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十二章 长辈?在哪里?


    沧陌染带着冰娆和冰溪走得十分潇洒。?

    火大的冰家家主则怒瞪着他们的背影,心里恨得牙痒痒。

    等等,收利息?

    突然,这三个字窜进了冰家家主脑海中。

    正愤怒于沧陌染指责冰家恩将仇报,甚至又给冰玲加了二百板子的冰家家主,顿觉有如睛天霹雳一般,傻在了当场。

    是啊!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现在可不是得罪沧陌染的时候啊!

    当然,有沧陌染护着的冰娆,一时间他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唯一知道的就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候,不能惹恼了那小野种,毕竟,他现在还用得着她,如此,只能让玲儿受些委屈了!

    看了眼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淋的冰玲,冰家家主略带不忍的看了眼,然后扭头便走。

    比起冰家大出血的损失,冰玲那点伤反倒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而此时,沧陌染三人也没走太远,冰家家主在他们之后匆忙离开,也全被他们看在了眼中。

    “哼!看来冰玲在他心里也不过如此。”沧陌染冷哼着鄙视道。

    冰娆则没有说话,因为她很清楚,这种情况在大家族中实在太正常了,而女子,哪怕在家族中在受宠爱,可一但牵扯到家族利益,亲娘都得放一边,更何况还只是个孙女。

    另外也是冰娆清楚,冰玲在冰家家主心目中,恐怕也就是个能给冰家带来门好姻亲的女子罢了,还真没有哪个古老大家族会将家族兴衰寄于女子身上。

    前世,强大如她,在族人心目中不也只是一枚好用的棋子吗?不过,今生,冰娆发誓,她绝对不会在受家族所累,今生,她要为自己而活,要随心所欲的活着,更要保护好哥哥!

    前世的遗憾,今生,她不想在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想到这些,冰娆顿时感觉自己任重而道远。

    可在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儿小腿,冰娆泪奔了。

    现在的她,好小啊!啥时才能长大呢?

    而且,不仅小,还好弱。

    凭她现在这小模样,别说打死只老虎了,只怕抓只兔子都费劲!

    想到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冰娆心情突然沉重了。

    伴着冰家祖宅中鬼哭狼嚎的尖叫,冰娆闷闷的跟着哥哥和沧陌染回了破屋。

    见冰娆貌似心情不好,冰溪还以为妹妹吓到了,不禁有些瞒怨的看了眼沧陌染,并安慰冰娆道:“娆儿别怕,就当是在杀猪好了。”

    “我没怕。”冰娆听着哥哥的话,连忙解释。

    但爱妹心切的冰溪显然不信,因为他看到方才的情景都有些肝颤,妹妹才三岁多,怎么可能不害怕。

    就这样,带着美好的误会,冰娆被哥哥哄睡着了。

    睡着前,冰娆脑海中想着的却是,小孩子就这点不好,总是爱睡觉。

    随后几天,冰家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冰家人来找麻烦。这样的事实,反倒让冰溪有些担心起来,冰家该不会又想使什么坏吧?

    转头看了眼正在院中和小火狼玩耍的妹妹,冰溪暗暗决定,无论发生任何事,他都一定要保护好妹妹。

    感受到哥哥老母鸡护崽子似的目光,冰娆虽有些无奈,但却感觉心里暖暖的。

    其实,她是觉得哥哥有些草木皆兵了,冰家老头这个时候只怕顾不上她。

    谁知冰娆才刚刚这样想,残破的院子外便传来了侍从的声音:“冰娆小姐,家主请你过去一趟。”

    咦?

    冰家老头此刻不是应该正在为那十株火参忙碌吗?怎么有时间见她了?

    唔!估计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

    偏偏今天沧陌染这个大腿临时有事出去了,如果那老头真对她和哥哥不怀好意,以她现在的小身板,还真应付不了…

    一时间,冰娆有些犹豫,去不去见呢?

    想了想,最后冰娆还是决定去瞧瞧那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护妹心切的冰溪见妹妹要去,也非要跟着一起。

    侍从只能提醒说,家主没要见你,冰溪也不废话,直接告诉他,不带上他,他也不会让妹妹去见那老头。

    见冰溪激动之余连家主都不叫直接叫上老头了,很怕对方一怒之下害自己完不成任务,侍从无奈的只能带上冰溪这个拖油瓶。

    这次,侍从直接带着兄妹二人去了书房。

    进了书房,冰娆冷眼一扫,书房中一共有五人在场。

    除了冰家家主,还有另外四个年纪相仿的中年男子,冰娆猜测应该是冰家长老,唔,还都很眼熟,正是上次灵脉测试的时候见过的,她还有印象,特别是其中一个老头,看上去很会拍马屁的样子,此刻正如众星拱月般站在冰家那老头身边,而那老头看向自己的眸光则充满了难言的复杂。

    虽然此次阵仗比上次小了很多,但冰娆却觉得,这次的事恐怕要比上次的大,不然在场的不会只有这五人,没准又人满为患了。而这五人,必定是冰家老头的心腹。

    只是不知道这次他们又想算计什么?

    看到眼前五人那严阵以待的认真表情,冰娆其实很想笑,唉!算计一个三岁的小娃,用得着这么多人吗?

    冰娆打从心底鄙视这几个老头了。然后也没用他们招呼,就拉着哥哥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书房中五人一瞧,顿时都有些郁闷。

    这小东西没看到他们吗?果然是有爹生没娘教的小野种,真是太没教养了!

    “冰娆、冰溪,谁允许你们坐下的?”半晌,冰家家主板着脸,不满道。

    “椅子不就是给人坐的吗?”冰娆淡定自若道

    “……”冰家家主一噎,随后吼道:“是给人坐的,可不是给你们坐的。”

    “哦,你的意思,我们兄妹不是人?所以我们不能坐,是吗?我倒想知道,如果我们兄妹不是人的话,那多多少少和我们兄妹有些血缘关系的你们,又算是什么烂东西呢?”眯了眯眼,冰娆语气有些不善问道,心里则忍不住把这死老头骂了个狗血淋头,该死的老东西,又想给他们兄妹下马威吗?

    “冰娆,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家主可不是那个意思。”听见冰娆这样说,一位长老连忙出来打圆场,真围绕这个话题计较下去,他们也全都不是人了,这可不行啊!

    “那请问冰家主是什么意思?这椅子我们怎么就不能坐了?”冰娆不依不饶的追问。

    “我的意思是,你们太没有礼貌了,长辈没让你们坐下,你们怎么能坐!”强忍心中怒火,冰家家主指明事实。

    “长辈?在哪里?”冰娆笑眯眯问道,美眸还四处张望寻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