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 第078章 两百斤的鱼你见过么


    夏杰醒的很早,他在厨房做好饭的时候,俩大美女才刚刚起床。他发觉沈婷看他的眼色有些不一样,还以为是昨晚文芳给她说了什么,结果沈婷略生气的说道:“一个人打倒了十几个人,夏杰大英雄真够威猛的。”

    夏杰有些摸不清头脑:“啥意思?这话怎么酸溜溜的?”

    沈婷抬手掐了他几下:“你肯定跟那个律师有关系,否则你会那么拼命的去救人?换成是我被绑架的话,某些人能打电话报警就很不错喽……”

    夏杰发觉文芳没有跟到厨房,便抓着沈婷的手在她耳边说道:“要是你被绑架的话,那些人一个都活不成。顺便提醒你一下,有我在,你被人绑架的可能性为零,没人敢在我的眼皮下动你。”

    这话让沈婷心中甜滋滋的,不过这妞很傲娇的表示:“谁稀罕你的保护,男人都是油嘴滑舌,可信度为零。”

    夏杰咬着一块煎饼从厨房走了出来,含糊不清的说道:“我走了,那条鱼我得送到市里,狠狠地敲上一笔钱。加上上次那条鱼,说不定修路的钱能挣出来。”

    他推着手推车出门的时候,村里那几个年轻人已经在等他了,昨天已经约好,今天早上他们要帮夏杰把那条鱼装到车上,然后跟夏杰一起出去,他们今天要把砌水池用的水泥运过来。

    村里现在所有的工作全都围绕着自来水工程开展,为了早点吃上自来水,村里人现在连小龙虾都顾不上了。不过今天上午过后,基本上村民的工作就告一段落,剩下的全靠王工他们来做。

    到了湖边,那条大鱼静静的呆在水中,这让大春他们很好奇:“死了?不应该啊……”

    夏杰他们跳进水中,这条大鱼立马欢腾起来,尾巴一甩,正好扫到一个年轻人的腿,这人立马躺到了水中。幸好是夏天,水温不低,换做是冬天,怕是这人就得打吊针了。

    夏杰找到昨天的那个皮筏子改的口袋,然后几人撑着袋口,趁着那条大鱼奋力撞击木桩的时候,夏杰他们几个同时动手,将鱼头套进了口袋中。

    这条鱼立马挣扎起来,不过越挣扎越靠里,不一会儿功夫,整个鱼身全都钻进了口袋中。

    夏杰赶紧把口袋扎好,然后用绳索在口袋外面一圈一圈的系好,然后众人一起用力,把这条鱼从水中抬了出来。

    捆绑到手推车上后,他们就结伴向山外走去。

    到了山上有信号的地方,夏杰首先给江志鹏打了电话:“鹏哥,两百多斤的鲟鳇鱼你见过么?”

    江志鹏一听立马坐不住了:“卧槽,你不会抓了这么大的鱼吧?死的活的?我现在就过去运。”

    夏杰笑着说道:“活蹦乱跳的,昨天在水中把我撞了个半死。赶紧来吧,等会儿天气热了我怕这鱼受不了。”

    江志鹏得到确认后总有些恍然梦中的感觉:“咱们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东北的鱼呢?而且居然还长这么大,真是稀奇……”

    挂断电话后,夏杰他们继续赶路,而江志鹏则是对旁边那位跟他一起锻炼身体的人说道:“猫哥,夏杰在他们湖里抓到一条二百多斤的鲟鳇鱼,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这人正是上次借给夏杰潜水服的老猫,最近江志鹏天天早上锻炼身体,而夏杰总是抓不住影子,他怕锻炼的方法不对,就每天早上开车来找老猫。

    老猫听了江志鹏的话忍不住也惊奇道:“怎么会?咱们这边怎么会有鲟鳇鱼?走吧,一起看看去,夏杰那个村子里那个湖挺神奇的,这种淡水鱼都有,真是闻所未闻。”

    江志鹏哈哈一笑:“在夏杰身上,可是有不少奇迹的。其实我也想去他们村里转转,看看这个小山村到底有什么不同,居然培养出了这种人才。”

    说完他给店里的侯经理打电话,让他开着箱货去拉那条大鱼,他自己则是开着车带着老猫直奔市外的省道而去。

    镇派出所的办公室中,老刘坐在办公室抽烟,他的对面坐着两个警察。那俩人翻完老刘昨天做的笔录,然后看着老刘说道:“刘所长,这个夏杰有重大嫌疑,你居然不把他拘留,有些太大意了吧?他要是出逃,这会儿怕是已经出省了,咱们怎么抓捕他?”

