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 第072章 不会骑马,就会骑人
老黑因为上次被骂,所以在腿上还打着石膏的状态下就跑过来下毒,他可不敢惹那个人生气,那位别看年纪不大,但是心狠手辣的程度让老黑他们全都像是老鼠见了猫。

    其实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主要原因就是清水川的小龙虾不仅将牧野市的小龙虾市场给垄断了,连带着周边县市的小龙虾店也闻风过来进货。老黑他们虽然在牧野市耀武扬威,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在周边的县市,他们并没有多强的威信,特别是他们售卖的小龙虾都是人工养殖的,运过去的死虾居多。同样的价格,这些人自然会选择清水川的。

    这次老黑他们过来下毒,主要就是想直接断了夏杰的后路,你不是有背景么,那就玩阴的。只要把清水川的小龙虾全都毒死,夏杰的背景再强大也没有什么用。

    他们算盘打的很好,因为下毒,他们还专门过来侦查过。清水川水域南边是清水川的真空地带,很少有人过来,这也是他们选择下毒的地点。

    计划得很好,实施的也很到位,老黑他们成功的翻过了山头,然后到了清水川水域的南边,结果老黑刚站在水边,就被水中突然出现的一条金色的尾巴给缠住拉进了水中。尽管老黑大声呼救,但是岸上的那些小混混显然吓傻了,他们纷纷逃离岸边,哭叫着向岸上跑去。

    不到一分钟,老黑的叫声就戛然而止,他被那条金色的尾巴拉进了水底,咕嘟咕嘟的冒了几个气泡之后,水面重新归于平静。

    那几个小混混看着不远处的湖面,各个牙齿打架,他们完全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淡水湖,居然有这种怪物出现。

    几人商量着回去的事情,一个小混混指着湖面说道:“那黑哥怎么办?他现在生死未卜……”

    “管他干嘛,肯定是活不成了。回去就说他掉山沟里摔死了,或者说被那个夏杰打死了。别说有怪物的事情,他肯定不信的。”

    几个混混商议一下,正要离开,突然水面上又想起了剧烈的水响声,他们回头一看,只见那个金色的尾巴卷着老黑的身体从水中出来了,老黑的身体以及四肢都用很别扭的姿势扭曲着。

    他们还没有所反应,那条尾巴用力一甩,老黑的身边便被甩到了岸上,血水在空中抛洒出不少,下的几人脸色发白,不由自主的抽出了身上的匕首,慢慢靠近老黑的身体。

    一个平时跟老黑很要好的人壮着胆子走到老黑身边,他轻轻碰了一下老黑的脑袋,结果老黑的脑袋就崩裂开来,白色红色的粘稠物溅了他一身,而老黑的脑袋也变得四分五裂。

    众人吓得同时大叫一声,然后什么都不管了,一溜烟就向山上跑去。

    正在岸边溜达的夏杰好奇的看着南边说道:“我怎么听到那边有叫喊声啊?”

    沈婷不自觉的撇撇嘴:“肯定是你的幻觉,那边人根本就过不去,怎么会有喊叫声?”

    夏杰摇头说道:“不对,是有声音。你在这等着,我现在过去看看。”

    沈婷赶紧拉着夏杰:“你一个人怎么能行?我跟你一起去。”

    村里买的皮筏全都在湖边拴着,夏杰数了数,一个都没少,这说明不是村里人。他松了口气,然后对沈婷说道:“你要想去也可以,不过你得穿着救生衣,免得你掉进水中出不来。”

    沈婷本以为夏杰不带她,结果没想到夏杰同意了,她哈哈一笑:“别说救生衣了,穿上军大衣我也愿意。好歹我也是清水川的村长呢,村子里现在的领土范围我还没溜达完,真是失职。夏杰,带姐去,姐中午还给你做面条吃。”

    夏杰一听,浑身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你还是饶了我吧,让你做饭纯粹是浪费粮食。”

    气阀上有个暗格,里面放着救生衣,夏杰掏出来递给沈婷,示意她穿上。

    然后夏杰扶着沈婷上了皮筏,让她坐在中间的位置。夏杰解开缆绳,拿起船桨就向南边划去,沈婷坐在皮筏上有些激动,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坐这种小船。

    她一脸兴奋的看着夏杰:“这东西会不会翻过来?我同学他们去玩过漂流,我觉得害怕,就没有敢尝试。等会儿你拖着船咱们去小溪中漂流好不好?”

    “不好!咱们这里根本漂不起来,漂流玩的就是刺激,咱们这种风平浪静的地方,有什么好漂的?”

