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62章 问元宝了


    “柳姑娘你怎么哭啦?”元宝见柳凌烟眼泪掉了下来,连忙问道。

    柳凌烟慌忙的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笑起来说道:“没……没事,眼里进沙子了……”

    秦慕安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然后一家人就这么的吃起饭来。他知道柳凌烟为什么会哭,长期以来得不到人们的尊重,忽然之间被感动了,能不哭么?

    吃罢饭以后,大家都稍微歇息了一会儿,秦慕安就准备问元宝以前的事情了。于是他把元宝喊进了房间,然后她把门给关上。

    元宝将门关好,转过身给秦慕安和华君卓行了个礼,问道:“王爷,你找我什么事啊?”

    华君卓自然也在了,而且还是她想秦慕安提出来病情可能跟元宝有关,她自然想知道以前秦慕安跟元宝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况且都是夫妻了,秦慕安也觉得在华君卓面前没有什么不好意思问的。

    于是秦慕安冲元宝招了招手,说道:“来来来,元宝,你坐这儿。”

    元宝点了点头,就坐到了秦慕安的旁边。

    “那个……元宝啊,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秦慕安语重心张的对元宝说道。

    元宝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什么事啊,王爷?”

    秦慕安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个……元宝啊,在我没有开智以前,都是你帮我洗澡的吧?”

    “嗯。”元宝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丫鬟服侍主子洗澡,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额……你在洗澡的过程中有没有碰过我身体上那个地方,或者说见我身体上那个地方有什么反应?”秦慕安犹豫了半天,总算是问了出来。

    “嗯?哪个地方?”元宝皱起眉头问道。

    “就是……就是那个地方嘛。”秦慕安说到。

    “哪个地方啊,王爷?”元宝更加纳闷了。

    “哎呀,那个地方嘛……那个……那个……”秦慕安“那个”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在古代那个该怎么说,他还真没研究过这方面的事情。

    华君卓见秦慕安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捂着嘴笑了笑,起身拿过来纸和笔。

    秦慕安以为华君卓要写,看了看华君卓。华君卓推了推秦慕安的后背,意思是让他转过去,不许看。

    “好好好,我不看,我不看。”秦慕安说着就把身子给转了过去。

    只见华君卓拿起毛笔,便在纸上画了起来。没错,她不是写的,而是画的。毕竟看过秦慕安的身体嘛,而且华君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画画对她来说,基本上算是信手拈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华君卓就把那个东西给画好了。然后拿起来递给元宝看了看,元宝一看,整张脸瞬间就红了,然后“啊”了一声,连忙把头低了下去。

    秦慕安听见元宝“啊”了一声,就知道华君卓已经把事情告诉她了,于是转过身来。看到华君卓连忙把手里的纸揉成团,抓在手里冲秦慕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秦慕安见元宝低着头,又干咳了两声,问道:“元宝啊,既然你都知道了,就说说吧,我也是为了治病嘛。”

    然后元宝就把事情给说了出来,秦慕安听了以后也没觉得有什么啊。就是吧,这个人都是会有自然的正常反应嘛,虽然秦慕安当时是个傻子。

    但是生理上的自然反应还是会有的,这元宝经常帮他洗澡,肯定能碰见一次的,不可能碰不见。元宝也是个黄花大闺女,那个时候还没看《撩妹二十八式》,什么都不懂。

    见秦慕安有反应之后,觉得好奇,软软的东西,怎么忽然就硬了。

    好奇嘛,自然就用手去碰喽。其实也就是碰了几下,单纯是觉得好玩罢了,根本就没想其他的事情。所以呢,这以后每次帮秦慕安洗澡,只要是碰到秦慕安有反应的时候,元宝总是会玩那么几下,因为她觉得蛮有趣的。

    所以说,这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啊……

    秦慕安听完以后,觉得也没什么。总不至于让别人摸了两下就直接导致不能人事了吧?又不是说严重打击什么的,难道元宝没有说别的事情?

    于是秦慕安再次问道:“元宝啊,关于这方面的,你就做过这些?别的没有了么?”

    元宝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了,王爷。”

    秦慕安看了看华君卓,华君卓微微摇了摇头。秦慕安便摆了摆手说道:“元宝啊,你先下去吧,注意身体。”

    “嗯,知道啦王爷。奴婢告退。”元宝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秦慕安叹了口气,对华君卓说道:“要不把江姑娘叫过来问问吧,元宝的样子也不是撒谎的那种人,说的应该是实话。”

    华君卓点了点头,秦慕安就又去把江溶月叫了进来。

    秦慕安把元宝的话告诉了江溶月,江溶月也觉得元宝不是病因。于是就把那个很危险的办法告诉了秦慕安,就是那个脑部针灸了。

    秦慕安自然是不同意了,不仅秦慕安不同意,华君卓也不同意。这样做确实太危险了,而且江溶月也如实说了自己以前没有进行过脑部针灸,经验不多,所以风险很大。

    根据秦慕安现代读书经验,这种童年阴影造成的心理疾病,往往都是小时候经受过重大的打击。比如小时候目睹过事件,或者小时候长期被人嘲笑,一直在心里面耿耿于怀……等等等等,都有可能造成不能人事。

    可是既然元宝没做什么,那会是谁?难道真的要用脑部针灸这种危险的方法让自己恢复这个身体以前的记忆?

    就在这时候,含香急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焦急的说道:“王爷,元宝她肚子疼,都疼哭了这会儿……”

    “嗯?”秦慕安一皱眉,连忙赶了过去。

    到了元宝的房间,看见元宝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小声的喊叫,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江溶月连忙走了过去,抓起元宝的手腕把了把脉搏,又摁了摁元宝左腹部,问道:“元宝,是这里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