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 第075章 还不赶紧把门关上
沈婷吓得赶紧躲在了一丛灌木中,她看着夏杰问道:“你在那干嘛呢,赶紧过来啊!”

    这时候山下传来了喊声,好像是在喊夏杰的名字。他扭脸对沈婷说道:“走吧,他们来了。吓我一跳,忘记了咱们这是在山坡上。”

    沈婷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抬手掐了他两下:“吓我一跳,走吧,赶紧把这事儿处理了咱们回去。”

    虽然话这么说,但是沈婷对老黑的尸体依然充满了恐惧。走到山下的时候,她紧紧抓着夏杰的手不放开,眼睛根本不敢往尸体的方向看。

    老刘和带着的那个警察在大春和张大爷的陪同下到了南岸,等夏杰和沈婷下来的时候,老刘已经蹲在尸体旁边观察尸体了。

    他看到夏杰过来后,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发现这具尸体的?”

    夏杰对他说道:“上午我在北岸那边转悠,隐约听到了这边有叫喊声,不过很微弱,我也是好奇,才划着皮筏过来的。然后到了就看到这这具尸体,吓我一跳,接着我就给你打了电话到山上等你过来。”

    老刘听完夏杰的介绍,点点头接着问道:“这人你认识吗?”

    夏杰指着老黑的尸体说道:“我发现尸体以后,从他身上找到了他的钱包,有他的身份证。这人是牧野市的一个小混混,我前一段去市里贩卖龙虾的时候遇到过,他们都喊他老黑,强行将他们的劣质小龙虾售卖给那些店家,当时还发生了一些冲突。”

    老刘一听夏杰认识他,当即来了兴趣。他点上一根烟对夏杰说道:“继续说,既然你认识他,那就好办了。”

    夏杰将他和老黑认识的前后都说了一遍。当他说到第二次见到老黑把老黑的腿打断之后,。老刘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至于夏杰离开警局的事情他倒是没怎么说,不过老刘自己也明白,夏杰的身份特殊,加上对方是个小混混,夏杰最后离开警局也是理所当然的。

    沈婷不知道夏杰还有这种经历,当他说到有一大群人围着他的时候,沈婷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夏杰的手。这动作被老刘很敏锐的注意到了。

    他抽了口烟,在心里嘀咕道:“这个夏杰,看来也没表面上那么老实嘛。”不过这是夏杰的私生活,老刘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等夏杰说完之后,老刘摸了几下老黑的尸体,一脸的疑惑:“全身骨骼都断了,这不像是摔的。一般摔死的人,虽然有骨折现象,但是不会这么均匀,外伤也比这个更多。这具尸体假如摔成这样子,肯定不会这么完整的。”

    夏杰也没有接话,他知道这会儿说话越多越没有好处。

    这时候旁边那个警察指着不远处的袋子问道:“那是什么?”

    张大爷正好在一边,他弯腰看了一下说道:“呋喃丹……这是呋喃丹,剧毒农药,国家不是说不让卖了嘛,怎么就出现了?”

    老刘走过去看了看,也确认的说道:“正是那种药物,市面上都没有的药物,看来这个老黑是过来投毒的。至于他是怎么死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张大爷点头说道:“肯定没有成功,假如成功的话,这会儿湖里的鱼基本上都漂出来了。这人好歹度的心,这几袋子要是扔进去,别说这湖里的鱼了,整个清水川都别想要活物。因为几只小龙虾就生出这么歹毒的心来,活该被人杀死!”

    老刘叹了口气对身边的那个警察说道:“照片拍完了吧?带上手套你,那死者身上的小东西都掏出来装进物证袋中,然后咱们回去。”

    他扭脸又对夏杰说道:“来的时候,我远远的看到这边山上有人在奔跑,还以为是那些市里闲的蛋疼的驴友。估计那些人就是这具尸体的同伙,也或许是他们杀了这个人。不管怎么说,这案子有些难办了。等我回去,会上报的,看上头是怎么决定的。”

    老刘手下只是一群民警,他们的工作就是解决乡里乡亲一些鸡毛蒜皮的纷争,或者抓几个打架斗殴的小孩子,像这种跟尸体打交道的事情,他们几乎从没接触过。这种案子都是由县刑警大队来负责。

    按理说这现场不能动,必须等刑警大队的人过来才行,但是这么热的天气,要是再等县里面的人过来,估计尸体已经发臭生蛆了。

    钱包、钥匙、身份证、打火机、已经扭曲的匕首以及变成粉末的香烟,全都被那个警察给掏了出来。老刘看到那个警察那一副受怕的样子,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一具尸体而已,有什么好怕的,看你那表情,丢警察的人。”

