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 第069章 夏杰特烦恼
虽然苏曼很明确的给王欣然说了那位美女是夏杰村里的村长,跟夏杰什么关系都没有,但是王欣然心里依然有芥蒂。不过王欣然是个有分寸的人,她清楚夏杰这样的人,绝对不是自己一个人能留得住的。只要夏杰能给自己个名分就行,王欣然要的很简单。从小到大,她要的只是一个家。

    等王欣然走后,夏杰就陷入了沉思中。现在不管怎么说,王欣然都是自己的正牌女友,而自己却跟许香琴搅合到了一起,再加上关系不清不楚的沈婷和突然跟自己暧昧起来的苏曼和文芳,夏杰感觉一阵头大,自己才退伍多长时间,居然招惹了这么些个女人。

    其实他现在也很迷茫,刚从部队出来,他还习惯于吃大锅饭,跟一群战友嬉笑怒骂,至于结婚的事情,他根本没敢想过,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召回部队,万一回不来,留下孤儿寡母让他们怎么生活?

    所以尽管夏杰很清楚王欣然的想法,但是他还是在装傻充愣。现在结婚还早,夏杰能拖一下就拖一下。等到王欣然对自己真的不离不弃怎么都不离开的时候,夏杰自然会跟她结婚,让她做最幸福的女人。哪怕他被召回,夏杰也有能力照顾好她。

    但是这是取决于以后再没有别的男人能进入王欣然的内心。他的保护方法虽然能让王欣然能一辈子衣食无忧,但是也等同于给她立了一座贞节牌坊,王欣然这辈子都不能再改嫁或者找别的男人。

    至于许香琴,夏杰觉得这个女人对待婚姻已经看淡,而且许香琴也很明确的给他说过,她愿意当他的女人,却不会做他的老婆。夏杰年轻有为,假如真娶了比他大好几岁的许香琴,那么许香琴绝对会被人唾骂。门当户对虽然是封建社会的糟粕,但是在现代社会依然很有市场。

    其实现在许香琴经济独立,收入稳定,加上已经过了好几年的独居生活,她对婚姻已经没有了任何期待,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份爱罢了。只要有个男人疼她爱她,有没有名分有什么区别?她不相信一个小本本能把两个人的关系拉近,对于感情,她只愿意找个合拍的人,享受一下二人世界,这就够了。

    夏杰突然觉得自己很畜牲,退伍时候,他的打算是回到老家想办法让老家的人过上好日子,从没有想过婚姻的事情,结果桃花运突然爆发,让他在得意之余,也有些迷茫。

    一直浪荡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不光他自己的内心过不去,部队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夏杰败坏名声。而且一向大男子主义的夏杰,不自觉的就想对这些女人负责,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收入,他就有些无力感。

    看来,挣钱还是不能松懈,起码自己现在有两个女人了,得想办法养着她们!

    等到大春他们从山里走出来的时候,夏杰依然还坐在大石上发呆。

    虽然在走神,但是习惯性的警觉还是让夏杰从沉思中醒了过来,他对大春他们说道:“趁着天没黑,赶紧装车赶紧回去!手电筒在这里,每人过来拿一把!”

    说完,夏杰开始招呼他们先装那些零碎的配件。这种配件不重,而且都不长,虽然车上摆了很多,但是推起来根本不费劲。夏杰让装了零部件的人先走,然后又让推着助力车的人装管道。

    大春对夏杰说道:“小杰,你不知道,今天咱们湖里的小龙虾疯了,全都自己往网上撞,真是稀奇,本以为今天没有收获,没想到网上全都是小龙虾,早知道我把网全下进去了。”

    村里家家户户都在湖中下了小龙虾网,不过买这种网最多的还是大春,他天天去镇上进货,习惯性的都想买些渔网之类的东西。虽然他有好几张网还没下水,但是湖中渔网最多的,还是大春。

    夏杰看着他笑着说道:“即干活还挣钱,这种好事儿哪找去。加油吧,等钱多了咱们就自己修路!”

    大春哈哈一笑:“不知道等咱们把路修通了,镇上和县里的领导会不会记得还有个清水川。”

    夏杰笑了笑:“不管他们记不记得,咱们要做的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清水川。以前南街村、西华村之所以出名,也是前期让村民致富的原因。不过现在华西村还好,南街村完全成了领导瞎干预的教材。好好的一个村子,已经泯然众人。所以咱们村子不管什么时候,不向领导们靠拢,一心一意谋发展,靠巴结领导致富,早晚也得吐出来。”

    车子装好就出发,这样不会造成山路上拥堵。夏杰和大春在最后面,两人车上装的是最细的那种半寸管,这种管子虽然看着小,但是由于体积小,反而是最重的。

    两人一前一后的推着车往山里走去。大春把手电别在腰上,这会儿是夕阳西下时候,手电还用不着。他扭脸看着夏杰问道:“小杰,你说咱们村真的能住上小洋房开上小汽车么?”

