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69章 吟诗


    贵月楼,京城最豪华的酒楼,平时来这里面的人非富即贵。秦霸先微服私访的时候,一个人也偶尔会来贵月楼坐坐。这一方面是因为贵月楼自家酿的酒好喝,别的地方没有卖。

    另一方面,贵月楼里面那些舞女们跳的舞很好看,秦霸先也是个男人嘛。虽然在皇宫里面平时也看看宫女儿跳跳舞什么的,但是那些舞蹈不如贵月楼里面的好看。

    他总不能说你们去学学贵月楼里面的舞蹈吧,毕竟是皇帝嘛,比较爱面子。

    几个人说话间就来到了贵月楼门口,在门口还碰见了一个熟人,秦穆白。

    秦穆白这会儿正在门口东瞅西望,想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跟着自己。不用想,肯定是害怕自己家娘子知道了。秦穆白来贵月楼也是为了看跳舞的,毕竟这里的姑娘跳舞露着肚子嘛。西域风情,穿的衣服露着肩膀和肚皮,看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秦慕安看到秦穆白正要进去,连忙喊道:“十三哥!”

    秦穆白扭头一看,发现秦霸先他们几个人正朝这边走了过来。心里面一惊,连忙迎了过去。

    刚准备跪下,秦霸先微微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声张,秦穆白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几个人进了贵月楼,秦穆白喊了掌柜的,一问,包房已经坐满了。

    秦穆白皱起眉头说道:“什么满了,谁在里面坐啊,让他赶紧给我滚蛋。”

    秦霸先笑了笑说道:“穆白,不可造次。掌柜的,我们坐楼下就好。”秦穆白无奈的撇了撇嘴,不再说话。秦穆白这个人平时就心直口快,就算是在自己父皇面前,也是有什么说什么。

    几个人在一楼随便找了桌子坐了下来,其实秦霸先也不乐意坐包房里面,你坐包房里面怎么看跳舞嘛。坐下来以后便点了些酒菜,店小二刚把酒菜端上来。

    那些舞女们就出来跳舞了,几个人便都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秦慕安也是纳闷,这个龙朝竟然也有异域风情的姑娘们。看来是个民族大融合的时代啊。

    不得不说,这些舞女们穿的衣服,跟普通女子比起来确实有点露、骨。不仅露着肩膀,而且还露着肚子,一个个蒙着面纱,穿着长裙。跳的舞也比较……额,就用搔、首、弄、姿来形容吧。总之,就是那种比较撩拨人的舞蹈就对了。

    秦慕安对这些舞蹈倒是没有多大的兴趣,他没有穿越前什么样的舞蹈没见过啊,不过见秦霸先他们看的津津有味儿,也就跟着看了起来。

    几个人看了一会儿,太子秦穆寒忽然说道:“秦爷,今日难得有雅兴,又看到如此美妙的舞蹈,不妨我们各自来作诗如何?”秦穆寒以前跟着秦霸先出来,都是喊老爷,今日听到秦慕安喊秦爷,忽然觉得还是秦爷这个称呼比较好。既隐藏身份,又不是身份,干脆自己也跟着喊了。

    秦霸先对这个秦爷的称呼也还算比较满意,总不能让他们一口一个老爷吧,听起来跟下人一样。于是秦霸先微微笑了笑说道:“好啊,难得一起在外面坐坐,刚好看看你们这些年读书有没有荒废。穆寒,你作为老大,就你先来吧。”

    秦穆寒微微点了点头,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打开扇子轻轻摇了一会儿,嘴角微微上扬,沉吟道:“有了……低身锵玉佩,举袖拂罗衣。对檐疑燕起,映雪似花飞。”

    秦穆寒说完,秦霸先就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不错,雅致又有意境,难得可贵。穆阳,该你了。”

    秦穆阳也是微微点头,喝了一杯酒,锁眉沉思起来。毕竟古代嘛,吟诗前喝点小酒,助助兴。

    秦慕安听了秦穆寒做的诗,对秦穆寒的文才也表示佩服,太子就是太子,果然饱读诗书啊。就是不知道武功怎么样。秦穆白对这些没啥兴趣,一个人不停地在那儿喝酒。

    秦穆阳深思了一会儿,又是微微笑了笑,说道:“繁弦奏渌水,长袖转回鸾。一双俱应节,还似镜中看。”

    说完,秦霸先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不仅描述音韵,又夸赞舞姿整齐,两人之间的动作丝毫不差,如同面对着镜子起舞一般。佳作,佳作。穆白,你也作一首吧。”

    秦穆白“啊”了一声,连忙说道:“父皇,你也知道,我那点儿水平,哪会做什么诗啊。”

    “无妨,无妨,今日在外面,纯属大家高兴,不必讲究那些繁文缛节。”秦霸先摆了摆手说道。

    这时,秦穆寒又接了一句,“是啊十三弟,大家都是图个高兴,又不是要在文采上一较高低。”

    秦穆白点了点头,用手摸着下巴,挤眉弄眼的说道:“容我想想……”

    过了一会儿,秦穆白的表情一喜,轻轻拍了下桌子,说道:“有了……二八女子一枝花,肤白貌美人人夸。半遮半掩身姿妙,可惜不入自己家。”

    秦穆白说完,几个人都是笑了起来。

    秦霸先知道秦穆白肚子里面也没什么墨水,不再为难他,摆了摆手说道:“虽然粗俗,不过却言达心意,尚可,尚可。安儿,到你了。”

    秦霸先对秦慕安其实并不抱什么希望,只是想看看他的文采到底如何。

    不过秦穆寒可就不这么想了,他觉得秦慕安肚子里面应该有不少东西。对付一个沈劲松,就敢下那么大一盘棋的人,用才思敏捷来形容,可是远远不够的。何况秦慕安小的时候也是跟着太傅学了习的,有些东西未必全都忘掉了。

    秦慕安点了点头,皱起眉头深思了好久,差不多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总算是想到了。因为他记忆里面关于描写舞蹈的古诗不算很多,需要慢慢想。

    秦慕安微微笑了笑,说道:“我这也有了……舞势随风散复收,歌声似磬韵还幽。千回赴节填词处,娇眼如波入鬓流。”

    秦慕安吟完之后,秦霸先楞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扭头问秦穆寒,“穆寒,你觉得安儿的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