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五章 惩罚


    冰家家主被噎的差点吐血,心里更是忍不住腹腓,虽然你是皇子,可好歹也给他这个冰家家主几分面子啊!这张口就问他孙女死了没,这像是堂堂皇子的教养吗?

    过份!实在是太过份了!

    当然,冰家家主心里的这些埋怨,他是绝对不敢当着沧陌染的面表现出来的,只是冰玲是他最疼爱的孙女,他也对冰玲寄予了厚望,自然不希望沧云国的皇子如此敌视自家孙女。《

    要他说,自家孙女真是哪哪都好,完美的找不出一丝缺点,所以他真心想不明白,十七皇子怎么宁可喜欢那个身中巨毒的小奶娃子,也不愿意多看自家孙女一眼呢?

    他真不知道那小野种哪里好?再者,他也觉得如果十七皇子早些接受自己的宝贝孙女,玲儿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来?

    说来说去,都怪那小野种占了玲儿的位置才是!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冰家家主却只能脸上陪笑道:“殿下,这件事是玲儿不对,但那小野…呃,那小娃不也没事嘛!所以,您看此事能不能不在追究?玲儿年纪小,不懂事,您就不要和他一般计较了吧?而且,我也已经斥责过玲儿了,做为赔罪,我愿意让玲儿到殿下您的身边服侍,还望殿下给老夫这个面子。”

    “娆儿没事?嗯?”听完冰家家主的话,沧陌染淡淡挑眉问道。

    “是啊!听说不但没事,还醒了过来,要我说,这还多亏了玲儿那么一闹呢!您说是不是?”冰家家主笑眯眯道。

    “是个屁!我未婚妻没事是因为本殿回来的及时,不然,你敢说她啥事都不会有?而且,她就算没事,也不等于冰玲可以逃脱惩罚!”沧陌染冷声道。

    “呃…”冰家家主很郁闷,十七皇子,您也太不给面子了,难道不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吗?

    “你还觉得冰玲年纪小,不懂事?”沧陌染又质问道。

    “她在小,还能比我未婚妻年龄还小?”根本没给冰家主说话的机会,沧陌染便继续道。

    “呃!可我不是说了,玲儿愿意给殿下赔罪嘛!”冰家家主无奈道,对于这个任性的沧云国皇子,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眼前小家伙非但油盐不进,还根本不把他这个冰家家主放在眼里啊!

    “赔罪?放在我身边服侍我?”沧陌染似笑非笑道。

    “嗯,这是玲儿自己主动要求的!”冰家家主连忙道,堂堂冰家最受宠的嫡女去为奴为婢,他觉得已经足够表现他们冰家的诚意了。

    但可惜,沧陌染却不那样想,只听他火大的咆哮道:“想呆在我身边,冰玲配吗?别做白日梦了!冰勤,你们冰家打的什么主意我很清楚,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们,就算我死了,也不会多看冰玲一眼,那女人,恶心的让我想吐!”

    沧陌染的话很毒舌,也让冰家家主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过了好一会儿,冰家家主才缓过劲来,并一脸不赞同的提醒道:“殿下,虽然你是沧云国皇子,身份贵重,可我们冰家也不差啊!你如此羞辱我们冰家,就不怕我一状告到沧云国陛下那里去?”

    “你这是在威胁我?”眨了眨眼,沧陌染有些无辜道。

    “不敢,我只是想殿下给我个面子,此事还是不要在追究的好,不然大家撕破脸可就不好看了。更主要的是,我可不认为,沧云国会为了给那小娃出头而得罪我冰家。”冰家家主认真道。

    沉默了一会儿,沧陌染才皱着眉头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想我不追究,你们冰家就得按着我的要求来,而不是你们的!”

    “殿下请说。”见事情有门,冰家家主连忙道。

    “我此次外出,是为了给娆儿寻一株火参,那株火参有近千年时间了,只差一点就成熟,可是,却因为你家孙女坏了我的事,你说,你们冰家是不是应该先将这损失赔偿给我呢?”沧陌染语气一转,笑眯眯道。

    “那是应该的。”冰家家主苦着脸道,千年火参冰家正巧就收藏了一株,可是千年火参价值千金十分难得,因此只用想的,他都觉得肉疼。

    要知道,那株火参这么多年来他都没舍得用啊!

    “既然你也觉得应该,那就先赔偿十株千年火参给我吧!”沧陌染轻飘飘的道,其实,他到是想多要几株的,但他也清楚,不能把人给逼急了,要知道,狗急了还要跳墙呢!

    十、十株?

    听到这个数,冰家家主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也太过份了吧?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啊!

    “怎么,有难处?难道身为东流云十大家族之一的冰家,连十株千年火参都拿不出来?还是说,你觉得本殿的亲自守候不值那个价?”沧陌染见冰家家主面有难色,不禁略带不悦的质问道。

    “殿下身份贵重自非寻常人可比,赔偿十株千年火参给殿下也是应当的。”冰家家主暗暗咬牙,虽然冰家位居十大家族最末,但他也不能让人给看扁了!

    “那就好,另外我还需要些普通药材,你也一并给我吧!”沧陌染又道。

    “好!”冰家家主虽然心疼得小心肝乱颤,但他却不能不给,毕竟,他也不愿意真跟沧陌染撕破脸,那样对冰家可没好处,就当破财消灾了吧!

    “至于冰玲…”打劫完冰家主,沧陌染有些欲言又止。

    而本以为自家大出血后,沧陌染就已经不计较的冰家家主闻言,心登时咯噔一下有些不安起来。

    “就打她两百板子,给我家娆儿和冰溪出出气吧!”故意顿了下,沧陌染才道。

    随着他话音落下,冰玲杀猪般的嚎叫声猛的传进了冰家家主的书房,气得冰家主浑身直打颤。

    “殿下,这是何意?”冰家家主脸色铁青的质问。

    “我的侍卫在执行惩罚!本殿可以不杀了冰玲,但惩罚是免不了的,望冰家主理解。顺便说一句,既然是惩罚,那么本殿就不允许冰玲吃疗伤丹药,不然,让本殿发现她的伤好了,下次可就不是两百板子那么简单了,还有,半个月之内将本殿要的火参和药材送去,否则后果自负!”警告完,沧陌染心情大好的转身出了冰家家主的书房。

    真是欺人太甚!

    冰家家主气得肺都要爆炸了。

    这时,冰玲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又传进了他的耳中,冰家家主脸色一变,连忙跑了出去…

    沧陌染乐呵呵的回了破屋后,发现自家小媳妇居然又昏过去了,吓得脸都白了。

    “别担心,娆儿只是睡着了。”怕沧陌染误会,冰溪连忙道。

    听冰溪这样说,沧陌染心才放下,然后就坐在床边看着冰娆发呆。

    三日后,冰娆终于睡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