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十一章 冰娆,你该死!


    正是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围观拉仇恨之类的事情,冰娆是一点也不在意。;而且,既然决定了要去看热闹,她当即便拉着哥哥和沧陌染离开了破屋。

    “嘿嘿,冰家人到是想阻拦,可得能阻拦的了啊!”一边走,沧陌染一边回答自家小媳妇的疑问。

    冰娆闻言挑了挑眉,阻拦不了?这倒是蛮有趣的。

    而且,一路上,他们都无需询问侍卫冰玲是在哪里挨板子,便顺着冰玲凄惨的尖叫找到了地方。

    此刻的冰玲,正被绑在一条宽大的木凳上,屁股已经一片鲜红,血迹也顺着木凳流到了地面,而她几近昏厥,但板子每落在屁股上一次,疼得差点昏死过去的她就又被打清醒了。

    伴随着冰玲的尖叫,边上一中年美妇则边哭边嚎,嘴里不停嚷着让冰家家主救救玲儿,听着她说的话,冰娆知道,这位应该就是冰玲的母亲了。

    不过,冰家家主却只是脸色铁青的站在边上,从他的眸中,冰娆看出了他眼中的无奈及愤恨。

    在场的冰家其他人见家主都一声不吭了,他们更是心惊胆战的跟个新出壳的小鹌鹑似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现场气氛一片凝重压抑。

    这时,冰娆的目光又转到了正站在冰家家主对面,双臂交叉环在胸前的一位老者身上。

    这位老者,五官平凡、头发花白,穿着也十分朴素,但他身上那内敛沉稳的气势,却分明将在场之人全部压制住了。

    强者!还是一位实力深不可测的强者!

    由于冰娆还没有完全了解这个世界的修炼等级,所以她也无法确定眼前老者是什么实力,但她感觉得出,这位老者应该是在场实力最强的一位。否则,冰家家主也不会把自己老脸硬给憋成了一副便秘样!

    最关键的就是,这位老者是沧陌染的人无疑。

    事实上,此刻情形和冰娆所猜测的分毫不差。

    冰家家主正是忌惮眼前老者的实力,才只能任由沧陌染的侍卫打自己宝贝孙女板子,同样,也是因为这位老者,他必须得把沧陌染当祖宗一样供着,而丝毫不敢轻易得罪!不然,即使对方是皇子,也不可能压得过他这个地头蛇啊!

    而现在,沧陌染正是依靠老者压在了他头上,这样憋屈的事实,令冰家家主心中郁闷不已,当然,他更愤恨的是沧云国那位宠孩子宠得无法无天的家伙,十七皇子才几岁啊?身边居然就给配上灵尊了,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灵尊啊!

    这样的强者放在冰家那就是镇宅之宝般的存在,怎么可能屈尊去保护个小辈啊!

    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冰家家主对沧陌染嫉妒得都快要吐血了。想他堂堂家主都没资格令灵尊保护,一个小毛孩子居然有?难怪有传言,沧陌染是沧云国最受宠的皇子,此话果然不假。

    那位,为了保护儿子,可真舍得下血本啊!要换成他,还真舍不得!

    正当冰家家主在心中暗自思忖这些事的时候,他无意中抬头,恰好看到了刚刚到来不久的冰娆三人。

    当下,冰家家主便大步朝着冰娆狂奔了过来,并直截了当命令道:“冰娆,你快点让他们住手!”

    冰娆眨眨眼,分明有些不知所措、并一脸胆怯的看着冰家家主,用蚊子声弱弱的道:“家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不是说了,你快点让他们住手吗?再打下去,玲儿就要被他们打死了!”强忍着憋在心头并不停剧烈翻腾的一口老血,冰家家主咬牙切齿道。

    “可我不认识他们呀,我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会听?”冰娆绝美小脸上尽是迷茫的问道。

    “你、你是不愿意管这事了?”冰家家主闻言怒吼道。

    “家主,别生气,我不是不管,是管不了啊!”冰娆漂亮小脸蛋上的表情可无奈了,但她说话的语气,就好像在哄着一位任性的长辈,听得冰家家主额上青筋突突直跳。

    魂淡啊!

    他才注意到冰娆居然叫他家主了?这不是大白天见到鬼了吗?通过测试灵脉一事,冰家家主相当清楚眼前的小奶娃子根本没当他是家主,也不可能这般尊敬他!那这小野种现在这作派,是给谁看呢?

    “你可以去求十七皇子!”冷静了下,冰家家主决定暂时不计较这小东西的态度,毕竟,当务之急是救下冰玲,不然,他这家主当的得多失败!

    在自己家里,还能让自己最宝贝孙女挨了打,还不仅一次,这事要是传出去,冰家只怕要成为流云大陆上的大笑话了!偏偏,他对后台极硬的沧陌染毫无办法,所以只能吞下这个哑巴亏,但他真的不甘心啊!不应该这样的!

    “你求下十七皇子,他一定会听你的。”稍倾,冰家家主甚至一改之前的嚣张,而用着极其温柔的语气哄道。

    冰娆看着对方那与狼外婆如出一辙的表情,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这家伙,可真是能屈能伸啊!

    不过,对方既然诚心诚意的表现出了善意,那她自然也得做点什么才行,对吧?

    抬头,冰娆水润的美眸看向沧陌染,并小心翼翼试探道:“可以饶了冰玲吗?她也怪可怜的。”

    天地良心,她只是随口一说,当不得真的!

    看着冰娆那张分明就是在敷衍的漂亮小脸,沧陌染自然极力配合。所以,他笑笑,却不语。

    顿时,冰家家主有些着急了。

    “殿下?”冰家家主一脸的期待。

    与此同时,听到了冰娆名字刚刚反应过来的冰玲简直大受刺激,怨毒的尖厉吼声突然间响了起来:“冰娆,你该死!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杀了你!”

    “我替她求情,她还要恩将仇报的杀我,呜呜…我好怕!我被威胁了!”一听冰玲的话,冰娆连忙很害怕似的躲到了沧陌染身后,唔!既然有大腿,那不抱白不抱,所以这点小事,就让沧陌染这大粗腿去解决吧!她只要看热闹就好。

    果然,沧陌染配合的恰到好处,并黑着脸看向冰家家主怒声道:“冰家就是这样恩将仇报的?哼!还想杀娆儿?该死!我看是板子打少了,在给我加二百板子!一个也不能少!”

    说完,气哼哼的沧陌染就打算带着看过热闹的冰娆和冰溪离开,走前,他又补充了句:“冰家主,火参期限已经过了三天了,你最好抓紧点,否则,过了半个月,我可是要收利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