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二十五章 父子交锋


    其实,冰溪之所以愿意随沧陌染前住沧云,更多的都是为了妹妹的身体,因为有沧陌染在,妹妹毒发时才会少受些苦,毕竟在认识了沧陌染后,妹妹身上各种丹药就从没缺少过。而这些想法,他也没有与冰娆沟通过,都是他独自决定的。

    这倒不是他不在乎冰娆的想法,只是在他心里,妹妹只有三岁,他这当哥哥的理应照顾好妹妹,但他又觉得自己没本事保护得了妹妹,只有沧陌染可以…

    事实上,冰溪会如此想,也是因为对自己没有信心,他心中极度自卑,觉得自己是个废物,没办法保护好妹妹,而他又过于在乎冰娆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所以他无法容忍冰娆有任何意外,哪怕一丁点都不行,正是这样,他才宁可带着妹妹寄人篱下。

    可现在,看到了那名使者对他们的态度后,冰溪对自已当初的想法就不那么确定了。

    带着妹妹进入那样一个虎狼之窝真的好吗?妹妹能不被欺负?

    虽然说,冰溪此刻对自己当初的决定虽有些动摇,可他还是没能完全下定决心,而冰娆能感觉到哥哥的想法貌似有些松动,但她也并没有做什么,按冰娆的想法,这种情况下最好是哥哥自己想通,不然哥哥只怕过不了他自己那一关。

    所以,冰娆决定默默旁观。她相信,以哥哥心中的骄傲,定会明白什么才是最适合他们兄妹的,另外,还有沧陌染,他最终也会看清眼前形势,并努力成长起来。

    要知道,做为一个拥有成年灵魂的小娃儿,冰娆原本就很清楚世家、皇室对他们兄妹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但她依然选择了走一步看一步,就是不想哥哥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只有哥哥想明白,他们未来相依为命的生活哥哥才不会感到内疚,到那时,哥哥也才会真正的成长起来。

    冰娆可是很期待那一天的。而今,通过那名使者,她也算看到了某皇帝对他们兄妹的定位,显而异见,他们兄妹并不受沧云国皇帝欢迎。

    数天后,冰娆等人终于长途跋涉的抵达了沧云国皇宫。

    沧云国皇宫外观相当豪华奢侈,内部摆设也十分的精致讲究,顺着皇宫的花园游廊一路走来,只见数不清的奇花异草。可以说,皇宫美景数不胜收,而冰娆也不得不承认,这皇宫同东流云的冰家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等到了沧陌染所居的皇子殿,沧陌染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人给冰娆兄妹安排住的地方,不过,他这命令才刚吩咐下去,就立即有侍从前来传旨,说是皇帝要见他。

    沧陌染听完,眉头当即皱了起来,然后他才转头对冰娆道:“媳妇,老头子找我,我去看看马上就回来啊!”

    冰娆点点头,并目送着一脸不情愿的沧陌染离开。

    无事可做的冰娆,在沧陌染走后则直接拉着哥哥参观起这皇子殿。

    以冰娆的眼光,自然看得出沧陌染住的这地方应该是除了皇帝寝宫外最好的一处宫殿,由此可见,在这皇宫中沧陌染应当是非常受宠。不过,冰娆细想想便觉得沧陌染受宠很正常了,毕竟,他的资质相当好,不受宠都没天理!

    就在冰娆拉着哥哥溜达的同时,沧陌染已经急三火四的到了皇帝的书房。

    “什么事,快说。”进入书房,沧陌染便直截了当的问道。

    “你就是这样和父皇说话的?你的礼仪都学到哪去了?”坐在龙椅上,身穿暗紫色龙袍的皇帝听完沧陌染的话,当即板起脸训斥道。

    “喂狗了!你有事就说,别拐弯抹脚的,我很忙,没功夫讨好你。”沧陌染俊美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同时把皇帝气得差点吐血。

    这个不孝子,是想气死他吧?是吧?

    不过,皇帝虽然被气得跳脚,可对于自己这个资质最好、性格与他最像的儿子,他还算很有耐心,无奈叹了口气,他才问道:“你那未婚妻是怎么回事?我这父皇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了个未婚妻?”

    “母后定下的,你不知道有什么奇怪。”沧陌染一脸的不以为然。

    “你母后…”皇帝听沧陌染这样说,脸上当即流露出些许怀念的表情,然后才恍然道:“我想起来了,你母后确实曾经为你定下一门婚事,还是指腹为婚,对方正是冰家冰莲的孩子,不过,我记得冰莲当初生的也是个男孩…”

    “所以那次的婚约不算数,后来冰姨又生了冰娆,婚约就顺移到她身上了,她就是我的未婚妻!”沧陌染一脸的理所当然,而他这样的反应又把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给气到了。

    “胡闹!婚约也是能顺移的!”皇帝气得肝颤,对于这个任性的儿子,有时他真是恨得牙痒痒,偏偏这臭小子还是他最爱的女人生的,所以对这个儿子他绝对是又爱又恨!

    “有什么不能顺移的,母后的信物既然还在冰姨手里,这婚约就是一直有效的!而且,此事我也同意了,这婚约就完全可以成立。”沧陌染固执道。

    “你、你…你和冰娆的婚约我不承认,也不同意!”听到沧陌染这样说,被气得直喘粗气的沧云皇帝,用手指着沧陌染大吼道。

    “我承认就好,我愿意就行了。而且,我相信母后也会赞同我的选择,因为她和冰姨是最好的朋友。更主要的是,娆儿现在是血玉镯的主人,所以我相信,娆儿定然也会是母后满意的媳妇。”沧陌染自信满满道。

    “这不可能!你母后绝不会允许你娶一个废物为妻,再者,冰娆又身中巨毒,谁知道能活多久?我们沧云皇室怎么可能要这样一个媳妇!”沧云皇帝火大提醒道。

    “你又不是我母后,你怎么知道母后不会同意?你问过她了吗?而且,娆儿就算中了毒又如何?中了毒她也是我认定的媳妇,谁都休想改变这个事实,我只认定她!”沧陌染火气也上来了,并回吼道。

    “你、你…”沧云皇帝被沧陌染的任性气得肺都要炸了,这臭小子,居然让他去问一个已经过世的人,这是在咒他早死吗?这个不孝子!

    “我认定的事情,谁也别指望能改变!”面对被他气得说不出话的沧云皇帝,沧陌染随即又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就转身走人。

    不期然的,父子两人只短暂相处了一会儿,便不欢而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