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六章 测试灵脉?


    再次醒来的冰娆,看着哥哥和沧陌染的眸光复杂了好多,昏睡三天,她并非对外界毫无感知,因此自然清楚这两个少年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自己,生怕自己有危险。乐-文-

    另外,在加上她脑海中浮现的那些片断,所以冰娆十分清楚,自己的母亲、哥哥以及沧陌染为她做了多少事。

    那些片断,都是星儿这三年来为她收集的,而星儿则设定了一个接收讯号,某些特定的时候,那些东西才会出现在她脑海中,只不过星儿沉睡的太快,根本没来得及将这事告诉她。

    而她则是因为想知道这个世界的情况,正好符合了当初星儿的设定,因此才能接收到。

    这个世界,名为流云大陆。

    流云大陆又分为东流云和西流云,整个大陆存在大约近九千年的历史,其中东流云由十大家族共同掌管,而西流云则是沧云国、沐云国、商云国三足鼎立。

    流云大陆与她前世所生活的世界都属于修炼者的世界,里面无法修炼的普通人很少,基本上,在流云大陆,除了先天没有灵脉或者灵脉损毁的人,其他人都可以正常修炼,而能否成为强者,看得则是天生资质的好坏。

    在她所认识的人中,沧陌染自然属于天资出众的天才,本身出身又高贵,绝对是天之娇子的那类人。当然,她只闻其名的冰玲,据说资质也十分出众,又容貌绝美,所以相当受冰家看重,可以说,冰家上下都把冰玲看成了可以使冰家摆脱东流云十大家族之末最好的跳板,因此这次的事情,冰家家主会为冰玲出头真是一点不奇怪。

    至于她和哥哥,则是冰家众人眼中的废物,还是那种让他们呼吸新鲜空气都嫌浪费的一类。

    想到哥哥这些年所受到的耻辱,冰娆实在是太心疼了。

    为什么她两世的哥哥命运都这样波折?

    还有那个生下他们兄妹的可怜女子,年纪轻轻就没了生命…

    事实上,星儿提供给冰娆的资料片断相当多,从流云大陆的历史,到最近这三年来他们孤儿寡母遇到过的所有事情,星儿都有记录,甚至比哥哥告诉她的那些更详细,看完那些,冰娆心中更是无比愤怒!

    因为哥哥和妈妈真是太不容易了。

    但可惜的是,星儿收集的资料,除了流云大陆的那些,也只有她出生这三年来的,至于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母子三人又为何会沦落至此,则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不过,即使这样,冰娆也很满足了,而且从那些资料中,她知道,自己也身中巨毒…

    唉!难怪她感觉哥哥似乎有难言之隐,大概哥哥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她命不久矣!

    虽然她觉得自己应该不会那么短命,也不想死,但她拥有前世记忆这事,她还真没办法告诉哥哥,不然,只怕要吓到哥哥了!

    “哥哥,以后就让娆儿来保护你。”思考了许多后,冰娆才拉着冰溪的手道。

    “好。”冰溪连忙点头,并感觉自己眼眶一热,呜呜,好想哭,妹妹怎么可以这么可爱、乖巧又懂事呢?

    这一刻,冰溪对妹妹的疼爱之心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边上的沧陌染见自己又被冷落了,十分不甘的挤到人家兄妹两人中间,厚着脸皮问道:“媳妇,那我呢?我呢?你会保护我吗?”

    “……”冰娆闻言忍不住扶额,这家伙,真是!

    “会!只要你需要保护。”咬了咬牙,冰娆才道,虽然对于眼前妖孽正太的时而脱线她很无奈,不过,这家伙确实对他们兄妹有恩,而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向来都是她奉行的宗旨,所以,若真有什么事,她还真没办法将眼前少年撇到一边不管不顾,那也太忘恩负义了!

    “媳妇,我会记往你今天的话。”突然,沧陌染严肃起来,并认真道,而他那如星辰般晶亮的眸子中,则仿佛划过一道流光,也更加的星光璀璨,美丽的令人移不开视线!

    妖孽!

    冰娆忍不住在心中暗道,随后转移话题:“冰家老头找你过去,都说什么了?”

    “嘿嘿,我正想跟媳妇汇报呢!冰家那老不死的让我放过冰玲,我答应了,媳妇,你不会怪我没杀了她吧?”说到这儿,沧陌染还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冰娆,生怕她生气。

    “不会。有时候,死亡并非解决事情的最好办法,活着,也许才是最痛苦的。”冰娆了然道。

    “嗯嗯,正是这个道理。我要了冰家十株千年火参还有数不清的普通药材,另外,又命人打了冰玲二百板子,这下子,足以要了冰玲半条命!可惜,没能将她的灵脉打断,不然,我看她以后还怎么修炼!”沧陌染一脸遗憾道。

    冰娆听完满脸黑线,她知道,沧陌染口中的两百板子肯定不像他所说的那样轻描淡写,可那个黑心的家伙,居然还想打断冰玲的灵脉,灵脉是那么好打断的?真打断了冰玲的灵脉,冰家只怕要跟沧陌染拼命了。

    要知道,灵脉,乃是这个世界之人修炼的根本,断人灵脉无异于挖人祖坟,都是极其不道德的事情,只要是有点道德良知的人,根本不会做断人根本的事情,可眼前这家伙却如此轻巧的说出没打断冰玲灵脉很遗憾,这若是让冰家人听到,非气吐血不可!

    这一刻,冰娆都有些同情冰家了,惹上了这个任性的皇子殿下,对冰家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冰娆对冰家默默同情了三秒钟的时候,破屋外突然响起了冰家侍从的声音。

    “殿、殿下,家主要给冰娆小姐测试灵脉了。”侍从的声音哆哆嗦嗦,说完,就好像身后有恶鬼在追般,急速闪人。

    “测试灵脉?”冰娆听到这话不禁有些诧异。

    虽然冰娆知道,在流云大陆,但凡幼儿在三岁以后会都有测试灵脉一说,不过,她这体弱多病的小身板,又刚刚醒来不久,有必要这么着急的给她测试灵脉吗?

    冰家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冰娆不是真正的小娃,自然不会单纯的以为冰家是想要早日安排她的修炼,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冰家有此打算,她当然要去瞧瞧。

    而见妹妹半晌没吱声,冰溪还以为妹妹是紧张了,遂安慰道:“妹妹别怕,只是测试灵脉而已,哥哥会陪你去的。”

    “嗯,我也会陪媳妇去。”眯了眯眼,沧陌染也道。显然,他也觉得此事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