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 第035章 大姐,咱们有话好好说
沈婷白了他一眼:“说你笨,你还不服气。你想想,假如这次你不收钱,以后村里谁还想做好事,他们会怎么想?宁愿自己贴钱也要做好事的人,真的不多。”

    “而且你这样会给村里人带来另外一种后果,就是对你的依赖。他们会觉得你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他们只管坐享其成就行。所以,就算是象征性的收费,你也得拿着。否则持续这样,早晚会生出祸事。”

    夏杰咂咂嘴:“我还真没想这么多。你说的对,这事儿确实不能这样。收多少你自己考虑,反正我是为了我们自己的村子,也是为了你的政绩。”

    沈婷笑了笑:“难得你有这么好心,今晚我亲自下厨犒劳你一下!”

    夏杰一听当即拒绝:“大姐,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不能这么欺负人啊。我什么地方做错了你告诉我,我真的会修改的。求你别再说这种话好不?咱们国家都承诺不率先使用核武器了,你居然毫无征兆的要说亲自做饭……”

    沈婷本来坐在一旁还在美滋滋的考虑着安装自来水的事情,结果听到夏杰的话之后立马变成了一头发狂的小狮子:“夏杰你个王八蛋!老娘做的饭有那么差劲么?”

    夏杰哈哈一笑,然后快步返回自己的房间:“我主要是怕你做饭上瘾,所以从心理上断绝你做饭的想法。”

    夏杰回到房间,就开始换衣服,准备把自己的衣服洗一下。而沈婷则是拿着夏杰给她带的内衣,到房间去试试大小。

    结果她还没进去两分钟,屋子里便传来了沈婷暴怒的吼声:“夏杰,你个王八蛋,你给老娘买的什么内衣?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枉费我收留你……”

    夏杰对此耳充不闻,换了衣服担着水桶就去村外的小溪中挑水,顺便还拿了一个矿泉水瓶子,准备灌满一瓶水,明天出去的时候给文芳带过去。

    现在村里静悄悄,基本上能动弹的全都去了河边捉小龙虾,一天几百块钱的收入,这对于清水川里的人来说,绝对是不敢想的事情。

    现在村里有钱了,大春家里的杂货店自然也就成了香饽饽,晚上来店里给孙子买些零食,给自己买瓶二锅头,已经成了村里人的常态。

    等到再次过秤的时候,夏杰发现今天的产量比之前的要多,差不多有一千斤了。

    张大爷在称了他的水产之后,对夏杰说道:“今天水里的小龙虾很多,大家都是双手往鱼篓里扒拉。不知道这水里有了什么情况,居然有这种事情。”

    夏杰本来没在意,但是这事儿挺反常。吃饭的时候他琢磨着这件事,对沈婷说道:“要不,明天我送过之后救回来,潜进水里看看情况。”

    沈婷对这事儿根本不在意:“看什么看,这肯定是要下大雨了,水中和外面的压差有变化,这小龙虾才跑了出来。你别一惊一乍的,跟见了鬼一样。再说你没有潜水设备,贸然下去出不来怎么办?”

    夏杰笑了笑:“这点水域我还没放在心上,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我为了逃生跳进了海中,愣是漂流了上百里。我做过潜水训练,咱们这个湖虽然不小,但是我还真没放在眼中。”

    沈婷对这话自然是不信的:“你就吹牛吧,说不定你是在炊事班当了几年大头兵。还跳进海中逃生,你以为这是战乱时期啊。”

    夏杰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今天对苏曼说那些已经违反了保密条令,他自然不会再向沈婷透露这些。再说了,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让沈婷知道了这妞还不得天天做恶梦啊。

    夏杰清晰的记得,曾经华夏和阿三边境冲突,夏杰的两个战友被阿三的边防军偷袭身亡,阿三的边防军甚至还将那两人的尸体挂起来炫耀。当天晚上,夏杰便带人摸到阿三的营地,将那个连级营地来了个连窝端,连营地负责做饭的伙夫都没放过。

    夏杰一直都不是个什么慈眉目善的人,他没有什么人类要相亲相爱的想法。在他看来,欺负了自己人,就百倍还之,就算哪天人类灭绝了,他也希望撑到最后一刻钟是华夏人。不为别的,只因为自己是炎黄子孙。

    那次冲突之后,阿三的国防部甚至调动了大规模的部队驻扎在边境,还向华夏提出了严重抗议,阿三的某位军事专家还煞有其事的分析华夏动用了多少部队,多少坦克。其实那晚出动的,只有夏杰带领的二十多人而已。

    而华夏官方对于阿三的指责自然是矢口否认,甚至最后抛出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这种不要脸的言论,气得阿三军方增加了数倍的军事订单,意欲从武力上压制华夏。

    沈婷看着发呆的夏杰,很是好奇,这王八蛋怎么吃个饭都在神游外物,难道想哪个相好的了?

