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60章 得问问元宝


    两个人回到秦霸先的寝宫,斥退了宫女太监,就等秦慕安和太医过来了。太医来的比较早,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过来了。

    秦霸先摆了摆手,示意太医坐下,然后语重心张的问道:“何太医,不能人事这种病,好治么?”

    “回陛下,不知是男是女,患者年龄如何?”何太医恭敬的回道。

    “哦?女子也有不能人事这种病?说说看。”秦霸先有点好奇的,这男的不能人事他能理解,女的不能人事他就无法理解了。

    何太医再次拱手说道:“回陛下,女子确实也有不能人事之说。一种是先天所致,或者后天受伤所致,无法人事,这种女子被称为石女,是无法治愈的。还有一种是因为心里上的问题,导致恐惧或者厌恶。后者通过治疗是可以恢复的。”

    何太医也不敢说的很直白,毕竟这些事情说出来很不雅,但是皇上问了,他就稍微说一说。而且皇后也在旁边坐着,说的太细了,是大不敬的。

    秦霸先点了点头,说道:“安儿,患了不能人事的病,稍后他来了,你为他诊断诊断吧。”

    “遵旨。”何太医微微点了下头。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就是折合现代的时间一个小时,秦慕安总算是赶来了。毕竟家住的远嘛,而且找人过去通知也是要时间的。

    秦慕安进来以后,就连忙跪下喊道:“儿臣参加父皇,母后。”

    “起来吧。”秦霸先说道。

    “谢父皇。”秦慕安起身,站在那里又朝何太医行了礼,何太医点头回应。

    “坐吧。”秦霸先摆手示意。

    秦慕安微微点头,便坐了下来。他心里面这会儿正纳闷的,大晚上的父皇把自己叫过来,旁边还坐在太医,难道是想要再检查检查的身体,看看有什么不对么?

    “安儿,听说你最近身体有些不适?”秦霸先开口问道。

    秦慕安楞了一下,连忙回到:“回父皇,儿臣觉得,身体蛮好的,并没有不适。”

    秦霸先一听就知道秦慕安是怕丢脸,所以才不肯说的,所以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安儿,本来这种事情我是不应该管的,不过人家都告到后宫了。我要是再不管,这事情传出去了,多丢面子。刚好现在又是晚上,你就让何太医给你诊断诊断吧。”

    秦慕安一听,总算是明白秦霸先说的是自己不能人事的事情了。不是,卧槽?怎么着可就告到后宫了?这……我说这华君卓他、妈也太爱嚼舌头根了吧……真是日了狗了。

    不过秦慕安也毫无办法,他能怎么办?皇上都知道了,所以只好乖乖的让何太医给他诊断了。

    何太医给秦慕安把了把脉搏,又翻了翻眼皮,接着抓起秦慕安手看了看指甲。然后又让秦慕安把舌头伸出来,看了看。继而皱起眉头问道:“十八殿下之前找人诊断过?”

    秦慕安点了点头。

    “服过药了?”何太医又问。

    秦慕安又是点头。

    何太医又在秦慕安的后背上捏了捏,问道:“针灸也做了?”

    “做了。”秦慕安说。

    何太医点了点头,冲秦霸先行了礼,说道:“回陛下,十八殿下的病已经治愈了。如果依然不能人事的话,恐怕就是心理上的隐疾了。十八殿下幼年虽未曾开智,但是对一些比较重大的打击或者创伤会留下很深的印象,所以导致现在不能人事。

    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要想治愈必须找到十八殿下的心病所在。但是十八殿下后天开智,未必记得之前的事情。如果强行进行脑部针灸的话,会非常的危险。”

    秦霸先听完皱起眉头问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回陛下,造成这种原因,多半是跟女子有关。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只要让十八殿下能够想起来,经历当时那种事情的场景,或许能够找到病因所在。”何太医说道。

    秦霸先看了看皇后,皇后摇了摇头,意思是她也不知道。

    因为秦慕安小时候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除了正常的学习跟着其他皇子一起去学习之外,剩下的时间都是各种妃子带着他。毕竟当时是个傻子,不会习武,不会画画,不会做诗……什么都不会,皇上干脆就把他给扔后宫了。

    而且皇帝的贵妃大多数都是朝廷中王公大臣的女儿啊亲家什么的,所以这些王公大臣门的女儿啊、孙女啊也都时常来后宫玩。华君卓跟孙胜男两个人小时候就跟秦慕安在一起玩耍过,而且还经常在一起玩耍。

    这要是想知道是哪个姑娘让秦慕安产生了心理阴影,恐怕是有点难了。

    皇后眉头微蹙,想了一会儿,忽然说道:“皇上,你说会不会是元宝?”

    秦霸先一听,好像有道理哎。十六岁那年元宝就随着秦慕安搬出皇宫了,因为那一年皇上正式册封了太子。搬出去以后,整整两年都是元宝在伺候秦慕安,包揽了所有事情。

    你说这元宝要是在给秦慕安洗澡的时候,对秦慕安身上的某个地方比较好奇,动些手脚什么的,这得给秦慕安的心理上造成多大的阴影啊。

    于是秦霸先问道:“安儿,我跟你母后都认为,你这种病有可能跟元宝有关,所以你要从元宝身上找找原因。”秦霸先的话,说的不是很明显,毕竟这种很隐晦的事情,很难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秦慕安一听,好像也觉得是元宝。你说这元宝吧,帮他洗澡,还得看着他撒娇,就跟照顾婴儿一样照顾他。这样是闲着没事,动动他身上的哪个地方,他一个傻子能知道些什么?

    等等……该不会是被元宝给玩出心理阴影了吧啊?这我得回去找元宝问问啊!

    秦慕安点了点头说道:“回父皇,儿臣知道了。”然后又转身向何太医问道:“何太医,不知道我该如何找病因呢?”

    何太医就对他说,你应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然后秦慕安这边又连连点头,原来如此,多谢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