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人间鬼事 > 第48章 所为何事


    夏尽泽,某农业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此刻正端着海碗蹲在门口扒着饭。现如今大学生找工作,普遍不好找。一个学有所长的高材生,往往没有长相甜美,又会来事儿的女中专生挣得多。注意,是女中专生。男中专生就别想和人家一个待遇了。当然,或许,如果,你长得确实是个小鲜肉,又身强力壮,体力持久的话,机会也会降临在你头上。

    而夏尽泽,则是属于那种长相普通,家世普通,体格普通的一类人。俗话说得好,大学生毕业等于失业。苦读了4年,毕业之后他依然还是回到了这个几代人一直想要挣脱出去的地方。早些年和他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发小们,如今要么已经成家立室,要么远赴他乡挣起了那人民的币。只有夏尽泽是枕边无一人相伴,包里无余钱壮胆。

    夏尽泽有时候在想,早知道是这个屌样。当初还不如跟着小伙伴们去北上广搬砖,又何必借债去读这个劳什子的大学?四年大学,他知道了食堂的饭菜难吃,知道了学姐学妹们都是为那些开着宝马的秃子们准备的。更知道了,那张让家里举债换来的文凭,根本是一钱不值。

    父母操劳了一辈子,供他上了大学,却没想到最后他又卷着铺盖回到了这个破落的地方。父母要强,这辈子再困难都没找旁人张过嘴。可是夏尽泽的出路问题上,他们低下了脖子上的头。可是一辈子没出过远门,最远也就到过县城的父母亲,又去找谁帮忙呢?无法可想,亲戚们大多都是农民,就算是有点路子,也都留给了自己的孩子。

    能找的人都找遍了,无一例外,都是爱莫能助的。顶多,对他们表示一下同情和安慰,然后大骂几句如今的政策就算给足了面子了。背过身去后,或许有人对夏家嗤之以鼻,或许会把这件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和谈资,都有可能。现如今的人,早已经学会了两面三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

    其实窝在这个村子里的人,谁又能比谁更牛呢?不过生活就是这样,只要旁人吃饭比你多了一块肉,睡觉比你多了一床被,他都会觉得志得意满。然后会拉着自己的婆姨或者男人说:看嘛,咱们家还不算是最差的。于是乎,他们就在你身上找到了满足。再然后,他们会觉得空气也清新了,人生也出现了曙光一样。

    思来想去,夏家父母只有提着家里的老母鸡,外加一沓零散的钞票,找到了村支书的家里。母鸡是用来下蛋的,而钞票则是夏尽泽的父亲前段时间帮人秋收挣来的。不多,500块钱。只是这500块钱,是夏家现在唯一能拿出来的现金了。

    “哎呀,来就来嘛,乡里乡亲的,这么客气干嘛?”夏尽泽永远记得,那天跟着父母敲开了村支书家的大门之后,人家脸上那虚伪的笑容和眼神中不屑一顾的神情。不过好歹,人家把东西收了,并且让他们进了家门。

    说起现任的这个村支书,村子里的人背地里没有不杵他娘的。原因么,这小子压根就是个混蛋。打小儿就知道欺负同村的女娃娃,长大了,就改调戏了。再大一些,就开始纠帮结伙的侵占别人的利益。

    如今承包鱼塘,山林,甚至养猪,上头可都要给补贴的。每年领补贴钱的时候,就是他上门的时候。干嘛?敲诈勒索而已。不给不行,不给明年他让你承包不下去。要么鱼塘的鱼都死了,要么山林发一场山火,把树苗和果子全烧个精光。所以到最后,干活出力的是村民们依然穷得*打板凳响,而他却起新楼,换老婆闹了个不亦乐乎。

    有人会问,这么个东西,怎么当上村支书的?无他,一有钱,二有狠罢了。这两样,上头的人总会吃上一样。而且为了更好的管教低下的这些村民,不让他们闲下来去上个访,请个愿什么的,上头的某些人其实更愿意用这种流氓加混蛋出身的干部。

    “有事说事儿,乡里乡亲的,有困难找组织帮忙嘛!就算我帮不上,还有上级组织嘛!”把夏家人领进了门,一人给倒了一杯白开水后,村支书端起了青花瓷的茶杯说道。杯是景德镇的杯,茶是西湖的茶。

    “支书,这实在是不好开口。”夏尽泽的父亲老实了一辈子,镇长是他见过的最大的官。村支书在他眼中,俨然是诸侯一般的存在。搓动着那双满是老茧的手,他迟疑着道。

    “夏叔,什么支书不支书的。我是你看着长大的,小时候还偷过你们家的鸡蛋呢。这有什么不好说的,直说直说!”当了几年官,村支书身上的匪气倒是减少了不少。

    L酷{匠网永¤S久免费l》看#小/说

    “这不是尽泽今年毕业了么,外头找活儿不容易,可也不能就这么荒废在家不是?这就琢磨着,看看支书能给帮个忙,给孩子指条明路不能!”夏尽泽的父亲,鼓足了勇气将这番求人的话给说了出来,然后眼巴巴的在那看着对方的反应。

    “就这事儿啊?好说好说,不行的话让他去村委会当个办事员吧。农业大学的高材生,正好专业对口。”出乎夏尽泽一家人的预料,人家居然把事情满口答应了下来。

    “不过呢老夏,我的夏叔,我给你帮了这个忙,你是不是也该给我帮帮忙啊?”村支书不等夏尽泽他爹把感谢的话说出口,紧接着在那说道。

    “啥忙,我能帮你啥忙!”闻言夏父很是窘迫的说道。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找他帮忙的。

    “是这么个事儿哈,当然这只是个意向,意向你懂吧?就是暂时只是有这么个想法。没有确定的事情,你不要到处乱说知道吗!?”说事儿之前,村支书在那叮嘱了夏父一句。

    “晓得的,晓得的!”夏父闻言愈发的局促了。

    “现在不都要搞活经济么?正好上次去省里办事,让我找着一机会。你看啊,咱们村穷了一代又一代,总得想个办法不是?”村支书开会开惯了,正事没说,套话先来一堆。

    “那是,那是!”夏父闻言连连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还能领20台挖掘机!<="kj_ds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