路上,被装进麻袋的火院长,就慢慢的恢复了意识,只不过还没有完全清楚,现在让冰娆三人这一揍,他是彻底清醒了。

    “呜呜…是谁?是谁在打我?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愤怒的火院长,强忍着剧痛在麻袋里喊道。

    “管你是谁!”包子愤怒道。

    “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我听你的声音有些耳熟?”火院长突然道。

    这个时候,冰娆等人已经回复了本来面貌,包子说话的时候也没刻意变声,所以,火院长才会觉得这声音他貌似在哪里听过,但一时间,他又想不起来。

    这时,冰娆示意哥哥、包子停手。

    然后,她一把掀开了火院长身上罩着的麻袋。

    火院长也见到了袭击他的几人。

    “你、你们居然合起伙来打我?你们好大的胆子!”一见是冰娆等人,火院长的火气便噌噌的往上涨!

    “打你怎么了?”冰娆冷笑道。

    “呜呜…为什么打我?你们总得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吧!”见自己目前处于劣势,火院长很识相的放低了姿态,问道。

    “理由?你拿着我们辛苦抓到的小兽去卖,这算不算理由?”冰娆笑眯眯问道。

    “那、那是你们上交的任务,既然是任务,交给我了,那就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处理?”火院长眼珠子转了转,急中生智道。

    “说的也是,那我们把那些小兽抢回来,是不是就不是你的了?反正我们任务也交完了,对吧?”冰娆笑着问。

    “你、你们不能那样做,我是你们的院长,你们这样做是不尊师重教,我完全可以因为此事而开除你们!所以,你们得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有多严重!”火院长定了下神心,就开始威胁道。

    冰娆则笑笑,“好啊!那你直接把我们开除好了,我们正求之不得呢!”

    “冰娆!你、你真不怕?别忘了,你可是要参加青云榜的,如果没有学院给你报名,我看你怎么参加!”见冰娆一点也不把自己的威胁当回事,火院长不禁提醒道。

    “没有万煌学院,流云大陆上还有许多学院,所以,你想用这个来威胁我,不觉得太幼稚了吗?”冰娆无语道。

    “幼稚?冰娆,你还不知道吧?除了我的万煌学院,根本就没有学院敢收你。”火院长如实道。

    “你是说…”冰娆愣了下,难道对方的手已经伸的这么长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唉!我是真没想到啊!你小小年纪,居然得罪了那么多人,现在,好多人都不希望你有出头之日,你说说你,以后在流云大陆上可怎么混吧?我都替你愁得慌。”火院长略带同情道。

    “那你怎么敢收我?”冰娆不解了。

    “我和他们说了,我们学院不参加青云榜,收你只不过是想让你们给我跑跑腿,所以,他们就同意我收你们了,还让我好好折腾你们。”火院长略带得意道,还一副‘我聪明吧!’的表情看着冰娆。

    听完,冰娆彻底怒了!

    原本,她只是想给这老头一点教训就完了,但现在,她被人当成傻子耍了那么久,冰娆觉得,她要是不好好收拾下这臭老头,她都对不起自己!

    冰溪也因火院长的话而异常愤怒。

    这死老头,不敢收他们就明说啊!居然耍他们玩!这样很有意思吗?

    就连包子都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愣了愣,他才略带同情的看着冰娆、冰溪,可怜的学弟学妹啊!你们咋就这么的多灾多难呢?

    ‘啪!’这时,怒火中烧的冰娆,扬手就是一巴掌甩到了火院长脸上。

    包子见状顿时双眸放光,院长挨巴掌了呀!真是太爽了!

    不过,火院长却被打蒙了。

    他没有想到,冰娆居然敢当面打他的脸?

    “你、你打我?”火院长瞪大眼睛,结巴道。

    “又不是第一次打,用得着如此吃惊?”冰娆冷笑,对这死老头,她真是忍耐到极限了,特别是知道从一开始这老头就在耍她和哥哥玩后,她心中的怒火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亏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挺尊敬他的,现在看来,这死老头根本就不配!

    “我可是你的院长!”火院长不敢置信道,用麻袋蒙着他打也就罢了,毕竟,他不知道是谁,可现在,自己收的学生当着他的面就甩他巴掌,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你要不是你院长,我会直接咔嚓掉你,你信不信?”冰娆冷血道。

    “你、你可是女孩子啊!怎么能如此凶狠残暴?”火院长害怕了,小声嘀咕着。

    “没办法,我若不凶狠、不残暴,死的可就是我了!”冰娆不带一丝感情道。

    就在这时,冰娆突然发现自己左前方有光在闪烁,遂一把推开了冰溪,然后大声提醒:“小心!”