    装尸体的时候,夏杰戴上手套,跟老刘托着老黑那面条一样的身体套进了裹尸袋中。忙完这些之后,老刘看着那几袋农药看着夏杰问道:“你碰的是那一袋给我说说,剩下的袋子我们要提取指纹。”

    夏杰指了指他拿过的袋子,老刘随手在上面拿签名笔画了几下,然后剩下的袋子全都装进物证袋,这些也要一并带走。

    等全部东西装到皮筏上,老刘看着夏杰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没?这些我回去了之后会全部上报给县里,那边回头肯定还要问你话,你可要想好了,别对我隐瞒什么让我为难。”

    老刘的意思很明确,现在夏杰也是嫌疑人,他和老黑有过节,而且老黑明显是过来投毒的,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跟夏杰脱不开干系的。所以假如夏杰有什么能分享的情报,老刘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

    夏杰对他说道:“我知道的内容全都说了,你直接上报就好。走吧,到了村里我请你吃饭,我们这边最好的吃的鱼。”

    老刘摆摆手说道:“得了吧你,我还得回去。等这个案子结束了,我再来吃你们村里的鱼。”

    夏杰扭脸看了看身后的那段比较缓的山坡说道:“这地方确实是个漏洞,我有时间了会在这边做一些陷阱,省得还会有人过来投毒。”

    老刘听了这话,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夏杰:“别给我闹出人命来就行,其他的你随意。这么一个好山好水的地方,没有路真是可惜了。”

    沈婷这会儿没了尸体,也有了精神:“刘所长要不帮我们申请一条路呗。”

    老刘笑着说道:“我要是有这能耐也不再镇上当个受气的小所长了。走吧,你俩也在这等了好几个小时了。”

    夏杰和沈婷和张大爷上了一个皮筏,解开缆绳后便向着北岸划去。大春则是带着两个警察和一具尸体跟随其后。

    到了岸边,这里已经围拢了很多人。老刘对夏杰和沈婷说道:“给他们说说,让他们散了吧,一具已经完全破损的尸体,也没啥好看的。”

    夏杰点了点头,便和沈婷劝那些村民全都回去,围在这里没啥看的,也起不了啥作用。

    经过跟张大爷的交谈夏杰才知道,上午时候王工他们已经开始用白灰在路边做标记了,而且村里人也开始有组织的挖沟,自来水关系甚大,趁着这几天没下雨,赶紧将管道铺设好才是正理。万一下一场雨,到处都是泥泞,那就不好办了。

    找了一个村里的年轻人推着手推车送老刘他们出去,夏杰和沈婷便返回了村委会。

    这会儿已经下午一点了,两人虽然吃了几个猕猴桃,但是那东西不挡饿,这会儿两人肚子里全都在咕咕叫。

    回到自己的房间,沈婷心里有些紧张。在南岸的时候,因为附近没人,两人突然就突破了尺寸,而且这么一来,两人之间那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也被打破,沈婷不知道怎么跟夏杰相处了。

    夏杰在厨房和面,做了几张煎饼,对于夏杰来说这应该是最快能填饱肚子的食物了。他做好之后洗了把脸,便端着煎饼走进了沈婷的房间,结果刚进去就看到了沈婷在换衣服。

    他站在门口讪讪一笑,也不知道该进去还是该出去,沈婷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愣着干啥呢,还不赶紧把门关上!”

    夏杰“哦”了一声,然后走进房中,转身把门关上了。这让沈婷很崩溃,这个王八蛋,脸皮怎么这么厚呢?老娘让你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沈婷红着脸快速的脱掉自己已经湿透了的小内内,然后赶紧套上裙子,穿好上衣,才算是转过身来。她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小内内套到两腿间,然后隔着裙子提上去,这才算忙完。

    夏杰拿起一块煎饼嚼了起来:“洗洗手赶紧吃,等会儿还得找人去挖沟。马上要用自来水了……”

    沈婷笑了笑:“一想到要用自来水是不是很幸福?”

    夏杰摇头说道:“很心疼,我要出很多钱的。村里虽然能收一些钱,但是只够买水表的。到时候一吨水五毛钱,象征性的收一些水费。”

    沈婷好奇的问道:“收水费干嘛?”

    夏杰咽下嘴里的煎饼:“电费!维护!这些都需要钱,而且更重要的是,需要找个人来负责这件事,怎么也得有个工……咦?谁在外面?”

    他刚问完,门就被推开了,一身运动装的文芳出现在了两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