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霸宠之至尊狂后 > 第四章 冰玲死了吗?


    但纵使艰难如此,她今生的妈妈依然努力的尽自己所能的保护着他们兄妹两人,从哥哥的叙述中,冰娆深深的感觉到了那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对她和哥哥博大的母爱。网

    这一刻,冰娆也真正把生了她的那个女人当成了自己的妈妈,虽然妈妈的死亡布满了迷团,但只要她活着,一定会为那个可怜的女子报仇的!

    前尘如烟,如果说冰娆对前世还有些许留恋,也全然因为自己的哥哥,但现在,她已经重生,前世哥哥想必也早已转世,或许根本不记得她了,而她也为哥哥报了仇,也是时候和前尘往事说再见了。

    从这一刻起,雪舞将不在是雪舞,她是冰娆!现在是,将来也是!

    真正接受了冰娆的身份后,她便自然而然的对自己今生的亲哥哥多了一份血浓于水的亲情,并且慎重像哥哥保证:“哥哥,我一定会为妈妈报仇的!”

    至于冰家,该收拾的收拾了之后,如果冰家能安份守已,看在已逝母亲的份上,她还是可以给冰家留一分活路,但有了前世的前车之鉴,想让她对某个家族产生深厚感情,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不过,冰溪听了她的话,却是摇了摇头道:“妹妹,我们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何谈报仇?”

    而且,他还有个事没告诉妹妹,那就是妹妹本身也中了和妈妈一样的毒,看着年幼的妹妹,冰溪心头满满的都是恨意!妈妈没了,妹妹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个巨大的打击。可是,他却只能自欺欺人的瞒着妹妹,只说她自小体弱。

    “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听了哥哥的话,冰娆自信道,在她看来,既然是妈妈的仇人,那对方势必不会愿意看到她和哥哥两人还活着,对方肯定是要斩草除根的,到时,仇人自会自动浮出水面,而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

    想到这儿,冰娆不禁又问:“哥哥,妈妈中的是什么毒?”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妈妈的毒很霸道,不仅能吞噬灵气,而且还摧残身体,不然以妈妈的实力也不可能毒发的这么快。”冰溪一脸惭愧道。当然,这也和妈妈分了大半灵气给妹妹,以保护娇弱的妹妹不会那么快被毒素侵蚀有很大关系,但他不能说,不然妹妹肯定会伤心内疚的。

    虽然冰溪没有解释的太清楚,但以冰娆的见识,又怎么会不知道哥哥有事情瞒着她,不过她也知道,哥哥当她是小孩子,有些话想必是不好对她说,既如此,她就先不问,反正总会知道的。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名侍卫的声音:“殿下,冰家主有请!”

    听到这话,沧陌染眉头都皱起来了,不过,他还是道:“媳妇、冰溪,你们先聊着,我去去就回。”

    说完,沧陌染就一脸严肃的迈着大步离开了破屋。

    沧陌染刚一离开,冰溪就立即解释道:“娆儿,冰家应该是找陌染商量冰玲的事情。”

    冰溪知道,沧陌染的侍卫应该已经将冰玲交到了冰家主的手上,这次的请,冰家应该就是给陌染交待的。

    按理说,就算冰家真要给他们个交待,找的也应该是他这个亲哥哥,可惜,在冰家主的眼中,他这个哥哥的地位自然没办法和堂堂皇子相提并论,这样的事实,虽令冰溪很羞愤,但也让他无奈,谁让他们兄妹现在必须要依靠陌染这个皇子的势力,才能活、着!不然,只怕他们兄妹早就让冰家人给生吞活剥了。

    事实虽然很残酷,却也让冰溪不得不面对,可他却不希望妹妹知道这些黑暗的东西,因为在他的眼中,妹妹就是他的天使!

    不过,冰娆可不是那些真的啥也不懂的小奶娃子,前世,狗眼看人低的势力眼她见的太多了,世家大族是个什么德性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再者,听了哥哥说的那些事,她已然知道沧陌染的皇子身份正是他们兄妹目前最好的靠山,否则,冰家又怎么会看在沧陌染的份上重新接收了他们?

    虽然无论前世的雪舞,还是今生的冰娆,骨子里都是骄傲的,但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喜欢一意孤行的人,所以,她理解逝去妈妈的苦心安排以及哥哥心里的隐忍,想到这里,她主动转移了话题,并又缠着哥哥想要他给自己讲讲这个世界的事情。

    当然,冰娆主要想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那样她才好安排自己以后要走的路。

    而冰溪见妹妹好奇,自然也很乐意告知。

    “我们现在所处的大陆名为流云大陆,流云大陆分为东流云和西流云…”冰溪正说着,却无意间发现妹妹居然又昏了过去,顿时吓得他脸色大变,怎么会这样?难道妹妹毒发了吗?

    当冰溪仔细检查并感受到妹妹均匀的呼吸后,他才长吁了一口气,好险,居然是睡着了!

    唉!妹妹的身体真是太弱了!弱到让冰溪心疼不已!

    其实,冰娆并没有真正的睡着,而是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脑一痛,然后脑中突然多了很多的资料,其中就有她想知道的,而此刻的她,则是正在消化那些突然塞进自己脑子的东西。所以此时在别人眼中,她就是睡着了。

    见妹妹睡着了,冰溪自然要寸步不离的守着。

    与此同时,骄傲的十七皇子则挟着满身怒火,气势汹汹的踏进了冰家家主的书房之中。

    看到十七皇子满脸不善的来了,正坐着的冰家家主不禁心头一跳,但他还是很快起身,想给沧陌染见礼,可惜,沧陌染只是淡淡的瞥了眼书房中的中年男子,就冷笑着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殿下…”见状,冰家家主连忙陪笑着开口。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没等冰家家主把话说完,沧陌染就一脸不耐道。

    顿时,冰家家主的笑容凝结在还算英俊的脸上,同时他心里也很郁闷,十七皇子,咱能不这么粗鲁吗?您可是身份高贵的皇子啊!可惜,心情很不爽的皇子殿下显然不懂得读心术,不然定会喷他一脸血,然后再告诉他,爷就这么粗鲁,怎么地吧?

    而这个时候的冰家家主则深深觉得,十七皇子如此不配合,这还能一起愉快的玩吗?

    平复了下自己压抑的心情,冰家家主连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才小心翼翼道:“这次的事…”

    “冰玲死了吗?”冰家家主刚说了几个字,就又被沧陌染给打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