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九章 媳妇,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第九章 媳妇,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见妹妹和媳妇就这样走了,冰溪和沧陌染担心的对视了眼,才连忙追上。<>

    而被气得不轻的冰家家主,则涨红着老脸、鼻孔好像要喷出火来似的原地直跺脚,嘴里还不停嚷嚷:“这该死的小蓄生,真是一点没把我这家主放眼里啊!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见家主气得要死,有心腹长老连忙上前小声劝慰道:“家主,淡定啊!不过一黄毛小儿,您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别忘了我们的计划!她现在这废材资质可正合了我们的意啊!而且,暂时就让她仗着十七皇子的势得瑟得瑟好了,几天之后,她肯定会求着我们的。”

    听了心腹长老的话,冰家家主满意的点点头道:“三长老,你说的有理,我乃一家之主,怎么能和个奶娃一般计较,那简直太丢份了!”

    “正是这个道理。”冰家三长老连忙一脸谄媚道。

    “好了,今天测试到此为止,大家都退下吧!”随后,冰家家主又给三长老使了个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眼色,才对其他人道。

    其他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但三长老却留了下来。

    两人嘀嘀咕咕的私语了一翻,冰家家主才满意的扬长而去。

    另一边,冰溪和沧陌染追上冰娆后,两人一直小心翼翼护在她身旁,并时不时的看看冰娆绝美的小脸,想安慰吧?又怕戳痛了这小人的自尊心,可不吱声,两人心里又着实憋的难受。

    突然,正走着的冰娆停下脚步,一脸无奈的看着哥哥和沧陌染道:“你们两个有什么想说的吗?”看他们憋着,她都替这两人难受。

    “啊!没、没有。”先是被妹妹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然后冰溪才反应过来,并连忙否认。

    “你也没有?”冰娆又转头看着沧陌染问道。

    “没、没有。”在冰溪威胁的眸光之下,沧陌染只能否认,其实,他很想说,媳妇,资质不好也没事,偶会保护你的!可惜,大舅子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啊!而对于媳妇这唯一的亲人,他自是不敢得罪。

    “现在不说,以后也不要说了。”见两人如此,冰娆故做生气道。

    完蛋!妹妹(媳妇)这是生气了吗?两人见冰娆板起漂亮小脸,不禁心头有些发慌的胡思乱想起来。

    半晌,冰溪认输道:“妹妹别生气,其实哥哥只是想告诉你,资质不好也没什么,咱们以后就当个普通人好了,哥哥会一辈子陪着你的。”

    听着哥哥感性的话,冰娆有些感动。

    事实上,神马灵脉她根本没放在眼里,而且,她也从不认为,一条小小的灵脉就真能决定了一个人的一生,更主要的是,即使没有灵脉,也不会耽误她修炼,因为她前世所修的星辰诀就不是通过灵脉来修炼的。

    再者,有了她修炼过的神秘莫测的星辰诀,她对一些普通法诀自然也就没什么兴趣了,毕竟,她可不认为冰家拿得出比星辰诀更好的修炼方法,因此至始至终,对于冰家的灵脉测试,可以说她都抱着好奇的态度,但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测试出这样的结果,还让哥哥和沧陌染如此担心。

    “媳妇,还有我!我不但会陪着你,还会保护你!”就在冰娆因为哥哥的话而感慨万千的时候,沧陌染也不甘示弱的道。

    冰娆听完无奈扶额叹息,对于这个喜欢刷存在感的皇子,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因为她很清楚,以对方的身份,只怕很难随心所欲,除非,他成为站在巅峰的那一个,才有可能掌握自己真正的命运。

    不过,对于如小狗狗般期待着她夸将的沧陌染,冰娆其实很想象摸小宠物般摸摸他的头,但想想两人间身高的差距,她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的想法,而改为淡淡点头。

    但即使这样,沧陌染也很开心了,因为这意味着,媳妇正在慢慢习惯他的存在啊!当然,这完全是他想多了,冰娆分明就是想不习惯都不行啊!谁让自己一睁眼,首先看到的就是这家伙。

    仿佛受到了认同般,沧陌染立时跟打了鸡血似的振奋道:“媳妇,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呃!冰娆有些好奇,她自己资质不好,这仇要怎么报?

    沧陌染则神秘笑笑,一个字也不肯多说。

    知道可能啥都问不出来,冰娆也只好让他继续保持神秘。

    待回了破屋,冰娆刚刚有点倦意正想休息会儿,却突然看到冰家家主一脸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

    那老头一到来,先是鄙视的看了眼冰娆和冰溪兄妹,然后才瞪着喷火的双眸,用气得发颤的手指着沧陌染,咬牙切齿的低吼道:“殿下,你是何意?这是羞辱我冰家嫡小姐吗?”

    虽然冰娆对于这老家伙一来就先鄙视了自己和哥哥的行为感到幼稚,不过,她更好奇的是沧陌染究竟怎么羞辱冰家嫡小姐了?要知道,自他们从大客厅回来,这家伙可是没有离开破屋一步,就算想羞辱冰玲,只怕都没有做案时间,难不成,堂堂皇子居然练成了分身之术?

    面对冰娆那张好奇满满的漂亮小脸,沧陌染俊美的脸上则尽是从容不迫,并笑得一脸邪魅道:“冰家主此言差矣,我怎么会羞辱冰家嫡出小姐呢?我只不过是命属下去瞧瞧冰玲的伤势罢了!”

    瞧伤势?

    闻言,冰娆眨眨眼,是怎么瞧的?

    “你、你…男女授受不亲,殿下不知道吗?”听见沧陌染那十分不以为然的话,冰家家主也顾不得对方身份,并火大吼道。

    “当然知道,正因为知道,所以,本殿才命属下去的啊!难不成冰家主希望本殿亲自去瞧?对不起啊!恐怕要让冰家主失望了,本殿可不敢去,不然怕被赖上!”沧陌染气死人不偿命的诚实道。

    噗哧!

    冰娆听到这话,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她想,她知道冰家主为何如此暴怒了,没准还真是因为不是沧陌染亲自去瞧的。

    “你还敢笑?”正愁怒火无处发泄的冰家家主,见状直接将炮火对准了冰娆。

    冰娆则一脸无辜道:“难道冰家主如此霸道,笑都不行了?”

    “玲儿受了这么多苦,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冰家家主一脸气急败坏道。

    “怎么?那关我什么事?冰玲是我女儿吗?她的事情需要我来操心?”冰娆不解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