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 第015章 美女教师
夏杰的手放在了许香琴的翘臀上。

    “这么妖娆的女人,我怎么舍得把你赶走呢。”

    许香琴闪身躲开了夏杰的袭击:“小家伙,赶紧干活!这么大的人了还毛手毛脚,德行!”

    称重之后,夏杰拿到了许香琴的钱,然后目送她离开。

    镇上车水马龙,夏杰推着手推车走到建材市场,找到了卖水泥的地方。

    买了六袋水泥,然后夏杰就推着车子往回走。

    路过肉铺的时候,夏杰买了几十斤的肉。

    整天吃鱼,现在夏杰已经有点反胃。正好今天上午村里做大锅菜,这几十斤应该够了。

    买完之后,夏杰刚要推着车子走,车前一个美女挡住了去路。

    这女人戴着金丝眼镜,穿着牛仔裤和白衬衣,一副知性打扮。

    夏杰个高,当即就看到了这美女领口露出的两团柔软。

    好像比沈婷的稍小点。

    这美女看着夏杰问道:“请问,前几天你是不是替几个小孩儿买了一个蛋糕?”

    夏杰一愣,然后点头说道:“对啊,怎么了?”

    这女人嫣然一笑:“那蛋糕就是给我买的,谢谢你的祝福,不过那蛋糕的钱不能让你拿,我得还给你。”

    夏杰惊讶的看着她:“你就是王老师?好漂亮啊!”

    这女人捂嘴一笑:“我叫王欣然,你不用给我叫老师的。”

    夏杰摆手说道:“那不行,老师是天底下最光荣的职业,这个称呼不能乱了。”

    他的话让王欣然觉得好笑。

    那天她生日,本来在宿舍睡觉,谁知班里几个小朋友提着一个精致的蛋糕进来了。

    让王欣然很是感动。

    问清了蛋糕由来之后,王欣然就想着把钱还给夏杰。

    今天她上午没课,来蛋糕店买甜点的时候,那老板娘指着穿迷彩服的夏杰告诉王欣然,那个人就是上次帮她付钱的人。

    本来王欣然还以为是个帅哥之类的人,谁知道是个穿着迷彩服一身水泥沫子的农民工,当即心里就不痛快了。

    她本想给了钱就走的,结果夏杰的话让她觉得很有意思。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说。

    夏杰对她说道:“以后注意身体,晚上别着凉了,少吃冰的东西。那钱你就收着吧,我得赶紧回去了,家里盖房子,有点忙。”

    这话很朴实,但是听在王欣然耳中却是另一番味道。

    好像除了自己的学生,其他人没这么关心过自己。

    自己的那个男朋友,对自己说的话,好像更多的是“今晚陪我”之类的。

    王欣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夏杰已经走远了。

    她追过去问道:“你的电话能不能给我说一下,等你下次过来我请你吃饭。”

    夏杰给了自己的手机号之后便离开了。

    家里还有些水产呢,而且自己家的房子在修整,他真没有心思在这跟一个美女搭讪。

    美女自己家就有一个,还是时不时发福利的那种。

    回到村里的时候,全村人都在他家忙活着。

    他把几十斤肉交给负责做饭的大妈:“可劲儿吃!不够的话等会儿我出去再买一些。”

    招呼了几个人卸下水泥之后,夏杰对正在忙活的大春说道:“大春,等会儿跟我出去一趟怎么样,再拉点儿水泥过来。”

    大春应了一声:“好嘞!”

    正在烧火的沈婷一看,当即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这个王八蛋还说看不上大春,现在这么多人,怎么就直接喊大春过去了?

    说不定这俩人在山中要来一场大战呢。

    想到这里,沈婷脑子里就闪现出了夏杰和大春少儿不宜的场面来。

    上学时候,沈婷也是腐女大军中的一员。

    虽然现在没有了当时的幻想,但是一想起那些场面来依然脸红心跳。

    沈婷感觉到两腿间一凉。

    居然湿了。

    大春和夏杰从小光屁股长大。

    不过现在大春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而夏杰依然孑然一身。

    “小杰,啥时候把咱们村长娶了?大家伙儿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还早呢,再说人家沈村长就是来咱们这里锻炼一下就走。人家是市里人,不会嫁给农村的。”

    “市里人咋了?结了婚不照样洗衣做饭带孩子么?反正你俩现在住在一起,赶紧生米煮成熟饭。”

    一路上,大春都在以过来人的身份对夏杰说教着。

    夏杰几乎笑了一路。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他的梦想就是扎根到生自己养自己的这方水土平静的生活。

    至于结婚,这不是夏杰现在的目标。

    到了山口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正午。

    路边站着的许香琴让大春直流口水。

    “娘咧,这女人让我弄一回的话,立马死了都值……”

    他还没说完夏杰就抬腿踢了他一下:“别这么冒傻气,尽让人看笑话。”

    大春小声的问夏杰:“这是你相好么?”

    夏杰点点头:“对,要不我会整天往外跑?”

    到了车子边,夏杰首先将车里的手推车给搬了下来。

    “加过油了,江志鹏对那些水产很满意了,让我把钱给你捎了过来,他还说抽时间要感谢你,你帮他什么了?”

    夏杰挠了挠头:“没帮他什么啊,就是教了他一套拳法而已。”

    称重之后,夏杰和大春将那些水产全都搬到了车上。

    许香琴看着大春问道:“这是你兄弟?”

    夏杰摇摇头:“我哥们儿,从小一块儿长到大的。”

    大春被许香琴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

    “嫂子……你好。”

    他的一声嫂子把许香琴叫愣了。

    “叫姐就行,怎么叫嫂子了?”

    大春瓮声瓮气的答道:“小杰说你是他的相好,那我只能叫……”

    夏杰大汗,这憨货怎么把这个给说出来了?

    他看着许香琴连忙说道:“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许香琴杏眼圆睁,恶狠狠的瞪了夏杰一眼。

    “明天等你一个人的时候看姐怎么收拾你!”

    等许香琴走后,夏杰和大春便往镇上走去。

    他俩一趟能运一千多斤水泥,估计运几趟盖房子的水泥就够了。

    刚走到镇上,夏杰就看到有几个人在饭店门口跟一个女人撕扯。

    夏杰一眼就看到了那女人正是王欣然。

    这会儿的王欣然两腮酡红,像是喝了酒一样。

    身边几个人要拉着他上车,她迷迷糊糊的不愿意上去,嘴里一直嘟囔着推辞的话。

    夏杰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放开王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