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39章 碰到卖宅子的了


    秦慕安贴在华君卓的耳边,小声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华君卓当时脸就红了下来,微笑着摇了摇头,意思是我现在可没有。

    秦慕安拍了下脑门儿,对呀,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说有就有呢……

    不过华君卓用眼睛撇了撇窗外,意思是你问问她们两个。因为含香的日子,华君卓是知道的,不在这七天之内。

    但是秦慕安不知道华君卓的意思啊,他还以为是让她们三个都叫进来。

    于是秦慕安开门走了出去,摆了摆手说道:“那个……元宝、含香,你们过来一下,夫人找你们有话说。去把白姑娘也喊过来,找她也有事。”

    元宝和含香互相看了看,夫人找我们有事?不过还是喊了江溶月,三人一同进了房间。秦慕安自然是呆在外面了,堂堂一个王爷,跑来问姑娘家要月水,这传出去不是闹笑话嘛……

    房间内,华君卓在纸上写到,“七日之内,月事否?”

    “小姐,你问这个干嘛。”含香纳闷的问道,因为她知道华君卓是知道她的日子的。

    元宝也一脸的纳闷,只有江溶月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秦慕安真的失去找大夫看病去了,能用月水当药引子的药只有那么几种。排除其他几种秦慕安身上没有的病,就只剩下不能人事这方面的病了。

    江溶月也摇了摇头,她前几日刚来过,七天之内肯定是不会有了。

    现在就剩下元宝了,她们三个人都默默的盯着元宝,等待这元宝的回答。

    元宝被看的整个脸都红透了,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她实在是不明白华君卓问这个干什么。于是弱弱的问道:“夫人,你问这个干什么啊……”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华君卓想了想,干脆直接告诉她们好了。于是提起笔再次写道,“王爷不能人事,需要用月水当药引子。”

    元宝盯着“不能人事”四个字,一脸的迷茫?王爷不能人事?什么意思?算了,还是去问王爷吧,不能让她们觉得我什么都不懂。

    元宝点了点头问道:“夫人,那……什么时候要?奴婢应该就在这两天了……”

    华君卓抿起嘴笑了笑,看了看江溶月。江溶月点了点头,拉起元宝的手说道:“元宝,那你这两天好好休息休息,我再给你熬一些药。等来的时候,告诉我就行。”

    “嗯,我知道了。”元宝点了点头说道。

    秦慕安这会儿正坐在院子里面喝茶,元宝就走了过来,直接了当的问道:“王爷,什么是不能人事啊?”

    秦慕安“噗”的一声,把刚喝到嘴里面的茶全都给喷了出来。含香看到元宝朝秦慕安走了过去,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准备喊元宝呢,就听到元宝已经问出口了。只得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这元宝可真是个实在人……得亏姑爷脾气好……”

    华君卓听见含香这么说,也捂起嘴偷偷笑了起来。

    “不是……元宝,你问这个做什么?”秦慕安看着元宝问道。

    “是夫人说你不能人事,要用我的……我的月水的……”元宝羞答答的说道,然后低下了头。

    秦慕安又一次懵逼了……我的脸呐,全丢尽了。这元宝也忒实在,你不知道就不知道好了嘛,偏偏跑过来问,你这让我怎么回答啊。

    想了半天,干脆撇下句“你自己去问江姑娘吧。”然后就急匆匆的出门了。

    这元宝也真是实在,嘟着嘴奇怪的看着秦慕安离开的背影,转头就跑去问江溶月了。

    且说秦慕安离开了王府,无事可做,干脆就自己去找找看哪里有买房子的。但是他又不知道去哪儿找,就四处闲逛了起来。

    龙朝的京都不愧是京都,三百万人口。大白天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一片热闹的景象。秦慕安逛了一会儿,看到一个铁匠铺。

    铁匠铺老板,一手拿着铁锤,一手拿着烧红的铁片,正在锻造兵器。

    秦慕安走过去问道:“掌柜的,打造一把剑需要多少钱?”

    铁匠铺头也不抬的说道:“看材质了,好一点的上百良,一般的三十两银子就够了。”

    “那长枪呢?”秦慕安又问。

    “长枪贵一些,一般就需要五十两一柄。”铁匠铺老板说道。

    秦慕安在心里算了一笔账,一柄长枪五十两银子,一万柄就是五十万两银子,折合成黄金是五万两。再加上马匹、盔甲、粮食,养一个一万人的军队恐怕要成千上万两黄金。

    而且古代打仗,动不动就是几十万大军。秦慕安隐约记得,不知道明朝还是清朝,打一次仗就要花费将近上亿两白银。就算他写书按照书坊老板说的,一年能挣十万两黄金,要想拥有自己的军队,这十万两根本就不值一提。

    看来,光写书,还不够啊。还是得做些别的生意才行,而且还必须是大生意。等有了一定的钱,就要考虑长期发展的问题了。

    直到此刻,秦慕安心里面那个庞大的计划已经渐渐有了雏形。

    秦慕安离开了铁匠铺,又走了一阵子,看到前面围了很多人,就也挤了过去想要看看怎么回事。走近之后看到一处宅子门前,跪着两名女子,头上绑着白色的孝布,一直低着头。女子面前的地上还放着一大块白色的丝绸,丝绸上面是用血写的字。

    不过秦慕安离的有点远,看不清丝绸上面写的是什么。就拍了拍旁边的人,问道:“兄台,这是怎么回事啊?”

    “嗨,命苦被,能怎么回事。这女的叫罗芸萱,旁边跪着的是她丫鬟。父亲前几天出远门做生意,半道上被劫匪给杀害了。娘亲又死的早,家里没也没个主事的人。

    家里的管家就带头闹分家了,先是卖了街上的绸缎庄,又把值钱的东西该搬的都被搬走了,人也散完了,就剩下这丫鬟陪着她。两个人守着空宅子不愿意离开。

    估计是过不下去,这才出来卖宅子,都在门口跪三天了。你说京城现在的大户人家谁缺宅子啊,她非要卖一万两黄金,这宅子倒是值这个价,关键是一般人买不起啊。”