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玄幻奇幻 > 人间鬼事 > 第1497章 求上门来

  “和尚,我问你个事儿呗?”见小气和尚被自己撩得不行。夏语帘挠挠头,放弃了继续跟他打趣,转而一本正经起来。
  “女施主有何事要问?”小气和尚朝前度了两步,捻起一炷香点燃了插入香炉道。
  “你说,人的灵魂是不是真的可以出窍?”夏语帘紧随其后问道。小气和尚一转身,跟她撞了个满怀。面色一变,朝后退了两步又撞到了佛案上。一时间,小气和尚心头是一万个释迦摩尼奔腾而过。
  “这个,或者是有的!”小气和尚待到心平气和之后,方才合十说道。
  “你这和尚说话就是不痛快,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夏语帘撇撇嘴,不顾安懒懒的拉扯对小气和尚说道。
  “这个小气和尚觉得或许是今天自己没有参与诵经,才会被这个女人如此刁难。他抬头看了看佛像,深吸一口气道。
  “真有啊?那边有椅子,咱俩好好聊聊。”夏语帘闻言看了安懒懒一眼,然后一伸手握住了小气和尚的腕子,将他朝大殿前那两条供人歇脚的长椅上拉去。
  “罪过,罪过!”夏语帘的这番举动,让刚刚从小气心头跑过去的1万个释迦摩尼,转头又跑了回来。
  “大师,有个话我想对你说。”拉扯着小气和尚坐到椅子上,夏语帘示意安懒懒也过来坐,然后才低声对小气说道。
  “女施主有话直说便是...”眼瞅着夏语帘靠自己如此之近,小气和尚微微朝外挪了挪身子道。
  “你躲什么呀?过来,这话只能悄悄说。让别人知道了就不好了!”夏语帘见状拉扯住小气和尚的袈裟,然后又往他那边凑了凑道。
  “女施主...”小气和尚眼瞅着就要破了嗔戒。
  “你瞅瞅她,有没有什么异样?”夏语帘回手一指身侧的安懒懒问小气道。
  “嗯?”定睛看去,小气和尚顿时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同。但是具体不同在哪里,他又说不出来。只是觉得,眼前这女子的身上,似乎比常人要多了一丝什么似的。
  “我这个朋友,前些日子到我家去做客...”也不管眼前这和尚到底瞧没瞧出什么来,夏语帘接着低声就将之前发生在安懒懒身上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
  “女施主此言当真?”小气和尚闻言问道。
  “我骗你做什么,大老远过来撩和尚很有趣么?”夏语帘白了小气和尚一眼说道。
  “大师,你有没有法力,可以帮帮我这个朋友?哪怕是假装的也好,起码让她别这么消沉下去啊。这才一个礼拜,你看看她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我担心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总有一天她会出事情。”夏语帘将身子往小气那边凑了凑,完了跟他咬起了耳根道。
  “贫僧不打诳语!”小气和尚将身子又挪了挪道。
  “那你是有办法咯?”夏语帘闻言惊喜的道。
  “没有!”小气和尚琢磨了半晌,然后摇头道。
  “什么和尚嘛,白费唇舌了!”夏语帘闻言很是失落。她这也算是病急乱投医,只想着能有个人把她的朋友给治好。
  “不过,有个人似乎行!”小气和尚接着说道。
  “真的?”夏语帘闻言急忙问道。
  “请跟贫僧来!”小气和尚起身朝山下走去,走了两步见身后两女站着没动,随即对她们招招手道。
  “小凡施主?小凡施主在家吗?贫僧有一事相求!”大热的天,我正躲家里吹空调避暑呢。忽然间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喊。
  {最新章+c节上:
  “小气...不知慧通大师前来有何贵干?”一开门,我张嘴喊了声小气。然后瞅见跟在他身后那两个靓丽的妹子,马上改口道。
  “不是贫僧有事,是这两位女施主有事。”小气和尚挤开门,带着俩姑娘就走进了我家的客厅。
  “嘘,嘘,你特么破戒了?”示意顾翩翩拿东西招待人家,我把小气和尚拉到一边问道。
  “贫僧有何戒可破?”小气和尚合十道。
  “色戒!”我冲他挑挑眉毛。
  “贫僧...真想对你破了杀戒!”小气和尚面皮抽搐着道。
  “有这种事情?什么时候发生的?”撩了撩小气和尚,直到他嗔戒将破,我才罢手。坐到沙发上,小气和尚半晌才平复下心情把事情对我说了一遍。一边说,他身边的那个穿着蓝色短裙名叫夏语帘的姑娘还一边点头称是着。
  “这个,怕是要下去问问才知道!”我挠挠头,对小气和尚说道。下去问问,我相信他心里明白。
  “还望小凡施主能以慈悲为怀...”一听我有办法,小气和尚连忙对我合十躬身。
  “是啊哥哥,你就帮帮我们吧!”夏语帘见状就准备上前拉扯我的胳膊。
  “别急,先吃片西瓜!”顾翩翩适时出现,拦在我身前把手里的西瓜递了过去。
  “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挑挑眉毛问小气。
  “可是她们找到了贫僧,这事就跟贫僧有关系了。但是贫僧被你这么大能耐......”小气和尚闻言面皮抽搐着在那里可是,可但是的说了一大通。
  “我终于明白,至尊宝为毛要杀唐僧了!”一抬手,捂住了小气和尚的嘴道。
  “你若不答应,贫僧半夜来你家念经!”小气和尚挑着眉毛对我说道。
  “你们先回去吧,对了把你的生辰八字写下来。”我知道这货是言出必行的,大半夜的门外有和尚念经,还让不让人睡了?起身拿过纸笔,我递给那个温婉一些的姑娘说道。
  “顺便去看望一下父亲!”见我答应了,小气和尚才带着俩姑娘离开了我的家。我目送他们远去之后,打开门就准备去店里。好久没有给父亲烧钱了,也不知道他那几个俸禄够不够花。
  “小凡这么热的天来店里做什么?”鲁阿姨依旧得坐轮椅进出,见我满头大汗的,连忙推着轮子从店里迎了出来道。手里多了40万的赔偿款,让她的经济压力一下子小了许多。没有了经济压力,就该兴亮受苦了。因为她每天见了儿子,都会唠叨着让他处对象结婚。
  “给我爸烧点纸钱!”我将店门打开,然后开开空调把鲁阿姨推进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