    老刘弹了弹烟灰说道:“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根本无从查起。假如是夏杰杀的人,你觉得夏杰还会打电话报警么?说句不好听的,他只要在山上挖个坑埋掉,这辈子都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

    对面那俩警察年轻气盛,听了老刘的话明显不高兴起来:“刘所长,刑侦的事情你不懂,我们是在推测嫌疑人,不是来抬杠的。都是穿警服的人,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配合我们的工作?”

    老刘从办公桌里抽出两个月前收到的那封要密切关注夏杰的文件扔给两人:“你们别告诉我你们没接到这份通知,夏杰的身手超乎你们的想象,你们想要抓他,自己去打报告去,只要有领导同意,我没有任何意见。”

    带头那个警察看了两眼放在了办公桌上:“这份通知我看过,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什么最危险的人物?假如真这么危险的话,就应该把他抓起来关进去,既然危险还把他放到社会上,这不是给咱们添乱嘛。”

    旁边那个警察翘起二郎腿:“我觉得这个夏杰也就是给某位军职领导当过司机或者当过秘书而已,上头发这份文件,其实就是告诉咱们这边的人,夏杰是个有背景的人,能安排一下就安排。靠裙带关系想要捞个职称或者公务员待遇罢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老刘抽着烟,冷眼看着这两人:“刑警队现在的风气就这样?老子以前当刑警队长那会儿,假如碰上你们这种靠主观臆断来办案的人,立马扒了你们的皮滚蛋回家!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什么官僚作风。要是你们真的能力很强市里省里早把你们挖走了,没事瞎得瑟什么,丢人!”

    老刘的话让两个警察顿时就坐不住了,他俩也没想到,面前这个老好人模样的所长,居然是曾经的刑警队队长。

    两人面色尴尬的笑了笑:“我俩是刚调过来的,没想到遇到了老队长,对不住了。至于那个夏杰,老队长准备怎么办?我俩想听听老队长的意见。”

    老刘对于他们的态度转变很明了,得知老刘是老队长,这两人再不表现得客气点,他俩怕老刘给局里的领导说他们什么坏话,比如不懂事之类的,这让他俩会很为难。而且两人的客气其实是六目的性的,他俩判定夏杰现在已经出逃,这会儿要是有人背锅,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老刘把烟蒂按在烟灰缸中说道:“那样吧,我把夏杰叫过来,你们自己跟他谈。要是你们想要把他带走,我也没意见。至少我要让他知道,我跟你俩没有任何关系。”

    他面前那个年龄稍大的警察说道:“根据我这几年办案的经验,这会儿夏杰肯定出逃了,老队长你这么帮他遮挡不太好吧?”

    老刘没有说话,而是掏出手机拨打了夏杰的电话。

    夏杰正在山口等江志鹏他们,对老刘的电话很奇怪:“怎么了刘所长?案子有进展了?”

    老刘对夏杰说道:“你现在在哪?能不能来派出所一趟?有两个县里的刑警怀疑你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夏杰看了看时间说道:“那行,我这会儿在忙,等会儿我就过去。”

    挂断电话,老刘看着俩警察说道:“你们的经验,不适合用在一个特种兵身上。他等会儿就过来,你们先在这喝茶,我去处理一下附近的一个宅基地的纠纷。”

    俩警察面面相觑,他俩完全想不通为什么老刘的态度会这么差。两人本想纠缠一下,但是老刘并没有给他俩说话的机会,喊了一声办公室的办事员陪着两人,他就戴上警帽出去了。完全是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

    同时在镇子外面的省道上,一台警车悄悄的驶了过来,车里坐着几个人。

    “李队,你说夏杰真的愿意给咱们的人特训么?而且这事儿有些不合规矩啊,咱们就算是要找人特训,也得去找警校的教官吧,虽然咱们都知道夏杰的身手,但是传出去咱们邀请一个农民做特训,这事儿他们会笑掉大牙的。”

    坐在后排的那个警察,正是夏杰很熟悉的李成。他叹了口气说道:“夏杰能力那么强,你们真就不想学点什么吗?至于什么农民的说法,我劝你以后还是别再提了。咱们局里谁敢把夏杰当成农民对待?有这样身手的农民,就算咱们聘请他为教官,也没有谁敢说什么的。”

    车子到镇子口的时候,司机扭脸问道:“成哥,咱们先去派出所还是直接去夏杰的家里?我觉得,咱们既然来了,多少得打个招呼吧?”

    李成听了点点头说道:“也行,咱们去一趟吧。这个派出所的所长可能是老刘,我退伍专业那会儿,就是老刘帮我转的手续。前几年他是县里的刑警队大队长,可惜被人顶下来了,这会儿在这个小镇上养老,虽然繁琐了点,但是这工作却很不错。”

    【作者题外话】:重感冒,头疼,鼻涕止不住的流。我自己都惭愧,每次保证要好好更新的时候,就会出乱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