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 第037章 你的胡子好扎人
等到王欣然去上课的时候,夏杰也跟她一起出门了。因为苏曼打电话找他。

    苏曼上午就去了派出所交涉这个案子,结果得知对方因为夏杰身份的关系将他起诉。

    他们没有动用警力前来抓捕,因为李少的老爸正是处在上升期,而且再过几个月就要面临换届,所以这种事情不能大张旗鼓的进行。

    不过在他们看来,一个小小的大头兵而已,自己这边的律师团队已经到位,到时候用正大光明的法律手段将夏杰送进监狱。

    只要夏杰进去了,他们有一百种方法让夏杰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而上次军分区的部队去警局救夏杰的事情虽然在上层传开,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将那个男人跟夏杰联系在一起。

    那种人肯定是在市里过着前呼后拥的生活,怎么会呆在那种穷山沟中呢?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苏曼给夏杰打电话的原因就是这个,不仅如此,法院的传票好像也到了。

    夏杰来到昨天跟苏曼聊天的那家奶茶店,苏曼已经在这了。

    今天的苏曼穿着一套休闲装,戴着白色的太阳帽,看上去有种少女一样的青春气息。

    她一边喝着奶茶一边抽烟,顺便随手翻看着一本外国小说。

    夏杰走进来的时候苏曼明显怔住了:“你身上怎么有沐浴露的味道?你刚洗过澡?”

    夏杰点了点头:“天热。让女人等男人实在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对不住了,有点堵车。”

    苏曼一听“扑哧”一声便笑了:“你们这镇上,满打满算才几台车,居然用这种蹩脚的借口。差评!”

    夏杰点了一杯西瓜汁,喝了一口说道:“以前训练时候就是这么学的,现在想想,确实挺蹩脚的。他们是在哪里的法院起诉的?”

    苏曼看了他一眼:“自然是这里了,这边的法院构成简单,而且级别比较低,他们更容易掌控。再说这件事,对那个李少他老爹有影响,所以他们自然会选择小的地方了。”

    夏杰看着她问道:“什么时间开庭?我需要做什么?”

    苏曼笑了笑:“什么都不用做,我自己就能搞定。等到出庭的时候,自然会通知你的。估计一星期内吧。其实这案子,不在法庭之上的较量。”

    夏杰好奇的问道:“难道还需要送礼不成?”

    苏曼摇了摇头:“不是送礼,再说就算是送礼,你能给谁送?就你那点儿散碎银子,还是留着讨老婆用吧。这个案子主要是私底下律师的较量。既然对方选择了这样打官司,肯定抱有置身事外的事情,到时候等你被抓了,他们还会装作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坚持按照法律法规制裁你之类的。这种人电视上太多了,估计你也看到过。”

    夏杰对这类人自然是心知肚明的,曾经在天京保护首长的时候,他就领教过这种人的手段。想到这里,夏杰喝了一口果汁:“那你们怎么较量?”

    苏曼好奇的看着他:“问这么详细干嘛?对我没信心?”

    夏杰摇头说道:“不是,是怕你吃亏。万一他们用了什么下作手段伤害了你,我宁愿任由他们折腾。”

    他的意思是真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自然有部队的人过来处理。

    但是这话听在苏曼耳中,却有了另一层意思,她觉得夏杰是在担心她的安全,这让苏曼心中暖烘烘的。

    以前不管接谁的案子,人家关心的都是案子会不会顺利,根本没有问过律师的安危,好像在很多人眼中,律师都是刀枪不入无所畏惧的。但是实际上几乎每个律师都遇到过恐吓、绑架等威胁。

    苏曼看着夏杰,眼中多了一分柔情:“放心吧,我们只是在证据和律师本身的资质上面的较量,充其量也只是亮一下后台而已,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说了,有你这个兵王在,我还会怕他们?”

    夏杰接着问道:“后台?你也有后台?”

    苏曼捂着脑袋有点痛苦:“大哥,我要用也是你的后台啊,好歹你是个特种兵,我不信你们部队没有针对你们这些退伍兵的保护措施。”

    夏杰笑了笑:“确实有,不过前几天刚在市里麻烦过他们,再求救的话,估计那些人会笑掉大牙。”

    苏曼一听,当即凑了过来:“什么事?快给我说说。你在市里做了什么事情需要向天京求救,难道你去那种地方没给钱?”

    夏杰一口果汁呛在了喉咙,拼命的咳嗽起来。

    “大姐,你就不能想点好事儿?”