    夏杰冲他点了点头:“肯定能!你要相信,只要咱们肯努力肯吃苦,那么几年后,咱们也能过上让镇上和县里的人羡慕的那种小康生活。”

    大春哈哈一笑:“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儿子以后上学,他们同学指着他说:这是土豪家里的孩子,除了有钱,没什么了不起的……”

    这个愿望差点让夏杰摔倒,大春还真是个奇葩,奇葩的审美,奇葩的心愿。不过大春想的也是夏杰努力的方向,当兵八年,夏杰的性格不自觉的就养成了争强好胜的习惯。不管做什么都会争第一。

    在他看来,拿不到第一就是自己的失败,就像他的战友去国外参加铁人三项的时候,跟那些外国参赛队打招呼的时候直接用英语飚了垃圾话:“你们都是来争第二的么?加油,看好你们拿第二!”

    在夏杰当兵的八年,每次这种军事类竞标赛上,除了上头下命令需要输的比赛之外,他们全都赢了,而且还是遥遥领先。

    夏杰知道国外有些特种兵根本不屑于参加这种比赛,所以他参加了两年之后也不再参加,还是留给新兵们练手吧,他们去的话,总有欺负人的感觉。

    关于村子的发展,夏杰也是憋了一口气,他是兵王,他带的那支特战小队因为成绩突出,被首长授予“刀尖”的称号,这次回村子,假如做不出什么好的成绩,夏杰真没脸见自己的战友。

    夏杰不清楚沈婷的任期,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离开,所以他并没有将自己的一些打算说出来。沈婷要走,他带领全村欢送。沈婷若是不走,等待她的将是一场大富贵和让所有人眼红的荣誉。虽然清水川现在看不出什么潜力,但是夏杰有预感,他终究会将这里建设起来,成为财富滚滚而来的富饶之地!

    到了村子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将车上的管道全都卸下之后,夏杰打了个招呼就要回去,结果被张大爷叫住了:“小杰子,今天收获的小龙虾和水产是一千斤,明天你们是不是还得送出去?”

    夏杰一愣:“怎么这么多?不应该啊。这是怎么回事?”

    张大爷走到夏杰身边,小声说道:“小杰子,我下午在浅水区看到了那条鳝鱼。你说这些龙虾是不是那条鳝鱼在报恩?这事先别说出去,村里天天有人去镇上,假如谁说大话把那条鳝鱼说出去,肯定有人会生出歹心。上天有好生之德,它岁数应该比咱爷俩儿加起来都大,所以……”

    夏杰明白张大爷的意思,他这么说,其实就是说给夏杰听的。因为整个清水川,虽然大家都见过那条鳝鱼,但是只有夏杰跟那条鳝鱼熟悉。张大爷一方面怕村里人说出去,另一方面也怕夏杰把这条鳝鱼卖了。

    村里人谁不知道夏杰跟市里好几个大老板关系都很好,万一对方开出了高价,那么庇佑村子的鳝鱼就会成为别人餐桌上的美食,这是张大爷他们这群老人不愿意看到的。人老了,就会变得优柔寡断起来,特别是见识过好几次那条鳝鱼的神奇之后,张大爷要保护这条鳝鱼的心更加迫切起来。

    夏杰对张大爷说道:“大爷你放心,我知道分寸。这条鳝鱼以后就是咱们清水川的村民了,任何人都不能动它!”

    夏杰招呼大春他们把水产全都运回村委会之后,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他坐在院中喘着粗气,准备歇一下做饭吃。中午随便吃了几口面包,这会儿他真有点受不了。

    正考虑吃什么的时候,厨房的门突然开了,沈婷端着一个碗从厨房中走了出来。她见到夏杰本来想笑,但是一想起夏杰今天白天“欺负”过她,这妞立马板起了脸:“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又要在外面过夜呢。”

    夏杰冲她笑了笑:“刚把那些管道都运回来,你等会儿哈,我喘口气就给你做饭。”

    这话瞬间让沈婷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这个傻瓜,累成这样了还想着给自己做饭。她抽了抽鼻子:“哼哼,老娘做了面条,怕你饿死,给你一碗让你续命,省得明天从这里抬出你的尸体。”

    夏杰看着自己面前的满满一碗的面条,有些感动。他看着沈婷问道:“你做的面条……能吃么?”

    【作者题外话】:今天两更,感觉好累。书评区很蛋疼,每次回复都需要验证码,而且还得间隔一分钟以上才行。所以因为太忙,书评区我基本上没有回复过,大家对本书有兴趣的话,可以加本书的读者群,群号简介上就有。本书各项数据都差到了姥姥家,求一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