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57章 病没好?


    孙胜男冲秦慕安冷哼了一声,就把华君卓拉到一旁,贴在华君卓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华君卓听完以后,脸色微微发红,然后点了点头。

    孙胜男说完,挽起秦穆白的胳膊就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特意回头说道:“十八,我们走了啊。”说完,挥了挥手。

    “唉……你怎么喊着喊着把殿下都给喊没了。”秦慕安无奈的说道。

    这时候秦慕安的府内忽然走进了两名士兵,含香一看是自己将军府的士兵,连忙走过去问道:“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这两名士兵走到秦慕安面前,单膝跪地,行了一个抱拳礼,喊道:“参加王爷。”

    “起来吧,起来吧,你们有什么事么?”秦慕安见含香打招呼,就知道这两个人是将军府的士兵了。

    “回王爷,夫人让你们明天回门一趟。”士兵恭敬的说道。

    秦慕安拍了一下脑袋,说道:“哦……好像是有回门这一说来着,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行,我知道了,明天一定会去。”

    “那卑职告辞了。”

    “走吧走吧。”

    士兵走了以后,秦慕安问含香,“含香,你们来的时候,岳母大人有提过回门这事么?”

    含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夫人她就说让我在这儿照顾好小姐,别的什么也没说。”

    秦慕安想了想,可能大将军府的人还是觉得这场婚姻,没有必要那么麻烦吧?算了,回门就回门吧。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秦慕安几个人正在坐着吃饭。他忽然意识到,柳凌烟没来吃饭,抬起头问道:“元宝啊……柳姑娘呢?”

    元宝这会儿正拿着一个馒头刚咬了一口,鼓着嘴说道:“柳姑娘说她一个人吃就好。”由于嘴里面咬着东西,声音支支吾吾的,不过还是能够听清楚。

    秦慕安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等会儿把饭菜给她送过去吧。”

    “嗯,知道了。”元宝说道。

    华君卓看了看秦慕安,还是觉得秦慕安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你说一个男人怎么会对姑娘家这么的礼待?不仅仅是对自己,她发现秦慕安好像对所有女人都彬彬有礼,就连丫鬟也一样。

    华君卓哪里知道秦慕安所表现的是绅士风度,以及对女性的尊重呢?在古代很少有这样的人,就拿秦穆白来说,他虽然尊重自己的娘子,但是对丫鬟却不尊重。

    华君卓发现,自己已经慢慢的开始喜欢上秦慕安了。好像从收到那封信的时候,心里面就已经有些微妙的情愫了吧。

    吃罢饭,秦慕安就出去买东西了。明天回门,自然是不能空着手去。花了半个时辰,把东西的买的差不多了,就又回来了。今天是秦慕安吃药的第三天了,那个大夫说吃三天药他的病就会痊愈。

    但是这最后一副药下肚,秦慕安还是没有感觉。于是秦慕安叹了口气对江溶月问道:“江姑娘,为何还是没作用呢?”

    “在针灸一晚试试吧,药应该是没问题的。如果还不行的话,可能就是心理上的问题了。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王爷未开智之前,如果在人事方面受到过很深刻的影响,也是导致不能人事的一种原因。

    如果王爷是这种的话,治疗起来就有些困难了。主要是王爷记不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所以很难找到病因的所在。”江溶月说道。

    秦慕安皱起眉头问道:“如果真的是心理上的问题,那就没有办法了?”

    “也不是,是可以通过壮、阳、药来进行人事的,这次给王爷配的壮、阳、药只是辅佐作用。不过经常用药的话,长此以往下去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但是王爷如果需要,偶尔服用几次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江溶月说道。

    秦慕安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不用不用……那个,我先去洗澡吧,洗完澡就劳烦江姑娘给我针灸了。”说完,就急匆匆的跑去洗澡了。

    秦慕安刚开始跟江溶月沟通自己病情的时候还有点害羞,不过现在已经想开了。这个多正常啊,这就好比你患了男科疾病,去医院找大夫,结果却碰到了女大夫,没什么的。

    而江溶月也确实只是从秦慕安的病情出发,其他方面也不会多想。

    洗完澡以后,江溶月就给秦慕安做针灸了,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多时辰。做完以后,秦慕安还是感觉没什么效果。叹了口气说道:“麻烦江姑娘了,江姑娘也早些休息去吧,我明日自己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江溶月微微点了点头,便退下了。她其实有办法让秦慕安想起来之前的一些事情,只要通过脑部针灸就可以。但是脑部的针灸,风险是非常大的,江溶月以前也没有试过,并没有把握。所以不敢轻易尝试。万一再把秦慕安给针灸成傻子,那岂不是完蛋了……

    秦慕安回到房间的时间,华君卓靠在床头正在看书,正是那本《倚天屠龙记》。她现在可不敢再去偷看《撩妹二十八式》了,秦慕安的病还没好,看那本书看的心里痒痒,干脆就不看了。

    秦慕安走到床前,叹了口气说道:“娘子,早些歇息吧。”

    华君卓一听秦慕安叹气,就知道病没好。干脆也不再去想那方面的事,反正都已经成为夫妻了,慢慢来吧。有江溶月在,华君卓相信,秦慕安很快就能够恢复的。

    两个只好又是相拥而眠,什么也没干。

    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你怀里面抱着美女,但是却什么也干不了。悲哀……深深的悲哀啊……

    第二天,吃过早饭,秦慕安就带着华君卓和含香回娘家了。到了将军府华君卓的父母已经在大门外迎接了。这毕竟是皇子回门,总得意思意思不是,要不然传出去,会说我们大将军府连皇子都不放在眼里。

    下了马车,大家稍微驱寒温暖了几句,就一同进府去了。无非就是那几句话,岳父岳母大人好啊,最近身体怎么样啊?这边回道,挺好的,你们呢?小日子过的滋润么?什么时候什么生个大胖小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