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77章 又见秦穆寒


    秦慕安见华君卓低着头,没有任何表示,连忙解释道:“娘子,我不是说要怪你的意思。大夫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心病还须心药医嘛,这个主要还是得先找到病因才行。”

    华君卓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拿起毛笔在纸上写道,“妾身想不起来了……”

    事实上华君卓确实想不起来了,三四岁时候的事情谁能记起来?

    秦慕安微微叹了口气,华君卓想不起来也是正常,这毕竟华君卓小时候也得过一场大病,从那以后也不会说话了。对小时候的记忆恐怕也有点儿影响。

    可是……总不能再去问孙胜男吧?

    秦慕安想到孙胜男那一副刁蛮形象,不禁哆嗦了一下。这当初幸好是华君卓拿的剪刀,要是孙胜男去拿了,还不得一剪子下去,从此秦慕安就断子绝孙了……

    偏偏这个时候,华君卓在纸上写道,“问问孙姐姐?”

    “额……我还是先去问问江姑娘看看是不是这方面的原因吧。”秦慕安连忙摇头说道。

    看着秦慕安慌忙跑出去的身影,华君卓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捂着嘴偷偷笑了笑。

    秦慕安出了房门,便去找了江溶月,然后直接把事情告诉了她。反正都是已经说出来了嘛,都是自己的娘子,再说就没那么不好意思了。

    江溶月听完以后,抿嘴笑了笑,然后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说道:“这个其实很容易就知道是不是华姐姐的原因了,不过办法有点难为情……”

    “嗯?什么办法?”秦慕安疑惑的问道。

    江溶月微微一笑,贴到秦慕安的耳边,悄悄的把方法告诉了他。

    秦慕安当时就懵逼了……

    卧槽!让华君卓拿着剪刀再吓我一次……这……这小时候跟现在能一样么?而且要是不行的话还得让孙胜男在一旁看着?这……

    江溶月见秦慕安面露难色,又连忙说道:“其实孙娘娘可以不用过来的……”

    “难道非要如此么?”秦慕安皱着眉头问道。

    江溶月点了点头,现在只有这一个线索,也只能这样试试了。这种方法就是要让秦慕安面对自己小时候所经历的恐惧,打开心结。如果还是没有用的话,那就说明不是华君卓的问题,又要继续寻找病因了。

    秦慕安也只好同意了,不同意还能怎么办?这可是大事。

    于是两个人便去找华君卓商量了一下。商量的结果就是,那就再用剪刀演一次吧。而且说做就做,江溶月就去拿了剪刀。

    秦慕安一个人坐在床上,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这大白天的让华君卓拿着剪刀剪自己小JJ……怎么想都觉得画面跟不和谐啊……

    一会儿江溶月就把剪刀给拿过来了,秦慕安看到剪刀,心里面就有一种毛毛的感觉。

    “王爷,要不然还把你给绑上?”江溶月问道。

    秦慕安一想,好像是这个理,既然要还原当时的场景,肯定要尽可能的真实嘛,这样才能刺ji自己的大脑神经。

    于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绑上吧……”

    然后江溶月就又找来绳子,和华君卓一起把秦慕安给绑了起来。绑好之后,江溶月站在旁边,意思是充当一下孙胜男嘛。人家现在是王妃,不可能过来跟你做这种事情的。只有用江溶月替代了,反正在这件事里面,孙胜男也不是什么关键性人物。

    接着华君卓就把秦慕安的裤子给解了,毕竟她和江溶月都是和秦慕安有过肌肤之亲的人了,也没什么。只不过江溶月在一旁站着,华君卓还有稍稍的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

    裤子脱下去以后,重点来了。按照秦慕安的描述肯定先揪一揪吧?嗯,那就揪吧。

    揪完以后,没反应。

    于是再揪,还是没反应……

    然后华君卓看着秦慕安,忽然不怀好意的一笑,拿着剪刀在秦慕安脸上头晃悠了两下,忽然用左手把秦慕安的眼睛给捂上了。

    秦慕安心里面已经,卧槽!不会真的剪的吧……吓的身上一哆嗦。

    结果只是听到剪刀咔嚓咔嚓的响了两下,才长舒了一口气。

    华君卓看着江溶月,无奈的摇了摇头。意思是,不行,还是没有反应。

    江溶月叹了口气说道:“可能病因在别的地方吧,我再给王爷开几服药试试吧。”

    就在这时候,含香忽然跑了进来,一推门就看到秦慕安没穿裤子,啊了一声,捂着脸就跑了出去。江溶月和华君卓笑了笑,连忙给秦慕安松绑。穿好衣服以后,江溶月才把含香又喊了进来。

    “怎么了含香?”秦慕安问道。

    “王爷,宫里来人了,说是太子殿下让您现在进宫一趟。”含香说到。

    听到这里,秦慕安眉头便皱了起来。太子现在找我?莫非是为了柳凌烟?

    于是对华君卓说道:“我去一趟宫里,如果有官兵或者其他人来王府,不要给他们开门。我等会儿会让庞护卫交待一下的。”

    华君卓也江溶月都是很纳闷,以前进宫也没见秦慕安这么紧张过,这次怎么这么严肃,不过她们两个毕竟是女儿身,也不方便过问什么。在古代,男主外,女主内,这是规矩。

    秦慕安出门给庞世忠交待了几句,便进宫见太子了。秦慕安觉得秦穆寒找自己八成是为了柳凌烟的事情,所以一路上都在想对策。毕竟在古代抢兄弟媳妇的例子又不是没有。

    半个时辰后,秦慕安就到了太子的寝宫,发现自己的父皇秦霸先也在。于是进去行了礼。

    坐下后,秦穆寒微微笑了笑,问道:“十八弟,有没有想要处理朝政的打算?”

    秦慕安一听,愣了一下,然后看向秦霸先,秦霸先也冲他点了点头。意思是,说说吧。看来太子是要试探了我……

    于是秦慕安也微微笑了笑,说道:“大哥言重了,我一个人做点儿小生意就好,对朝政方面可是一窍不通啊。”

    “唉~十八弟愚人开智,定与常人不同,做生意岂不是屈才了。不会处理政务可以慢慢学习的嘛,有谁一开始就会的。”秦穆寒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秦慕安感觉和秦穆寒对话,心里面隐隐约约有一股寒意。他觉得秦穆寒就像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太让人捉摸不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