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十章 小气又护短的沧陌染


    面对冰娆一脸不解的表情,冰家家主火气又涨了几分。樂文小说|

    按照他的想法,冰玲乃冰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嫡女,自然非冰家一般女子所能比,甚至在他眼中,冰家其他女子的存在,只不过为了更好的衬托玲儿的完美罢了,所以,他觉得,现在玲儿受了这么重的伤,其他人就应该为冰玲的伤势担忧得吃不好、睡不好才行,而绝不可以像眼前的小野种一般,存心想看玲儿笑话!

    说起来,玲儿会受伤可都是因为眼前这要死不死的小野种,如果没了她,自己的宝贝孙女又怎么可能会受到这样的羞辱?

    想起玲儿的事,冰家家主就恨冰娆恨得要死!偏偏这小野种命还特别大,中了那样的毒居然还能醒过来!

    事实上,冰娆会醒,完全出乎冰家家主意料之外,甚至打破了他全盘计划,这如何能不令他恼羞成怒?

    本来,他也是觉得冰娆活不了多久,才佯装看在沧陌染的面子上接收了冰娆和冰溪两人,为的就是给自家宝贝孙女提供个近水楼台的机会,待冰娆一死,玲儿自然就可以趁虚而入,可没曾想,前几天玲儿的那一闹,居然把这小野种给闹腾醒了!

    如此结果,自然令冰家家主郁闷百倍。

    哼!小野种,你怎么就不去死呢?

    越想越生气的冰家家主,看向冰娆的眸光也越发的阴鸷,丝丝杀意更是不动声色的涌向冰娆,如果眼神能杀死人,只怕冰娆早就死上千八百回了。

    不过,冰娆根本不把冰家家主那点杀意当回事,实在是因为这样的眼神,她前世见过太多了,而通常来说,对她流露出杀意的人,活的时间一般都没有她久。

    而见冰娆面对自己的滔天怒火还能如此镇定,冰家家主惊诧之余心中杀意又浓烈了几分,哼!不受家族控制的人,最终的下场只有死!

    此时此刻,冰家家主心中杀意凛然,当然,他是绝不会当着沧陌染的面出手的,毕竟,能让个奶娃子无声无息死掉的方法有千万种之多。

    就在冰家家主一边思考给冰娆怎么个死法,一边用眼刀子凌迟她的同时,一道尖锐的叫声嘎然响起,那叫声可谓凄惨至极,吓得冰娆小心肝都忍不住颤了颤。

    呃!这是谁家在杀猪吗?叫得真是好惨哟!

    至于冰家家主,听见尖叫声后则瞬间脸色煞白,恨恨的瞪了眼冰娆后,就立即闪身消失。

    看着冰家家主急三火四的模样,冰娆忍不住自语:“莫非冰家家主知道是谁家的猪在叫吗?”

    “嗯,正是他家的。”沧陌染一脸坏笑道。

    冰娆闻言眨眨眼,这坏小子又做了什么?

    见冰娆露出好奇的表情,沧陌染瞬间骄傲上了。

    看吧!看吧!他说过了,会给媳妇报仇的!

    傲娇了一下下,沧陌染才给屋里两人解释道:“我之前不是命属下去看冰玲伤势吗?”

    两人听了同时点头。

    冰娆心中更是了然,这属下必是男子无疑。因为沧陌染的身边除了她,就没看到个女人的影儿。

    “嘿嘿!冰玲的伤在屁股上。”沧陌染说完,自己都忍不住抿嘴偷着乐,他觉得,自己真是太急智了,居然会想出这样的办法替媳妇报仇!

    哼!你不是敢欺负我家媳妇吗?那本殿也欺负欺负你孙女,这也算礼尚往来了吧?

    可想而知,霸道又任性的皇子殿下,对冰家家主在大庭广众下给自家媳妇测试灵脉那是相当不满。

    他觉得,对方这样的行为足以令自家小媳妇受尽众人白眼,当然,如果媳妇资质出众,让众人都知道知道也就罢了,可现在,结果却是那么的不好,那样的结果一出,沧陌染当时不知道有多心疼。

    如此一来,搞出这事的冰家家主,自然首当其冲被某个小气又后台极硬的皇子给暗恨上了。

    某小气又护短的皇子觉得,既然他现在不能拿冰家家主出气,那就欺负欺负冰家那讨厌的女人吧!反正,在沧陌染这个皇子的心中,女人就是用来保护之类的想法,根本就是一个屁!因为他想要保护的女人只有自家媳妇一个,冰玲?又算个什么东西?

    正因为冰玲在沧陌染眼中,连个东西都算不上,所以,她便悲剧的承受了某个任性殿下的无妄之灾。

    “既然是在屁股上,冰家肯定不会让你的属下看冰玲的伤势。”听完沧陌染的话,无语了一阵的冰溪才肯定道。现在他总算知道冰家家主为何如此生气了,找个男子去看冰玲屁股上的伤,换成他是冰家主,只怕会气得直接拿刀砍人了。

    “不让看的话,那就只能说明冰玲的伤已经好了,冰家是心虚才不敢让我的人瞧的。所以,冰玲只能再次挨揍了,毕竟我当时惩罚冰玲的时候就说过,不许她吃疗伤丹药的,我就不信,才这么几天,她的伤就好了。”沧陌染一脸理所当然道。

    “总之,看伤或是挨打,冰家得给我个选择。现在看来,冰家是选择了再次挨板子啊!”顿了下,沧陌染才继续无奈道,说这话的时候,他俊美脸蛋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无辜,就好像在说,我也不想再打冰玲板子的,可是没办法啊!

    “……”冰娆和冰溪听完沧陌染的话,都忍不住狂抹冷汗,这家伙真是太黑心了,居然挖了坑给冰家跳,而冰玲如果不想被个陌生男子看,就只能屁股再次开花了。

    “对了,咱们要不要去围观冰玲挨板子?”这时,沧陌染又兴灾乐祸的提议。

    “这样好吗?”冰溪有些犹豫,冰玲已经够恨他们的了,如果他们在去围观,这仇恐怕就结的更深了。

    “有什么不好的,她挨打本来就是给人看的。”沧陌染坏笑道。

    “我有些奇怪,难道冰家人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属下打冰玲板子,都没人阻拦?”闻言,冰娆有些想不明白的问道。

    当然,她也明白哥哥的想法,不过,她更深知,他们和冰玲之间只怕早就不死不休了,既使他们不去围观,冰玲肯定也会把这笔帐算到他们头上,他们跑不掉的。

    正所谓债多了不愁,既然如此,干嘛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