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十九章 美丽的误会


    “必须要庆祝!废材也是材,是材就会有用武之地!”冰娆自信满满的道,随后,她又一脸天真的转头看着冰溪问道:“哥哥,我这个废物之材都把冰家家主揍了,他是不是还不如我呢?”

    “必须不如媳妇!冰家家主那糟老头子绝是比废材还废!”没等冰溪回答,沧陌染就抢着回道。。しw0。

    听见这话,在场的丹师们嘴角齐抽搐,这算是宠媳妇无下限吗?

    等等!冰娆那小家伙刚刚说什么?把冰家家主揍了?

    丹师们有些后知后觉,其中一位更是不敢置信的确认道:“小丫头,你刚刚是说把冰家家主揍了吗?”

    “是啊!正是因为揍了他,所以我们才被驱逐出家族的。”冰娆如实道。

    呃!这下在场的丹师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们就说嘛,在冰家的地盘上,沧陌染这个皇子怎么会带着冰家人住进了丹师公会,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啊!

    不过,照这样说的话,冰家家主还真是够废的,那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能让个小娃子给揍了。

    得知了这一情况,在场丹师们看向冰娆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唉!小娃子真是无知者无畏啊!瞧,这不被赶出来了吗?

    丹师们开始同情冰娆了,甚至忘了继续纠结冰娆诡异的炼丹事件。

    而冰娆压根没想到,她说完揍了家主又被赶出家族后,这些丹师会是这个反应,那个谁,收回你那同情怜悯的小眼神好吗?她可不需要这些啊!

    但显然,冰娆是要失望的。

    在场的丹师们只要一想到冰娆兄妹小小年纪就没了家族支持,便忍不住对号入座了。毕竟,不是所有丹师都是蜜罐里泡大的,很多丹师都经历过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凄苦日子,因此对于小冰娆的遭遇,他们简直感同身受。

    这时候,也不知道谁大吼了一嗓子:“揍了家主这样的大事,确实值得庆祝!”

    “对!是应该庆祝的,可不是谁在这个年纪都有机会把家主给揍了的!”有丹师附和着,天知道,他小时候最大的梦想,也是能揍自家家主那个老不死的啊!

    显而异见,这两位也是被族人欺负过滴!

    随着附和的丹师越来越多,沧陌染的侍卫们都忍不住满头黑线了,这算是同仇敌忾了?还真有不怕事大的啊!不过,丹师们有丹师公会这个庞然大物撑腰,还真是用不着怕那些世家。

    最后,随着沧陌染一声令下,侍卫们便去准备庆祝的事去了。

    待庆祝的事情准备得差不多了,坏心眼的沧陌染又让侍卫去找那白胡子老头拿了张丹师公会的贴子,说是要请人。

    白胡子老头也没多想,将空白贴子给了侍卫后,才忍不住问同坐在他屋中的另一位老者:“那小家伙在冰城还有朋友吗?”

    “没有。”老者淡定自若回道。

    “呃!那要我的贴子是想请谁啊?”白胡子老头一脸好奇问道。

    “我猜,他是想请冰家家主。”老者强忍笑意道。

    “……”白胡子老头无语了片刻,才咬牙道:“这小坏蛋!居然利用我!”

    “不拿你的贴子,冰家家主怎么可能会来。”老者了然,随后又问:“还是说,你害怕冰家家主找你麻烦?”

    “笑话!我会怕冰家那蠢货?”白胡子老头一听这话,气得胡子都一翘一翘的,可见,他十分不愿意有人拿自己和冰家家主相提并论。

    “既然如此,那就没问题了。”老者含笑道。

    “是没问题,对了,那小女娃你怎么看?”突然,白胡子老头话峰一转好奇问道。

    “是个聪明的小丫头,也很有胆色,如果资质好些绝对是可造之材!可惜啊!”老者脸上尽是遗憾。

    “我问的是她那两次无意中炼制出来的丹药,你怎么看?”白胡子老头见老者答非所问,只好解释道。

    “炼丹是你的专长,你怎么问我?”老者有些无语。

    “我不是弄不明白,想你给点意见嘛!”白胡子老头委屈道。

    “你都不明白,我这个炼丹的门外汉就更不明白了。”老者诚实道。

    “唉!怎么会这样呢?”白胡子老头十分纠结。

    “想这些干嘛?庆祝宴估计要开始了,咱们过去吧!”老者提醒。

    白胡子老头点点头,然后随着老者一起前往宴会厅。

    庆祝宴规模不算很大,宾客总共加起来也就数十人,不过,丹师们平时大多都在自己的炼丹房中炼丹,像这样聚在一起的机会还真是不多,因此,很多丹师都有些兴奋的早早就过来了。

    看到白胡子老头和他身边那位老者后,丹师们都高兴的过来打招呼。但就在众人寒暄的当下,突然,有眼尖的丹师看到了一张并不算陌生的面孔,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天呐!冰家家主怎么来了?

    随着看到冰家家主的丹师们越来越多,宴会厅里也越来越寂静,许多丹师看着冰家家主表情古怪,但谁都没有先开口。

    这一刻,丹师们前所未有的心齐,他们心里想的全都是,冰家家主怎么赶这个时候来了,可真是太不巧了。

    岂料,冰家家主刚一走进宴会厅,就立即朝着白胡子老头走去,并一脸激动的道:“齐暄大师,想不到您会邀请我前来赴宴,冰某真是深感荣幸!”

    “……”白胡子老头闻言忍不住瞪大眼睛,嘴角抖了抖,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这个美丽的误会,该怎么解释呢?

    不过,在场的丹师们听到这话,眼睛又全都瞪大了一圈,心里暗道,原来冰家家主是副会长请来的啊!可副会长为啥要这样做呢?这不是在拉仇恨吗?别忘了这宴会是为啥庆祝的!

    丹师们绝对相信,冰家家主今天这宴是绝对吃不下的!不气吐血都算好的。

    当然,就算冰家家主真气吐血了,丹师公会也是不缺疗伤丹药滴!

    这样想过,丹师们便淡定了。

    “冰家主,请上坐吧!”这时,见丹师公会这边连个待客的人都没有,丹师们全都傻愣愣的站着,白胡子老头身边的老者只好越俎代庖了。

    “钟伯客气了。”冰家家主虽然很不想在丹师公会看到沧陌染的人,但真见到了,他还是得客客气气。

    带着冰家几名长老坐到客首位置后,冰家家主显然十分开心。让他坐在客坐最好的位置,他想当然的认为,这是丹师公会对他的重视。

    实际上,老者只是觉得这个位置比较显眼,方便他看戏而已,可见,冰家家主绝对是想多了。

    就在众人各就各位都找位置坐好后,沧陌染则带着冰娆兄妹姗姗来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