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76章 那就问问娘子吧


    这下秦慕安就郁闷了,让他回去问,他怎么问啊?

    华君卓那么小,那个时候估计只有四五岁,也可能三四岁。记不记得这件事还不一定,而且小时候那么多人都调戏过秦慕安的小JJ,病因也不一定真就出在华君卓的身上。

    可是不问的话,自己的病就难治了。而且就算问了,华君卓也承认了,该怎么治呢?华君卓不是碰过他么,不依然还是没反应……

    秦慕安思索半天,最终还是决定问一问华君卓。就像老大夫说的那样,这件事可能就是一个心结,要勇敢的面对,心结打开了,病也就治好了。

    回到王府,秦慕安一直眉头不展的样子。他在思考着该怎么跟华君卓说这件事,这虽说已经是夫妻了。总不能直接开口就问,娘子,我问个事哈,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弹我小JJ玩?

    当然不可能这么问,而且华君卓可能都不知道小JJ是什么东西。

    秦慕安正低头沉思呢,江溶月便迎面走了过来。

    江溶月一看秦慕安皱着眉头,问道:“王爷,有什么心事么?”

    秦慕安正在认真的思考,没有注意到江溶月,被吓的吃了一惊,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哦……江……溶月啊,我没事。”秦慕安本来想喊江姑娘呢,但是想到江溶月现在已经算是自己的侧妃了,再喊江姑娘不太合适,便改口了。

    江溶月点了点头,回道:“哦……没事就好,那我去给元宝熬药了。”

    说完,刚要离开,秦慕安连忙喊道:“那个……溶月……”

    “嗯?怎么了王爷?”

    “额……算了,你先去忙吧。”

    江溶月很奇怪的看了看秦慕安,然后莞尔一笑,行了个万福礼便离开了。

    秦慕安叹了一口气,来到华君卓的房间里面。看见华君卓正在写东西,含香在一旁帮她研磨。秦慕安就悄悄走了过去,含香看到秦慕安之后,刚想喊叫。

    秦慕安就连忙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含香无奈的点了点头,继续低头研磨。

    秦慕安悄悄把脑袋凑过去,只见华君卓在纸上写的是“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

    剩下的还没有写出来,秦慕安便吟了出来,“斜风细雨不须归。”

    秦慕安当然知道华君卓在些什么了,这是他写的《倚天屠龙记》里面引用的诗。

    华君卓抬头看了看秦慕安,微微笑了笑,提笔把最后一句“斜风细雨不须归”写了下来。写完之后,将纸拿起来,递给秦慕安,意思是,我写的字如何?

    秦慕安看了看,点了点头,赞扬道:“娘子的书法,遒劲自然,飘逸之中带着横扫千军的气势……难得,难得。”

    华君卓听到后,心里面自然是很开心啦。

    这时候秦慕安对含香摆了摆手说道:“含香,你先出去一会儿,我跟娘子有些私话要说。”

    “哦……奴婢告退。”含香点了点头,行了礼便出去了。

    秦慕安轻轻拉起华君卓的手,两个人都坐了下来。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娘子啊,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秦慕安说到这里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华君卓眨巴着大眼睛,纳闷的盯着秦慕安,意思是,你说啊。

    秦慕安干咳了两声,继续说道:“是关于娘子小时候的事情。”

    华君卓微微点了点头。

    “那个……娘子啊,你能记得你小时候最早的事情是在几岁的时候?”秦慕安问道。

    华君卓眉头微蹙,想了一会儿,用右手伸出了一个“六”字,然后又摇了摇头,改成了“五”。意思是大概就是五六岁吧。

    “额……更早的还能想起来么?”秦慕安又问。

    华君卓便摇了摇头。

    秦慕安再一次陷入了沉思当中,你说这到底该怎么问呢?我一个大男人家,问自己的老婆小时候有没有弹自己的小JJ玩?这……这叫我怎么开口嘛。

    华君卓见秦慕安愁眉苦脸的样子,拿起毛笔在纸上写道,“夫君可有心事?”

    秦慕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脑子里面忽然灵光一闪,既然难以开口,为何不写出来呢?于是拿过毛笔,在纸上写道,“是关于娘子小时候的事情。”

    “夫君请讲。”华君卓写道。

    “娘子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和我在一起玩?”秦慕安又写道。

    华君卓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在纸上写道,“偶尔在一起。”

    秦慕安这么一问,华君卓也确实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好像跟秦慕安玩过一段时间,不仅仅是她,还有孙胜男。她们两个老是欺负秦慕安。难道夫君是因为这件事要责怪于我?

    秦慕安犹豫了一会儿,再次提笔写道,“娘子小时候可能玩弄过……”写到一半,觉得哪里不对劲,就把纸给抓起来揉成团,又拿了一张纸,再次写到:“娘子小时候可曾把玩过……”

    秦慕安本来想写阳、物来着,但是犹豫了半天,始终没有下笔。干脆把毛笔往桌子上一放,轻轻拍了拍下桌子,说道:“娘子,我就跟你直说了吧。

    今天我去找了之前给我看病的老大夫,他给我做了脑部针灸。然后我就想起来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发现我这不能人事的病,可能跟娘子有关。

    事情是这样的,在某年的某一天,娘子和孙胜男,就是十三嫂嘛,还有我,咱们三个在某个我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后花园玩耍。娘子说,听自己娘亲说,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下面长的不太一样。

    于是就让人把我给绑了起来,还把裤子给脱了。然后娘子就抓着我的……额……这个词语比较污秽,我就不说了,反正就是那个地方嘛。

    娘子抓着我那个地方使劲的揪,见揪不下来,还嘟囔了一句,怎么扯不下来呢。然后便跑回去拿了一把剪刀,准备剪掉……后来,后来的事情我就想不起来了,

    嗯……事情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秦慕安一口气说完,然后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说出来了。

    这时候华君卓满脸的绯红,低着头,一副娇羞的模样。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说,人家小时候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PS:这一段确实忙,希望大家见谅。过两天会恢复一天两更-三更的。小语有一本完结的老书,归魂墓。200W字,盗墓类型的,喜欢的可以去看看。另外,建了读者群,希望感兴趣的读者能够加一下,大家共同交流。71960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