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 第032章 需要找一个律师
提着那位经理送给他的罩罩和内内,夏杰坐到了本就没跑多远的江志鹏的车中。

    江志鹏笑呵呵的看着他:“买过了?”

    夏杰点了点头:“没买,人家送的,还很热情。”

    江志鹏怔了一下:“你不会是抢了几套吧?”

    夏杰笑着将过程简短的告诉了江志鹏,惹得江志鹏哈哈大笑起来。

    “谁的店用这样的经理谁倒霉,开门做生意,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可不是得罪人的。假如她不是错把你当成那个培训师,怎么会有那么热情的反应。”

    夏杰淡淡一笑:“希望她下次能长个记性。”

    在刚才夏杰买内内和罩罩的店里,角落中一个顾客打扮的女人在看完夏杰从进来到出去的一系列情况后,微微皱了皱眉头。

    掏出手机,她拨了个号码:“你好,我是负责培训你们店的销售培训师,我希望能闭店一周,我会对你们店里的员工进行全方位的培训。”

    至于那个女经理的事情,她丝毫没提,作为一个培训师,她更乐意给别人一个机会,然后看到对方的成长。

    江志鹏开车把夏杰送到清水川的山口,便回去了。

    夏杰刚找到自己藏在树丛中的手推车,便看到了大春摇摇晃晃的从山里走了出来。

    “大春?你这是送了一趟了?”

    大春见到夏杰也很高兴:“送了一趟,批发了一整车的卫生纸和其他用品,今天大减价,所以就想再过来看看。”

    “那个大号创可贴买了么?”

    大春点了点头:“批发了整整一大包,要是你家村长用的话你让她去拿就成。”

    夏杰本来想回去,但是一想到自己给沈婷买了东西,好歹也得去看看王欣然才对,便将他的手提袋藏在了自己的手推车中,跟着夏杰一同到镇子上而去。

    对于给女孩子买礼物,夏杰其实一窍不通,这事儿也不方便找人问,只能自己琢磨。

    回想起上次给沈婷买了一套化妆品,那妞好像高兴得合不拢嘴,便走进化妆品店里,买了一套美白套装。

    给王欣然打了个电话之后,夏杰便站在路边等她,大春则是再次奔赴批发市场,开始新一轮的淘宝行动。

    就在夏杰等王欣然的时候,远处的路口闪出了一个俏丽的身影,她拿着照相机,一边拍照一边走在街道上。

    当夏杰的身影出现在她镜头中的时候,这个女人不自觉的笑了,想不到,今天又遇到了这个人。

    看到夏杰手中提着的化妆品袋子,这个女人微微愣了愣,她没想到夏杰居然能买得起好几百的美白用品。

    他一个大老爷们儿买这个干嘛?难道是要送人不成?带着好奇的心理,这个女人的脚步慢慢像夏杰靠近。

    夏杰早就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那个女人,一身户外装看上去颇有几分女兵英姿飒爽的味道。

    在部队中,夏杰他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在训练场上偷窥女兵,这是他们枯燥的军旅生活难得的轻松时刻。

    现在看到这个女人,夏杰不自觉的就回忆起曾经的生活来。

    那个女人慢慢靠近夏杰,正当她鼓足勇气想打个招呼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她赶紧闪到一边。

    等她转身时候才看到,这是一台警车,好像是冲夏杰来的,这女人心里一动,难道是为了昨天打架的事情?

    派出所所长老刘一大早就被上头的电话给惹得心烦。

    昨天镇子上出现了打架斗殴现象,把市里某位大员的公子给揍成了重度脑震荡,上头责令老刘用最快的速度将凶手缉拿归案,以平息市里那位大员的怒火。

    老刘本来没在意,山里人民风彪悍,打架斗殴现象时有发生,不过双方都有分寸,点到为止,根本不会真正的下死手。

    老刘要求对方把凶手的资料传递过来。

    当传真机中出现凶手身份的时候,老刘坐不住了,因为上面显示的是夏杰的照片,老刘很想问问自己的上司,难道关于夏杰退伍的通知没有看到?

    一想到夏杰,老刘也随即想到了上次夏杰因为王欣然暴揍的那个李少。

    原来那个年轻人是市里大员的公子,怪不得当时那么嚣张,甚至到了医院还不依不饶的要杀了夏杰。

    这么一想通,老刘也明白了那天在山中袭击夏杰的人是谁指派的了,他现在迫切的希望见到夏杰,然后问问他事情的全部经过。

    虽然夏杰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夏杰这人的身份,以及他的手段,是老刘不得不慎重的对象。

    加上上次抓到的那几个惯犯,虽然嘉奖还没过来,但是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假如能在退休前再提半格,该是多好!