    夏杰不紧不慢的划着皮筏,看似很慢,其实没多大功夫,皮筏已经到了中间的位置。夏杰擦擦头上的汗正要喘口气,皮筏旁边突然就出现了一股巨大的水花,一只金色的脑袋从水中探了出来。

    这条鳝鱼围着皮筏转了一圈,然后带头向南边游去,夏杰跟着鳝鱼,心中有些好奇,难道是这玩意儿发现了什么不成?

    沈婷看着眼前这条神奇的鳝鱼,有些激动的说道:“它真的好聪明,居然还会带路。夏杰,你说它会不会把咱俩带进一个神仙的居所,然后咱俩一人找了一颗仙丹,从此以后长生不老……”

    夏杰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大白天的,就别做什么白日梦了。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网络小说看多了吧?”

    沈婷反驳道:“这世上那么多未解之谜,为什么这世上没有神仙?最简单的例子,你能用科学的方法解释一下这条鳝鱼为什么这么聪明么?你能解释一下咱们村外的小溪中的水为什么那么冰么?咱们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万一真有神仙呢?到时候就能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了,想想就好激动……”

    夏杰白了她一眼:“冷静,就你这身板,别说策马了,给你牵头驴都策不了。”

    沈婷气鼓鼓的看着夏杰:“谁说的,以前我跟我同学们去大草原玩,我已经学会骑马了。夏杰,你会骑马么?怕是不会吧?”

    夏杰点点头:“我就会骑人……”

    沈婷一听,立马联想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镜头,顿时啐了一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也就你每天光想着占女孩子的便宜,坏蛋!”

    话音刚落,沈婷自己就脸红了起来。她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自己都好奇自己怎么在夏杰面前突然撒起娇来。自从昨晚沈婷被夏杰搂着肩膀之后,她就满脑子都是夏杰的身影,在夏杰面前也不自觉的做起小女人姿态。

    夏杰可没心思管沈婷的想法,他现在注意力全在前面的那条鳝鱼身上,刚才发出叫声的方向就是这边,难道是鳝鱼吓到了人?或者说有人想要捕捉这条鳝鱼?

    夏杰划着皮筏,紧紧跟着那条鳝鱼,当皮筏靠在最南边的山脚下的浅滩区的时候,夏杰终于看到了岸上躺着的那具尸体。他从皮筏上一跃而下,淌水往岸上走去,同时嘱咐沈婷:“在上面老实呆着,别下来,也别大声说话。这里怎么好端端的有具尸体呢?”

    夏杰挽起裤腿,在小腿的部位抽出一把军刺拿在手中,他慢慢走近那具尸体,很好奇怎么这边会有人过来。

    清水川这边的地势很奇特,除非是从他们经常出入的山路进来,否则其他的路全都要翻过大山,而且道路陡峭,非常不好走。谁会冒这么大的风险来这边呢?

    到了岸上,夏杰看到了不远处放着的几袋印着骷髅标志的粉末,虽然没见过,但是夏杰也知道这是一种剧毒药品。夏杰走到尸体的地方的时候,并没有立即蹲下查看尸体的状态,而是在四周排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埋伏和陷阱之后,他回到了尸体旁边。

    尸体的脑袋没了,碎骨和血浆散落一地,旁边几个凌乱的脚印,显示着来者不是一个人。

    脑袋没了,尸体的相貌就无从查起,从尸体的外型上来看,夏杰觉得这人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是谁。他小心的检查了一下尸体的其他部位,有些惊讶的发现,这尸体已经全身骨折,之所以能保持现状这个状态,完全是大力甩过来的。

    夏杰原本以为是从山上跌落下来的,但是他在心里模拟了一下位置和抛物线之后,发觉这尸体更像是从湖那边抛过来的,而且全身粉碎性骨折可不是单单从山上摔下来就能造成的,这需要更大的外力的挤压。

    越想夏杰的眉头就皱得越高,他扭脸看着依然在皮筏四周转悠的鳝鱼,好奇的问道:“这人是你杀死的?”

    沈婷原本在发呆,结果听到夏杰这声问顿时好奇起来:“喂喂喂,你瞎问什么呢?我要是会杀人你还会活着么?夏杰,咱们赶紧去报警吧,怎么好端端的有具尸体呢?”

    夏杰往这边走了几步远,然后指着那条鳝鱼:“我在问它呢,这人全身骨骼都被挤压碎了,我怀疑是这条鳝鱼做的。”

    沈婷顿时捂住了嘴巴,联想到刚刚这条鳝鱼就在自己身边,沈婷顿时吓傻了:“夏杰你快来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夏杰走到水中,那条鳝鱼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不停地用脑袋蹭着夏杰的腿,让他有些想笑。不过因为鳝鱼根本说不出人话,夏杰也很无奈,没法跟它交流,就没法确认这是怎么回事。他长叹一声,然后开始盘算怎么处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