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68章 我认怂还不行


    秦慕安愣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只好让大夫先给他包扎伤口。

    这时候秦穆阳皱起眉头,对自己的手下说道:“来人,沈劲松刺杀皇子未遂,把他拖下去,给我砍了。”

    秦慕安一听,卧槽!这不是逼我呢?

    不过秦慕安还是想继续看看事态到底会怎么继续。

    沈劲松听见秦穆阳要杀自己,当时就吓哭了,给秦穆阳使劲磕头,哭着喊道:“姐夫饶命啊……姐夫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秦穆阳把袖子一甩,冷哼了一声。

    沈劲松见秦穆阳不理自己,就抱着九皇妃的腿哭道:“姐……姐,你快救救我……救救我呀……”

    九皇妃扑通一声就给秦穆阳跪下了,说道:“王爷,念在他不知道十八皇子的身份,就饶过他这一次吧。”九皇妃也不太相信,秦穆阳是真的要杀自己的弟弟。

    哪知道秦穆阳又冷哼了一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拖出去砍了!”

    “遵命!”两名守卫答道,就准备去抓沈劲松。

    沈劲松吓的连忙躲到了九皇妃的身后,不停的晃着九皇妃的身子,喊道:“姐……你救救我啊,救救我啊……”

    九皇妃见秦穆阳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哭着拦在了沈劲松的前面,说道:“王爷,你要杀他,就把臣妾一块给杀了吧。”说完抱着沈劲松哭了起来。

    两个人毕竟是亲生姐弟,血浓于水。九皇妃怎么可能舍得让秦穆阳杀自己的弟弟。

    “爱妃,你让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绝不姑息。”秦穆阳冷冷的说道。

    “夫君,念在夫妻的情分上,就饶过劲松这一次吧。”九皇妃哭着说道。

    “你让不让开!”

    九皇妃怨恨的看着秦穆阳,就是抱着沈劲松不让。

    “就地正法!”秦穆阳说道。

    此言一出,躲在一旁偷偷观看的秦穆寒微微笑了笑。他小声对秦霸先说道:“这次十八弟怕是要输了。”

    秦霸先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守卫一听,要杀九皇妃,哪里敢动手,都愣在原地。

    秦穆阳装出很生气的样子,喝道:“怎么?连我命令,都敢不听了么?把两个人都给我就地正法了!”

    守卫没有办法,只好再次喊了声遵命。唰的一下将佩刀给拔了出来,慢慢的走到九皇妃面前。举起刀刚准备要砍下去,秦慕安忽然在后面大喊道:“刀下留人!”

    秦穆阳!行,你真可以,苦肉计能演到这份上,我特么也是服了。老子认怂还不行!

    秦慕安喊完,就跑到守卫面前,喝道:“去去去,一边站着去。”

    两个守卫看了看秦穆阳,秦穆阳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他们便收起刀,退到了一边。

    “九哥……不至于,毕竟是自己姑爷,没必要,我这不是没事么。再说了,他是真的不知道我是皇子。”秦慕安无奈的说道。

    “十八弟,你不明白,这次饶了他,他下次还会再犯的。”秦穆阳皱着眉头说道。

    这时候沈劲松连忙磕头说道:“姐夫,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秦慕安叹了口气说道:“九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看,他不是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九哥就饶了他这一次吧。”

    “那依十八弟的意思,该怎么办呢?”秦穆阳问道。

    “这个嘛,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打个几十军棍,让他长长记性就行了。另外我这不是受伤了嘛,最近打算做些生意这下也给耽搁了。

    让他赔点什么医药费啊,误工费什么的,也不多,一百万两银子就行了。九哥看怎么样?”秦慕安笑着问道。

    秦穆阳没有回话,踢了沈劲松一脚,问道:“你觉得呢?”

    沈劲松见自己不用死了,当然高兴了,连忙磕头说道:“我赔我赔,别说一百万两了,就是五百万两我也赔……”

    “那就五百万两好了。”秦慕安连忙接了一句。

    秦穆阳瞪了沈劲松一眼,骂道:“真是个废物,拖出去打三十军棍!”

    秦穆阳的意思是,你说自己没那么多钱不就行了?结果沈劲松那智商,跟自己频道上。真是个窝囊废!活该被人整治!

    九皇妃见自己弟弟不用死了,松了一口气。起身对秦慕安行了一个万福礼,说道:“多谢十八殿下开恩。”

    “嫂嫂多礼了。”秦慕安连忙回以拱手礼。

    正当秦慕安纳闷,皇宫里面怎么不来人呢,穿着便衣的秦霸先和秦慕安就走了出来。

    秦穆阳一看,刚准备行礼。秦霸先摆手示意不要声张。

    秦慕安一看秦霸先和秦穆寒的装扮,就明白他们两个是微服私访来了。连忙说道:“秦爷,大哥……你们两个怎么也来了?走走走,这风、月场所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到酒楼去。”

    秦霸先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到贵月楼吧,刚好说说话。”

    秦霸先和秦穆寒出来本来就是打算要跟秦穆阳和秦慕安坐坐的,于是几个人便往贵月楼去了。在走之前,秦慕安给华君卓写了一封信,让庞世忠带回自己的王府。并且叮嘱庞世忠先在自己的王府住下,然后再另做打算。

    庞世忠本来想拒绝的,但是又没有地方去,只好先听从秦慕安的安排了。庞世忠带着冬梅,来到秦慕安王府门口,一看连个守卫都没有。

    想着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又仔细看了看,地方没错啊,牌匾写的也是“秦府”。然后就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含香,含香一看是两个陌生人,问道:“你们是?”

    “请问姑娘,这里是十八殿下的王府么?”

    含香点了点头。

    庞世忠连忙掏出秦慕安写的信,递给含香说道:“这是十八殿下写的信,让我交给娘娘。”

    “知道了,你们稍等一下。”含香接过信,跑去递给了华君卓。

    华君卓确认是秦慕安的笔记后,就把信给含香看了看。然后含香就将庞世忠夫妇二人给暂时安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