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人间鬼事 > 第56章 张道玄进村


    第二天,神清气爽的村支书就从省城回到了本市。一下车,就拿出名片拨通了张道玄的电话。两人约了个地方见面之后,村支书把来意一说,并且允诺事成之后给十万块的辛苦费,张道玄便欣然答应了他的请求。不就是忽悠么,忽悠谁不是忽悠。十万块,对着村民说说慌就十万块,何乐而不为?

    “死鬼,你可回来了,昨儿夜里吓死我了。大半夜的,不知道是谁在外头敲了一宿门。天快亮才消停下来!”带着张道玄回到了小村子,一进家门,女人就在那里哭诉起来。

    “或许是有人恶作剧呢?”村支书招呼着张道玄坐下,然后对自家婆娘说道。毕竟全村人他几乎都得罪光了,有人趁他不在家来吓唬他媳妇出出气,也属正常。

    “屁的恶作剧,我觉着,会不会是老夏......”女人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来老夏现在是这个男人的忌讳,连忙捂住嘴不再说下去。

    “若是女居士不放心,且待贫道前去观望观望如何?”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张道玄闻言站起身来拈须说道。

    “也好,麻烦张道长了!”村支书看着自家女人惊骇的模样也不像是装出来的,随即点点头说道。

    “嘶,不对呀!居士,你的麻烦大了!若是处置不当,唯恐有血光之灾啊!”张道玄走到门口,拿出罗盘来一看,就看见罗盘的指针在那里滴溜溜一通乱转。再一细看,门上赫然留下了两道掌印,掌印之上还沾了些许皮肉。凑近了用鼻子一闻,一股子恶臭传来。当下里,张道玄倒吸一口凉气问道。

    “什么意思?”村支书见张道玄大惊失色的样子,以为他只是想借机讹自己一些钱。当下里也没怎么往心里去,只是在那随口问道。在他眼中,这个张道玄和街边那些算命的瞎子没什么两样。要不是张老板再三叮嘱要他对张道玄客气一些,恐怕他早就大耳刮子扇过去了。谁乐意一个神棍,在自家门口胡说八道?

    “唯恐有尸变发生啊,贵村最近可是死了人?”张道玄看着门上那两块巴掌印,又看了看滴溜乱转的罗盘,咬咬牙对村支书说道。

    打一进村,他就发现这里是真穷。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家还是住着土砖屋。有那么三分之一的人家倒是起了瓦房了,只是家里的摆设却也是简单到了极致。唯独这个村支书的家,不管是装修还是格局,放到城里去也算是中上之家。一路看下来,他已经明白了眼前这货到底是只什么鸟儿了。这种人,素来只会临时抱佛脚。死不临头,他们是不会相信自己会倒霉的。

    自己这番话说便说,万一把他惹恼了,那十万块钱不是要打水漂了?张道玄心中琢磨着。可是不说,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要是这货被那起尸给弄死了,自己那十万块钱,不也是打水漂了?一时间张道玄在那里纠结起来。有语云:死道友莫死贫道!可这是在双方没有利益瓜葛的情况下。思来想去,看在那十万块钱的份上,张道玄还是决定对村支书实言相告。

    “死人?啊啊,死过两个,死过两个!”村支书不信人言,可是他的女人信了。就在他寻思着,该不该把死过人的事情说出来的时候。他家的女人率先开口把话说了。

    “是寿终正寝的,还是非命死的?”张道玄闻言又问道。所谓非命死,就是枉死的意思。其中得了恶疾不治,被人谋害,出车祸,掉水里之类的,通通包括在其中!

    “这个......”女人偷偷瞅了面色不愉的男人一眼,欲言又止。

    “贫道明白了,劳烦居士拿两件自己的贴身衣物来!”张道玄看了看那女人脸色就明白恐怕村子里是有人非命死了,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点点头在那讨要起面前这对男女的贴身衣物来。

    “贴身的衣服啊?我给道长拿去!”闻言女人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一红然后转身进屋道。

    少时,女人红着脸拿出来一套黑色蕾丝和一条四角裤衩交到张道玄手中。黑色蕾丝是她的,四角裤衩则是村支书的。

    “额......也好!”张道玄本意是让这个女人随意拿一件穿过的衣服过来,谁想到她拿了套内衣出来呢?手指轻轻从那蕾丝上抚过,点点头就此作罢。

    酷x匠网f:永久G免费看~小说1

    “拿到屋里去,晚上真有东西找上门的话,贫道自会将其引到纸人处,然后替二位居士解决了这个麻烦!”在女人和男人不解的眼神中,张道玄找来几张白纸,又用现折的竹枝做了两个纸人。然后将刚才女人拿出来的衣物往纸人身上一套,这才说道!

    “爸爸,女儿来看你了。”张道玄进村的时候,我正陪着顾翩翩在祖坟山上祭奠她的父亲。顾翩翩跪在坟前,点燃了香烛祷告道。

    “敬上三杯酒,可以烧纸了!”我陪在顾翩翩身边,将一应祭奠用品为她准备好之后提醒着她道。如今这些规矩,很少有年轻人记得了。或许有一天,大家在祭祖的时候,只会学着电视里的那些洋人,拿上一束花放在坟前就算完事吧!

    洋人有洋人的传统,国人有国人的传统。大蒜在洋人那里可以对付吸血鬼,拿到国内来却只能做调料。所以说,洋人的东西,并不是所有的都适合我们的。悠悠华夏数千载,其中的奥妙和传承,又岂是那些化外蛮夷所能比拟的?

    顾翩翩依言一顺在坟前三个空酒杯里斟好了酒,磕了几个响头稍待了片刻,这才将酒杯拿起来泼洒在墓碑上。顾翩翩在烧纸,而我则将准备好的爆竹绕坟而置。等到纸钱都烧得差不多了,这才招呼她避让一旁点燃了爆竹。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在通知亡人给他汇钱了。就跟银行给咱们手机发的那个账目流水的短信差不多意思!只不过比起短信铃声来,爆竹的动静大了那么一些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还能领20台挖掘机!<="kj_ds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