    特别是夏杰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笑的样子,更是让沈婷笃定不已,这小子绝对是遇到心上人了。

    想到这里,沈婷突然觉得心里酸溜溜的,这混蛋,把老娘看光了居然还想着别人。

    她气鼓鼓的踢了夏杰一脚,然后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夏杰回过神来,看着沈婷的背影有点不知所措。这女人,老子回忆一下军旅生活碍着你什么事了,居然还赌气不吃饭。

    都说女人来大姨妈的时候脾气变得非常暴躁,看来这话真心不假。以后得记着日子,省得再让她把自己当成撒气筒。打定主意后,夏杰便继续吃饭。

    吃过饭后,夏杰没有回屋,而是坐在院子里想着李少那个案子的事情。

    下午苏曼说她拍摄了当时的画面,这女人当时为什么要拍摄那个东西?难道是喜欢老子觉得老子打架很帅?

    夏杰摇头甩掉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他对苏曼只收一块钱的做法还是不理解。在夏杰看来,她帮自己解决掉这个案子,索要报酬是天经地义的。

    难道她想自己自己部队的事情?可是自己的番号和一些比较机密的事情一概没提,真是个谜一样的女人。

    夏杰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走进屋子里,准备洗澡睡觉。

    明早他还得早起去送货。

    现在天气闷热,他推测今晚估计要下一场大雨,但愿明早雨能停吧,现在真耽误一天的话,不仅自己会损失很多钱,甚至许香琴他们也会捉襟见肘起来。

    夏杰洗了洗澡,将空调温度调好,然后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同一时间,在局里清水川几千公里之外的一片戈壁中,一群身穿长袍带着明显中东血统的人在对着夕阳做礼拜。他们表情肃穆,态度虔诚,动作一丝不苟。

    以前这片土地,是属于一个盛产石油文明的国度,不过几年的战乱,就让这里的政权分崩离析,这里的人按照民族与血统划分着各自的归属,同时还大力购买武器,意欲反抗那些针对他们的外来人。

    这群人做完礼拜,为首那人在众人恭敬的眼神中率先返回他们所在的洞穴中。

    这种洞穴,在几年前让那些进犯的多国联军吃尽了苦头。虽然现在有了一个所谓的民主政权,但是他们并不信任那个政权会带着他们走向强大,所以他们在山洞中根本没有理睬外界所谓的和平,而是继续住在这里,准备跟那些压迫他们的人反抗到底。

    带头那人走到自己的洞穴中,这洞穴里面挂着明亮的电灯,墙上是价值不菲的羊绒毯。他闷闷不乐的看着身边一直对自己亦步亦趋的人问道:“阿卜杜拉,两年前的那伙华夏人,你到底有没有找到?大仇不报,刚才做礼拜的时候我已经感受到了真主的怒意,不要让我等太久!”

    他身边那人听到问话,立马躬身回答道:“真神在上,我已经调派了不少的人手前去华夏打听,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丝线索。”

    那位尊贵的人一听,当即问道:“哦?说来听听,你这两年都查到了什么?”

    阿卜杜拉弯腰说道:“那位带队的人名叫夏杰,是华夏人,隶属于华夏总参的特战队,他是大队长。其余成员现在大多已经死亡或者退伍,很难寻找。”

    那人一听,顿时怒了:“那个夏杰在哪?他要是出境执行任务,务必将他杀死!真主不会让任何一个仇人活过一个冬天,你们太让我失望了。去准备吧。”

    阿卜杜拉的腰弯得更低了:“那位夏杰……前不久也……也退役了,现在根本无法……”

    他还没说完,面前那位让他从骨子里尊重的人突然飞起一脚,将他踢翻在地。

    “你真是废物!一个华夏人都找不到,族人岂不是白死了?他杀了咱们多少人你比我清楚,现在,你对着真主的面发誓,能不能将他杀死为族人报仇?”

    阿卜杜拉的嘴角流出了鲜血,但是他却不敢擦一下。面前这位,好像很久没发过这么大的火了,阿卜杜拉不得不小心应付,生怕惹他不高兴。

    “我会再次派人过去,打听夏杰的下落。不过,花费的问题……”

    “只管去找,只要能找到那个夏杰,要多少钱我都给!丧子之痛,我忍了两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