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58章 真正的难堪


    进了正堂以后,华君卓的母亲就带着她去偏房了。毕竟母女俩,好一段日子没见了,总得叙叙旧。华琼把下人们也都打发走了,正堂里面就剩下他和秦慕安两个人。

    一般这种情况,那就是有很严肃的事情要谈了。

    果不其然,华琼左手端起茶杯,右手将茶杯盖掀开,轻轻的拨了拨,然后微微一吹,说道:“贤婿,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现在既然成家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啊?”

    秦慕安想起来那个大夫说的话,华琼现在势力比较大,但是哪个皇子也没有依靠。这就说明三点原因,第一华琼跟皇帝秦霸先的关系比较好。表面上哪方的势力都没有参与,但是暗中却是扶植太子的。

    第二,那就是有自己的盘算。古代大将军反叛的例子秦慕安又不是没见过。

    第三,是最聪明的做法,那就是一直保存自己的实力,哪一方也不依靠。到最后鹬蚌相争的差不多了,自己再选择比较靠谱的一方势力加入。

    但是,这三种情况都只是秦慕安的猜测,对于华琼他太陌生了,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华琼会想什么,性格怎样,遇到事情会怎么处理。不过有一点秦慕安可以肯定,能够当上大将军的人,绝对不会是那种心慈手软之辈。

    其实秦慕安现在还没有说要当皇帝的打算,他只是想拥有自己的势力,这样子才能更好的活下去。可是封建王朝就是这样,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你的势力一旦强大起来自然会受到别人的打压。

    而且那个大夫也说了,要想成大业,至少需要二十年的时间!那可是二十年啊,万一哪儿天出个意外挂了怎么办?

    总之,这中间的变数太多太多了,所以现在还不能给华琼透漏关于自己的想法。

    于是秦慕安微微笑了笑说道:“回岳父大人,我想从商。朝廷现在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十七位哥哥各谋其位,都已经培养了自己的势力。

    大哥秦穆寒虽然已经被册封为太子,但是他现在何尝不是如履薄冰呢?父皇现在依然健在,可是如果有一天父皇不在了,谁有知道朝廷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呢?

    人都是有贪心的,偏偏我父皇生了十八个儿子,难说啊,难说。虽然商人的地位不高,不过却能在乱世中得一太平,也是蛮不错的。”

    华琼微微抬头看了秦慕安一眼,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贤婿倒是看得清,商人故能自保,可是贤婿贵为皇子,应该唇亡齿寒的道理吧?”

    华琼其实也是在试探秦慕安,他也知道,愚人开智,必有惊人之举。通过刚刚秦慕安所说的一番话,他就相信了这种事迹并不是以前的人随便编出来的。所以他想知道秦慕安到底做了多大的打算。

    “岳父大人,如果有一天我得势了,岳父大人会帮我么?”秦慕安忽然问道。

    华琼爽朗的笑了笑,说道:“贤婿,有句话你要记好了,自强者必会有人依附。”

    秦慕安起身,朝华琼行了个礼,说道:“岳父大人,等我到富足之后,便会迁移到北部边疆,之然再做打算。”

    华琼听完之后,眯起眼睛点了点头。聪明人之间从来就不需要废话,华琼老谋深算,身经百战。但是秦慕安却熟知古代历史,有丰富的经验。

    两个人这么一点头,一行礼,就彼此明白对方的想法了。华琼的意思很明确,想让我帮你?可以呀,你自己先强壮起来再说。而秦慕安的回答也很明确,好啊,我会先自己强大起来的。

    虽然都没有说出来,可是却已经心知肚明了。

    就在这时候,华琼的老婆出来了,而且还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华琼的老婆有个很中规中矩的名字,赵月娇。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不过毕竟大将军的老婆嘛,有钱,平时吃的也不差,保养的又好,看起来还是风韵、犹存。

    赵月娇坐下,就气呼呼的拍了下桌子,阴阳怪气的说道:“贤婿近来可好啊?”

    秦慕安一听,就觉得事情不太妙了。莫非是含香给她说了些什么?可我也没做什么啊,去怡红院的事情?八成是这样了。

    于是秦慕安连忙笑嘻嘻的喊道:“拜见岳母大人。”

    赵月娇冷哼了一声,说道:“我问你,你对得起君卓么?”

    华琼也纳闷起来,这秦慕安刚结婚能做出什么对不起自己女儿的事情?娶小妾?多正常啊,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于是皱起眉头,说道:“夫人,有什么话慢慢说,都是一家人,何必动怒呢。”

    “你自己好好问问你的乘龙快婿!气死我了快。”赵月娇呼哧呼哧的喘了两口气,看样子是真气的不轻。

    华琼给秦慕安使了个眼色,到底怎么回事啊?

    秦慕安以为赵月娇生气可能是去怡红院的事情,连忙解释道:“岳母,去风月之地的事情,真不是我的本意。”

    “你你你……就你,还去风月之地?你也不怕别人笑话?”赵月娇气的直接用手指指着秦慕安,要不是顾及到他是皇子的身份,估计早骂他了。

    华琼一听,原来是这事,轻轻干咳了两声说道:“好了好了,男子汉大丈夫,年纪轻轻的寻花问柳,这不是正常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再说了,将来娶个三妻四妾的不还是君卓做主吗?真是妇人之见。”

    “老爷,我不是在说这个。”

    “不是说这个是说什么?”

    “我……我都说不出口,你让他自己说。”赵月娇冷哼了一声。

    华琼就又给秦慕安使了个眼色,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说说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秦慕安一脸的委屈,撒了撒手,我真不知道啊,我哪里做对不起君卓的事情了?

    就在这时候,秦慕安想到了一件事,忽然愣住了。

    卧槽!该不会是不能人事的事情被岳母知道了吧?

    果然,在华琼的再次询问之下,赵月娇气呼呼的说道:“他……他不能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