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80章 柳成荫和花不开


    秦慕安到医馆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老大夫的医馆里面点上了灯,正在自己一个人跟自己下棋。秦慕安拿着酒走了过去,刚准备开口,老大夫摆手示意他先坐下来,不要说话,等自己下完这盘棋再说。

    秦慕安点了点头,坐下来认真的看了起来。老大夫下的是围棋,秦慕安也懂围棋,而且棋艺还不错。所以看起来并不觉得枯燥,只不过秦慕安不太清楚这龙朝的围棋规则,是不是跟二十一世纪的一样。

    看了一会儿,秦慕安就发现龙朝的围棋,其实跟他下的围棋基本上一样。

    就这样,老大夫整整下了一个时辰,棋盘都快要布满了,手里面拿着黑子,半天举棋不定。

    秦慕安皱起眉头说道:“前辈,黑子输了。”

    老大夫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输了。罢了,不下了。”说完,将围棋盘端到了一旁。然后又坐了回来,把秦慕安带来的酒打开闻了闻,笑眯眯的问道,“怎么?病好了,来感谢我来了?”

    秦慕安摇了摇头说道:“病还是老样子,我来找老先生是来求老先生指点的。”

    “嗯?什么事情?说来听听。”老大夫连忙问道。

    秦慕安叹道,“我要去北部边疆打仗了。”

    秦慕安说完,老大夫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问道:“是太子让你去的吧?”

    秦慕安点了点头。

    “看来秦霸先没有选错人啊,秦穆寒确实是最适合当皇帝的人选。说说看,你对这件事怎么办?”老大夫问道。

    “我觉得大哥让我去打仗,是想要试探我。他说不管胜负,只要打仗了,就能够名正言顺的安排我参与朝政。表面上看起来是有想要拉拢我的意思,但是我认为他实际上是在堤防我。

    即使我参与了朝政,也不可能再朝中建立自己的势力了,他是担心我站在其他皇子那一方。”

    秦慕安说完,老大夫便摇了摇头说道:“非也非也,你说的只是你父皇的想法。秦穆寒城府极深,怎么可能会担心你在朝中加入别人的势力呢?

    你想想看他为什么要让你去北部边疆,而不去别的地方?你刚娶了华君卓,现在是华琼的女婿了,而华琼现在还没有依附任何一方的势力,他才是秦穆寒所担心的。所以才派你去北部边疆,他想要看看华琼会不会帮你。如果帮了,你可就要小心了。”

    秦慕安听了老大夫的话,恍然大悟。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唉……真是姜还是老的辣啊。于是秦慕安朝老大夫行了一个礼,问道:“前辈,说实话,我对这次行军打仗没有把握,还望前辈指点。”

    “你可知道秦穆寒七万大军将三十万大军打的落花流水,并且连下对方十三城的事?”老大夫问道。

    “略有耳闻。”秦慕安说道。

    “你觉得他为什么能做到?”老大夫又问。

    “应该是靠地形和谋略吧,大哥城府极深,心思敏捷,在计谋上面自然要比常人高出许多。”秦慕安皱着眉头说道。

    老大夫听完又是摇了摇头,说道:“非也非也,秦穆寒固然天资聪慧,可毕竟也是第一次打仗,如何能做到连下对方十三城呢?你可知道太子的老师是谁?”

    “还请前辈示下。”秦慕安恭敬的说道。

    “花不开。”老大夫说道。

    “花不开?”秦慕安纳闷,卧槽?还有人叫这名字?

    老大夫点了点头说道:“此人名字就叫花不开,是我师弟的徒弟。知天文,晓地理。懂阴阳,识变化。熟读兵法,精通谋略。乃大贤之才。

    还有一个人名字叫柳成荫。是花不开的同门师兄,两人才学不分高下。我师弟临终前,告诉他们两个人,以后可各自根据自己的内心,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于是花不开就进了皇宫,给秦穆寒当起了老师,现在已经是秦穆寒的军师了。可以说,秦穆寒连下对方十三城,全都是花不开的功劳。所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便是花不开的本事。”

    秦慕安越听越觉得这话耳熟,这特么不是三国演义里面说诸葛亮的话么?难道古代真的有像诸葛亮那样牛B的人物?于是连忙问道:“那柳成荫呢?”

    “柳成荫生性洒脱,隐居山林,四处游玩,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知道你心里面担心什么,不过这种人才可遇不可求。况且龙朝这么多人,大贤之士又怎么会只有这几个呢?十八殿下只要知人善用,找到贤士并不难。。

    十八殿下今日来找我,只是心中害怕这次打仗会失败罢了。其实胜败对于十八殿下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胜也好,败也罢,十八殿下已经在被太子牵着鼻子走了。

    所以十八殿下考虑的并不是这次战争的胜败问题,而是如何摆脱太子的控制。十八殿下宅心仁厚,还是回去认真考虑考虑吧。”老大夫笑眯眯的对秦慕安说道。

    然后抱着酒坛喝了一口酒,不再搭理秦慕安,转身回内屋去了。

    秦慕安知道这是下逐客令了,叹了口气便离开了。秦慕安忽然觉得,怎么古代的生活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太一样,三妻四妾是有了。可是他总感觉生活在不安当中。难道真的要一统天下,才会觉得心安么?

    秦慕安不愿意去多想,闷闷不乐的回到家里,进了房间发现华君卓已经躺下睡觉了。秦慕安看到桌子上有一个红色的香囊,香囊上面绣着两个字“平安。”应该是华君卓亲手绣的了。

    秦慕安看到这个香囊,心里面暖暖的,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一首诗来。便拿了笔墨,在纸上写道:“

    斜风微雨燕双飞,影单窗前人如醉。

    独对帷幔空寂寥,远眺凭栏望君归。”

    ………………

    第二天一大早,秦慕安便被召唤入宫了。金銮殿内,秦慕安和秦穆白两个人,当着满朝文武的面,领了抵御北部边疆外敌入侵的圣旨。两个人领了调兵用的虎符,连家都没回,就快马加鞭的往北部边疆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