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四十五章 其它地方也帮我挠挠!

第四十五章 其它地方也帮我挠挠!



    刺鳄很火大,噌噌几下就从河里爬了出来,然后围绕着冰娆和冰溪呆的那棵树绕起了圈圈,还时不时用自己粗壮的大尾巴去击打那棵树,希望可以把树上藏着的两只小鲜肉给震下来。し

    但可惜,那树已经有着数千年树龄,树干极其粗大并且枝繁叶茂,而刺鳄的那几下撞击除了打落几片老掉的树叶,人家巨树根本纹丝未动。

    看到这一幕,冰娆和冰溪放心了。

    这棵树啊!可是救了他们兄妹两个的小命啊!

    不仅如此,巨树顶端居然还有一个天然树屋,里面十分宽敞,天然形成的桌、椅、床具竟然一应俱全,看环境,冰娆知道这里的一切绝非人为,如此,她就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之处了。

    而有了这个树屋,兄妹两人也等于有了暂时的栖身之处,只是,他们的邻居貌似不太友好,一心想要吃掉他们两个…

    冰娆和冰溪在树屋中住了数日,那只一心想吃小鲜肉的巨大刺鳄也颇有耐心的在树下守株待兔着,这样的事实令冰娆颇为火大!现在,他们虽然看似安全,可也等于被困在了树上,而他们储物装备中的食物早晚有吃尽的一天,到时他们可就要被动了。

    不喜欢被动,喜欢一切尽在自己掌握的冰娆,冥思苦想之后,用了三天时间,她做了一柄弓箭出来。

    那弓箭,个头不大,并且是木头做的,所以冰娆也不知道能用多久,但至少他们有了远攻的武器,如此一来,对敌的时候她和哥哥的安全也有了点保障。

    做出了弓箭后,冰溪十分好奇,拿在手里反复看了许久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不过,他也没立即问出自己的疑问,因为妹妹又拿着匕首在削树枝了…

    冰溪不忍看妹妹劳累,只能打断妹妹的动作,并问道:“娆儿,这是在做什么?”

    “我在做箭矢,哥哥,别小看它们,这可是我们收拾那些大家伙的武器哟!”冰娆自信满满的道。

    “呃,你是说这东西能扎穿下面那只刺鳄的皮?”冰溪感觉相当不可思议,这不就是树枝吗?有那么厉害?

    “不能!”冰娆否认。

    “……”

    冰溪无言了,不能还做它干嘛啊?

    “哥哥,这只是木头箭矢,怎么可能真正对付得了刺鳄,不过,给它添添堵还是可以的。”看出哥哥有些被她的话绕晕了,冰娆笑眯眯的解释。

    “是为了添堵?那我也来帮娆儿一起做吧!”冰溪不想妹妹太辛苦,十分善解人意的道。

    “好。”冰娆见哥哥有兴趣,自然很乐意将教他,先将注意事项给哥哥说了一遍后,她才手把手的将制做箭矢的方法交给哥哥。

    刚刚学会制造箭矢方法的冰溪很兴奋,但理论和实践显然是不同的,因此最开始的时候冰溪就失败了很多次,不是树枝超重,就是箭头削的不够锋利,待解决了各种问题后,冰溪终于成功制做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只箭矢。

    这只箭矢或许不够结实耐用,不够精致华丽,但冰溪显然不在意,毕竟他们现在条件有限,而娆儿也说了,这样的箭矢实际上只怕连只兔子都射不死,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冰溪人生的第一只箭矢做出来之后,他又迫不急待的让妹妹教他射箭。

    冰娆见哥哥如此急迫,只能告诉他一些射箭的要领,并让他拿守在他们树下的刺鳄练手。

    冰溪点点头,然后拿起自己做的那支箭,上弓拉满弦后,简单的箭矢便朝着树下刺鳄疾射出去,随即,箭头在刺鳄坚硬的皮肤上打了个转,便滑落到地上。

    可以说,箭矢在刺鳄皮肤上连条划痕都没有留下,而刺鳄,虽然知道树上两只小鲜肉的动作,却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在它看来,这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根本不足为惧!

    刺鳄摆明了轻视冰溪的所为,不过冰溪也不在意。一次不成功,那就多给它挠几次痒痒。

    随后的几天,冰娆和冰溪又用树枝做了大量箭矢出来,而冰溪每天的饭后运动就是射箭…

    射的时间久了,次数多了,刺鳄居然还自己提上要求了。

    “这里,这里痒,把那些树枝往这里丢!”刺鳄用一只爪子指着自己的腋下提醒道。

    冰溪被它刺激的好想抓狂,魂淡啊!真把他当成挠痒痒的仆人了?

    “哥哥,淡定,这大家伙故意刺激你呢!”冰娆见状,连忙灭火道。

    “娆儿,终有一天我要剥了这家伙的皮给你做衣服!”冰溪火大吼道。虽然他还看不出这只刺鳄的真正实力,但也知道这家伙实力很强悍,毕竟,会说话的灵兽,至少都得是七级以上,而这只刺鳄,显然不仅仅只有七级!

    冰溪撂下狠话的同时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敌人如此强大,他什么时候才能收拾呢?此刻,眼前的刺鳄在他面前强大的就好像一座大山,简直不可逾越啊!

    “嗯嗯,我等着这一天。”冰娆一脸期待的看着冰溪道,这个时候的哥哥,显然很需要鼓励,至于做衣服啥的,还是算了吧!这刺鳄长的这么丑,做出来的衣服能穿吗?

    从这天起,冰溪练箭更加勤奋,甚至达到了不眠不休的状态,而冰娆也没闲着,趁着体内两种巨毒相安无事的处于平衡状态,她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修炼后,冰娆明显更加嗜睡,冰溪则只以为妹妹这段时间累着了,倒也没多想。

    每天,无论冰娆睡着或醒来,都能看到哥哥手里举着弓箭,一次次的射到树下,无数次千锤百炼之后,冰溪射箭的准头也越来越精细,甚至可以专门只射一个位置了。

    时间一久,刺鳄也慢慢感觉到自己某处皮肤一直在隐隐作痛,在察觉到是那雄性小鲜内在搞鬼后,它怒了!

    “小鬼,你就不能换个地方射吗?别总盯着一个地方,其它地方也帮我挠挠!”

    刺鳄显然还认为冰溪是在给他挠痒痒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