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53章 都输了


    是啊,肯定是有恨的,不恨谁能这样做啊?

    秦慕安想了一会儿,问道:“七哥,你有把握赢柳姑娘么?”

    秦穆仁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胜算不大,柳姑娘之才远胜于我。”

    “不是,七哥,柳姑娘说的香消玉殒是什么意思?难道没人赢她也就自杀了?”秦慕安连忙问道。

    秦穆仁只是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秦慕安这下心里面有点儿担心了,他见识过柳凌烟的才华,能够出那样上联的,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而且这古代的女人那可是说自杀就自杀的啊。

    别女人了,男人也是一样。忠孝礼义廉耻,古代人可以为了这些东西分分钟自尽。因为他们太遵守这些东西了。不行,这得想个办法才行,万一七哥要是输了呢?

    可是娘子就在我旁边坐着,这我要是明目张胆的上去,恐怕……罢了,等会儿见机行事吧。

    莫书同坐下以后,就有很多人过去报名了,而且都是年轻才俊。有些是抱着试试自己的才华才报名的,有些则是真的觊觎柳凌烟的美、色。

    不过到了莫书同那里进行考核的时候,一个个垂头丧气,连考核都没有通过。等了半天,总算是有一位公子上去了。这位公子看起来不像富家子弟,身穿布衣,手里也没有拿这扇。

    他上了文轩台,按照莫书同说的,走到大鼓面前击了九下。然后又走到柳凌烟面前,行了一个拱手礼,之后便坐到了柳凌烟的对面。

    柳凌烟冲这位公子点了点头,就拿起毛笔,在纸上写了起来。没有丝毫的犹豫,很快就写好一副对联,看起来应该早就准备好了。

    她写好之后,将毛笔放下。莫书同就派人上去将柳凌烟写的对联,转抄到一张更大的纸上面,而后贴在了柳凌烟那一面的公示墙上。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上面写着,“独立小桥,人影不流河水去。”

    “好对……”

    “妙哉,妙哉……”

    此上联一出,就引得众人一片赞美之声,就连那八位大学士也都互相交流,称赞柳凌烟的才华。

    文轩台上这位公子皱起眉头,将毛笔拿了起来。想了半天迟迟没有动笔,过了一会儿又竖起毛笔一副要写的样子,然后又是摇了摇头。如此反复再三,还是没有写出任何东西来。

    最后干脆将毛笔一放,起身给柳凌烟行了一礼,说道:“柳姑娘高艺,是学生输了。”

    柳凌烟起身回了一个礼,点了点头。

    然后这位公子就从文轩阁上下来了。

    第一项,对个对联而已,柳凌烟就这么赢了,对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秦慕安一边感叹这个龙朝人的才华,一边想办法该如何帮助秦穆仁。

    其实秦慕安知道这个对联,而且还知道很多个版本。但是他总不能直接告诉秦穆仁吧,而且就算是赢了对联这一局,接下来还有两局,怎么样都是个难题啊。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位公子通过考核走上了文轩台。同样是击鼓九次,然后坐下便拿起毛笔挥洒自如的写了起来,应该是在台下的时候就已经提前想好了。

    翰林院的侍从再一次将这位公子写对联,复抄下来,贴到了公示墙上。

    “孤倚栏杆,纤体未动清风移。”

    这上联是“独立小桥,人影不流河水去。”下联是“孤倚栏杆,纤体未动清风移。”

    此联一出,台下又是一片叫好声。

    众位大学士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过了一会儿,总算是给出了比试结果。五人认为柳凌烟的上联妙笔生花,另外五人认为这位公子的下联稍胜一筹。

    也就是说他们两个平局了。

    既然第一项平局了,那就继续吧。

    第二项是作诗,为了保证公平,题目自然是莫书同来出了。

    莫书同站起来微微咳嗽了两声,说道:“既然两位第一轮不分高下,那就进行第二轮比试吧。请两位以梅花为题,各自作诗一首。五言七律都可。”

    柳凌烟和这位公子都是点了点头,各自想了一会儿便提笔写了起来。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两首诗便被贴到了公示墙上面。

    先是柳凌烟的《早梅》。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接着是那位公子的《雪梅》。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这两首诗一出,又是引得众人一片赞美之言。

    秦慕安摇了摇头说道:“输了。”

    “谁输了?”秦穆白连忙问道,他才学本来就不高,对诗词方面自然没有研究,所以看不出来谁写的好。

    “这位公子输了。”秦慕安说道。

    秦穆仁点了点头说道:“确实输了,想不到柳姑娘才学如此出类拔萃,我真是自愧不如。”说完还苦笑了一声。

    跟秦慕安说的一样,这位公子输了。输的很彻底,八位大学士全都认为柳凌烟的诗写的更好。所以就没必要进行第三轮比试了。

    之后又上了几位,不过全都是到了第二轮就败下阵来,所有人写的诗都没有柳凌烟写的好,然后就没有人再上去了。因为柳凌烟表现出来的才华一次比一次惊人,有些人就不再上去尝试了。

    这种情况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内再也没有一个人登上文轩台。莫书同闭目养神都快养睡着了,秦穆仁起身了。秦慕安送算是松了口气,七哥终于要上了。

    可是他又为秦穆仁担心,如果秦穆仁也输了,能够上去的就只剩他了。可是华君卓又在旁边坐着,这该如何是好?

    秦慕安看了看华君卓,华君卓也看了看他。

    然后华君卓摇了摇头,意思是你不准去。华君卓知道秦慕安有才学,在秦慕安给她写那封信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秦慕安叹了一口气说道:“娘子……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柳姑娘去送死吧?”

    华君卓依旧是摇头。

    秦慕安这时候才意识到,在古代一位风尘女子的地位是多么的低,多么的不被人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