    苏曼嫣然一笑:“不是说从部队出来的兵第一件事就是去那种地方发泄一下嘛,你怎么没去?”

    夏杰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了?

    为了转移话题,夏杰将上次在许香琴门口教训小混混然后被带进警局的事情告诉了苏曼。

    当苏曼听到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到警局去救人的时候,眼中全是小星星:“哇!这也太牛了吧,假如是我的话,我估计会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夏杰淡淡一笑:“没什么激动的,我更好奇的是那些小混混到底是什么背景,居然能在警局中的审讯室向我出手,而且还有警察包庇。不过这也没什么了,反正现在是军区跟他们扯皮,至于之后有个什么结果,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苏曼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抓着夏杰的手很激动的问道:“那时候给你办案的警察你还知道是谁么?”

    夏杰好奇的说道:“叫李成,是红旗分局警队的分队长。你问这个干嘛?”

    苏曼嘻嘻一笑:“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明天我去市里找一下这个李成,估计这个几天之内就会结案。你放心吧,不会抓你坐牢的。”

    夏杰哈哈一笑:“我从没把这个当回事,就是觉得麻烦罢了。”

    苏曼点了点头:“确实麻烦,不是我打击你,以后你们村子任何补助的钱款你们都别想拿到,人家好歹是市级领导,想卡一下你们村子根本就不用动手,你们县里和镇上的领导自然会领悟他的意思。”

    夏杰喝了一口果汁:“这个没什么,我们村子想要发展,只能靠自己。再说补助的那点儿钱,我还真看不上。现在我一天好几千的收入,就算没有任何人帮我们,我照样能把我们村子的路修起来,把我们那片穷乡僻壤给建设好。”

    苏曼一听,当即就愣住了:“你一天好几千的收入?你在村里都干了什么?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

    夏杰笑了笑:“我能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我就是卖些土特产罢了。”

    苏曼凑在夏杰耳边小声问道:“你不会是在种植那种让人上瘾的东西然后偷偷去卖吧?”

    夏杰嘿嘿一笑,然后在苏曼耳边说道:“我确实再卖那种让人上瘾的东西,不过不是种植的,而是野生的。”

    他呼出去的热气吹在苏曼的耳垂,让这个女人不自觉的就脸红了起来。

    苏曼看着夏杰近在咫尺的脸庞,有点走神。她突然发现这张棱角分明的面孔,跟记忆深处那张脸有着惊人的相似。同样是风轻云淡,同样喜欢喝果汁,同样浑身肌肉同样喜欢在自己耳边一边呼气一边小声说着情话。

    记忆深处那个人,后来成为了一名检察官,在一次民告官的案件中,因为他坚持自己的原则,死于了“车祸”中。

    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是苏曼的心中还是感觉他还在身边,这也是她至今单身的原因。

    不过夏杰那有点暧昧的谈话距离,让这个女人突然害羞了起来。

    苏曼深吸几口气,在心中告诉自己:“他不是那个人,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跟他只是萍水相逢,过几天可能就要分开,这辈子怕是再也难见一面……”

    一直以冷静著称的苏曼,因为夏杰凑在她耳边说话的原因,心里突然乱了起来。

    夏杰注意到了苏曼的情绪波动,心里很是好奇:这女人不会是反悔要钱太少了吧?毕竟一块钱,这年头只能买两个馒头。

    两人都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谁都没注意因为近在咫尺,两人的脸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苏曼像是一只被惊吓的兔子一般立马坐到了夏杰的对面。

    夏杰摸着脸上蹭上去的防晒霜,当即嗅了嗅:“苏律师,你脸上的粉擦得有点多啊。”

    苏曼脸色微红,她没想到会和夏杰来这么一个亲密接触。

    她喝了两口饮料,故作镇定的说道:“你的胡子好扎人。”

    等到两人分开以后,苏曼怔怔的看着夏杰远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杰跟苏曼碰脸之后才想起,自己今天要去湖里潜水,寻找一下小龙虾突然增多的原因。走到蛋糕店的时候,夏杰鬼使神差的给沈婷买了不少的甜点,又去超市给她买了红糖等经期必备的饮品。

    虽然和王欣然在一起了,但是夏杰在心中却更挂念沈婷。这个笨女人,怕是离了自己都饿肚子。

    同一时间,市里的化验部门,文芳焦急的等待着化验结果。假如那水符合饮用标准的话,她的工程队就得马上进驻清水川,假如不行,她还得撺掇夏杰打井。

    在山区打井的话,没有百十万根本就别提。想到这些钱,文芳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