    中午,老刘开着车准备回家吃饭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了路边站着的夏杰。

    他停在夏杰旁边,看着夏杰问道:“夏杰兄弟,你又打架了?”

    夏杰一看是老刘,便笑了笑:“昨天下午,就在这附近,有人要袭击我。不得已之下,我就反击了。怎么了?”

    老刘表情有点复杂的看着夏杰:“兄弟,就算跟人冲突,你也不能照死里打吧?好歹是一个市里的人,对方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你下手有些重了。”

    夏杰一愣:“昨天就踢了他一脚,我没做什么啊?到底怎么了?”

    老刘看了他一眼,然后叹了口气:“那位是市里某个大员的儿子,一直都娇生惯养。是知道被你打成了重度脑震荡,现在在医院里毫无意识。”

    夏杰一听,当即否认道:“不可能!我怎么会下这么重的手?昨天就踢了他一脚,他保证以后不会再过来了,然后我便让他离开,自始至我都没有真正下死手的。怎么会是重度脑震荡呢?是不是想讹钱啊?”

    这话差点让老刘笑出来:“你能有几个钱?人家还没穷到讹你的地步。好好想想,是不是哪一下没收手力道太大了?”

    夏杰摇了摇头:“真没有,要是有的话,我昨天就给部队打电话让他们处理这件事了。”

    老刘一愣:“他们会过来么?”

    夏杰点了点头:“我可是预备役少校军衔,我出了事情,自然是有人处理的。”

    老刘搓了搓手,他现在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方面,他是相信夏杰不会那么没分寸的,另一方面,却不得不面对来自上头的压力。

    抓夏杰?开玩笑,这货要是真发狂,自己手底下那一二十号人根本不够看,再说夏杰万一往山中躲藏起来,那可真是《第一滴血》了。

    精明世故的老刘自然不会犯这个傻,刚看到夏杰照片的时候他就在心中否定了上头的命令。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时候,如何回复上头的问话。

    假如夏杰有证据,他也不会犯难,但是现在夏杰表现出来的不在乎,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点上一根烟,老刘对身边的夏杰说道:“兄弟,现在我很为难。”

    夏杰挠挠头:“什么意思?”

    “上头让我把你缉拿归案,但是你的身份……我们这个派出所也是无能为力。再说这件事我多少知道一些,是非对错,咱老刘是不会胡来的。”

    这话让夏杰也很无奈,昨天就踢了他一下,然后抓着那个李少的头发溜了两圈,怎么就成了重度脑震荡呢?

    自己真要不管不顾的揍他的话,也不会是重度脑震荡这么简单了。

    这时候大春推着车子来到了夏杰身边。

    夏杰指着大春问老刘:“这事儿他也在场,他能不能当个证人?”

    老刘摇了摇头:“上次好像他也参与了,不能当证人。”

    夏杰想了想当时围观的人,貌似街上也没有别的人了,他掏出手机,难道真的得找部队里的人来干预不成?

    他很清楚这件事一旦惊动上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护犊子的老将军和关系网错综复杂的地方势力,绝对会将旋窝中心的夏杰折腾得身心疲惫。

    这不是夏杰想要看到的情况。

    更何况自己现在在村子里过得很不错,假如连累了村里人的话,那就罪过大了,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何曾遇到过这种阵仗?

    大春站在夏杰旁边,他知道可能是昨天的事情对夏杰造成了困扰,却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那位将这件事了解完毕的那位美女游客,很悠闲地走到了夏杰面前。

    “请问,你要昨天你参与的打架的证据么?”

    夏杰一愣:“你有?当时你在场?”

    这女的点了点头:“我正好走过来,见到在打架就用照相机拍完了整个过程。”

    夏杰顿时乐了。

    “那个……麻烦你能不能给我?价钱好商量,只要能证明那人的脑震荡跟我没关系就行。”

    眼前的这个女人标准的瓜子脸,染着栗色的头发,白净的脸庞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

    夏杰虽然不会看相,但是也能从这个女人脸上看到两个字。

    精明!

    这女人笑嘻嘻的看着夏杰问道:“你以为这件事有了证据就完了?起码你还得找个律师跟他们打嘴仗,因为单凭你一个人,很难成功的。比如现在,你就得找个律师替你发一道律师函,来证明你是正当防卫,否则你今天绝对没法回家。”

    夏杰一脸的苦笑:“找律师?这一时半会儿的往哪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