    提醒的同时,冰娆手中已经飞出一道火红灵力,紧接着,肖敬等人便听到一声惨叫,接着就见一名黑衣人从树上掉了下来。

    知道已经被发现,躲藏在暗处的数十名黑衣人们便逐一现身。

    黑衣人首领看着冰娆,惊艳之余则忍不住感叹:“小丫头,你反应到是够快。”

    “谢谢夸奖。冰家还是范家的?”冰娆好奇问道。

    “你猜呢?”黑衣人首领来了兴趣,问道。

    “我不猜,因为不管你们是谁家的,注定都要有来无回!”冰娆自信满满道。

    “小丫头,口气蛮大的!你知道我们来了多少人吗?”黑衣人首领闻言忍不住笑了。

    “我不管你们多少人,我说让你们有来无回,你们就必须有来无回!”冰娆冷声道,然后又指着肖敬等人问:“你们的目标是我和哥哥,不会伤害到他们吧?”

    “当然!”黑衣人首领确认点头。肖敬等人的家族,他可没想要得罪。

    “那还等什么,来吧!大家速战速决!”冰娆取出一柄剑,又朝黑衣人首领勾了勾手指,顺便吩咐包子:“你看着咱们的大院长,等我杀掉这些黑衣人,再来收拾他!”

    “娆儿,你们小心啊!”包子知道自己是累赘,所以,也没废话,直接拖着火院长躲到门后,以免被抓着当人质。

    火院长见他如此,不禁鄙视道:“你们不是一国的吗?现在那两个家伙有难,你不去帮忙看着我干嘛?”

    “我不去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忙了!而且,没听娆儿说,杀掉这些黑衣人后,她还要修理你呢!所以,看着你的工作同样重要!”包子坏笑着提醒道。

    “你就那么确定,他们会杀死黑衣人,而不会被黑衣人杀死?”火院长有些狐疑道,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这些黑衣人实力强悍,最差的都是灵王等级,他就不信,以冰娆、冰溪那两个小家伙的实力,打得过这些黑衣人?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包子掰过火院长的脸,让他的眼睛正好可以看到前面激烈的战斗。

    倏的,火院长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天呐!他看到了什么?

    原以为会是一边倒的战斗,居然…

    也确实是一边倒,只是倒的方向却是冰娆、冰溪那边。

    这、这可能吗?

    就算有那几个富二代帮忙,那两个小家伙的实力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吧?

    可眼前的事实却是,冰娆、冰溪杀起黑衣人来,就如同切菜一般,几乎是一下一个!

    在加上黑衣人们又不敢伤到肖敬等人,因此一直尽量避着他们,但他们不打肖敬等人,不等于肖敬等人不追着黑衣人打啊!

    就这样,激烈的战场,被他们弄成了一场你追我、我追你的追逐战!

    而冰娆、冰溪,有了肖敬他们牵制住黑衣人,自然不客气的开始收割黑衣人这道菜。

    紫衡、青云、银啸也各追着一名黑衣人,在比赛长跑。

    九只尚未认主的银狼,全被冰娆放了出来。

    它们一出来,都没用冰娆指挥,就开始寻找目标。

    兽兽鲜少有喜欢的人类,而这些黑衣人一看就是敌人,所以它们根本没客气。很久没有打过架的它们,见到众黑衣人就跟看到肉骨头一样,疯狂的开始追着咬。

    这一边倒的形势,让众黑衣人都有些呆怔了。

    为什么会这样?不就是杀两个流云大陆上出了名的废物吗?怎么就这么难?

    还有,这些兽兽都是哪来的?

    看到满场飞奔的兽兽,黑衣人们全都有些凌乱了。

    可这还不够,见小娆儿放出了银狼,紫衡和青云觉得,也应该让它们的小弟出来遛遛。

    心念随之一转,许多毒蝎子和大螃蟹就被它们放了出来。

    一时间,万煌学院门口兽满为患。

    黑衣人们不禁目瞪口呆。

    他们大概来了五十人。

    来之前,他们觉得杀两个废物用这些人简直有些大材小用了,可现在他们才知道,这五十人远远不够啊!

    不到半个小时,他们一起来的兄弟就被冰娆、冰溪干掉了至少一半了!

    那兄妹两人,出手极其狠辣,几乎招招至命,特别是两人群攻的时候,经常大范围的杀掉黑衣人。

    也不知道人家用的是什么技能,咋就那么厉害?

    黑衣人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看到又有火焰红莲朝他们飞来,顿时,他们根本不敢恋战,吓得拔腿就跑。

    冰娆自然不会给他们任何人逃跑的机会,她说了,要让这些人有来无回,就必须说到做到!

    一道红色光剑,倏的朝着不远处的黑衣人疾射了出去,并砰的一声,直中那名黑衣人后背,霎时,那名黑衣人就爆炸开来!

    这一情景,把好几个看到这一幕的黑衣人都吓傻了!他们甚至在也不敢乱动弹,生怕下一个得到如此待遇的会是自己。

    尔后,冰娆又云淡风轻的笑着挡在了他们面前。

    “还想跑吗?”冰娆淡淡道。

    “不、不跑了。”一名黑衣人颤抖着回道,看着冰娆的目光就好像见到鬼一般。

    “吓坏了吧?”冰娆柔声道。

    “……”黑衣人不敢回是,只能目露惊恐的看着冰娆,这小丫头真的只有十三岁吗?为何他感觉对方竟如此恐怖?

    冰娆也不在废话,直接用长剑指着眼前几名黑衣人,“想死,想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