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50章 血迹?


    华君卓无奈之下,只好轻轻拉了拉秦慕安的手,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秦慕安瞬间就明白了华君卓的意思,笑着说道:“娘子,你躺下就好了,其他的事情我来做就好了。”

    华君卓羞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躺了下去。她现在可是小姑娘放鞭炮,又喜又怕。

    秦慕安看着华君卓洁白无瑕的身体,慢慢地把手伸到华君卓的耳朵旁边,轻轻摸了摸她耳朵。另一只手就开始在华君卓的身体上面游走了起来。

    就在秦慕安准备准备去亲华君卓的时候,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含香端着一个木盆走了进来,她以为秦慕安没有回来,所以没怎么注意,大大咧咧的就冲了进去,喊道:“小姐,洗脚啦。”

    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含香已经走到床前了。

    而秦慕安和华君卓两个人现在正投入呢,也没注意到含香进来。

    含香看见秦慕安趴在华君卓的身上,当时把手里的木盆一松,咣当一声,木盆就掉在了地上。

    接着含香“啊”的尖叫了一声,捂着脸跑了出去。

    秦慕安是被这一声尖叫给吓软的……不是你看见就看见了,是叫什么啊,这有什么可见的啊?

    这还不算完,含香这一声尖叫,被外面的元宝给听到了。元宝看见含香匆忙的跑了出去,又想起刚刚听到水盆摔在地上的声音,以为房间里面出什么事情,连忙冲了进去。

    结果刚跑到里面,看到秦慕安和华君卓两个人,又是“啊”了一声,捂着脸跑了出去。

    我真是ri、了狗了我……不是元宝你又是叫什么?我们俩这会儿不是已经分开了?

    但是这还不算完,江溶月本来正准备脱、衣服睡觉呢,听到含香的尖叫声,以为出什么事情了,连忙穿上鞋就跑了出去。刚跑出去,就看见元宝捂着脸从秦慕安的屋子里面跑了出来。

    江溶月也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连忙也跑了进去。不过江溶月跑进去的时候,秦慕安已经穿好衣服了,华君卓这会儿也用被子把自己盖了起来。

    秦慕安看见江溶月进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江姑娘啊,这么晚还没睡呢……”

    江溶月是名大夫,自然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微微一笑,说道:“王爷和娘娘早些休息吧。”然后捡了地上的木盆便出去了。至于地上洒的那些水……额……江溶月还至于没有那么眼色,人家俩人这会儿正急着办事呢。

    江溶月出去以后,秦慕安就连忙过去把门栓给栓上了。其实一般情况下不锁门的,因为大门已经锁上了,而且早上丫鬟们还要进来伺候,大部分时间都是不锁门的。这看来以后办这种情况的时候,还是锁上门的好。

    秦慕安锁上门以后,回到床边刚想要再碰尤君君,结果发现自己不行了。难不成还得让君卓碰碰?

    于是秦慕安躺到床上,轻轻搂着华君卓说道:“娘子,我已经将门锁好了,要不你帮帮我吧……”

    华君卓转过身来,一脸的纳闷,帮你?帮什么啊?

    秦慕安就抓着华君卓的手放到自己那个部位,华君卓瞬间就明白了秦慕安的意思,顺着他的手动作了起来。结果秦慕安忽然发现……真的不行了。

    卧槽!含香、元宝……你们俩坑我啊!悲哀啊,这才是深深的悲哀……

    华君卓楚楚可怜的巴望着秦慕安,秦慕安叹了口气说道:“娘子啊……实在是对不起,等我的病彻底好了,再好好服侍娘子吧。”

    华君卓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想了想,毕竟秦慕安还没有痊愈,那就干脆再忍忍吧。其实华君卓也并不是特别想,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又没经历过,都是被秦慕安那本《撩妹二十八式》给害的。说什么比神仙还要快乐,但是你说这比神仙还要快乐,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呢?

    两人只好相拥而眠了,毕竟也做不了什么事啊。

    第二天一大早,秦慕安便起床了。穿好衣服,一开门,吓了一跳。

    江溶月带着含香和元宝,在门口站着。你说这含香和元宝来伺候华君卓起床就可以了,江溶月是过来干什么。

    秦慕安皱起眉头问道:“江姑娘……这是何意?”

    江溶月朝秦慕安行了个万福礼,说道:“王爷昨夜休息可好?”

    “额……挺好的。”秦慕安点了点头说道。

    江溶月点了点头,说道:“王爷,请恕奴婢冒昧,有些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江姑娘言重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秦慕安说道。

    “不知王爷是否想要子嗣?”江溶月问道。

    秦慕安这才明白,原来江溶月是在想这事儿啊,拍了下脑门儿说道:“这个,江姑娘啊……我都还没好呢,你误会了。”

    江溶月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那个元宝、含香,你们进去服侍君卓起床吧,早饭就不用管我了,我去找十三哥有点事。”秦慕安吩咐道。

    “奴婢遵命。”元宝和含香应了声就进房间了。

    进去以后华君卓已经起来了,含香就开始服侍华君卓起床。元宝趁这个机会,连忙在床上翻来翻去,好像要找什么东西,翻了一会儿小声嘟囔道:“怎么会没有呢……奇怪……”

    含香见元宝在那边翻来翻去,问道:“元宝,你不好好叠被子干什么呢?”

    元宝回头说道:“啊……不是啊,江姑娘说会有血迹的,特意叮嘱我让我仔细检查检查,可我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啊。”说罢还摇了摇头。

    华君卓一听,血迹?怎么会有血迹?睡觉难道还能睡出伤来?看来还是的问问江姑娘才好。

    且说秦慕安这边,见元宝和含香都进去了,就把江溶月拉倒一旁,问道到:“江姑娘,那个……我问一下哈,是不是有那种防止有子嗣的药?”

    江溶月捂着嘴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有是有的,而且还分为外敷和内服。不过内服的药是不能多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